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书楼小说网 > 科幻小说 > 白银圣歌 > 第002章 阴影
    两天后。

    黑山的背阴处虽还寒气凛凛,可是紧张的心情作祟,寒冷的威力让人感觉仿佛已在渐渐衰竭。

    山脊朝阳处的温暖雪水顺着斜谷流过来,融化了硬硬的雪层,冲开山涧溪水的冰面。那巨大的冻结在岩层上的瀑布也开始活动,流水声越来越大地响起来,最后成为一股汹涌的奔流,冲到山下流进河里,那河间的冰层就吭嚓嚓吭嚓嚓碎裂成块,拥挤着向下流淌去。

    索隆第一次站在这片阴影土地上的边缘地带,耳边听到戒灵安格玛巫王的“好熟悉的亡者味道。”这种滋味很难用语言来形容。

    斥候带回来的消息,在这条河的下游方向发现了一座铁锁桥。

    既没有拆掉木板,也没有砍掉锁链。

    “桥没有被破坏,由此可见,阴影之地并不惧怕任何人的闯入,隐藏在黑暗里的生物,它们已经做好了迎战的准备。”

    半日后,呈现在索隆的面前,有十几条锁链横空凌越,衬托着水流湍急的声音,水气磅礴中透着一股阴森之感。而由于河面过宽距离过远,使他不能通过自己的肉眼观察对岸半人多高的黑色荒草里到底隐藏了什么。桥对面的森林很多,但树上没有一个叶子,而树枝却象柔软了许多,轻轻的在湖边上,山石旁,摆动着。一抹风从对岸吹过来,到处可以闻到一种潮湿的、发酵似的气息。

    当夜幕降临,天渐渐地黑了,那带着一圈金环的硕大月亮徐徐地穿过轻烟似得白云,向上升起。

    就像白昼里的太阳光一样,索隆只能看见氤氲神秘的雾气簇拥着一个硕大的光团,停靠在天空的正中心。然后,一阵失落。

    “索林,我以领主的名义命令你,率领你的矮人战士占领桥的对面,马上!”

    矮人索林领命的时候,数千名士兵列摆好了队列,随时准备跨过铁索桥。

    从表面上看来,一切都像是白日里索隆所公开宣称的那样简单。“阴影之地的魔族都倾巢而出,我们可以进去看看它的老巢。”

    “索林,你不是一直想要知道,阴影之地否如传说的那样通往另一个世界吗?也许,这是唯一的一次机会。”

    索林突然发现,眼前的索隆与半日前的那个领主比起来,突然之间像是变了一个人。。。不管是面部表情。还是语气和眼神都有一种很强硬的既视感。

    “那么我不会错失这个好机会。”

    索隆很清晰地看见索林的眼睛在眉毛下面炯炯发光,看上去就像。。就像荆棘丛中的一堆正在燃烧的火焰。

    “矮人勇士们,过河。”

    龙庭矮人不喜欢废话,所以索林对部下的命令习惯简洁。

    矮人勇士的十人纵队是基本单位,铁索桥的宽度也刚好是容纳十个人。

    这条河叫奔腾河,河如其名。

    由于河底崎岖不平落差过大,导致湍流急下,从河水中激起的水雾,腾空而起,像是从水底冒出的滚滚浓烟。月光的照耀下,没有云的变化的阴影浮过的河流,在月光底下现出了它们的巨大不变的轮廓。

    前面领头的是矮人队长,索林的位置靠后,伴随着铿锵有力的步伐,他的肉眼可以覆盖到对岸的五十米,随着一声,“举盾!”

    三百个矮人立即举起等身或者过顶的大盾,形成一道密不透风的盾墙。

    咻

    突然从对面而来的动静。

    一支羽箭击中硬物时会发生变形,索林亲眼看见它的箭身卸力以后的变形程度,使其重心发生改变快速折断,最后无力跳弹而下。

    紧接着,有更多的羽箭带着破风声,嗖嗖嗖地迎面而来。

    正如索林所察觉到的一级索隆所判断的那样,没有人可以轻轻松松进入阴影之地。

    对岸埋伏了许多弓箭手。除此之外,还有不下五百多人的身上脸上全部是黑色纹身的战士,清一色手持战斧纷纷从草丛里站起身,通过吼叫来加强嗜血和勇气。

    不管怎么说,他们是人类,矮人没理由畏惧。

    “矮人,举盾向前推进。。。在战争中,我们每个人都死不足惜,但最可惜的是死在一群娘们的箭下。”

    索林的呼声立即迎来了队长的回应。

    “就算娘们的箭把天空遮住,龙庭矮人也会在敌人的阴影下乘凉。”

    伴随着一阵狂热的吼声,黑纹野蛮人每一根精制的箭镞,都无法射穿矮人手里的盾牌。

    来自火烧矿坑灰矮人打造的盾牌,它的防护力,就像索林所看见的那样,不管何种形状的箭头,迎面飞来,就象树枝撞在厚钢板上一样,纹丝不动连一丝划痕都不会留下。

    来自灰矮人制造的武器,总归要高出别人一个档次。

    “稳住,用力挺住盾牌,只要矮人团结一致,任何人都奈何不了我们。”

    “嗷呜、嗷呜、嗷呜”

    用盾牌顶着箭雨大步前进,在索林的激励下,三百个矮人勇士开始咆哮并跑动起来。

    站在桥的另一面,几名阴影之子头目看着这一幕目瞪口呆。

    阴影之子的黑纹部族人数不多,却像战神一样崇战斗,且战斗起来个个狂呼呐喊悍不畏死,在他们看来,砍掉这条铁索桥是对敌人畏惧的表现。

    铁索桥下的激流河水长达百余米宽的洪流,在河底十几米的落差中翻腾倾涌,声势如同十几头双足飞龙在集体怒吼。

    “瓦拉哈!”

    激流河的对岸,龙庭矮人明晃晃的盾牌占据了阴影之子黑纹部族狂战士渐渐变得血红的眼眶,盾牌之后那些银色的战盔与猩红的披风,鲜明的颜色就算闭上眼睛也不能抹去分毫。

    就像一头头公牛受到红色的挑衅,当红色的眸子不断扩大,狂热的战意疯狂挤进头脑。阴影之子黑纹狂战士不能控制地大声咆哮,几乎盖过了所有的声音。

    “呜呜呜呜呜呜瓦拉哈!”

    眼看着矮人已经快要通过铁索桥,随即有二十多名狂战士,挥舞着手里的战斧,急不可耐地冲撞而来。

    “一边倒的屠杀,终于要开始了么?”

    奔腾河的另一边,两个阴影之子头目,和一个阴影之女头目,张大嘴呆呆地注视着这一幕。

    “这些渺小的半身人就和么冲过来了,那可是狂战士。。。当他们狂暴嗜血起来,十个黑铁十级人类士兵,也不能够轻松战胜其中一个,更别提从正面硬碰硬。”

    枪阵的核心力量是矮人手里的精钢长矛。

    而在这些长矛发挥战力之前,精良的战盾是阻挡在一群疯子面前的坚硬壁垒。

    “盾!”

    随着索林的口令,所有的长矛都没有动。第一纵队的矮人战士用盾牌顶住了狂战士的斧头,第二纵队、第三纵队的矮人战士纷纷用手中的盾牌抵住前方队列的后背。

    “推!刺!”

    经过龙庭领主的认真训练,矮人的战斗风格绝不是抡起手中的武器随便去砍。在索林的一声令下,第一纵队的矮人长矛战士纷纷掀起盾牌,蓄满力量的长矛,从盾牌之后向前齐刷刷猛刺。

    五六个狂战士胸前瞬间被锋利的枪刃砸出血洞,伴随着矮人战士抽回枪刃的动作,飚出一股股黑红相间的液体。所以说,在团体的较量之间,单人的实力并不十分突出。

    简单、粗暴、爽快!

    奔腾河另一边,观看这一幕的雇佣兵们他们感觉自己的某根脑部神经突然断了。

    五六个狂战士的尸体刚刚倒下,第二纵队第三纵队的矮人战士,踩着第一纵队矮人战士的肩膀,旋风一样向前猛扑,使用菱形的队列稳稳占据了开始飘摇不稳的铁索桥的中间。

    短暂的战斗中,有接二连三的狂战士被挤下桥去,消失在水雾腾腾的河水中。

    团体之间的默契配合,让矮人战士使用了取巧的手段,就快速消灭了二十来个狂战士。

    “这些野蛮人就是阴影之地的守护者么?虽然团体战斗力很弱,但是他们的力量强悍的。。快要爆表了。”

    在索隆的视网膜中,能通过数据清晰察觉到矮人战士的体力消耗,凡是与狂战士正面交过手的矮人战士普遍开始乏力。只因为他们的对手实在太强了。

    一切都不像表面上看起来的那样,矮人之所以能轻而易举,只是因为他们之间的团体配合要超越对方。以及还有桥上的空间对枪阵也十分有利。

    付出了二十多人的代价,狂战士果然稍微冷静下来,他们手持着战斧放在胸口正中为强大的敌人献上应有的尊敬。

    对岸的弓箭手停止了放箭,黑纹部族的狂战士甚至后退了一段距离,为矮人在桥头让出了一块不小的陆地空间。

    二十几个狂战士,在不到几分钟的时间里就全部阵亡,这让阴影之子头目感到匪夷所思。

    矮人带给几个身在暗处的阴影之子视觉感受纵然震撼。

    然而在索隆的眼中,却完全不是这么一回事。

    “现在看来,矮人不但在人数上处于弱势,一旦到了开阔地上,将要面对来自四面八方的攻击。。。这些职业都在青铜的野蛮人战士会像狼群啃食雄狮一样,一口一口慢慢把矮人完全啃光。”

    这样的判断称得上准确,并且根据索隆的经验,这种类似斯巴达枪阵的战法要在有限的地形和空间才能发挥出最强大的战力。

    “缓慢推进。”

    索林下令继续前进的同时,他的目光扫过对岸。

    而黑纹部族的狂战士普遍精赤着上身,可以看清那些画画绿绿的刺青从手臂延伸到额头。

    他们一个个都是通过咆哮和不断战来得到快感、激发了身体潜能。最终使他们的力量像一个野兽,并且忘乎所以,在战斗的过程中不痛不痒、即便是受伤也没有任何痛苦的感觉。

    到了这种时候,已经到了必须支援索林的时候。

    “瓦拉哈!”

    脱掉裤子摆弄身体的某部位,在任何人的眼中,这个动作有明显猥琐和挑衅的意味。一个浑身黑色刺青的狂战士站出来挑战,似乎是这群狂战士当中的最强者。

    索林他扔下了盾牌,将长枪杵进脚下的泥土,想要上去,但有一道身影比他快了一步。

    戒灵安格玛巫王。

    手持魔窑之剑,突然现身。吓了对面的狂战士一条跳。

    而即将上演的单挑决斗,一度让场上的气氛变得凝固。

    当壮硕留着络腮胡的狂战士奔跑上前。

    安格玛巫王的速度极快,狂战士战斧挥来的同时,他的身形一闪,就让对方一个趔趄踏上自己站的位置上,下一秒钟安格玛巫王的魔窑之剑就从后方狠狠地砸在这个狂战士的头上,顿时砸得血花乱溅。

    一剑,技惊全场。

    不仅让狂呼呐喊的狂战士目瞪口呆,还让阴影之子们齐刷刷眼皮跳了一下。

    一个照面就杀死了狂战士中的最强者。暂时不说安格玛巫王的战斗技巧,单单是那种力量和速度就超过了对方一倍不止。

    这完全不是一场公平的战斗。

    安格玛巫王的随时隐身,有时候根本不能让狂暴的狂战士找到目标。而在下一秒他就会失去头颅。

    在刚开始的时候,狂战士还能以一对一,然而在死了是个人之后,他们开始十对一的进行对决。

    然而稍后随着狂战士一个接一个殒命,几百个狂战士躁动不安,当中有人发出一声战吼,他们立刻咆哮着全部冲了上来。

    所有的血弓射手都已经渡河,索隆正在等待这一刻。

    狂化的时候,狂战士全身每一根微细的血管都凸起的像水管一样鼓胀,导致了他们被箭簇贯穿的喉咙,和被贯穿的胸膛,鲜红的血液受到压力的挤压廉价地喷射出来。

    没有穿戴任何防护的野蛮人过于自信,而血弓的威力让他们付出了最血腥的代价。

    当剩下的不明身份的野蛮人溃逃之后,索隆检查这些人的尸体。对刚刚的胜利暗呼了一声“侥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