百书楼小说网 > 科幻小说 > 白银圣歌 > 第049章 血弓
    盯着眼前的驮兽车队,索隆一双黑色的秀长的眼睛稍稍鼓起和眼眶形成平面。至此,他不打算继续浪费时间。

    耳畔传来声音,有点低哑的,带着一种不可抗拒的语气,“我的剑,闪耀着银色的光辉!”

    快速拔剑,两手紧握剑柄,将之刺进脚下的泥土。

    一瞬间,索隆的喉咙,被心中激起的强烈的战斗冲动给堵住。只见他的脸憋得通红,双眉拧成疙瘩,原本单薄的身体,此时就连胳膊上的青筋都看得清清楚楚。

    “命令已下达!”

    顺着第六感的意识,在索隆的嘴边突出这句命令式的口吻。五百个紫金花战士,瞬间出现在他的身后。

    “劫掠这批物资,上。”

    听到领主的指令,所有的紫金花战士仅仅只需要坚持一个简单的信念“突进,向前突进!杀死每一个碰见的敌人。”

    把自己仅有的智慧和勇气集中在一点,什么都不需要多想,只是凭着直觉冲锋。

    “什么人?”

    中屏岭押运官看到了树林里亮起一片银光,并伴随着一阵急促的步伐。他的声音粗豪而又显得紧张。

    呼

    一把十字长剑,闪着银亮的光影,直接没入了押运官的胸口,使其从马背栽倒。

    紧跟着,五百个紫金花战士,从密林中冲出来。顷刻间,四下立即剑光闪闪,鲜血四溅。

    “是敌袭!前方就是我们的军队所在地。”

    “快吹响军号!”

    伴随着驮兽的惨嚎,几头庞然大物已经软倒。而几百个中屏岭士兵陷入了骚乱,有人吹响了遇袭的号角,尽管不远处便是中屏岭军队驻扎的大营。

    但要想拯救这批物资,还是有点晚了。

    “不要追赶溃逃的敌人,杀死驮兽,快速解决战斗。”

    下达了命令。

    索隆的耳边尽是紫金花战士的战靴摩擦地面的沙沙声,与利刃刺进身体的声音,其中夹杂了中屏岭士兵的惨叫。个别走错方向的中屏岭士兵,迎头撞来,也立即会被侍卫官莱昂轻松地割开喉咙。

    随着一些中屏岭士兵崩溃逃窜,只留下一少部分人还在坚持战斗。

    细细密密的汗珠,一点点沁满了紫金花战士的额头,却不影响他们的行动,长剑饮血的同时,他们放任汗水在背上静静的流淌。

    呜

    大概15分钟以后,四周传来号角声。

    中屏岭军队,没有直接增援战斗,而是舍近求远,消耗了一定的时间,才将这两片树林合围了起来。

    这反倒正中了索隆的下怀。

    尽管来自对面的声音让他感到了极不舒服。

    “龙庭林地领主,你给自己设下了一个圈套。我向伟大的中屏岭侯爵保证,在一个月内血洗这块土地。现在看来我失言了。”

    端木城将军韦伯利,眼睛狭眼圈发红,眸子发灰。有种上了年纪的人褪尽光泽而黯淡的眼神,跟他那一幅装饰起来的仪表截然不能相称。

    而随着他的话语音落,大量密集的中屏岭职业战士,挺着大盾,从树林里冒头将四周围得严严实实,没有给五百个紫金花战士留下一点的突围空隙。

    “坚如磐石、中屏岭万岁!”

    中屏岭战士喊着震天口号,踏着整齐的步伐,将这片树林柔弱的枝条,震得发出稀里哗啦的声音。

    但是与预想的有出入,落在韦伯利的视角里,索隆的脸上并没有丝毫的惧色。常年的将军生涯,这让他感到了一丝狐疑。

    实际上,韦伯利的狐疑应当是正确,索隆根本不打算突围。

    站在死去的驮兽背上,一只手作托举状,一只手打开了回程卷轴。

    在冷笑的时候,索隆眼睛里透着嘲讽。“中屏岭的将军韦伯利,不久之后,你应该珍惜剩下为数不多的日子。因为你的脑袋,不会在你的脖子上停留太长的时间了。”

    银色的光圈,出现在每个紫金花战士的头顶上方,韦伯利方才意识到不对,整张脸都因为愤怒而扭曲。

    “把这些无耻的龙庭人留下来!”

    虽然他下达了命令,但是为时已晚。早有准备的紫金花战士,背靠着驮兽车辆,与蜂涌上来的中屏岭精锐战士只是刚刚交手,便迅速失去了踪迹。

    当然,连同五百人失去踪迹的,还有满满的十辆大车的军需物资。

    提前将回城卷轴的一半留在龙庭林地,所以这次定点传送的位置是史诗图腾柱的下方。

    在索隆与五百个紫金花战士的身影出现的一刹那,回城卷轴就化作了飞灰。

    经过清点,索隆的耳边,很快传来了侍卫官的统计,“领主大人,这批物资,有三车小麦,两车干肉,三车箭镞,剩下的两车是血弓。”

    听到侍卫官的禀报,索隆暗暗估计,五大车的食物,算起来最少15万斤的食物,听起来数字庞大。

    但按照8千人口来计算,每人每天消耗2斤,也只够维持10天。如果算上紫金花军团的双倍食量,也不过才能支撑5天而已。

    唯一让索隆感到眼前一亮的,是那两千把血弓。

    众所周知,在这食人妖部落中,有两项价值最昂贵,令人类领主最垂涎的资源,一一种是图腾液。

    令一种便是血弓木,这种木材在食人妖部落生长旺盛、且数量庞大,是最适合打造长弓的木料。

    而一把血弓的价值,一百枚金币也不在话下。两千把血弓,就价值20万枚金币。这又是一笔庞大的数目。

    到手了血弓木,连加工制作成的成本和人力都省了。丢失了这批制式的血弓。可想而知,中屏岭的沃特侯爵一定会气得几天都睡不好觉。

    至于索隆下面的计划,有了这批射程强力的血弓,以及三大车的箭镞。

    他决定,立即送给中屏岭军队一个礼物。要知道。到目前为止,他们只是呆在了寻常弓箭的射程之外。

    在侍卫官莱昂的眼中,领主大人索隆面带笑容,眼睛非常悦利,好像箭头一样瞄着远方某个着不见的目标。

    “莱昂,集合紫金花军团的一千名射手,沃特侯爵资助了我们食物,而我们将要送给他一份大礼。”

    “领主大人的军令,紫金花军团所有的射手,校场集合,领到血弓与箭镞之后火速上塔楼。”阿瑞斯手持出鞘的十字长剑,在大声宣布命令时,可以看见他的喉结忽升忽降,不说话咽唾沫时,这喉结才渐隐复现。

    听到阿瑞斯的催促,一千名射手的战靴蹬着土地,几乎是在运动着全身的筋骨,在执行这道军事指令。

    大概只过了十分钟,所有的紫金花射手,全部站在了木头搭建的临时塔楼之上,挺着胸膛,立得笔直,就像一排惊叹符号一般整齐。

    一声前进,如黑浪怒翻,势若奔马。一声立正,如密林无风,危立不动。

    在短短五六天的时间里,紫金花军团就能够做到如此,付出的不仅仅是汗水

    “左转向领主大人致敬!”

    随着一声口令,站成一列的紫金花射手,齐整地扭头用注目礼朝着同一个方向。

    龙庭领主索隆,手中拿着一把血弓,出现在他们的视线中。

    来到略显寒酸的临时建筑之上,在索隆的观测中,紫金花射手身前的弓一条直线。每把血弓的长度都在15米左右,大致到了齐胸的高度。

    形状与普通的长弓类似,但是从血弓上射出的箭,射程却可达到500米左右。并且,即使在这五百米的极限距离,使用锥形的箭头的话,依然可以轻松穿透普通的锁甲。

    索隆将一把血弓拿在手中掂量,试拉。虽然以他的力量很难拉得动,但也大致可以得出判断“想要发挥这把血弓,大约需要80斤的拉力,再加大力度,射的就更远,更具威力。”

    根据紫金花军团射手的实力,能够发挥血弓的百分之70的威力。再加上训练不足,都让血弓大打折扣。

    “准备”

    每个紫金花军团的射手,只是身着一件普通的夹层紧身衣。随着一道被刻意拉长的音调,他们的手势齐整,箭头瞄准了端木城军队的营地,整齐拉弓,强大的拉力使弦快速发生形变。

    “放箭!”

    随着一道军令酝酿,紧随着索隆的一个眼色,莱昂大声吼出。

    呼呼

    射手们松手后,弓的弹性势能转化为箭的动能,大片箭镞在黑暗中,一闪而没的同时只留下呼呼的破风声。

    等不及这皮箭镞落地,和敌人有所反应,索隆就快速下令,“第二波齐射!”

    上好的长弓,在战场上要胜过弩,主要凭的是射速快。

    从火力密度上说,一名一阶射手的作战效能,起码抵得上三名弩手。

    熟练的黑铁射手,一分钟可以精准瞄射12支箭,如果是乱箭齐发的时候,射速可以提高到15支,如果是黑铁五级乃至青铜一级的重弓射手,堪称个别的力量和速度能够在一分钟出100支箭镞。这样的平均射速,堪称狂风暴雨。

    “敌袭!”

    “是弓箭。我们在敌人的射程之内。”

    “快转移啊!”

    穹顶之外,中屏岭的军队营地传出不小的骚乱,其中夹杂着许多惨叫声。

    一千名长弓手同时发射,一分钟就能射出上万支箭,形成不折不扣的羽箭风暴。而它的超远射程,和强效的杀伤力,也首次让索隆感到了吃惊。

    在第二波齐射之后,索隆下令点起了火箭。目标也从普通的中屏岭军队,换成了另一个方向职业精锐,重装战士的营地。

    “精确校准,我们的火箭不多,只够一次齐射消耗。”

    索隆提醒身边的阿瑞斯。将自己的命令传散开来。

    由于时间仓促。

    没有更多的时间准备,而龙庭林地自身储存的火箭,也正如索隆的预测,只够一次齐射。

    火箭与一般的箭镞不同。这种箭头比较长,为了防止烧断箭杆,而且还很宽。射箭之前,要先在特制的大号箭头上裹上麻布,沾满火油,先烧几分钟。

    等箭头前端烧红了再点燃油布,发射出去后,燃烧的油布会保证箭头不会降温。

    要是麻布没有灭那就正好,哪怕是在飞行中灭了,但保住了箭头的温度,烧红的箭头扎在木头或者易燃物上面,依然会将其引燃。

    俗话说水火无情。贼偷一半,火烧全光。大火借助了风势,无休无止地向周围蔓延,即使射程之外也遭到了波及。

    站在穹顶之下,索隆的眉头舒展。

    一眼打量过去,整个中屏岭军营几乎全部被引燃。敌人正在承受的伤亡,甚至比他预想的还要严重。由于暴露在射程之内,整个中屏岭的军队,就像被狼虎冲散的羊群,在大火中拼命奔逃,互相践踏。

    “经过了这一夜。或许,我们根本不必借助人的外援,就能够化解这次危机。”索隆这样说。

    在火光的映射下,他的目光就像火球一样,显得光焰灼热。

    第一次亲眼见证了射手搭配血弓的作战效力。索隆不得不重新审视,紫金花射手对整个军团的重要程度。

    基础属性的提升,虽然改善了身体素质和肌肉的爆发力,保证了臂力和持续作战的耐力。

    有这样的意外战果,大部分是借助了血弓。

    亲眼目睹了血弓的威力之后,让索隆的心里忍不住发出感叹,“假如,紫金花军团兼修战士与射手职业,或者是剑士与射手的职业。远距离用长弓,近距离采取肉搏。再加上身体坚韧与重装铠甲,一定会变成主宰战场的存在。这将是毋庸置疑的。”

    中屏岭侯爵败在了他送给紫金花军团的血弓下。

    这真是一个莫大的讽刺。

    心中对沃特侯爵的态度转变为嘲讽,在索隆的视角中,射手与血弓的搭配效率如此之高。

    但是人类大部分领主的军队中却很少这种精锐编制。

    除去血弓的昂贵性暂且不说。还有就是观念的问题,人类领主大多崇尚骑士精神和贵族风度,认为一般的弓箭手,乃至射手职业出身下贱,战斗方式卑鄙。

    一个近战能力为渣的职业者射手,只要有强效的装备。站在超远的距离以外,或者躲在草丛里放一支冷箭,就可以夺走一位骑士职业者高贵的生命,这是极不道德的,也等于是在战斗中作弊。

    即使得到精灵的扶持,近百年来,人类也只是龟缩在人类世界有限的土地。

    这与他们缺乏务实精神,有必然的联系。

    中屏岭军队的伤亡情况,只有等天明以后,才可以有一个相关的统计。

    回到了领主官邸。索隆的心思依然沉浸在刚刚箭雨风暴中,心中计算考量着什么。手中把玩着一把血弓,感觉手里的重量不到20斤。

    只是每当索隆想要试着拉开弓弦,却感觉那将需要不下于80斤的拉力。以目前单薄的身体素质,想要拉开血弓,还是显得有些勉强了。

    “弓者,揉木而弦之以发矢”。

    根据索隆对弓的认知,制弓最重要的工序,就是怎么弄弯它。

    每把血弓都呈简单的圆弧型,做到如此,娴熟的工匠不会用火烤的方式,那样会降低弓的张力。

    但那也不能一下子弯到位,那样的话,弓背就是不折断也要造成内伤而失去弹性,之前那一阵忙活就白折腾了。

    弯曲的过程通常被叫做驯弓,就是让弓背逐步适应弯曲。

    做这事需要一个专门的托架,而血木的坚硬和弹性可以轻松完成一点。至于弓脚头,则是用动物的角雕刻而成,弓弦是用纤维揉合着兽筋搓制而成。

    视线一直盯着手里的血弓,索隆很希望这种强力的远程武器能够被洛尔卡丹量产,当然是在有足够的血弓木的情况下。

    拂晓来临,野外的大部分物体,已经能够被肉眼辨识。

    “领主大人,端木城军队,在昨夜损失超过一半。其中,有两千多人是被箭镞射杀,还有五百人被火烧死烧伤。”

    听侍卫官禀报的时候,索隆的眼睛半闭着,好像是处于半游离半清醒的疲乏状态。

    “中屏岭只剩下了与紫金花军团相等人数的军队,这么说,我们可以欢迎我们的敌人,已经用不着穹顶防御了。你认为呢,我的侍卫官。”

    闭目养神的索隆微微睁开眼帘,眨动着眼睛,勾勒着嘴角,语气中对自己的侍卫官,表现出一丝轻松的幽默感。

    让索隆感到轻松的事实,丧失了士气的中屏岭军队,想要围困龙庭林地,已经变成了不可能。

    就算韦伯利失去了理智,硬是要强攻。那么索隆很乐意利用那些临时的防御工事,消耗他剩余的力量。

    事实上,韦伯利的命运,早在昨晚的时候就被索隆言中。

    半日后,索隆便得知,韦伯利已经被中屏岭派来的骑士,直接以失职的名义处死。剩下的两三千士兵,带着他们指挥官的头颅,灰溜溜地离开了龙庭林地。

    索隆在自己的领主日志上这样写到“一千血弓射手,大败中屏岭军队,将成为一个精彩的战例。也是一次史诗胜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