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书楼小说网 > 科幻小说 > 白银圣歌 > 第022章 剿杀
    索隆踢倒一个插在树桩上的火把,一场残酷的战争厮杀近在眼前。

    到目前为止,索隆再一次为牛头人的单兵战力感到惊讶。当五百个身披重铠的威武牛头人图腾勇士,从高高的山坡上冲下来,攻击五百个大多还在熟睡中的狼人精英。

    从第一颗狼人精英的头颅滚地,这场战斗就基本有了定局。

    看到人影交错的激烈战斗,嗅到肉搏的血腥味。戒灵安格玛巫王表现的十分兴奋。如若不是索隆身边需要他,安格玛巫王早就冲进人群中大杀特杀。

    身后跟着戒灵安格玛巫王,索隆现在要做的就是收集那些精密的弓弩,和想办法控制住骚乱的三角黑犀。

    牛头人图腾勇士可以不顾一切地将狼人砸成肉泥,其他的什么也不用管,但是索隆却真心不能。

    要知道,每一张弓弩,每一头三角黑犀,对目前的龙庭来说,那可都是价值千金的宝贝,他必须确保这些战利品完好无损。

    战争的血腥与暴力,在这一刻表现得淋漓尽致。

    在戒灵的保护下,索隆穿梭在这片狼人营地,兵刃刺耳的对撞、牛头人愤怒的喊杀他目睹了狼人精英流出来的鲜血,看见了一双双至死不瞑的双眸。

    不管身旁倒地的是牛头人,还是狼人,索隆都毫不关心。

    当远方的天空显出鱼肚白,在天色微微亮的时候,这场单方面的屠杀才宣告结束。

    三角黑犀作为利爪部落的王牌部队,一次性损失五百头,即便是对于整个利爪部落而言,也是一次惨重的损失。

    “索隆大人,我这里发现了一些东西。”

    听到巴森的声音,索隆第一时间跨进了面前的兽皮帐篷,却不想在跨进帐篷的一刹那,一阵刺眼的光芒,足足有整整五大箱金币呈现在他的眼帘。

    “这”索隆俯下身抓起一把金币,眼神里显示出一丝不解。

    黄金在兽种人部落是不通用的,在兽种人的眼里,一箱黄金还没有一百斤精铁来得珍贵。

    狼人为什么会有这么多金币?它们想拿这些金币干什么?

    索隆反转手中的一枚金币,正面刻印着一个平原人的人类先驱者的头像,反面则是一座高大而又奢华的城邦建筑。

    “人类城邦的钱币这些东西属于扎布兰平原上曾经的人类王国,自从三大部落占据扎布兰平原之后,九大萨满祭祀就下令销毁这些肮脏的东西。”

    很明显,巴森认出了这些金币的来历,并指出这些金币不应该在兽种人部落存在。

    不过巴森说这些金币是肮脏的东西,索隆可不敢苟同。黄金,可是金属中最稀有、最珍贵的金属之一。

    尤其是发生战争,或者什么天灾**,黄金的珍贵在任何一个文明时代都价值不变。

    “哼,难怪这些狼人的手中会有人类的弓弩。”

    索隆的嘴边挂起一丝冷笑,随手合上了这些装满金币的箱子。

    既然狼人可以以扫除劫掠者之名,和人类城邦,蛮族秘密展开贸易,那么龙庭为什么不可以呢。同样身为人类,再加上两栖族的帮忙,索隆反而可以光明正大。

    哦,对,漏了一条,还有伊里冯娜!她的父亲可是人类城邦高贵的议员阁下。

    索隆拍拍巴森的肩膀,利用眼角的余光扫了一眼这些箱子,然后意味深长地告诉它,“巴克纳尔萨满祭祀不是正在寻找和狼人开战的理由吗?把四个箱子留给我来处理,带其中一个箱子回去充当证据吧。”

    索隆自然不会傻到把五大箱金币全部交给巴森,那可是一整箱一整箱的黄金啊!

    若不是为了大局考虑,他连一箱也舍不得。

    眼看着接近黎明,踏上归程的时候到了,索隆消除掉牛头人图腾勇士袭击过的痕迹,并猥琐地在草地中伪造出豹人的爪印,然后一把火,烧掉了狼人精英的整个营地。

    看到五百个牛头人图腾勇士骑着五百头三角黑犀,装载着近六百张精密弓弩的时候,索隆脸上洋溢着收获的笑容。

    还能说什么呢,巴森的这份礼物,实在是太完美了!

    当索隆带着五百个牛头人图腾勇士,和五百头三角黑犀,正在归往营地的时候。

    在营地一方,正上演着一副罕见的厮杀场面。

    狗头人、鹿头人,鼠人,数千人的劫掠者队伍从四面八方而来。1百名军团步兵,保护一万多人类,只能结成一圈松散的盾牌阵,根本无法抵挡劫掠者的偷袭。

    索隆万万没有想到,在他与牛头人合伙摆了狼人一道的同时,那些豹人也同时摆了他一道。

    几条豹人身影俯低在草丛中出没,集结三千多劫掠者,正是它们的杰作。

    在千夫长莱昂再也无法抵挡,正准备放弃这些人口的时候,索隆率领着五百名牛头人图腾勇士正好归来,时间、方向都来得刚刚好,真可谓是不幸中的万幸!

    “吗的,断掉它们的后路,一个也不要放跑!”

    眼前一幕是索隆最不愿意见到的事情,他压着一股难忍的怒火。亲自提着一张弓弩驱赶胯下的一头三角犀,率先在平原上奔跑了起来。

    轰隆隆!轰隆隆!

    当劫掠者们发现从身后奔驰过来的五百坦克,和牛头人手中的弓弩,纪律松散的劫掠者立即发生了严重的骚乱。

    “步兵们,援军到了,坚守自己的岗位到最后一刻,不准移动一步的距离!违令者阵前砍头!”

    莱昂的军令传达到每一个步兵的耳朵里,越是到了这种时候,就越是要压住阵脚。

    按理说,如果军团步兵结成龟甲阵,就是牛头人也难以撼动,更别提这些战斗力如同渣碎一样的劫掠者。

    但1百名军团步兵人数太少了,还有之所以形成一个松散的防御,侍卫官千夫长莱昂的目的,主要还是为了压制一万多平民的恐慌和骚乱。防止他们出现到处溃逃、不堪收拾的场面!

    “弃械投降者不杀!!!”

    堵住了劫掠者逃跑的后路,索隆第一时间发出大吼,以防它们作出拼死抵抗。

    “巴森,命令队形合拢,射杀所有的抵抗者。”

    从狼人精英手里缴获来铜箭头很阴毒,当箭头刺入身体后,两翼的倒刺会牢牢钩住合拢的伤口难以拔出,血槽就像吸血蝠一般抽出敌人的大量血液。

    如果被这样的箭头射中要害,那基本上就是死定了。

    即便是射中身体的其他部位,也会因为短时间的疼痛和失血,失去应有的战斗力。

    五百名牛头人图腾勇士杀起这些劫掠者来,可是一点也不手软,丝毫不会去想劫掠者的尸体会污染周围这片美好的环境。

    箭头洞穿**的声音,和受伤者倒地惨嚎的声音不绝于耳,但是牛头人骑士手里的弓弩还是没有一丝停顿的迹象。

    巴森第一次使用这种精密强大的远程武器,简直是玩上了瘾,一根接一根的箭头,从它的手里出去。刺穿一个接一个劫掠者的头颅,技术不是一般的精准。

    巴森在射杀逃跑的劫掠者同时,在暗地里看向索隆的眼光,变得更加敬畏了。

    昨天夜里,如不是索隆在最后关头的拦阻,恐怕它现在已经变成了一具不会说话的死尸。

    正所谓大恩不言谢,在这一刻,巴森把索隆当成了真正的朋友,一个值得牛头人敬畏的朋友。

    在眼前的这片开阔的草地上,眨眼之间便倒下了近五百个骚乱的劫掠者,这些狗头人、鹿头人、还有鼠人直到这时候才意识到,它们已经成为了瓮中之鳖。

    “弃械投降者不杀!!!”

    索隆驱使着胯下的坐骑,冲到劫掠者的近前,怒目而视。

    手中战剑所指,被吓破胆的劫掠者纷纷放下了手中粗糙而又简陋的武器,然后畏惧地缩成一团。

    “把它们抓起来!”

    如果是在昨天以前,巴森也许还会反感索隆居高临下对它下达任何指令。

    但是现在它只会不假思索的去执行。而这,就是索隆作为一个传奇统帅的人格魅力。

    所有的牛头人图腾勇士下了坐骑,肩扛着图腾柱,将不到两千名劫掠者围起来,彻底杜绝了它们抵抗的可能性。

    “莱昂,报告我们的损失!”

    望着草地上的一片鲜血,索隆眉头凝重,如果一个统帅可以意气用事,他真想全部砍了这些劫掠者。

    “将军。我们损失了十六个步兵,和三百个壮丁,以及八百多个女性。”

    听完莱昂的损失报告,索隆的脸色更加阴沉了,就像是木头刻的。

    他提着手里的短剑,一步步走到这些劫掠者的身前,洪亮的声线里向外透着一抹冰森的阴寒,“从现在起我数三声,是头领的就全给我站出来。否则,全部去死!”

    索隆的声音刚落,哗不仅所有的牛头人抬起了手里的图腾柱,1百多名军团步兵,也同时举起了手里的屠刀!

    “12”

    在索隆森严的目光注视下,最后一声还没有数出来,这些劫掠者当中就走出了两道身影,它们分别是一个年老的鹿头人,还有一个看似很机灵的鼠人。

    狗头人真是一群矮小龌龊的生物,面临死亡的威胁,除了互相推挤狂吠,竟没有一个狗头人头领愿意站出来。

    “难道这些东西,就没有一个人,愿意为族群奉献生命吗?”

    要知道,就连那些比狗头人还要矮小的鼠人,都有这样的魄力和胆量。

    索隆冷目观察着一个个狗头人的反应,耳旁听完巴森的解释,他也就见怪不怪了。

    看牛头人对狗头人鄙视的眼神就知道,即便是在兽种人当中,狗头人也是最上不了台面的一个垃圾种族。

    狗头人根本没有固定的部族,它们通常以氏族为单位,生活在黑暗潮湿的地下或是茂密的灌木丛中。

    为了争夺领地和资源,在狗头人氏族之间互相掠夺互相残杀,在其他的兽种人眼里,那都是经常见惯的事情。

    如果说狗头人还有什么优点,它们除了繁殖迅速,几乎可以适合任何类型的气候和恶劣环境。

    但就是这样逆天的生存能力,并没能为狗头人这个族群带来一丝的繁荣。

    甚至有的兽种人部落还驯养狗头人,作为平时折磨取乐的玩物,战时就成为列于阵前的炮灰。

    除此以外,狗头人还在许多兽种人部落中担任公共劳工的角色。

    可怜之人必有可恨之处,狗头人的悲惨境遇,和它们龌龊、丑恶的天性有很大的关系。

    对于这样一个垃圾品种,索隆也懒得再多费口舌,直接下命令,让五百名牛头人图腾勇士,将这些丑恶的东西全部砸成肉泥。

    “勇士们,这些丑恶的东西,简直玷污了兽种人这个神圣荣耀的种族。举起你们的图腾柱,消灭掉这些卑贱的爬虫,一个不剩!”

    在巴森的怒吼下,五百个牛头人勇士迅速杀红了眼。

    狗头人的身高还没有正常人类的一半,与强大壮硕的牛头人相比,就像是婴儿和巨人的比例,更别提这些狗头人还是一些业余的战士。

    牛头人图腾勇士一图腾柱下去,落在密集的狗头人中央,往往能砸死好几个。就算不使用图腾柱,随便一个重蹄下去,都能踩爆一个狗头人的头颅。

    肩扛着图腾柱,将不到两千名劫掠者围起来,彻底杜绝了它们抵抗的可能性

    这是战争和杀戮的狂欢,快感和视觉的盛宴!

    狰狞的鲜血和脚下的泥土混成了一团,因为鲜血和碎肉,让这片杀戮场变得越来越泥泞。

    而狗头人除了惊叫,和无耻地推挤自己的同伴,几乎没有作出任何的反抗。

    就算是有零星反抗,在牛头人图腾勇士的眼里,那也是一些多余的挣扎。

    仅仅用了一会功夫,六百多个狗头人,就全部沦为了草地上的肥料。这时候,周围迅速飘荡起一股刺鼻的血腥味。

    五百个牛头人图腾勇士似乎杀得越来越兴起,等它们处理完这些狗头人,立即围在鹿头人和鼠人的身旁,只等着索隆一声令下,将这些牛头人眼里的垃圾和流窜于扎布兰平原上的蝗虫也一并屠戮殆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