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书楼小说网 > 科幻小说 > 白银圣歌 > 第006章 鱼怪
    索隆冷漠无情的反应,至少有两点出乎了她的意料。甚至受到了惊吓。

    第一,没见索隆开口,却能领会他的意思。这让伊里冯娜夫人感到了吃惊,乃至惊恐。

    第二,这个人类领主,没有一丝一毫的贵族风范,几乎像兽种人一样野蛮。不对,是比兽种人还要野蛮!

    在伊里冯娜夫人看来,亮出自己的身份,连野蛮的蛮族人都要对自己好一点。更别提什么一般的人类贵族。

    在伊里冯娜夫人的预期中,听到自己的名字,对方本该亲吻自己的手背,并许下保护自己安全的诺言,然后用最好的美食来招待自己。

    但是现在,他干了什么?这个愚蠢的孩子,他搞砸了一切!

    在伊里冯娜夫人歇斯底里,彻底暴走之前,就有军团步兵上前来,将她和她的侍从一起赶进营地,扔在了一个露天的像是猪圈一样的落脚处,再也没人理会。

    拥挤的营地早就人满为患,再加上今天晚上加强警戒,所以只要没有指挥官的命令,并没有人会在意一个俘虏的临时待遇。

    军团步兵扔下脸色发白,继而发青发紫的伊里冯娜等人,一边走远,一边小声的调侃。

    “领主大人对她的不屑一顾,这个丰满、漂亮的女人,气得快要把她自己的舌头给咬断了。”

    “哈哈,咬掉了正好,正好可以塞得下!”

    “哈哈”

    即便伊里冯娜是一个诱人的女人,有军团铁律摆在那里,如果有谁想大胆挑战一下军法的威严,尽可以去将脑中的想法付诸于现实行动。

    索隆根本不会去在意一个什么贵族女人。更不用提这个女人还是来自另一个世界。

    蛮族人的军队驻扎在距离2里之外,静等着夜晚到来。

    只是当索隆妻子带人查看附近找到的唯一一处水源的时候,发生了一场意外事件。

    当夜雾袭来,今天的夜晚有点凉意,朦胧的月光下,看不到几颗星星。

    索隆走早最前面,向前手抓住道旁的山石,下一个陡坡之前,他突然止住了身影。

    长时间以来形成的默契,仅仅只需要作出一个手势,后面的紫金花军团步兵就能明白索隆的意思。

    得到索隆的指示,百夫长目光一沉,连续打了三个简单的手语,一百个军团步兵,立即自动分成三拨,两拨包抄,一波直进,小心翼翼向着前方有泉水的深凹围了过去。

    索隆还没踏上进山的石径,泠泠淙淙的泉声就扑面而来。

    泉声极清朗,通过向下扫视,在这个深凹之中,已然形成了一个小型湖泊,在周围的石头缝隙,干净的地下水几乎无处不涌。而这,在到处腐烂的阴影之地是很难见到的。

    但是吸引索隆的注意力,并不是这个深泉,而是泉水前方,一块干净的岩石上面,躺着一个正在晒太阳的怪物!

    索隆说不清那到底是个蛤蟆,野猪,还是个什么玩意儿。

    只能看见它脸部长腮,浑身布满明晃晃,像钢片一样的刺眼鱼鳞。

    身高只有人类的一半,却拥有像人一样的身体四肢。胳肢窝下面,还有手指之间,有大量的薄膜相连。

    “先不管它是蛤蟆,还是什么类人怪物。先将它抓到手再说!”

    索隆一挥手,包抄完毕的军团步兵,开始悄无声息地缓缓逼近。

    待到传来一声异响,那怪物刚刚睁开眼,迎接它的,就是军团百夫长那一对像沙包一样大的拳头。

    军团步兵一拥而上,噼里啪啦!一阵毒打!

    待到把它拖到索隆面前的时候,这个肥大的怪物,已经是连站也站不起来。

    “卑微的人类,赶快放了我,招惹两栖族,这是最愚蠢的!”

    索隆没有理会怪物放出来的信息。

    两个军团步兵将它翻过来,趴在地上,索隆才看见它后背那根醒目的鱼鳍。

    看到鱼鳍,索隆的嘴角,瞬间勾勒出一丝古怪的笑意,他向其他军团步兵笑问,“你们说,这个东西,像不像是一条长了四肢的变异大鱼。”

    “就是不知道鱼肉的味道怎么样。”

    百夫长的回应,立即引起其他步兵的一阵哄笑。

    其中更有甚者,已经拔出随身刀具,立马就想要给这条大鱼来个开膛破肚。

    听到四周各种不怀好意的笑声,以及看见步兵的面部表情,那鱼怪立时感到一阵惊恐。

    它转动着受惊过度,两只鸡蛋一样大小的眼珠,向着不远处的石缝里不停地剽看。

    拥有战争系统读心术的索隆,当然知道它在想什么。

    不一会,百夫长就从石缝那里,取出一个叉子一样的武器,呈送到索隆的面前。

    “这”

    入手的沉重感,让索隆略感吃惊。

    这个叉子一样的武器,从利刃到长柄,通体全是由钢铁铸成,竟找不到任何的焊接点。

    而且叉子的质地,还有坚硬程度,居然要比紫金花军团使用的战剑还要上档次。

    索隆看过叉子,又仔细朝鱼怪的身上看了一眼,然后突然拔剑,砍在鱼怪那一身明晃晃的鱼鳞上。

    这一剑连砍带划,倒是激起了一片火星飞溅,但对方的鱼鳞最终也不过是崩掉了一小片,而索隆的短剑,却多出了一个大大的缺口。

    那鱼怪吓个半死,身体却是毫发无伤。

    从鱼鳞崩掉的那一小片,向外裸露出白色、柔软的肚皮,就能看出。

    毫无疑问,这身鱼鳞绝不是它天生长出来的。而是一件鱼鳞样式的精密铠甲,像衣服一样轻一样薄,又拥有不输于普通铠甲的防御性。

    察觉到蛮族人营地出现一股一场骚动,索隆并没有赴约。而是更改了谈判时间地点。

    借着夜幕的掩护,数千军团步兵,压着一百零三个奴隶,悄悄向后移动。

    撑开战略视角,索隆时刻注意着夜幕里蛮族人的任何异常举动。

    如非必要,索隆还不想招惹平原上的七千蛮族人。

    对于目前的紫金花军团而言,即便是损失三分之一,哪怕是一千人的伤亡,索隆也是承受不起的。因为至少在目前,他还没有任何的补充兵源。

    一路上,为了不让个别俘虏大吵大闹,索隆命人暂时堵住了他们的嘴巴。

    相比之下,那个伊里冯娜显得异常的安静。只有那一双微微凸起的眼泡,看上去无比的凶气逼人。

    进入山脉地势,夜路难行,半山上树木渐多,地上掉落了一层像松针一样的植物残叶,让道路变得干燥瓷实。

    一不小心,就能让人滑倒。

    借着火把的光亮,索隆令前行步兵,在没有路的山路上凿出来一个个土阶。

    基本上每行一段,土阶只能容下脚掌,脚跟还在空中,前方就有一个豁口需要急拐过去。

    道路艰险艰辛,好在所有人只是轻装赶路。

    一路提心吊胆,但有惊无险。

    在天明时分,所有人都平安抵达了暂时由一个百人队看守的黑峰铁矿。

    “危险正在从远方逼近,时间有限,不能有一丝一毫的耽搁。”

    “那个费洛领主发现被发了鸽子,极有可能会恼羞成怒,纠集其他的蛮族领主,稍后便会群涌而来。”

    提前做好应付准备,总是没有错的。

    索隆前脚刚踏进了黑峰铁矿,下一刻就下令,除了必要的哨兵,在用过早餐之后,所有人都去加固石墙。提高黑峰铁矿的防御。

    包括那个贵妇伊里冯娜,搬不动石头,就去犒军,给大家送个饭递个水总能胜任吧。

    总而言之,在黑风铁矿急需建设的这段时期,索隆不允许有任何吃闲饭的人。

    作为军团指挥官,以及黑峰铁矿的新领主,索隆还有许多重要的事情等着他去做。

    首先,他人不停歇地勘察了石墙内的环境和每一寸土地。

    “这片黑峰山岭的后方还算平坦,范围也足够大,加上山前的地势险峻,无疑是建设要塞的最佳地点。美中不足的是,这里遍地山石,不适合任何作物的生长,目前的粮食储存,也仅能支撑一个月有余。”

    “此外还有住房等相关的日常生活设施,都需要军团自己动手建造。其中难度不小!”

    索隆叹一口气,目前他也只能命令步兵,搭建一些能够遮风挡雨的简单住所。

    相比住所设施的缺乏,他更担心的还是食物的问题。但话又说回来,就算此地能耕种作物,种出粮食也不是一个月两个月就能办到的,此事只能先放一边,容稍后再想办法。

    等勘察完地形,办完一些手头急需处置的事情,索隆才想起爱丽丝,穷人的孩子早当家,没爹没娘的孩子,更是拥有一种坚韧不拔,苦中作乐的精神。

    这个孩子不是一般的懂事,等索隆找到她的时候,她除了上来十分亲热的上来打了个招呼之外,马上就回到石墙那边去帮忙。

    经过一番梳洗,爱丽丝已经不再是那个衣衫褴褛,浑身脏兮兮,眼神里隐藏着忧伤的孤儿。

    而是一个笑声如铃,活波可爱,并有着美丽容貌的女孩。

    她一只手里提着水桶,十分好奇地跟在伊里冯娜的屁股后面,姐姐姐姐的叫个不停。

    如果说爱丽丝的表现在情理之中,那么伊里冯娜的状态,则有一点出乎了索隆的意料。

    伊里冯娜没有拒绝爱丽丝的亲热粘人,也没有对自己所做的事情感到任何不满。至少在表面上是这样。

    相比那些个一脸不满情绪,被百夫长大声斥责的过去式贵族,伊利冯娜的表现已经算是很难得了。

    “看来,短短的一夜时间,这个女人就明白了其他人需要很长时间才能明白过来的道理。”

    “这个道理,用最简单的话来解释就是人在屋檐下,不得不低头!”

    索隆压根不指望伊里冯娜能明白这些,但既然她能够在这么短的时间里醒悟,说明她是一个聪明人。

    索隆可以不去在乎那些已经沦为过去式的平原贵族,但他不会不在乎一个聪明人。

    “这个女人也许以后用得上。”索隆考虑再三,对侍卫官莱昂下令,可以给予这个女人适当的优待,但决不允许她提出任何的无理要求,一旦再犯,就塞进矿洞里面,让她去和那些蛮族人做伴。

    另外,告诉伊里冯娜还有其他的平原贵族,如果有谁不满目前的待遇,他们中间的任何人都可以随时离开。平原人是索隆对这些手上有十二根手指的异位面人类暂定的称呼。

    索隆还特意嘱咐,要将自己的原话,一字不差地传达给伊里冯娜和那些平原贵族,因为只有这样,他们才会认识到,谁才是他们的主宰!

    “是,将军!”

    侍卫官莱昂,年轻好学,短短几天时间学会了这个平原人的简单用语这是令索隆都感到吃惊的。

    最难得的是,他还拥有着不一般的军事素养,这些都让索隆多看重了他几分。

    “第三千夫长的职位正待补缺,侍卫官索隆是个不错的人选,但军团是最讲究资历还有功劳的地方。目前,他唯一缺少的就是战功。”

    忙完手头上的事情,索隆揉揉自己的眉头,感到了一丝疲累。

    但现在还不是休息的时候,因为在临时设立的囚牢里,还有一个鱼怪,在等着他亲自审问。

    由于时间仓促,军团步兵们把木头和一些门板埋在壕沟之间,组成了一个简单的劣质囚牢。

    考虑到指挥官不许鱼怪的性命出现意外,军团步兵们自作主张,往壕沟里面浇灌了大量的冷水,没事还往下丢几条蚯蚓之类的长虫,真把它当成了一条大鱼来养!

    当索隆来到壕沟之前,看着泡在水里的鱼怪,那两只微微凸起来的发黑的鱼眼里,似包含有无限的委屈。

    此时撤掉了鱼怪嘴上的封堵物,也不见它继续发出刺耳的怪声怪叫。

    可见,在这几个负责看守的军团步兵手里,该吃的苦头,它是一点也没拉下。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