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书楼小说网 > 科幻小说 > 白银圣歌 > 第010章 龙旗
    随着时间的推移,整个石墙都快要被鲜血所染红。

    战争进行到此刻,连石墙上防守的步兵都替换了三次,索隆本人早已是体力不支,就算是身边有人团团护卫索隆也不是铁打的。

    “绝对精神!体力加持。”

    索隆直接用魔法透支自己的精神的体能,顿感浑身突然有了使不完的力气。

    转眼之间,刚刚还萎靡不振的索隆,整个人突然变得精神振作。

    “步兵们,挥动你们的战剑,我们要让这些愚蠢的敌人知道,什么叫做撼不可摧!!!”

    石墙下拥挤的蛮族人,每一秒都在承受着伤亡。而好不容易爬上石墙的蛮族人,像雨点一样,不断从高处掉下来,摔得粉身碎骨。

    被石块封死的大门,更是断绝了蛮族人最后一丝希望。

    久久攻不下石墙,三万蛮族人大军的士气,正在走下坡路。

    这片山坡已经被鲜血所浸湿,连站都要快站不稳。并且索隆知道,这场战争的天秤正在向己方倾斜,要不了多久,石墙下的蛮族人就会全线崩溃。

    噜噜噜

    就在西索隆略微松了一口气的时候,山坡下面再次传来一通奇怪的号角声。之所以说它奇怪,是因为这通号角与之前的大不相同。

    从号角紧张的音律就可以判断,这绝不是蛮族人撤退的声音,反倒像是狂风暴雨的前兆!

    狼被视为致命的野兽,而兽种人当中的狼人除了长着狼头和体生长毛之外,它们的体型也比一般人类要高大许多。

    由于狼人沉迷于人肉及其它动物的生鲜血肉,尤其非常喜欢找人类下手,所以在兽种人里也是比较可怕的兽种人。

    狼人天生残暴,拥有尖齿利爪,和一颗杀戮之心。是非常难缠的敌人,因为它们攻击速度极快,再加上灵敏的嗅觉和奔跑速度,就使得它们更加危险。

    嗷呜

    狼人的眼睛显示出绿油油呈锥形的瞳孔,当看到不下于三千个狼人,用四肢在蛮族人中穿插奔跑而来的时候,就连索隆,也不由为之变色。

    他的脑中想起了千夫长杰普临死前的警告,它们就是更可怕的敌人!

    “弓箭手准备,瞄准它们的心脏!”

    索隆手里的短剑高高举起,命令血弓射手们静等着狼人进入最有效的杀伤射程。到目前为止,血弓射手们平均每个人只保留了两只箭镞。

    索隆也是到了后来才知道,厉害的狼人勇士都有着钢铁般的皮肤,和柔韧得连刀都无法斩断的体毛,只有心脏才是狼人最致命的要害!

    狼人的奔跑时的速度堪称变态,看起来陡峭的山坡,在它们的脚下如履平地一样容易。

    它们不但能四肢奔跑,亦可直立行走,看样子狼人就像是步兵和骑兵的完美结合。

    “放箭!”

    当狼人快速接近200米的弓箭杀伤距离,索隆大吼一声,身边的戒灵安格玛巫王同时抄起身边一块重约50公斤的巨石,对准一个狼人抛了下去。

    噗哧嗷呜。

    三千狼人快速奔跑的途中,有个别的倒霉蛋,被一箭贯穿胸口,整个身体向后抛飞了下去。

    而只要不是贯穿狼人的心脏,无论是射中什么地方,都好像无济于事,丝毫不能影响狼人凶悍的奔跑速度!

    在索隆的眼帘中,更变态的一幕出现了。

    50公斤的巨石,从二十米的石墙上抛下去,被砸中的狼人仅仅吐了一大口血,紧接着又爬起来继续向着石墙前进。

    这个狼人如果不是天生一副钢筋铁骨,那就一定是得到了幸运女神非同一般的眷顾。

    那么,除了心脏,这些狼人究竟哪里才是更容易下手的致命处。

    利用这个短暂的空档,索隆一双锐利的眼睛,在狼人的身上不停地扫视着。

    “答案是咽喉,在狼人颔下的咽喉部位,应该是狼人全身上下皮肤最薄的要害部位。”

    而且几乎没有粗长坚韧的刚性体毛,只是些短短的柔软茸毛,无法阻挡武器的切入。

    狼人的颈动脉部位和人的几乎完全一致,所以划开他们的颈动脉是最佳选择。即便如此,因为实力悬殊,石墙之上包括血弓射手们在内的步兵都第一时间遭到了狼人的屠杀。

    看着不断倒地阵亡的士兵,索隆高举手里的长剑,依然选择战斗到底,“听令,敌人的弱点是咽喉!像恶狼一样的人形怪物已经逼近,而我们的步兵已经疲惫不堪!但我们只要拖住这些敌人!胜利就属于我们!”

    “我不知道会有多少兄弟倒在地上。但身后步兵踏过我们的尸体冲向敌人的时候,我们的灵魂会附在袍泽的大剑上!直刺敌人的灵魂!!!”

    “不论我们即将面对的是什么,在我心中都始终坚持一个信念。那就是紫金花军团!!撼不可摧!!!”

    “紫金花军团!!撼不可摧!!!”

    哗哗、每一个军团步兵都向前露出视死如归的眼神,他们高举染血的长剑,挺起凸面盾。向前跨出一小步,身若磐石,等待着即将到来的生死一刻!

    嗷呜

    一条条苍狼一样的狼人窜上云梯,然后奋起一跃!狼人高大的身躯下一刻就出现在了石墙之上。

    到了这个时候,索隆才终于明白,为什么蛮族人送上前的云梯,大部分都短现在看起来像是专为这些狼人准备的!

    “爬虫!”

    安格玛巫王青铜十级的力量,他的这一剑,足以斩断狼人的臂膀,并去势不减,重重地切开它的喉管。

    魔窑之剑造成的创口令狼人在数秒中之内大量失血,失去所有的力量并迅速倒毙。

    在狼人体内心脏的巨大压力下,从动脉的伤口喷出的血液甚至喷到了六米以外,近距离的索隆也几乎被喷成了一个血人。

    这个刚刚跃上石墙的倒霉狼人,很快向后栽倒了下去,即便是强悍的狼人勇士,也不可能在颈动脉被划开后撑过十秒。

    第一具狼尸的沉重落地,顿时吸引了周围狼人的凶辣眼光。

    因为从索隆的穿戴就可以看出,只要能够拿下他的人头,就是大功一件!

    对战局有着莫大的好处。

    “嗷呜撕了他!”

    躲在石墙下方的利爪领主杰弗里斯,狼爪一挥,身后的十几个狼人勇士,就像看到鲜肉的恶狼一样,迅速朝着索隆蜂拥了上去。

    “莱昂!戒灵!”索隆大吼道。

    面对狼人的第一波突袭,石墙上的步兵根本不是这些怪物的一合之敌。

    目光所及,步兵们满面血污,纷纷抓着狼人往石墙下面跳,用最后的力气与敌人同归于尽。

    顺着石墙上流下去的鲜血,汇聚成一条条血溪。

    到了这种时候,索隆全身的感官都受到了刺激,这种时候,战局已经完全脱离了索隆的掌控。

    最后关头,谁狠谁不要命,胜利就会属于谁!

    所以,索隆已经无暇去关注战局,他自己的力量根本不是狼人的对手,只能在侍卫官和戒灵的保护下尽量躲避。

    “保护领主!”

    侍卫官莱昂的战剑已经崩碎,他干脆就单手抓着凸面盾,使用徒手攻击。

    除了铁爪,狼人大多使用一根狼牙棒,三根狼牙棒同时在莱昂的盾牌上击碎,却不见莱昂后退半步,这让三个狼人勇士彻底发了狂。

    它们一拥而上,三下两下就夺走了莱昂手里的盾牌。

    “嗷呜”

    眼看着石墙上的五百步兵,在狼人的第一波突击下全部阵亡,后备大队还没来得及支援上来。

    在这短暂决定生死的一刹那,整个石墙上就孤零零的剩下领主索隆身边的一小撮人!

    面对狼人的凶狠,索隆也发了疯。到了最后关头,是否使用回城卷轴。

    “阵亡了这么多人,紫金花军能否接受失败?自己能否接受失败?”

    这个答案显然是不能!

    没有失败,只有战死!

    步兵可以为军团捐躯,领主同样可以!

    “安格玛,莱昂,去破坏云梯。”

    当自身处于没有人保护的境地,佩剑丢了,索隆拳头周围覆盖了魔法元素,水系和火系两种元素快速裂变。

    即便是狼人勇士也不可能接下。

    “滚!”

    “滚!”

    索隆几乎是跳起来连发三拳。

    第一拳,击碎了狼人的头颅,脑浆沾满了他的整个拳头。

    第二拳,从狼人的胸膛穿过,索隆的手里,抓着半颗碗口大的心脏。

    第三拳,打在狼人的侧腰,几乎轰掉了它的整个下半身。

    “兽种人部落联盟,即使与平原人厮杀拼斗了这么多年,也不曾见过如此凶悍的人类?”

    “徒手杀死三个狼人勇士,即便是狼人领主杰弗里斯也不能做得这么利索。”

    随着三具狼人尸体的轰然倒地,石墙上所有的狼人都被彻底震撼了。

    而索隆,其实也到了油尽灯枯。一阵风也可能把他吹倒。

    日头西沉,残阳似血。

    随着军团步兵的不断阵亡,越来越多的狼人跃上石墙,几乎包围了索隆。

    而索隆始终守护在龙旗的旁边,终究是不肯后退半步。

    “坚持,只要坚持两分钟。后备大队或许就能重新夺回石墙!”

    索隆在心里不停地告诫自己,他将咆哮龙旗牢牢抓在手中,与数百狼人勇士对峙。

    前世,索隆不知道什么叫信仰,所以他不知道,自己到底有没有过真正的信仰。

    但是现在,他的心中从始至终就有一面旗帜,那就是这根龙旗

    此时此刻,这是索隆心目中唯一的信仰!

    “没有一个人类可以完好地站立在狼人面前,更没有人可以阻挡在狼人的战利品前面。你们还在等什么?撕裂他!!!”

    发现部下畏惧不前,已经站上石墙的狼人领主杰弗里斯,张开它的獠牙,吼出愤怒的咆哮声。

    “嗷呜”

    一声狼嚎,高达两米的迅猛狼人像是一窝蜂一样,再次朝着索隆奔涌了上去。

    至此,接连掀翻三个云梯的侍卫官莱昂目光一沉,硬是举起大剑撞了过去,他浑身带伤,还能坚持到现在,这样的意志,明显已经达到了极限。

    “至尊戒,驭众戒!众戒禁锢黑暗中。至尊戒面前,众戒皆臣!”

    伴随着安格玛巫王凄厉的大吼,连空气都发生了震荡,耳边传来一道刺耳的呼啸声,六个狼人尸体突然站起来,手持狼牙棒带着横扫千军的气势,横扫逼近的狼人。

    在石墙上有限的站立空间里,一横排至多只能容纳六个狼人。

    面对突如其来的变故,首当其冲的四个狼人,连人带木棒,直接碎得稀烂,另外两个则是直接飞下石墙,摔成了肉饼!

    “安格玛!!!!”

    戒灵也进入了狂暴状态,他直接抓起身旁一块巨石,将力量贯穿双腿,向前横踢了出去。

    巨大有着菱角的石块,携带着恐怖的力量,飞向了密密麻麻的狼人,受到恐吓的狼人甚至来不及躲避,就被犁出了一条血肉模糊的空白地带。

    至此,戒灵似乎拥有着不似人类的力量,狼人们吓坏了,无论杰弗里斯如何咆哮,也无法唤回部下在瞬间涣散的神智。

    而哪怕是几分钟的时间,在战场上的形势也是瞬息万变的。这时候,上百个矮人步兵带领着后备大队,和剩下的雇佣兵重新杀上了石墙的一边,“步兵们,夺回石墙!守护领主!!”

    石墙的另一边,黑峰军团的新任百夫长芬里尔,在这场战斗中表现出了特殊的军事才能。他自告奋勇从木门那里领了一个百人队,支援石墙,“步兵们,我们标枪可以击破牛皮的盾牌,戳穿敌人的头颅,让他们血流不止,让这些恶狼,畏惧我们的标枪!”

    耳边传来军团步兵的喊杀,戒灵与狼人领主杰弗里斯之间,已经变得畅通无阻。

    他冷冷地望着狼人领主杰弗里斯,没有说一句话。眼神冰冷到瞬间,仿佛可以冰冻住对方,让对方的身体在霎那间崩裂。

    不可否认,体格更强壮,性情凶残的狼人领主杰弗里斯害怕了。

    不管它先前如何的愤怒,从杰弗里斯绿幽幽的瞳孔里,填满了对戒灵安格玛巫王深深的害怕,它的眼神出卖了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