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书楼小说网 > 科幻小说 > 白银圣歌 > 第009章 防御
    “步兵们,杀死这些蛮族人,救回我们的千夫长!”

    两百个军团步兵高举着战剑盾牌从山坡上一直冲下去五百米。

    每一剑砍下去,必抽带起一片血肉。占着居高临下的地理优势,两百个军团步兵,瞬间就屠掉了几十个蛮族人追兵。

    两个百夫长交换了眼神,他们目光凝重,站在这里向山坡下望去,厚重的迷雾里仿佛隐藏着一头嗜血的怪兽。

    听见后方的号角声,两个百夫长简单查看了一下千夫长杰普的伤势,立即折返朝着石墙的方向狂奔,不敢有一丝的停留。

    在索隆的战略视角中,还没有等到两个百人队返回石墙。

    浓厚的雾气中就传来来一通进攻的号角声。

    战略视角中,已经出现了上千个红点,他们都是冲着千两个百人对紧追上来。

    “来得好快!”索隆眼皮忍不住一跳。

    如果时间再能够充裕点,索隆可以不惧怕任何敌人,但是仅仅才一天的时间,连脚跟都还没有站稳,敌人的大军就紧随而至。

    石墙下面的危机,和当前十分不利的形势,恐怕都不容索隆乐观。

    将军的一个失误就足以致命,但现在除了迎战已经没有其他选择的余地。

    “投石机发射!”

    伴随着索隆手中的落下的战剑,只听见投石机发出嘎吱嘎吱两声,立即从石墙的后面抛出两块上百斤的卵石,消失在白蒙蒙的大雾中。

    这样的支援虽然杯水车薪,却好过什么也没有。

    “血弓射手准备”

    索隆手中的短剑再次高高举起!

    派出去的两个百人队,与蛮族人追兵还保留着一段相当的距离,但不得不承认,蛮族人的奔跑速度明显要快一些。

    要想支援两个百人队,索隆目前仅能做得就是,等待敌人进入有效的杀伤射程。

    “蛮族人制作的弓箭,简直垃圾到了家。”相比血弓射手的镇定,石墙后面,许多临时装备了弓箭的雇佣兵看着手中不争气的弓箭射程,气急败坏的吐槽。

    “500米、450米、400米、300米、250米、200米”

    两个百人队,携带着好几个伤者在前面奔跑,眼看着就要被蛮族追兵逼近。

    而从蛮族人手里不断抛射出来的短矛,甚至精准地贯穿了前方一个军团步兵的脖子。

    无论胸膛中憋着什么样的怒火,对200个步兵来说,此刻都不能回头。

    脚下速度一旦有所停顿,整整两个百人队,一定会被蛮族人给拖住,直到全体战死。

    对于任何一个军团步兵来说,这样的牺牲都毫无意义。

    看到不断倒地的战友的尸体,和那流淌了一地的鲜血,许多军团步兵的心里不禁恼火,面对敌人,紫金花军团何时畏惧过?

    连个个百夫长需要顾及大局,但步兵不用。

    步兵的职责只有一个,那就是勇猛地去战斗!

    紫金花军团从来没有孬种,任何步兵都愿意为了拯救战友而牺牲自己。

    勇猛的步兵慷慨赴死,意味着对死亡与痛苦的轻蔑!

    “你们干什么,回来!”没等到两个百夫长音落,十六个军团步兵就自觉脱离了队伍,掉头冲向了身后。

    “紫金花军团,战无不胜!”

    听着身后传来义无反顾,和绝决的战斗口号,前面许多军团步兵的眼里,都憋着自豪而又心痛的泪水。

    从此刻起,这十六个军团步兵的灵魂,将会永远依附在袍泽的剑锋上面。

    紫金花军团一定会用敌人的鲜血,来为他们复仇!

    付出十六个步兵的代价,拖慢了追兵的速度。

    五分钟后,蛮族人终于进入了弓箭的支援射程。

    索隆果断下令,“放箭!”

    咻咻咻

    血弓射手们松开弓弦。

    优美迅捷的抛物线背后,是箭头穿入**的声音,为了不误伤自己人,石墙之上的血弓射手正在对蛮族人进行精准的单个阻杀,这有效抑止了他们对两个百人队的追击速度。

    看到缺员二十人的两个百人队安全进入石墙,索隆急忙从石墙上走下去。

    五个步兵包括千夫长杰普,全都被盾牌抬着。

    索隆掀开千夫长杰普已经破烂的铠甲,他的胸前血肉模糊,四个血洞不停向外溢着鲜血,仅从伤口上判断,就像遇到了什么猛兽的袭击,小腹上连肠子都露在了外面,看样子已经无法医治。

    战争刚刚开始,就阵亡了一个千夫长,和不到二十个军团步兵。这让索隆的心里,充斥着一股不小的怒火。

    杰普抓住索隆的手臂,向上抬起沉重的眼皮,“将军,山下的迷雾里总共潜伏着更可怕的敌人。那是许多体格魁梧,像狼一样迅捷勇猛的怪物,要、要小心。”

    索隆记下了杰普所说的每一个字,他双脚并拢,拍一下左胸,右手伸直,手掌朝下,用雄鹰的象征,起源于龙庭林地的军礼,默默地为千夫长送行。

    “紫金花军团,憾不可催!”

    杰普用尽他胸腔里的最后一丝气力,喊了出来。

    至此,他放大的瞳孔里面失去了最后一点色彩。

    “点燃草球,放滚石!”

    “弓箭手,全面散射!”

    石墙里面,传出索隆愤怒的咆哮声。

    索隆举起手里的短剑,眼神中露出死战到底的凌厉气势,“军团步兵们,我们远离了家人,还有同胞!但我们会保护战友,保卫我们的财产!你们是最英勇的军团步兵,是紫金花军团的中流砥柱!今天,我们要用鲜血给我们千夫长送行!用敌人的头颅做祭品!”

    “曾经,我们捍卫了龙庭!我们是龙庭的依靠!!!今天,我们守卫脚下的土地,守卫王国的土地!”

    “我们将是绿荫地最精锐的军团!我们以一当十,我们战至最后一人!我们将活在敌人的噩梦里!”

    在索隆愤怒的咆哮声中,护旗手将咆哮龙旗插在了石墙之上,誓与这段石墙共存亡!

    轰隆隆

    从山坡上滚下的巨大火球,还有经过打磨加工的重形滚石,给予了蛮族人莫大的恐慌,上千人的进攻队伍,眨眼就要宣告瓦解。

    但是从山下传来的号角声,说明有更多的蛮族人正在压上。

    高高升起的太阳,散发出灼热的高温,逐渐蒸发了眼前厚重的迷雾,漫山遍野的蛮族人全部暴露在索隆和军团步兵的眼皮底下。

    山势陡峭,用于攻城战的冲撞车根本推不上来,所以密密麻麻无数的蛮族人,只是抬着一条条长长的云梯,发起第一波总攻。

    黑峰山下。

    蛮族人黑纹部落首领费洛亲手拿着一条皮鞭,任意鞭打着从他身边经过,动作稍慢的蛮族人战士。

    他在山脚下发出震耳的巨吼,“冲上去,冲上去杀光敌人,把我的侄子黑布拉,夺回来!!!”

    “敌人正在嘲笑我们,他们以为凭一段石墙,用几个弓箭手就可以阻挡我们!但是黑纹部族的人不是孬种。黑纹人从不畏惧死亡我们渴望战斗!当我们吼着祖先的战歌踏上战场时,我们悍不畏死!”

    “乔尔韦尔!尼德勒!我的两个兄弟,如果你们还想得到这座铁矿,就把手下的战士全都压上去,妄想用我的战士当炮灰,你们这两个胆小的老鼠。”

    两次约定谈判都被放了鸽子。

    这让费洛的胸中压抑着一股怒气,他气急败坏地朝自己的两个兄弟大吼一通,然后走到一个高大的兽种人的身前。“尊敬的杰弗里斯领主,谢谢你答应帮我这个忙,我希望最后一刻,您的三千利爪勇士,能够给予敌人最致命最残酷的一击!”

    兽种人领主杰弗里斯,居高临下地看了费洛一眼,然后摆摆爪子,算是答应了对方的请求。“费洛,我和你一样,是第一个跨过阴影之门的兽种人首领。我利爪部落的领主,兽种人与蛮族人还是敌人,本就不应该参与蛮族人的事情。但是事成之后,你要付给我什么酬劳,你心里很清楚。”

    “尊敬的杰弗里斯领主,我用祖先的姓氏起誓,我会给你5万平原人奴隶。”

    费洛表面上应承所有的事情,实际上它的心里不以为然,“哼,等着瞧吧,我会把你们这群兽种人一起杀光。”

    短短的不到两天时间,费洛就汇集了部落大军,加上兽种人总共不到四万大军,可见他将白付了赎金,却没有见到自己侄子这件事情,视为奇耻大辱。

    其实也难怪,在蛮族人的传统里,最最无法忍受的事情就是上当受骗,这样就会得到一个白痴的称号,被其他的蛮族人首领笑为傻逼。

    傻逼是不配做领主的,除非用鲜血来找回自己的尊严,否则连最下等的蛮族人都会看不起你。

    此时此刻,如果索隆知道兽种人还有这样蛋疼的部落传统,不知道他会作何感想。

    蛮族人不断涌上山坡的时间一直持续到正午,战争依然还在如火如荼地进行着。

    灰色的人浪漂荡着,散开去,在山坡附近最狭隘的地方喧闹着,一层一层地滚了上来。弓箭手还在放箭,把半成品箭镞和削减的树枝都拿来凑数,从上下起伏的沙土斜坡后面,燃起冲天的大火,连续不断的滚石,还有火球不断从山坡上滚下去。

    巨大的滚石震动着天地,收割着蝼蚁一般的生命!

    呜呜呜呜呜呜呜呜呜呜

    蛮族人的号角还在后面催促着,战场上偶尔夹朵着个别的蛮族人中箭的惨嚎声,以一千为单位的灰色人流,在震动天地的轰隆声中不断向前,越来越近,充塞在石墙的下面。

    山坡上布满了蛮族人的尸体,紫金花军团血弓射手的双手被弓弦勒出了血痕,时至此刻,战争已经进行到了最激烈的时候。

    蛮族人黑纹部落的三万大军,布满了整片山坡。

    “哼,石墙下的位置有限,每次最多只能容纳上千人罢了。”

    索隆根本不用去看远处的人山人海,他沉着地指挥战斗,等敌人走近了,才下命令投矛。

    短矛投尽了,就仍石块,黑风铁矿最不缺的就是石头。在崎岖的石墙下面,横七坚八地躺着的全是被石块砸死的尸体。

    用索隆的话来说,“蛮族人的攻城云梯,简直就是个渣!长短都不够有木有!?”

    黑风铁矿地势险要,石墙的高度有将近二十米,而蛮族人的木梯大多都是十几米,只有极少数能达到高度,也根本不起作用。

    两架投石机数量虽少,但是近距离将五十公斤的石块,投到石墙外面二十米远,没有一点的压力。时间长了,反而是最有威力的杀伤性武器。

    咚!咚!咚!

    木门那边,传来有节奏的撞击声。

    冲撞车推不上山坡,但蛮族人使用一根削尖了的原木,半个消失以来,一直在不停地撞击木门。

    原木的威力比不了冲撞车,但是木门的质地也好不到哪去。相比石墙的防御,索隆更担心的反而是木门那边。

    “领主大人,木门快被撞烂了,大门守卫已经做好肉搏死守的准备!”

    耳边听到侍卫官莱昂的报告,索隆直接皱起了眉头。大门不可以被攻陷。

    “命令他们,给我堵住。堵不住就去搬石块,把门给我封死。听着,一个敌人也不准给我放进来!”

    “遵命,领主大人!”

    侍卫官莱昂直接领命急匆匆离去。

    目前紫金花军团的优势就是有险可守,可以居高临下杀伤敌人,一旦被突破了大门,敌人就会像一窝蜂一样涌入。和蛮族人比消耗,索隆可消耗不起。要知道就算加上刚刚成立的黑峰军团,目前也只有四千人左右。

    呼哧,呼哧

    一个蛮族人喘着粗气,顺着攻城云梯不停地往上爬,他躲过了冷箭,又十分巧妙的躲过了短矛。

    当这个表现勇敢的蛮族人终于爬上石墙,迎接他的则是一把锋利的长剑!

    索隆挥剑直刺,从蛮族人的面门,整个捅进去,剑尖从他的后脑透出。

    然后飞起一脚,直接踹在蛮族人的脑袋上,把他从石墙上踢下去。索隆的皮甲上,溅满了对方的脑浆鲜血。

    而这个蛮族人,也最终为它的英勇表现,付出了生命的代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