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书楼小说网 > 科幻小说 > 白银圣歌 > 第024章 权杖
    轰隆隆

    五百头三角黑犀,相当于五百头三角龙!

    在冷兵器时代,这样的战争猛兽一旦狂奔冲撞起来,那就是坦克!连脚下的大地都要发出震天的悲鸣之声。

    “不要停下来,加速!”在嘹亮的指令下,索隆身后的骑士们驰骋在扎布兰平原上,三角黑犀的怒吼声像翻滚的巨浪,奔腾的巨蹄像飓风一样掀起漫天的烟尘。

    咣!

    一声响天彻地的巨响之后,最前面几排的重犀骑士组成半月形阵型冲击,在第一时间将豹人的营地撕开了一个大大的口子。

    后排的骑士则自动分列成两组,进入木栅以后,准备伺机从侧翼穿插。

    利爪部落的招牌杀手锏,重犀骑士,已然是扎布兰平原上最强大的重骑兵,没有任何人可以阻拦在它们的头盾和犄角前。

    在三轮远程弓弩的密集打击下,豹人营地的外围守卫,几乎全都被钉死在了木栅之上。

    而木栅倒下的那一刹那,刚刚还十分热闹的豹人营地,眨眼便陷入到了无秩序的混乱当中。

    重犀骑士们一路践踏着地上挣扎着的豹人,飞溅而起的碎肉和鲜血把巨蹄都染成了红色!

    尖锐的重枪并排刺出,豹人勇士,以及更多的豹人平民,就好像变成了一片扑面而来的血水。

    乱窜的尘土,和飞溅的断体血肉让骑士们眯上眼睛,却没有减轻一丝血腥。

    在龙庭训练的日常中,基本上每个军团步兵都接触过简单的骑术训练。而三角重犀的操控,比骑马要简单的多。三角重犀这种生物,智力欠缺,所以它们只认一天的拂晓到来之后骑在背部的主人是谁。

    轰隆隆轰隆隆

    断裂的肢体里露出白森森的骨骼,豹人的胸膛上被踩出一个又一个血色的窟窿,然后鲜血像罐头里的汁水一样渗出来。

    “骑士们,不要停下来!”索隆大声喊道,只要三角龙重犀的冲势不会减缓,只要身后的骑士们阵形不乱,就能够顺利击溃密集的豹人,然后快速营救伊里冯娜,那么胜券就将掌握在自己的手中。

    打开战争系统战略视角,索隆很快便发现了伊里冯娜的位置。

    “跟我来!”索隆怒视着一大片蜂拥上前的豹人精英,操控胯下的三角龙狠狠地扎了上去。

    身穿红色铠甲的豹人精英立马翻倒了一片,三角黑犀甩动着粗重的尾巴,嘶吼着胡乱撞击,破碎的肉块夹带着血液击打在索隆的皮甲上。

    “几千年部落的豹人勇士们,冲上去挡住他们,保护鹰王!”

    豹人领主阿特金,直到现在才反应过来。它睁大着一双恐惧和愤怒的豹眼,指挥自己的近卫勇士堵在了高高的台阶之下。

    眼前突如其来的一切,都是在极短的时间内发生。

    惊魂未定的鹰王,最终在豹人精英的拼死阻击下,缓缓地放松下来。

    六个鹰人精英撑开巨大的双翅,保护在鹰王的身前,而鹰王自己却是牵起伊里冯娜那胜似无骨的纤纤玉手,在座位上淡定坐了下来。

    作为堂堂的鹰人萨满祭祀,天空的第一领主,兽种人部落中最难缠的角色,鹰王布雷厄姆什么样的厮杀场面没见过。

    若是在此刻表现得像个胆小的鼠人,那就太有失鹰王霸主的风范了。

    “不要害怕,有伟大的鹰王布雷厄姆在你的身旁。美丽的人类小姐,请坐下来慢慢欣赏吧,这将是一场人肉的盛宴!”

    伊里冯娜站在高台之上的鹰王身侧,她仿佛没有听见鹰王说得话。只是死死地盯着高台之下,那道熟悉而又高大的身影。眼神里尽是欢喜之色。“他,没有抛弃我”

    “领主大人,两翼快顶不住了!”

    千夫长莱昂奋力把手中的短剑挥出,坚韧的金属直接撞碎了一个豹人精英的面门,乳白的脑浆沾满了他的半边脸颊。

    此刻索隆带着中锋百骑,由于受到豹人精英的拼死阻击,完全停滞在高台之下,距离营救伊里冯娜只差了一步之遥。

    在两翼冲杀制造混乱的禁卫骑士们,它们的速度已经变得越来越慢。

    如果失去了碾压和速度,深陷于豹人营地停滞不前的话,那等于是直接宣判了五百名黑犀重骑的死刑。

    一旦被无数的豹人缠上,黑犀重骑的灭亡只不过是时间的问题。

    这个时候,索隆眼光复杂的看了伊里冯娜一眼。他的眼神里有诀别,或者还有一些别的什么

    “听我的命令瞄准高台!”

    高台之下,前排与豹人纠缠在一起的十几个重骑,已经快速翻倒了三头。

    在敏捷的豹人精英面前,即便是三角黑犀这样的战争猛兽,也有失误的时候。

    随着索隆手中的长剑所指,八十个中锋骑士最终抬起了他们手里的弓弩!

    “伊里冯娜,对不起了!”

    索隆的眼睛里闪过了一道冷漠的寒光,他手里的长剑无情挥下,“放箭”

    作为统帅,索隆必须为每一个士兵的生命负责。

    士兵可以战死,但不可以毫无价值的战死。

    眼看着营救伊里冯娜无望,索隆最终的选择是冷漠地杀死她!

    和金钱部落结下了仇恨,而伊里冯娜对于龙庭和军团的了解,她知道的东西实在是太多了绝不能让她活着留在兽种人的手中。

    当看到骑士抬起他们手中的弓弩,在伊里冯娜的眼里,这真是一种无情的嘲讽。她眼里流露出来的期盼和惊喜之色,转而被深渊一般的失望所吞没。

    如此近的距离,高台之上的豹人领主阿特金,和六个鹰人精英全部成了活生生的靶子!

    豹人领主阿特金到死也没有想到,这些人类不但脚跨着恐怖的坐骑,他们还携带着一种十分致命的弓弩。

    噗、噗、噗

    豹人领主的额头,鼻子,和嘴巴连中三个箭头,直挺挺地栽倒了下去。

    而六个鹰人精英,在它们腾空飞起之前,更是直接变成了翻腾的刺猬。

    索隆的目标是伊里冯娜,而受到恐吓的人类男子,正在转化自己本体的鹰王布雷厄姆,它就坐在伊里冯娜的身旁。

    千夫长莱昂作为信任千夫长,拥有超越常人的勇气和无畏。

    莱昂驾驭三角龙重犀突进,这时候从他手里的一箭,正中鹰王的眉心!

    从白骨权杖里飘散而出的神秘光点,在这个时候,戛然而止!

    战争是残酷的,所以永远不要用戏谑的眼光来看待战争。

    天空的第一领主,不可一世的鹰王布雷厄姆,最终为它的狂妄而付出了代价。

    一旦身处战场,就算是手握着至高的权柄,本身也是十分渺小的,从暗处不经意的一支冷箭就能断送其所拥有的一切。

    年轻的鹰王布雷厄姆,平时高高在上,因为鹰人没有天敌,它甚至没有亲身体验过什么是战争。

    在死亡的一瞬间,鹰王布雷厄姆才终于明白,自己是多么的愚蠢。

    在接下来的一霎间,让人惊异的一幕发生了!

    从高台下面射来一波密集的箭头,在距离伊里冯娜一厘米处,从她的身上,陡然泛起了一道白光。

    而就是随着这道白光的一闪而没,长有倒钩的箭头自动分散开来,全部落在倒了八辈子血霉的鹰王身上。

    不可一世的鹰王布雷厄姆,它的头部几乎被利箭炸得粉碎,猩红的鲜血和花白的脑浆狰狞的扑溅在桌上的托盘里面。

    当伊里冯娜发现眼前这猝不及防的血腥一幕,她猛然一怔,吓的一哆嗦,腰一动,桌上的托盘坠落地面,泼辣刺鼻的兽种人美酒混杂着鲜血与脑浆立即洒落了一地。

    “箭头会拐弯???”

    任是谁看见刚才的一幕,都会目瞪口呆。

    诸神武装哀伤之泪,有着一种近乎神奇的作用,它除了能让伊里冯娜青春永驻,更有着守护她不受伤害的作用。

    所以只要是金属类物质,就很难伤害到她的身体!

    哀伤之泪固然有一些让人难以理解的神奇力量,但是它唯一的罩门,就是这件诸神武装的拥有者,必须永远保持着处子之身,否则哀伤之泪将失去应有的守护作用。

    眼前发生的诡异一幕,让索隆难以理解。

    但也让他终于松了一口气,随着豹人领主和鹰王的迅速倒毙,高台之下那些奋不顾身的豹人精英,出现了一股很大的骚动。

    而这,则代表了眼前的形势,发生了某种索隆没有预料到的变数!

    “杀死它们!”发生在眼前的一切,让索隆打消了就此放弃营救计划的想法。

    “龙庭军团!撼不可摧!”四周的骑士大声回应,加大了对豹人精英的冲杀力度。

    利用暂时的空档,索隆驾驭着三角黑犀,火速冲上高台,一把抓起伊里冯娜,落到三角龙重犀的背上。

    “勇士们,跟我冲出去,不要停!”

    事不宜迟,索隆带着临时组成的重骑兵调转方向,向着来时的缺口火速奔驰。

    而就在临下高台的一刻,索隆一眼瞥见了重新转化为鹰人的鹰王尸体,落在尸体旁边的白骨权杖,和牛头人萨满祭祀手里的居然一模一样。

    或许是处于好奇还是什么其他方面的因素,索隆心中一动,顺便将白骨权杖拿到了手中。

    任是谁都没有想到,就是他的这一念之间的举动,推动了整个大陆的历史齿轮。

    然后咬紧牙关,神情冷酷的索隆胯下的三角黑犀跑地飞快,鸣响在周围的不单是豹人的悲鸣,也有三角龙发出的低沉吼叫。

    就在五百名黑犀重骑的攻势被逼停下来的前一刻,三股三角龙重骑又重新汇聚到一起。

    “即便是你真的杀了我,我也不会怪你!”

    伊里冯娜将身体靠在索隆臂弯中央,感受着扑打在耳坠上的**气流,是索隆粗重而又急促的呼吸声。

    虽然忍了许久,但她还是小声地把这句话说了出来。

    一望无际的开阔平原上,驾驭着胯下的三角黑犀尽情奔驰。

    当索隆听到伊里冯娜的声音,他打心眼里知道,对方嘴上说不会怪自己,其实当她选择说出这句话的时候,心里已经是在怪了。

    自古王者无情!

    在开辟宏图霸业和对待女人之间,又会出现一个十分狗血的话题,那就是爱江山还是爱美人。

    不要小看这个话题,也不要说什么可以两者都要。

    就像刚才发生的一切,明知营救无望,索隆在第一时间果断下令,杀死伊里冯娜!

    他的这种做法,已是将个人感情抛弃在外。

    时到此刻,若是说索隆对伊里冯娜没有一点点感觉,那是骗人的。

    但是身为一个军团统帅,和一个对权柄的热衷者,让他终究不能正视这种微妙的感觉。

    伊里冯娜是一个内心骄傲,而又敏感的女人。换一句话来说,她既是一个聪明的女人、也是一个对爱情十分渴求的女人。

    索隆知道,今天发生的一幕,已经在她的心里留下了一道不可磨灭的伤痕。

    索隆自问给不了那种山盟海誓、为其付出一切的真爱。

    虽然他有一万个理由敷衍伊里冯娜,但他却不想愧对于自己的内心,也不屑于张开口,对一个女人编制看似美丽的谎言

    “伊里冯娜,我不想骗你,即便是重演一次,我还是会那么做”

    “或许,你大可以把我当成是一个冷酷无情的人吧。”

    话说到如此,不管伊里冯娜怎么想,索隆都已是没有遗憾。

    爱一个人,就要用生命去守护她。

    没有背叛,没有犹豫,没有畏惧,只有鲜血和忠诚!

    这种浪漫的人生道路只会属于一个忠贞的骑士!

    可惜,索隆走得却是另一条路。

    一条堆满骸骨和头颅的血腥之路!

    一条冷酷无情和杀伐果断的王者之路!

    一条寂寞而又荒凉,通往最高处的巅峰之路!

    让一个女人无私地奉献出一切,而自己却连最起码的事情都做不到。

    索隆不能欺骗自己的心。对他来说,为了达到自己心目中的人生使命,生命,是可以拿去的。爱情,同样可以抛弃

    接下来,伊里冯娜没有说一句话,不知道她具体在想些什么。

    细柔的发丝从前方飞扬,甩打在索隆的嘴角。那股迷人的醉香,来回飘荡在索隆的鼻孔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