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书楼小说网 > 科幻小说 > 白银圣歌 > 第011章 惨胜
    “杀了它!”索隆向戒灵下达指令,同时将手里的咆哮龙旗,插在脚下的狼人尸体上面。

    他弯下腰,抓起地上的长剑。这个时候,当戒灵安格玛巫王向前跨出脚步的一刹那,狼人领主杰弗里斯退缩了。尽管它还拥有着两千名狼人勇士和石墙下面上万蛮族人的支援。

    未知的一切,总是显得过于可怕。

    戒灵安格玛巫王,和六具已经死掉却重新站起来的狼人,让杰弗里感受到了那种未知的恐惧。

    “嗷呜”狼人领主杰弗里最终下达了撤退的命令,它尽量说服自己的内心,眼前的这个位置生物根本无法战胜,即便是自己,也不能!

    而实际上,一个人在战争中所起到作用,实在是太过渺小了。

    在战争面前,刚刚狼人的死伤是那样的微不足道,却摧枯拉朽一般,击垮了杰弗里斯的战斗之心。

    狼人领主杰弗里斯不知道,索隆实际上已经到了强弩之末,即便是戒灵,也消耗了大半的体力。

    可惜,它永远也不可能知道这些。

    “想跑?”

    安格玛巫王目前虽然只有青铜十级,但他却有一千年的战斗经验,当跳跃在空洞的眼眶中的火焰微缩了一下,向外散发出幽幽的寒气。

    “不要放走它!”

    索隆继续向戒灵下达指令。因为索隆的心里清楚,“绝不能放过它,石墙下面还有两千个狼人。如果它们再来一次集体冲锋,再多的人也根本守不住石墙。这些狼人太强了!”

    “只有杀死它们的首领,方能结束这场战争!”

    领会到索隆的意思,安格玛巫王向前挪了一步,全神贯注,在心里暗暗计算,必须把握住这仅有的一次机会。

    在这片有限的空间里,空气仿佛被冰封住不敢流动,风也不吹了,只剩下两个人的呼吸声,一个快,一个慢!

    狼人领主杰弗里斯的心脏,嗵嗵嗵地大声跳动着,耳中喊杀的声音越来越近,在军团步兵不要命的攻击下,他的近卫勇士快要顶不住了。

    它想逃,但身体就被安格玛巫王的瞳深深抓住一般,不能离开半秒。

    杰弗里斯知道,在它转身的一刹那,恐怕就要遭受来自身后的雷霆一击,两个人的距离实在太近了,近得只有不到五米的距离。

    “吼!!!!”

    最后一刻,暴怒的狼人领主杰弗里斯,再也顾不上其他,它展开迅猛的狼人身姿,一刀砍向戒灵的同时,右腿已经踏上了石墙边缘。

    在接下来,它只需要轻轻一跃,杰弗里斯就能逃离这段石墙,逃离这个危险的生物。

    但是戒灵安格玛巫王明显不可能给它这个机会,狼人领主杰弗里斯转身暴露了弱点,戒灵的速度比它更胜一筹。

    “死!!!!!”

    狼人领主杰弗里斯,向前虚晃一刀,这为它提供了逃跑的机会,但是戒灵安格玛巫王的速度更快一筹。

    “死!!!”安格玛巫王的吼声如雷,高举魔窑洞之剑,他的身躯宛若蛟龙一般腾跃而起,无边的杀意随之弥漫开来。

    全力一击,澎湃地力量给杰弗里斯造成了可怕地冲击。

    虽然退避与防御还算及时,但是也令它身负重伤,一条拿着武器的臂膀,和一条已经踏上石墙边缘的大腿,彻底碎成了几段。

    “安格玛!”

    安格玛巫王知道这是一个难得的机会,所以他毫不犹豫地拼上了所有的速度和力量。

    脚下虎步生风,手中魔窑之剑像似浮光掠影一般追砍了下去,切开了狼人领主杰弗里斯的喉管。

    噗哧

    已经杀红眼的戒灵,无视那些出来的鲜血,他一手将狼头按在石墙边缘,一手举起锋利的短剑,就像是宰一头猪、一条狗。

    噗、噗、噗!

    一连三声扎实的剁肉声,安格玛巫王用尽最后的一丝力气,终于砍下了狼人领主杰弗里斯的脑袋。

    这时候,索隆快步走上去,手里高高举起那颗丑陋的狼头,满面血污,朝着石墙内外用力大喊,“这些畜生不过是一群杂碎罢了,步兵们,让我们战个痛快!!”

    索隆身边戒灵高大的身影,以及他的强悍,不但震慑着敌人,还刺激着每一个军团步兵的视觉神经。

    而狼人首领被砍首之后,毫无疑问,只要是从索隆嘴里喊出来的声音,就像是燎原的野火一样,点燃了每一个军团步兵的血液,使之迅速加热直至沸腾!

    指挥官在石墙上面孤身血战,并最终斩下了狼人首领的头颅,千夫长就像是一头发狂的疯牛。“杀出去!!!”

    在狼人和蛮族人溃败的最后一刻,他下令挪开这些该死的石块,并彻底打开木门,“一个真正得勇士需要在战场上证明!而现在将军已经证明了他的英勇,在接下来敌人会受到我们暴风骤雨般的进攻,我们会让这个战场彻底失控!!让厮杀的声音传到天神耳中,让他感受到紫金花军团的恐怖!让赞歌传到我们遥远故乡,告诉龙庭,我们是真正的猛士!!!!”

    狼人的突然溃败,以及千人大队突然从木门杀出,让石墙下的蛮族人彻底乱了套。

    他们扔掉手里的武器,只恨爹娘为自己少生了两条腿,将首领的命令抛之脑后,只顾朝着山下亡命奔逃。

    在这一刻,这场突如其来的战争,终于决出了胜负!

    “传令,只准追杀到半山!”

    索隆有气无力,向着侍卫官莱昂下令,暗里则是暗呼了一声侥幸,“自己还是把蛮族人想的太简单了,如果有这些狼人支援,紫金花军还远不能够抗衡大规模的敌人。今天侥幸胜利,紫金花军团的伤亡也十分惨重”

    战场本来就是瞬息万变的地方,任何一点元素都可能导致一场战争的胜负。

    要想屹立在这异世大陆,索隆就必须习惯这种尸山血海的战斗生涯。

    不管怎么说,今天这场战役,一定会震慑其他相邻的蛮族人,虽不能彻底打消他们对铁矿的贪婪之心,但也会让他们掂量几分。

    但是也势必会引起其他蛮族部落的注意,到了这种时候,紫金花军团除了要迅速补充,还要联合绿荫地的力量,接下来很有必要借用一点外交上的手段,以求得一点喘息之机。

    暮色降临,漫山遍野都是蛮族人的尸体。

    索隆稍后便接到了侍卫官莱昂的统计报告,“领主大人,蛮族人的尸体大概有九千多具,狼人的尸体有七百三十具。”

    “紫金花军团步兵阵亡一八百六十三个,其中,千夫长一人,百夫长七个。”

    听了部下的伤亡报告,索隆目光一沉,紧接着问道,“抓到了多少俘虏?”

    指挥官亲自过问,侍卫官莱昂自然不敢有丝毫的隐瞒,“禀报领主大人,千夫长阿格里,将一千多个俘虏,全部牵到山侧,准备屠戮为阵亡的士兵报仇。”

    没有得到指挥官的命令就擅自处决俘虏,看来,千夫长阿格里已经被仇恨和怒火,蒙蔽了他的眼睛。

    索隆的脸色难看,“前面带路!”

    “是,领主大人!”

    红日西沉,暮色降临,晚霞像火焰一般燃烧,遮掩了半个天空。

    当索隆来到山侧,已经失去理智的千夫长阿格里,已经亲手虐杀了上百个战俘。

    地上的蛮族人俘虏的尸体触目惊心,有的断头而亡,有的被绞死,有的则被分尸。

    阿格里手里拿着一把缴获来的巨斧,此时此刻,一个蛮族人跪在地上,正背对着他。

    “住手!”

    即便是索隆出声制止,千夫长阿格里还是一意孤行,他举起巨斧用斧背奋力敲碎了蛮族人的脑袋,血液脑浆红的白的溅满了一地。

    在他沾满血污的铠甲上面,则挂满了蛮族人的内脏碎块、触目惊心的地方,还怪有几颗眼珠子。

    嘭!嘭!嘭!

    阿格里用尽全力,一直将蛮族人的脑袋砸成稀烂,才极不情愿的扔掉手里的石斧。

    然后双脚并拢,拍一下左胸,右手伸直,手掌朝下,用雄鹰的象征,执行了一个标准的龙庭军礼。“领主大人。”

    千夫长杰普的阵亡,给阿格里造成的刺激很大,据索隆所知,他们两人是多年的好朋友。

    除此之外,阿格帕唯一的儿子,阿斯廷百夫长,也在这场战斗中惨死阵亡。

    据步兵汇报,战斗中有三个以上的狼人,撕裂了阿斯廷百夫长的身躯。

    战斗结束以后,最后到阿格里手里的,他的儿子只是一堆夹杂着内脏的断体、尸块。

    不得不承认,阿格里的牺牲很大,但这绝不能成为他违背军团铁律的借口。

    没有军团指挥官的命令,任何人不得随意处决战俘。

    “侍卫官,解除阿格里千夫长的职务,把他关起来!”

    索隆下令,立即就有步兵上前,解除了阿格里的武装,并拿掉了他的马鬃头盔。

    整个过程,千夫长阿格里都没有反抗,他只是注视着索隆,在他的两只眼睛里,填满了无数复杂不堪的负面情绪。

    “领主大人,我们为什么要离开龙庭?为什么要来这里?为什么要用一己之力对抗这么多的入侵者?”

    让索隆最担心的事情发生了,千夫长阿格里,他的脸色越来越苍白,解除武装的一刻,一直支撑着他的龙庭精神,在瞬间轰然崩塌。

    “我要杀光这些长着狼脑袋的怪物,吃掉它们的肉,喝掉它们的血”阿格里的额头淌下豆大的汗珠,面目狰狞,并开始胡言乱语。

    索隆面色一冷,向步兵下令道,“把他拖下去!”

    千夫长阿格里战功卓著,但是大战刚过,他身为千夫长的重要职务,因为受不了刺激,变成了这副难堪的模样。

    这件事处理不好,很可能会动摇军心。毕竟紫金花军团的上伤亡很大。

    紫金花军团离开龙庭林地,哪一个步兵没有故乡亲人,他们大都压抑着自己的情绪。

    这件事一出,难保他们不会有样学样,提出像阿格里刚才一样的问题。

    星星之火,可以燎原,这件事情,如果处理不好,后果很严重!

    黑峰军团的百夫长芬里尔一直跟在索隆的身后,阿格里前脚刚被拖走,索隆就回头看着他,目光深邃而又冷漠。

    “芬里尔,你是个很有潜力的年轻人,这一点没有令我失望,我现在要交给你一项任务。”说完这句话,索隆又补充了一句,“这件事情,只有你适合去做!因为你是平原人,甚至不属于这个世界。”

    百夫长芬里尔,眼中闪过一道复杂的色,却不得不赶忙向前跨出一大步,“领主大人请说!”

    “拿着我的剑跟上去,去把千夫长阿格里的头颅割下来复命。”

    这个时候,一向视部下如同手足的索隆,他的眼里竟闪过了一道,像狼人一样的红色冷光。

    所有对军团不利的因素,必须铲除!

    处死千夫长阿格里。是为了给其他人竖立一个警惕。

    血战过后,到处都是哭声。纵是索隆有一千个不愿意,他也必须这么做。

    军团的纪律冷酷无情,违背领主的命令,擅杀俘虏,大放厥词,动摇军心,无论在哪里,这些都是无法容忍的事情。

    紫金花军团目前正处于最困难的时期,眼下还被困在这里,最不能容忍任何对军团不利的因素存在。

    作为一个领主兼统帅,有时候,必须将职责和个人感情分割开来。

    像武夫一样的鲁莽,是匹夫之勇。像女人一样的心软,那是妇人之仁。

    作为紫金花军团的最高指挥官,如果败给自己的妇人之仁,不会有任何人会感激你的“仁慈”,反而会断送整个军团!

    索隆的目光深邃而又冷漠。所有能够影响到自己判断力的感情因素,此时此刻,他都要极力隔离起来。

    而有十二个指头明显特征的百夫长芬里尔,有些颤抖地接过索隆递出来的短剑,然后一咬牙,立刻转身离开。虽然被蛮族人强迫带到这个世界,但在紫金花军团每个士兵的眼里,他始终抹不掉同样是入侵者的身份,现在要亲手砍下一个千人头领的脑袋,他不知道接下来会面对的是什么。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