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书楼小说网 > 科幻小说 > 白银圣歌 > 第017章 武装
    如果说在**和理智之间选择,伊里冯娜还是选择了理智。

    而她所要付出的代价也是昂贵无比的,那就是必须永远保持着处子之身。

    伊里冯娜诱惑索隆,也并不是真正的想和他上床,除了最直接的方式,她可以用其他的方式,来满足任何一个男性的生理需要,比直接的方式要更加的**。

    伊里冯娜对自己的技巧十分自信,在对方接触她的处女神圣之地以前,她就能保证让对方飞上天堂乃至疲软无力,所以她才会冒险。

    哀伤之泪,除却它的弊端不说,能够让人永葆青春的神奇能力,是一个真正的无价之宝。

    索隆对伊里冯娜使用读心术一度失效,正是因为哀伤之泪隔绝了这种精神探查。

    而自从上古时期以来,这个世界上就流传着各式各样有关诸神武装的传说。

    所谓的诸神武装,大多是指像哀伤之泪这样拥有神奇能力的武装。

    比如,兽种人的萨满权杖,妖精女王的冰封王冠,月精灵的鲜花战甲

    相比诸神武装大多都为武装或者配饰,有一样诸神武装大不相同,她就是扎布兰大陆平原人城邦所拥有的智慧女神。

    所谓的智慧女神她并不是真正意义上的神明,而只是一个尊敬的称谓。

    因为这个世界上只有诸神武装,却没有过任何一个神明真实存在的相关记载。

    智慧女神,象征着人类城邦的艺术、工艺、还有其他方面的智慧结晶。

    每一百年,从侍奉智慧神殿的纯洁少女中,就会诞生一个所谓的智慧女神。

    从开启智慧的那天起,这个少女就拥有整座最高神殿,统领着人类最精锐的神殿骑士,并拥有无数神殿信徒的效忠。

    如果说在人类城邦的议院之上,还有什么最至高权利的存在,那就是智慧女神。

    她所拥有的至高权利可以处死任何一个高贵的城邦议员,并能罢免任何一个城邦的国王。

    关于第一位智慧女神的传说,一位体态婀娜、披坚执锐的少女从裂开的巨龙头颅中走了出来,她光彩照人,仪态万方。

    她将智慧与知识播撒给人类,成为人类的最高守护者。

    不过从上任智慧女神死亡以后,人类城邦已经有三十年,没有新的智慧女神诞生了。

    每当听见伊里冯娜讲起这些关于诸神武装的传说,索隆都不甚关注,只当成是童话故事来听。

    耳听为虚,眼见为实,作为一个来自21世纪知识和科学并重的华夏青年,在还没有得到亲眼见证之前,索隆根本不会相信这些无稽之谈。

    或许他还不知道,在他周身十米的范围以内,就存在着1件诸神武装。

    两星期以来,不曾下过一滴雨。乳白色的轻雾弥漫在空气里,笼罩着远处的林木从那里,散发着燃烧似的气息。扎布兰大陆的景色,看上去有许多灰暗的、轮廓朦胧的云片,悠闲地浮在苍蓝的天上,缓缓地爬了过去。强劲的枯风不断吹拂着,但不能驱走暑热。与阴影之门另一边绿荫岛即将到来的冬天相比,扎布兰大陆有着与绿荫地相反的气候。

    牛头人萨满祭司,是氏族与部落的精神领袖,号称能和灵魂沟通,在黑暗的年代里指引部落的人民渡过难关。

    所以图腾部落的实际领袖不是氏族族长,而是萨满祭祀。

    许多人将萨满祭司的智慧和平静,误解为和平主义者的天性。

    事实上,当受到挑战的时候,萨满拥有强大的能力来对付任何扰乱秩序的家伙。

    眼前的场景就足以证明了这一点!

    当索隆看到两旁出现身披重甲,如临大敌的图腾柱勇士,他就知道,麻烦要来了!

    所以,那个什么只要在比斗中获胜,输掉的一方就会成为你的奴隶,就算是萨满祭祀也无权更改。

    这句话简直就是糊弄人的狗屁。

    先是用最高礼遇来热烈欢迎,现在又摆出这么多重型坦克用来威慑。

    就算索隆是个白痴,他也能想到这位萨满祭司的意思,“你小子最好把招子放亮点!看清楚自己来得是什么地方!”

    要知道索隆的护卫戒灵安格玛巫王,他赢的可是萨满祭司唯一的儿子,如果是换成别的牛头人,萨满祭祀或许还会讲讲面子,睁一只眼闭一只眼算了。

    但是一旦伤害到部落的切实利益,牛头人萨满祭司一点也不介意,派遣一百个图腾柱勇士,把部落秩序的挑战者砸成肉泥。

    对于这一点,索隆深信不疑。

    本来索隆根本没想过要拿萨满王子来做奴隶,但是眼前摆出的阵势,让他感到有些不舒服。

    这位萨满祭司在自己的地盘上,用武力来威慑远道而来的客人,这一点是最让索隆无法接受的。

    因为他知道,只要稍微露出一点示弱的意思,必定会被对方所看轻。

    就像伊里冯娜说的那句话,“牛头人只认可巨象人、猛虎人和豹人这种体型程度的兽种人。”

    说好听点,牛头人是佩服勇士,难听点就是它们就是一群欺软怕硬的货色。

    听了这些,索隆不介意戒灵安格玛巫王再给它们一个下马威。

    但是索隆知道,在张扬个人武力的同时,他还必须掌握好度,避免惹怒牛头人的萨满祭司。

    因为不管戒灵多么的变态,一个人的力量都实在是太渺小了,索隆不可能仅靠他一个人,就能和几万牛头人勇士对抗。

    走进空旷的萨满王庭,一阵冷风包裹着一通牛吼传来,让索隆切身感觉到,就像走进了魔兽争霸的场景里一样。

    与记忆中的游戏画面稍有不同的是,这些牛怪的体格还有图腾柱,要比那些虚构出来的画面要真实一万倍。

    抵达牛头人萨满王庭的入口处,索隆接下来只能带两个随从入内,分别是首席外交官伊里冯娜,还有千夫长兼侍卫官莱昂。

    雄性牛头人的皮毛多为黑色,雌性牛头人为白色。当索隆抬起头,第一眼看到牛头人萨满祭司的时候,还以为它是一头母牛,待到定睛一看,才发现它原来披着一件雪白的祭祀长袍。

    “异邦领主索隆,见过萨满祭祀大人!”

    不管心中对这位萨满祭司的态度有多少不满,该有的礼貌还是要有的,索隆用左手搭肩,十分谦虚地向上方的萨满王座行了一礼。

    在索隆眼里,牛头人萨满祭司是一头老牛,除了那双深邃如星辰的牛眼,和牛鼻上方一小片白色的绒毛,其相貌体格和其他的牛头人基本没有什么两样。

    牛头人萨满祭司的手里是一柄白骨权杖,它屁股下面所坐的萨满王座,看材质则像是一种动物的牙齿,有点像是象牙,但比象牙又要粗犷。

    “吗的,真有气势!看来等回到龙庭林地,也要弄个像样的王座了。”

    萨满王座,造型霸气,在感官上就能给予人一种顶礼膜拜的冲动。

    萨满王座通体由乳白色的动物牙齿构成,上面挂有许多玲琅满目的利牙,据说每一根利牙,都取自一种巨魔的嘴里。

    “尊敬的巴克纳尔萨满祭祀,我们来此的目的,是为了与图腾部落长久的贸易关系而来。至于和您的王子发生比斗,那纯属一个误会。”

    伊里冯娜从索隆身旁,向前跨出一步,在向牛头人萨满祭司说明来意的同时,目光楚楚地表达了自己的歉意。

    索隆利用眼角的余光看了他的首席外交官一眼,然后又偷偷瞥了萨满王座一眼。

    还能说什么呢,对于外交这种专业活动,索隆还真是不怎么擅长。光是看伊里冯娜的那两道会说话的眼神,就能让牛头人萨满降火三分。

    听了伊里冯娜所说,牛头人萨满祭司暂时没有追究比斗的事情,而是平静地说道,“平原人类,即使找到了异邦种族的帮忙,扎布兰平原也已经没有你们的容身之地,我不管你们是如何来到勇猛而又骄傲的图腾部落。几百万平原人都已经成为我图腾部落的奴仆,这一点永远不会改变。”

    “图腾部落不会背弃兽种人部落联盟,兽种人部落联盟与人类城邦之间都有着数不清的仇恨,图腾部落是一个爱好宁静和守护秩序的氏族,但绝不会相信任何人的空头许诺!”

    牛头人萨满祭祀的声音平静而又庄严,但是到了索隆的耳朵里,起码听出了对方的两层意思。

    “第一,你们是怎么来到这个世界,并深入扎布兰平原,成功抵达到图腾部落。”

    “第二,你们说是为了建立贸易关系而来,却怎么两手空空没有见到带任何的东西。”

    继牛头人萨满祭祀之后,首席外交官伊里冯娜的声音紧接着响起,“尊敬的巴克纳尔萨满祭祀,我们文明的起源,可以追朔到上古时期的原始纪元,我虽然不承认自己奴仆的身份,但也认为额平原人城邦的自由要靠自己来争取。现在我是异邦的外交使者,正如您所见,异邦领主索隆大人虽然有着人类的外表,却和扎布兰大陆的人类城邦没有一丝瓜葛。”

    “索隆大人的领地在另一个世界,至于我们此行的目的,是想通过贸易关系购买您手中所拥有的平原人奴隶。”

    听了伊里冯娜的对答,牛头人萨满祭祀的一对牛眼,瞬间眯成了一条逼人的射线。“人类,你们想用什么来购买图腾部落的奴隶?”

    说到这里,伊里冯娜先是满含歉意地看了牛头人萨满祭祀一眼,然后略退一小步,目光炯炯地盯着索隆,十分迫切地小声提醒,“我不知道你所说的金子究竟在哪里,但如果你不想这头老牛现在就把我们砸成肉饼,就快点解决眼前的麻烦。”

    从扎布兰山脉阴影之门到图腾部落,虽然是一路都是平坦的平原地势,但也有不到八百里的路程,急行军至少需要五天的时间。

    一路走来,伊里冯娜所见到的步兵都是轻装上路,除了武器还有随身口粮,1百名步兵连一粒铁渣都没有带。

    “如果你想空手骗这头老牛,就大错特错了,我们谁也活不了。”

    对于巴克纳尔萨满祭祀这头奸猾的老牛,伊里冯娜还是有所了解的。如果索隆正如她心中所想的那样,那就太糟糕了。

    时至此刻,索隆终于明白,为什么会被这头老牛足足晾晒了三天的时间。

    原来问题是出在了这里,对方察觉到了自己一行人什么都没有带,所以才不愿意理会。

    这头老牛还真是一个唯利是图小心眼。

    至此,索隆终于对这位看似威严的牛头人萨满祭司,有了一个大概的了解。

    接下来他并没有理会伊里冯娜的催促,而是向前走出一大步,抬起头看着巴克纳尔萨满祭祀,目光与它逼人的眼神激烈碰撞到一起,“尊敬的巴克纳尔萨满祭祀大人,图腾部落的荣耀精神让我感到了深深的敬佩。但是在谈判我们的贸易之前,我想问一下,我的奴隶也就是您的萨满王子,可以用来换多少个人类奴隶?”

    真是哪壶不开提哪壶,突然听到索隆这么大胆,在旁边的伊里冯娜两眼一黑,差点当场气晕了过去。

    哞哞哞哞

    咚!咚!咚!咚!咚!咚!咚!咚!咚!

    不出所料,索隆的一番话,果然引起了群牛的众怒。

    牛头人萨满祭祀还没有表态,旷地周围就传来了一片震天的牛吼声。

    在牛头人的眼里,勇猛而又骄傲的萨满王子,与一般的人类奴隶根本没有任何的可比性。

    这个人类胆敢用卑贱的奴隶来衡量图腾部落的萨满王子,无异于是当场提出了挑战宣言,几乎所有的牛头人图腾勇士,都发出愤怒的咆哮,它们高举着手里的图腾柱,使劲砸在自己的脚下,使大地发出悲鸣,来召唤最勇猛的牛头人战士登场。

    萨满王座之下,顷刻间变得尘土飞扬,成为了一座硝烟四起的临时比斗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