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书楼小说网 > 科幻小说 > 白银圣歌 > 第054章 偷袭
    长时间的练习,让索隆大喘吁吁汗流浃背,腿有些软绵绵的,仿佛马上就要趴倒。

    “今天就到这里吧,索隆阁下。”

    听到伊索尔大师的声音,抬头看了一眼天色,索隆擦了擦额际的汗水。

    伊索尔达实点点头,对索隆这一天的表现感到满意。

    “很多时候,决定一切的是态度,有了正确的态度,就可以将压力转化为动力,踏上成功的舞台。”伊索尔微微躬身,离开这片单属于领主的训练场地之前,他深深看了索隆一眼,“索隆阁下,请永远不要忘了你的使命。”

    索隆点点头。自始明白对方的意思。

    他目送伊索尔大师离开之后,依然在训练场上继续坚持了一个小时才离开。

    夜晚降临,拖着一身疲惫回到领主官邸。索隆的脸上一副困倦的样子,连扯动嘴皮子的力气也没有了。

    草草用过晚餐之后,索隆踉踉跄跄地上了楼梯,走向卧室。

    “巴顿,你可以下去休息了。”索隆对自己的男仆说到。却有意忽视了身边的女仆克里斯蒂娜。

    将西塞莉任命为紫金花军团的一名近卫百夫长之后,领主官邸的女仆管家,已经正式换成了玛瑙小姐克里斯蒂娜。

    而对于克里斯蒂娜,索隆看得出来,她只是表面顺从,心里面并不是真心实意的服从。

    索隆不喜欢桀骜难驯的属下,更不喜欢这样的贴身侍女。所以索隆直接的开口命令是,“克里斯蒂娜,今晚留下。”

    克里斯蒂娜几度将泪水吞回眼眶,但最终她的一张明艳脸顿还是舒展开来。

    “是,领主大人。”克里斯蒂娜接受了索隆的命令,因为她别无选择。被剥夺了贵族身份,她的任何一丝怠慢和违抗,都会引来领主的责罚。

    能想到的最严重的后果,索隆会将她赏给一营的士兵百般羞辱然后丢到厨房里去,当一辈子的厨妇。

    褪去外衣,只留下最贴身的一层衣服,克里斯蒂娜凸凹有致的身材,在索隆的眼前一览无余。

    当克里斯蒂娜合上被子,静静躺下。她根本没有料到,索隆会突然压上来,惊颤的同时,一股子的男性气息几乎让她感到窒息。

    “克里斯蒂娜,你可以哭,但不可以沉默无言。”

    索隆的声音淡漠。

    他俯卧在温软的身躯旁边,用手揉捏克斯蒂娜身上最柔软的位置。整个身躯贴上去,然后另一只手从下面伸进去,顺着曲线游走。索隆能够感觉到,克里斯蒂娜的身子在不受控制地颤抖。

    然而,随着时间的推移,和动作的加剧。终于,克里斯蒂娜发出了一声呻,而这些声音的来源,仿佛是那双手,伸进她灵魂的深处,艰难地一丝丝地抽离出来。

    当索隆的动作停止,放开克里斯蒂娜。

    沉寂了数秒钟,这个比索隆大五六岁的少女,突然转过身来抱住他然后哭出了声来,她就像一个在夜幕来临时迷路的孩子那样哭,哭自己,哭蓦然间消失了的亲人,哭她的遭遇,哭她的茫然,在这个夜晚哭一切的一切。

    太阳还没有升起,可是,索隆已经被一道可以被压低的声音吵醒。

    “领主大人,霍森之子爱德华来到了龙庭林地。还带着他的一千名近卫。”

    侍卫官莱昂的声音从卧室的门后面传来。索隆起身前,将一个吻留在克里斯蒂娜的额头上。尽管,他并没有爱上这个女人。

    “该来的总是要来,莱昂,去集合我们600个最出色的军士。我想,有好戏看了。”

    索隆的嘴角勾勒出一丝轻松的笑意。总归来说,霍森之子爱德华的选择,并没有让他失望。一张千人的传送卷轴,总算也值回了它的价值。

    空气里却已弥漫着破晓时的寒气,草上也已掩盖了灰色的露水。

    借着天边的鱼肚白,索隆来到了洛尔卡丹兵营校场。并且一眼经看见全副武装,头戴着重战盔的霍森之子爱德华。

    “男爵领主索隆,我的朋友。虽然我自己也觉得不可思议,没想到我最终还是来了。”

    听到爱德华自嘲式的开场白。索隆淡然一笑,挥挥手道,“那些都不重要我的朋友。既然你明白的我的暗示,那么说明我们是同一种人。此外,我敢向你保证,就在今天的暮色降临之前。整个绿荫地将会迎来它最难忘的时刻。”

    爱德华护住大半张脸颊的金属战盔,让人看不清他的脸色。但至少,从他的动作,可以让索隆看出他的决心与豪迈。

    “那么,我们不得不抓紧时间,开始做一些黑暗的事情了。”

    索隆目光越过爱德华的肩膀。他所带来的部下,都是青铜一级以上的战士或者骑士。每个人的铠甲上,都没有半丝神殿的标记。

    龙庭领主索隆与爱德华此刻的心声共鸣。他们都认为与其将那些财富拱手送给食人妖或者魔族,不如留给自己。

    而索隆选择的第一个对象,便是中屏岭!

    爱德华手上持有中屏岭领主沃特侯爵赠送的传送卷轴,只是可以传送一个人的单人卷轴。

    这种东西看似没有价值,价钱不过也就10个金币。但是就目前的形势来说,这却是一张撬开中屏岭城市大门的钥匙。

    除此以外,爱德华还带来了一捆大约五十张千人级别的传送卷轴。还没有经过分割的卷轴,将每张穿梭卷轴的下半部分放置在龙庭林地图腾柱周围,意味着可以使用上半张可以发挥效用,支持离开龙庭的军队随时可以瞬间回程。

    同理,如果将传送卷轴的下半部分留在中屏岭城市广场的图腾柱下,那么爱德华和他的部下,可以瞬间抵达那里。

    呼呼

    使用单人传送卷轴。当龙庭领主索隆单人出现在中屏岭的城市广场上。瞬间引起了广场守卫的警惕和注意。

    “你是什么”

    “龙庭人?你是来送死的吗?”

    大约二百名中屏岭士兵留守在广场上。索隆瞥了一眼不远处的图腾柱。没有任何犹豫,将手中的长剑插进脚下。沉声说道,“我的剑,闪着银色的光辉!”

    大片银色的光晕中,六百个紫金花战士降临广场。他们的任务是抢占中屏岭广场的图腾柱。将三张千人传送卷轴留在那里。

    任是中屏岭沃特侯爵,到死也不会想到。今天,就是他的末日!

    战斗开始,600紫金花战士奋力挥动手中的武器,守卫中屏岭图腾柱的二百名中屏岭士兵,一个接一个倒下。

    索隆抬头看了一眼,此时的天际,已微露出蛋白,云彩都赶集似的聚集在天边,像是浸了血,显出淡淡的红色。

    一场毁灭绿荫地的风暴即将来临。而在这段风暴即将到来时间里,并不是想象的那般安宁。

    中屏岭的城市广场,只有用了几分钟,就被600名紫金花战士攻占。

    三张千人级别的传送卷轴,和一张500人级别的传送卷轴被安置在中屏岭图腾柱的下方。

    很快

    “不得不说,这是一件很疯狂的事,我的朋友。”

    爱德华第一个出现在中屏岭的广场上,身后还有他的一千名部下。封闭式的战盔,让索隆无法瞧清他的脸色,但从对方的语气和闪着亮光的眼神中,索隆能够读懂爱德华此时的兴奋。

    “而我爱德华,喜欢做这种疯狂的事情。”

    事实就像索隆预料的一般果不其然。

    三张千人级别的传送卷轴,和一张500人级别的传送卷轴同时化作灰烬。

    紧跟着出现在中屏岭城市广场之上的,还有紫金花军团的2400名军士。再加上索隆使用领主技能召唤的士兵,和爱德华带来的一千名部下。

    眼下,这是一支规模有4000人的军队。

    “中屏岭领主沃特侯爵,做梦也不会想到,只是送给霍森之子爱德华的一张单人卷轴,会给自己的领地引来灭顶之灾。同时他永远也不敢想象,有任何人敢这样明目张胆的违背契约法律,在人类和人类之间挑起战争。”

    索隆的嘴角勾勒一抹微笑,提醒身边的爱德华,和自己手下的阿瑞斯,索林。

    “一支4000人的军队,不需要占领这座城市,只需要拿下侯爵的领主官邸,劫掠他的金库。”

    “攻占领主官邸”

    4000名士兵,战士、剑士、射手的搭配。踏着整齐的队列,从中屏岭的主干街道上碾压而过。

    中屏岭沃特侯爵,是一个极没有安全感的领主。将武器储备仓库、财政金库甚至是粮仓全部建在自己领主官邸的周围,就可以印证这一点。

    这座城市的大部分建筑都是由建筑行会建造。而摩尔金的图纸,让龙庭林地对于正城市的地形了如指掌,首先应该进攻哪里索隆还是十分清楚的。

    “中屏岭领主沃特侯爵的军队,全部在分散的三个兵营中。在这段时间里,根本来不及护卫领主官邸。按理说,可以轻松拿下对方。但是沃特侯爵是个没安全感的人,中屏岭骑士团作为沃特侯爵的精英属下,他们的驻地距离领主官邸并不远。”

    索隆的步伐跟不上军队的急速奔驰。

    龙庭林地目前有一百个骑士,加上爱德华的300骑士。索隆亲自带领他们直扑中屏岭骑士团。

    一路骑着战马,能够一边腾出时间思考,索隆显得并不吃力。

    “血弓射手,封住骑士团驻所的前后大门。纵火烧死敌人,一群没有战斗空间没有坐骑的骑士,即使再强大也无济于事。”

    索隆的指令响彻在射手的耳朵里。接近中屏岭骑士团的驻所,阿瑞斯亲自带着血弓射手包围了过去。

    索林带领矮人紫金花战士抢攻武器储存仓库,由紫金花剑士去抢占金库。这一刻,能够抓住时间就是效率。得手以后,马上使用传送卷轴携带物资回归洛龙庭林地。在大量中屏岭军队反应过来之前就脱离战场。要知道,中屏岭还有一支由山岭人组成的精英军队。

    至于中屏岭的领主侯爵沃特,则交给了爱德华和他的战士。包括杀死沃特侯爵,和洗劫他的领主官邸。

    如果实力和职业相差过多,根本不用预先思考、估计或者测量自己和别人的力量。直接一剑砸过去,就可以解决拦路的敌人。

    爱德华是一个强悍的白银一级骑士,第一个阻挡他的中屏岭士兵,只一个照面便脑浆崩裂,涂了一地。

    索隆端坐在战马的背上,数百名骑士很自觉地将他围在中央。

    透过脑海中的神秘数据流,索隆的视角在一个接一个的士兵之间转换。

    他所看到的,除了摧枯拉朽的战场形势。一切东西在他眼前起伏和闪动,人头飞滚,惊慌失措的中屏岭骑士咕咚一声栽倒在地上。

    更多的中屏岭黑死病,都像是醉汉,在武器啸声,和剑光的闪耀中,暂时忘记了怎么有效地使用自己手里的武器。

    随着时间的流逝。

    当第一声紧急战斗准备的号角声从高空划过,拉着长声的声音仿佛划破了玻璃似的天空。

    无数的中屏岭军队、民兵、以及自发组织在一起拿着武器的平民。从四面八方,朝着领主官邸的方向赶过来。

    然而,当爱德华揪着浑身血迹,不成人形的中屏岭侯爵,将其从高高的台阶上扔下来,一切都来不及了。

    索隆策马走到中屏岭领主沃特侯爵的跟前,脸上没有嘲讽,只有冷漠。

    “沃特侯爵,不知道你有木有想过,有一天,你的头颅,会被马蹄踩碎。而导致这一切的原因,只是因为你很卑劣,只是因为你竖立了一个原本不想与你为敌的人。”

    中屏岭领主沃特侯爵狼狈的样子,与平日里高高在上的模样不似一个人。

    这个屠灭了食人妖颅骨部落的领主,他的额头,还有贴在身上的紧身衣物都渗出了鲜血。为了保持一个侯爵领主的尊严,他想支撑着站起来。但那两只手掌就象涂了一层粘液似的,不住的在地上打滑。

    将军卫队的骑兵,伸出手里的长矛,逼着他把脑袋伏在肮脏的地上。

    旁边里刚好有一具残躯不全的中屏岭士兵的尸体。

    沃特侯爵咬着呀,刺鼻的血腥臭味直往他的鼻子旦钻。所有的戾气和不甘心,全部聚集到他的脸上。拼着脸颊被锋利的长矛割出一道血肉反卷的口子,他死撑着让自己抬起头。看见了端坐马背上的龙庭领主索隆。

    所谓荣耀的距离,一个在马背,一个在马下。

    眼前好象隔着蒙着一层哈了气的水晶,沃特侯爵只看见了战马褐色的眼睛。当他穷尽自己所有的力气,张口说出最后半句话的时候。

    “龙庭领主,你敢”

    啪

    索隆实现了刚刚所说的。

    战马的铁蹄在沃特侯爵的后脑勺,踏出了一个黑漆漆的窟窿。

    最后打量了一眼中评领主,沃特侯爵的尸体。

    索隆在心里告诫自己,“永远不要像这个卑劣者一样”

    毫不恋战,顺利完成任务,快速使用传送卷轴撤出中屏岭回归龙庭林地。

    站在龙庭林地新落成的兵营校场上,索隆下意识伸出手挡住来自天空的强光。

    阳光透过淡薄的云层,照耀着白茫茫的大地,反射出银色的光芒,耀得他的眼睛有些发花。

    “领主大人,我们获得了可以制作五千张血弓的原材料血木。还有大批的铠甲武器。”

    报告这声消息的士兵他的神色兴奋。

    这样的战绩不可谓不惊人。一张血弓的价值100枚金币也不在话下,五千张血弓的价值可以达到天文数字。

    “领主大人,中屏岭的金库里,金币、银币、铜币的价值加起来大概17万枚金币。”

    耳边听着索林的禀报,索隆为此次的所得大致感到满意。

    至于霍森之子爱德华的收获,索隆从对方的轻快的步伐,和爽朗的笑声就能听得出来。“龙庭领主索隆,我的朋友。如果我们多做几次,说不定我会变得比一位国王还要富有。”

    中屏岭领主沃特侯爵,是一个自私贪婪的人。

    他喜欢把最贵重的东西放在身边,价值连城的东西一定不在少数。其中,都是一些比较稀有的个人收藏。比如,某一位国王的头盖骨,某一个传奇职业者的随身物品,一堆远古巨龙的鳞片等等。

    中屏岭侯爵家族几代领主的收藏。相信可以卖出一个好价钱。在神殿之国,有许多富有的大贵族,喜欢用这些东西来彰显自己的地位。

    “如果变得比一个国王富有,却没有真正成为一个国王。我认为,只是一件很沮丧的事情。”索隆打趣说到。

    按照双方约定,中屏岭的金库和武器储存仓库归洛尔卡丹,中屏岭领主官邸里的东西全部归爱德华所有,这是一早就提前商量好的。

    之所以有这样的约定,是索隆考虑到即将到来的战争。而一张价值100枚金币的血弓,也只是在理论上价值那么多。如果真的将大批血弓出售,有可能只能卖出20枚金币的价格。所以,他对爱德华所获得东西,并不感到眼红。而爱德华自己也很满足这样的分配。

    对于爱德华来说,因为这是违背圣光、不能被外人所知的个人行为。

    相比武器和金币,他更喜欢的,是在神殿王国的拍卖行会中,拿出来拍卖不被人怀疑的贵重物品。

    “爱德华,我的朋友。按照原来的计划,在中屏岭之后,下一个目标是太古城。然而,就目前的处境,我们怕是没有这个机会了。”

    “呃”在爱德华的视角里,索隆黑色的眸子里,散蔓着不与常人的气息。

    一股不寻常的骚动,来自荆棘之森的方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