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书楼小说网 > 科幻小说 > 白银圣歌 > 第058章 信使
    索隆没有直接杀掉这个亡灵术士。而是将其四肢的骨头全部打断,卸掉下巴,押到地牢里看管、囚禁起来。无论怎么说,一个这种实力的魔族都是难得的试验品,如果就这样杀了实在是太可惜了。

    一个漏洞就激起了这么大的乱子,可见阴影之地魔族生物的可怕。

    索隆除了下令每隔十五分钟就使用双倍两滴图腾液来保证穹顶防御不会再发生什么纰漏。至于接下里的半个月,龙庭林地之外会是什么一番景象他就顾不上那么多了。

    足够的图腾液能保证穹顶的绝对防御,接下来的半个月,除了每天每个人看起来都很紧张。随着时间的推移,索隆反而习惯了,每天除了去数数有多少魔族经过龙庭林地。另外一大爱好就是看书。

    “领主大人,您的私人物品,已经收拾好了,此刻就在门外。”

    两个仆人抬着一口木箱走进了领主大厅。

    挪步上前,索隆向里扫一眼,里面装着的是厚厚的书籍。记载的则全是关于贵族在各种场合的礼仪、行为举止等条条章章。

    这些天,索隆每天都会花一些时间去阅读这些已经有了年份变得发黄的书页。

    教养这个玩意,听起来很玄虚,又很实在。体现为优雅的谈吐、文明的举止以及对待臣民的彬彬有礼。

    不要以为在等级森严的封建社会,只有贵族之间才讲文明礼貌。在这个世界,贵族与平民,行会商人甚至是一个苦力,虽然身份不平等,但同为圣光的子民,人格都是平等的。

    按照索隆的理解,那就是,“每一个社会阶层,都应该有自己的尊严底线。”

    在索隆认真读一篇关于阴影之地的书籍的这个时候,领主大厅紧闭的厚实木门,从外面突然被一股蛮力所推开。伴随着木门痛苦的吱呀声,进来的却不是某个龙庭人,或是什么搬运器具的仆从。

    “龙庭领主,索隆男爵阁下。作为黑山城亲王殿下的信使,我有直接面见你的特权。”

    伴随着一道洪亮的声音,闯进领主大厅的,是一名风尘仆仆的陌生骑士。以及神色警惕,快速跟进的领主侍卫官莱昂。

    骑士带着一身风尘,周身包裹着一层寒冷的空气,径直走上来,以一米九的个头居高临下,在索隆的面前站定。明晃晃的钢铁铠甲,瞬间被门外闯进的光束照耀的发出反光,使得索隆微微眯眼。

    “这个人是怎么进入穹顶防御的?”索隆心中浮现出这样的疑问之后,只过了一小会儿就释然了。

    这两天经过龙庭的魔族已经寥寥无几,而每天正午的时候是没有魔族会出现的。利用这个时候打开穹顶,放出几个斥候会去打探一些必要的情报。

    陌生的骑士,穿着覆盖全身的量身定做的甲胄,连为一体的锁子甲护帽,把他的头部,包括前额和下颊都护在了里面。

    黑山城的陌生骑士,他胸前的四叶草徽章告诉索隆,对方是一名强悍的职业者,一位白银骑士。

    索隆眯起了双眼,从对方的态度,他能够察觉到对方的盛气凌人,以及一个白银职业者独有的自信和骄傲。与之对视,骑士冷冷的眼神,看上去无所谓的样子,可是眼角微微凸起的皱纹已经出卖了他。出门在外,低调做人的道理都不懂吗?

    剑形的眉毛下方,索隆一双炯炯有神的眼睛闪着目光游走,在他的上下打量中,这名骑士随身携带的武器是一柄质地上等的十字重剑,并且在左侧手臂装备有轻型盾牌。

    骑士的手臂停留在右侧胸口的位置,手上端着他的战盔。

    至于这顶战盔的样式除前面双眼处有条缝隙,可以将整个头部和脸部都罩住。只有在头盔中下部位的面板处,才凿有一些呼吸之用的小孔。

    这身齐全的骑士装备,全部是由精钢所打造,除了质地上等,按保守估计,总重量应当不会低于三百斤。

    “一名骑士,不应当违背骑士职业的八大准则。谦恭,正直,怜悯,英勇,公正,牺牲,荣誉,灵魂!以龙庭领主的名义,黑山城赋予你的权利,在我这里并不适用。来自黑山城的骑士,不管你是为了什么目的而来,你都应该为自己的失礼行为感到抱歉。”

    索隆的话充满了别样的意味。到了侍卫官莱昂的耳朵里,形同指令。这一点,从行动就可以看出。索隆的话音刚落。莱昂脸上的肌肉抽搐般跳动了几下。从这一秒开始,侍卫官莱昂眯细的眼缝里,开始射出不友好的光亮。而随着他吹响的一道哨声,嘭的一声,领主大厅的门再次被撞开,一堆紫金花剑士大量涌入,在莱昂的眼色示意下,他们针对黑山城骑士,同时按住了腰里的十字剑柄。

    周遭的氛围,还有索隆深邃的黑瞳,让黑山城骑士的心里发毛。某一瞬间,直觉告诉他,这个年少的男爵领主,一点也不在乎黑山城,他看上去甚至会毫不犹豫地动手。

    权衡几秒钟,骑士最终低下了骄傲的头颅,原因不只是他想起了黑发黑瞳,这样的体貌特征代表着王室血统。此时此刻,骑士的心里有些吃不准眼前这位少年领主的深浅。

    毕竟,如果这样死了,就太不值了。

    “尊贵的王室领主,白银骑士卡彭特,为自己的失礼行为而感到抱歉。”

    要一位骄傲的骑士低下头颅,有时候比在单挑中取走对方的性命还要困难。

    王室血统带来的诸多好处,索隆有权处死任何一个冒犯他的低级贵族。可惜杀死这个来自黑山城的骑士,这么做并不符合龙庭林地的利益。

    实际上索隆也并没有如想象的那么容易动怒,他站起身把双手负在了身后,没有打算继续浪费时间。“那么,来自黑山城的骑士和信使,你的信又在哪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