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书楼小说网 > 科幻小说 > 白银圣歌 > 第007章 穿山
    看到索隆亲自到场,丑陋的鱼怪立即从壕沟里站起身来,只留下半截身体泡在水坑里。

    它张开大嘴想要对索隆说什么,却看见旁边一脸凶相的军团步兵,又赶紧合上了那张大嘴巴。

    然后呆在那里一声也不敢吭,只向索隆露出两道可怜巴巴的无辜眼神。

    看来,这东西被虐得不轻啊。

    也好,那正是索隆所期望的效果。

    盯着推在打着颤的鱼怪,索隆的面部表情似笑非笑,对看守步兵下令道,“打开牢房,放它出来吧!”

    眼看着步兵打开了壕沟里的牢房,并放它出来,鱼怪的脸上立马升起一股惊喜的神色。

    它扭动着肥大的身躯,急冲冲的跑到索隆的面前,就像一条突然找到主人的流浪狗。

    鱼怪这种举动似乎没有出乎索隆的意料,却把一旁的军团步兵给吓了一跳。

    领主大人,岂是什么东西想靠近就能靠近的?

    就算这个东西对领主没有威胁,那万一领主大人不小心被它给咬到了手指怎么办?

    在接下来的一瞬间,要不是索隆急忙喝声阻止,鱼怪很有可能在第一时间就被步兵给剁了。

    “从现在起,它不但不是俘虏,还是我们的客人,你们要像对待贵宾一样对待它!”

    这句话,索隆使用鱼怪能理解的语言说是出来。不管军团步兵们能不能听得懂,只要这个笨蛋鱼怪能听懂那就够了。

    拥有简单读心术魔法,索隆能学会对方的一些简单用语。

    虽然在语言组织方面还有待加强,但基本上已经能让别人明白他的大致意思。

    果不其然,那鱼怪听了索隆的话,感动的就像是遇到了再生父母,脑子里想起它这两天所受的苦,眼泪鼻涕一团一团地往下掉。

    按理说,作为一个凶名在外的两栖族,本不应该这么菜。

    待到索隆询问过以后,他才知道。“原来这货的姐姐嫁给了族长,凭着裙带关系捞了一个小头领的职务。”

    “敢情它是两栖族长的小舅子。”

    原先索隆还只是想着,从它的嘴里套出通往地上世界的神秘种族。

    但是知道了这些重要信息,索隆倒想要更进一步!

    “尊敬的丹尼奥克塔沃斯先生!”

    蠢货的名字就是不一样,估计比它妈的名字还要长!

    这是索隆说出这句话的唯一感受。

    但在鱼怪的耳朵听来,这句话可不是一般的受用,那是相当的受用。

    不过皮鞭的滋味记忆犹新,鱼怪还不敢得意忘形。“哦,尊敬的人类贵族,您有什么话,或者有什么问题,都可以直接问我。”

    鱼怪的谦虚,还有驯服,让索隆一愣。“看来,等这件事情过后,一定要重重的嘉奖那两个看守步兵。”

    “提升他们为监狱百夫长,专门负责看管犯人。恩,就这么办!”

    到了这个份上,索隆也懒得再绕圈子,只是正待他开口发问,却从鱼怪的肚子里,传来打雷一般的响动。

    若是这个声音再小点,索隆还能装作没听见,可问题是它像吹集合号,连百步之外的哨兵都能听见。

    没办法,该要场面还是需要摆的。

    谈话先放在一边,那就先吃饭吧。

    等伺候饱了,要是问话还是不上路,就干脆剥皮、晒干了制成鱼干!

    索隆的木屋,算是黑峰铁矿目前最干净舒适的住所。

    索隆特意关照炊事步兵,做一套丹尼先生喜欢吃的丰盛午餐出来。

    这下可难住了炊事步兵,指挥官亲自下达的指令非同小可。可是一条大鱼,它能喜欢吃什么呢?

    一盘长虫,一盘甲虫、一盘连西塞罗也认不出是什么种类的昆虫,等炊事步兵将这三样大菜齐齐端到鱼怪面前的时候,它那张丑陋的大脸,就像吃了屎一样难受。

    拥有读心术的索隆,自然知道犯了什么错误。

    不一定类鱼生物,就喜欢吃鱼类的食物。起码它还有一半算是类人生物不是。

    “恩,生肉、豆粒、还有菜类。”

    知道了鱼怪的脑中所想,索隆下令。从蛮族人那里得来的几千斤粮食储存,像这些食物原材料,应该不少。

    但是到了鱼怪的那里,感觉可就变了。

    它睁大着一对鱼眼,直视着凭空出现的一桌美食,张大着鱼嘴巴,想说什么但又说不出来。

    “不够吗?”

    即便是拥有战争系统读心术,索隆也懒得时时刻刻探知这头鱼怪的想法。

    见到鱼怪目瞪口呆的表现,他轻松地挥了挥手,桌子上的食物又多加了一层。

    为了长远的利益,索隆还是舍得下本钱的。即便是鱼怪要求黑峰铁矿最美丽的女人和它交配,索隆也会不假思索地命令步兵,立马将伊里冯娜剥光了绑来!

    “你,你是,你是我见过的最慷慨的人类。还有,您能动察我所有的想法,你是神吗?”

    听到这样的话,索隆感到又好气又好笑。要不是还要利用这个东西,他真想把这货一刀剁了算了。

    “我不是神,但和神的关系不错,至少,我能办到许多寻常人做不到的事情。”

    说出这样的大话,连索隆自己都感到耳红。

    “你还能做到什么?”

    鱼怪的两只大眼睛开始闪闪发亮。

    索隆干脆将计就计,“我能做到的事情不算多,除此之外,我还能看透许多人看不到的东西,并能帮助他达成愿望。”

    “丹尼奥克塔沃斯先生,你最大的愿望就是能够爬上副族长的位置,这样你就可以娶骆驼伊索尔特,这一点我没有说错吧。”

    吗的,骆驼伊索尔特,叫这个名字的母鱼怪一定比猪还丑!

    不管心里有什么想法,索隆表现得淡定从容,走过去,轻轻拍了拍鱼怪的肩膀。

    相比索隆的淡定从容,一听到骆驼小姐的名字,鱼怪彻底不淡定了。

    只见它扔掉手里还没有来得及入嘴的食物,眼睛直勾勾地盯着索隆的脸庞,瞬间就摸着索隆的裤腿跪在了地上,“大人,您说的是真的吗?只要,只要能够娶到骆驼伊索尔特,你叫我干什么我都愿意!”

    一旦刺到软肋,不但下跪,连称呼都变得暧昧了。

    这货还真不是一般的贱,起码的鱼格都没有。不过,正好中西塞罗的下怀。

    随便挖个坑就往里跳,能怪谁呢?怪就怪它连吃饭都在想着那位骆驼小姐。

    以至于让索隆正好读取了鱼怪的这个想法。

    “只要你按照我说得去做,我一定会让你娶到那位美丽的骆驼伊索尔特小姐。”

    索隆的嘴角处,勾勒出一丝称得上是邪恶的微笑。

    整整一下午,索隆都和那条鱼怪在木屋里密谈,至于他们密探的内容,旁人就不得而知了。

    “侍卫官!”

    听到指挥官的召唤,侍卫官莱昂立即推门而入。

    “归还这位丹尼先生的装备,你还要亲自护送丹尼先生,回到它来时的地方!”

    “是,将军!”

    侍卫官莱昂向旁边一站,让开了出门的过道。

    反观那鱼怪,则是一脸心满意足的表情,路过的时候还有意瞥了侍卫官莱昂一眼,然后才得意洋洋地走了出去。

    “如果能得到穿山族这个比灰矮人更善于采矿、打铁的神秘族群,又能与两栖族继续开展贸易,这样的结果是最好不过了。”

    “只是这个蠢货鱼怪的办事效率实在让人感到担忧,给他七天的时间,如果到时候还没有回信,紫金花军团只能凿开通往穿山族群的地下通道,采取单方面的征服行动。”

    “这样一来,紫金花军团就要扮演像蛮族人一样的入侵者角色,流血也就在所难免!”

    索隆看着鱼怪远去的背影,一双蓝色的瞳孔中精光闪烁,脑海里思量着他自己的打算。

    前世里的日子,总是那么值得回味。

    夕阳西下的时候,索隆坐在屋顶,静静地欣赏,这黑峰铁矿的日落。

    前世,索隆酷爱登山,有过许多在大山里的回忆。

    站在山顶,俯视大地,虽没有大海般的辽阔,也没有草原那么壮观。

    但这里,却同样有着一股熟悉的味道。

    那日思夜想的大山的味道雄浑、厚重、王者!

    第二日黎明,索隆一大早就接到了哨兵的报告,在山下发现有蛮族人出没。

    “来得好快!”

    索隆没顾上穿铠甲,仅仅穿了一件披风,就爬上了经过加固的石墙。

    “有多少人?”

    从山下到黑风铁矿,除了有很长的荆棘路要走,还有一千米的最险要距离。

    而战争系统的战略视角,只能撑开有限的五百米。对方究竟来了多少人,还是一个未知数。

    “领主大人,我会亲自带人下去查看一下!”

    千夫长杰普,向索隆亲自请命。

    杰普是一个经验丰富的千夫长,按道理说如果派他去,索隆一定能够得到最精准的情报。

    但是,像杰普这样优秀又战功卓著的中年将领,派他去做哨探,未免有些大材小用了。

    万一保卢斯出个什么意外,那就是整个紫金花军团的损失。

    索隆微微皱了皱眉头,“杰普,你留在这里,让哈德里尔百夫长去吧。”

    “领主大人,哈德里尔昨天在加固石墙的时候,不小心被石块砸中,受了轻伤!”

    索隆本来还想点名让其他的百夫长去,但却注意到杰普坚定的眼神。

    在紫金花军团,杰普担任千夫长的时间比许多人都要长,对待这样的将领,有时候索隆必须照顾一下杰普自己的意愿。

    “那好,多带上几个步兵,注意安全!”

    索隆批准了千夫长杰普的请求。

    千夫长杰普点了点头,随后带了二十几个步兵,眨眼便消失在朦胧的晨雾里面。

    索隆撑开战略视角,一直等到他们走出了五百米的笼罩范围,这才收回了自己的眼光。

    绿色的雾气从峡谷的另一边被风吹过老,到现在雾笼罩的范围已经在逐渐扩大。

    差不多占据了半边天,从各个方向同时合拢来在这雾罩里,好象有油珠似的东西在悬浮着。

    不知道为什么,索隆今天总有些不好的预感。

    索隆摇摇头,尽量不去想这些。现在是早饭时间,等一会,他还有一件重要的事情要做。

    回到木屋,索隆发现,爱丽丝正在收拾他的房间。

    因为爱丽丝的小木屋就在索隆木屋的旁边,所以在距离上很方便。

    只见刚刚还十分絮乱的房间,已经让爱丽丝一双巧手给收拾得井井有条。

    索隆静静站在那里,看着爱丽丝,没有出声打扰。

    这个孩子天生就漂亮。

    白皙的皮肤,大大的眼睛,秀气的鼻子,饱满的小嘴,再加上一头可爱的自来卷和一双有着十二个手指头的勤劳的小手,构成了一幅天然的美丽图画。

    索隆喜欢看爱丽丝的眼睛,那就像月光辉映下的大海,美丽幽深包容一切。

    在第一次看着这双眼睛的时候,索隆甚至暗自感谢上苍的厚赐,这样美丽的眼睛没有被浊流所玷污。

    在这里面,你找不到一颗灰,找不到一颗沙粒

    “贵族老爷!”

    爱丽丝忽然发现了站在门口的索隆,急忙乖巧地行了一礼。

    恍惚之间,索隆特别讨厌贵族老爷这个称呼,他走过去,蹲下身,抚摸着爱丽丝的脸庞,半开玩笑地说,“以后,我就是你的家人,如果你能叫我父亲或者爸爸,我会更加得高兴!”

    “不,尊敬的贵族老爷,请允许我叫你哥哥,因为你没有那么老!”

    爱丽丝在第一时间提出反对,当索隆的手掌触摸到女孩脸庞的时候,她低下了头,这时候可以看到她白皙的脸上竟泛起了微微的红晕。

    遗憾的是,索隆并没有注意到这些。

    毕竟在索隆的眼里,爱丽丝还只是一个十岁的小女孩。更不知道在平原人的习俗里,女孩过了失意而岁就到了要嫁人的年纪。

    “看来,这孩子已经成了自己血脉相连一般的牵挂。”

    “归属感的缺失,或许是那种潜在的孤独感在作祟吧。”

    索隆自嘲一笑,等看过爱丽丝,他才放下心去处理手头上的要紧事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