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书楼小说网 > 科幻小说 > 白银圣歌 > 第030章 坚定
    没有一丝云,没有一点风,一切树木都无精打采地、懒洋洋地站在那里。水印广告测试   水印广告测试尽管山体外面已经下雪,但整个地下世界却十分炎热,大地像蒸笼一样,热得使人喘不过气来。迎面的风似热浪扑来,仿佛一点星火就会引起爆炸似得。

    地下岩浆像个大火炉,把大地烤得发烫,就连空气也是热烘烘的,包括索隆在内的每个人都浑身冒汗。

    “长枪方阵迎敌,弓弩手准备”

    随着索隆一声令下,龙庭军团的军团步兵神情坚毅,但是对于六千名青年军长枪兵而言,在许多人的脸上既有着赴死的坚决,亦有着战前的恐惧,以及还有那种即将生死离别的伤感!

    尽管一些新兵脸上的表情复杂,但今天,他们全都要接受血的洗礼!

    新兵永远列于战场的第一线,一直都是龙庭军团的军规禁令。对于一个从没有上过战场的新兵来说,只有接受过鲜血的考验,才能成为一名合格的士兵!

    “雄天漫道真如铁,而今迈步从头越”,是的,沧海横流方显英雄本色。

    历经千难万险,愈是山穷水尽便愈显豪情和气概,索隆已准备带领队伍一鼓作气,去取得最后的胜利!

    眼前苍黑肃杀的钢铁之城,和密密麻麻的山甲人铁疙瘩,就像一头硕大无比的嗜血猛兽。岩浆映出来像血一般的鲜红,构成一幅雄浑、铁血的画卷。

    暗沉沉的天空,泛出热烘烘的黄光,晃得人头晕目眩。

    “人类,为什么入侵山甲人的领地。”

    当看到精密弓弩,以及强大牛头人的存在,立即引起了山甲人三大氏族的警惕。

    山甲人是一支古老而自闭的种族,一直不愿意与人类和其他种族有所接触,更不想让他们发现山甲人隐藏在地表之下的领地。

    “难道,山甲人连最后的一点文明之火也快保不住了吗?”

    石拳氏族的族长阿斯卡,看向另外两个同伴的时候眼光复杂。

    “哼,山甲人从来没有,绝对不会投降!我们会死战到底,即使是毫无希望。”强锤氏族的山甲人族长欧夫格,他的性子就像火山一样烈。

    强锤氏族的山甲人,长着火红色的胡须,性格也是三氏族中最狂暴的存在!

    强锤氏族的山甲人,他们最渴望的死亡方式,就是在一场毫无获胜希望的战斗中倒下,并且有目击者能够有朝一日将他的事迹编成战歌歌曲。简单点来说,强锤血统的山甲人,就是一群渴望战斗的疯子。

    “欧夫格说得对,为了保住领地,除了战斗我们别无选择!”

    寒铁氏族山甲人族长伊贝克阴沉地说道。

    “人类,为什么入侵山甲人的领地。”

    听到矮人的质问,在一百名步兵的保护下,索隆举步上前。从目前拉开的阵势来看,如果两方硬碰硬,势必会落得个两败俱伤的局面。如果这一仗有不必打的转机,那是最好不过的。

    尽管如此,索隆身边还是带着戒灵,以防不测。如果山甲人兵团敢有所异动,戒灵甚至有把握在第一时间劫持对方的首领。让对方投鼠忌器难以下手。

    在双方战阵的对峙下,索隆接近山甲人军队的阵前,甚至十分大胆地抵达了山甲人三大氏族族长的两步之内,并暗暗开启了精神魔法的读心术。迄今为止,在毫无防备的情况下,很少有人会在意到脑袋里突然而来的那一点刺痛。

    索隆的举动引起了山甲人部队的骚动,两千名山甲人兵团,加上三千穿山族射手和它们屁股底下的机械鸟坐骑,规模超过了五千人。

    被三千架穿山射手当靶子瞄准,说索隆心里不害怕,那纯粹是骗人的。

    但要想成霸业,在有的时候,人生就好像是一场豪赌。目前龙庭所拥有的微薄实力,让索隆必须冒这个险!

    “人类,你好大的胆!”

    “你是在蔑视山甲人吗?”

    “人类,你不会再活着回去”

    山甲人的三大氏族族长,用惊异、冷漠的眼光眼睁睁地看着索隆不停的接近,距离它们二十步之内。

    狂暴的强锤族长欧夫格,甚至已经暗自提起了它手里的战斧。

    “山甲人是一个光荣骄傲的种族,并且有能力在战场上保护自己,抵抗所有敌人。另一方面,山甲人从来不会杀死前来献上友谊的使者,更不会杀死一个自投罗网的谈判者。当然如果山甲人已经遗失了祖先的荣耀,那么我无话可说!”

    索隆表面上装得神情淡若,实际上内心里紧张万分,戒灵安格玛巫王也已在刻意准备,目标死死锁定了山甲人的三大族长。

    寒铁氏族山甲人族长伊贝克阴沉地说道,“献上友谊?哼、卑劣的入侵者,山甲人与你没有任何的友谊可讲!”

    “既然你知道山甲人的光荣,那么就一定知道山甲人从来没有,绝对不会投降。”

    “入侵者,废话少说,山甲人是不会屈服的。战斗吧,你们一定会淹死在自己的血泊里!”

    石拳族长阿斯卡与强锤族长欧夫格一并回应到。

    看来,这一仗不得不打了。

    面对山甲人三大族长的咄咄逼人,索隆看得出,无论自己说什么都是多余。然而,就在他打定主意,即将打算开战的最后一刻,索隆的眼光一一扫过三个矮人族长的时候,他惊异地寻找到了一个突破口。

    “石拳族和强锤族两个笨蛋,它们的大脑就像一把锈掉的钝斧。诸神在上,什么时候连人类与兽种人这样的天敌都能联合到一起,山甲人就算能战胜眼前的敌人,也无法抗衡更多的联军。”

    通过精神魔法读心术,索隆从长着白胡子的山甲人族长那里截获到这条信息。

    它不是别人,正是性格阴沉的寒铁族长伊贝克。

    世人皆知,山甲人没落的原因是因为无休止的内战所造成的。

    曾经拥有八十三个氏族的山甲人,至今只剩下三个,也无法消除它们的内讧、和对最高山甲王这个权柄的贪恋之心。寒铁族长伊贝克,正是其中仅存的热衷者。

    用精神魔法读心术,索隆将一段完整的信息传达给寒铁族长伊贝克的脑海里。

    “你的想法很正确!有没有看见那个身披白色战甲的牛头人,它正是图腾部落的萨满王子巴森。三万牛头人大军正在赶来的路上,如果你能退出战场或者帮助我,我将用神灵的名义起誓,一定帮助你登上至高山甲王的宝座。并帮你召集散落在大陆其他地方的山甲人。你将成为钢铁之城唯一的主人,作为回报,你只需要让穿山族帮我铸造武器装备即可,而我甚至会付钱。”

    不见索隆开口,却能领会他的意思。寒铁族长伊贝克,彻底被惊到了。以至于它想都没想,就直接脱口而出,“我凭什么相信你?”

    寒铁族长伊贝克的奇怪表现,马上引来了强锤族长欧夫格和石拳族长阿斯卡的侧目。

    当寒铁族长伊贝克意识到这一点,立即闭上了自己的嘴巴。

    “你没有选择。因为再勇敢的山甲人无法战胜神明!”

    索隆故作玄虚,硬是将寒铁族长伊贝克唬得一愣一愣的。毕竟被人看穿自己的想法,这已然是一件让人感到离奇、并无法接受的事情。

    索隆和对方的精神交流,只是在一瞬间发生的事情。所以除了寒铁族长伊贝克一时的失言,其他两个矮人族长并没有意识到什么。

    山甲人各个氏族有着不同的血统,不同的血统造就了各种不同的性格。比如寒铁氏族矮人性格阴沉,石拳氏族矮人性格直率,而强锤氏族矮人性格总是过于狂暴。每个山甲人都可以为氏族、为荣耀而战,却不能为了整个穿山族群团结一致。各个氏族人格上的缺陷导致永无休止的内讧纷争,是山甲人没落也是它们避世不出的主要因素。

    在上古时期,山甲人就统治着穿山族和地精,如果把所有的山甲人氏族团结在一起,那无疑是整片大陆的第一大势力,可惜它们难以协调自己内部的矛盾,因此永远无法称霸,并逐渐变得越来越衰落。

    三大山甲人氏族同住一城,实际上平日里都有着自己的统治区域。三大山甲人族长平起平坐,表面上和谐相处,背地里谁也不服谁,并没有最高的领主决策者。

    索隆可以说有意的挑拨离间,在寒铁族长伊贝克的内心里,引起了大大的波澜。

    “正如你们所见,在地下世界的上方峡谷,已然属于我,黑峰领主索隆的领地!我此次绝不只是带着利剑而来,我愿意献上和平共处的橄榄枝,只要山甲人和穿山族效忠于我,我将赐予你们尊严和自由,并帮助你们重整穿山族人昔日的光荣和辉煌!”

    “否则,龙庭军团将遵循神明的旨意,踏平你们的军队,洗劫你们的城市,把所有的山甲人和穿山族全部变为卑贱的奴隶!”

    作为一个征服者,索隆铿锵有力的一番话虽算不上义正言辞,但他已经给予了山甲人两条选择的余地,要么臣服,要么被征服,没有第三条路可以选择。

    “卑劣的入侵者去死吧,山甲人绝不屈服!”

    “带着你的和平条件滚回去,让我们在战场上一决胜负!”

    石拳族长和强锤族长第一时间表明了决不屈服的态度,只有寒铁族长阴沉着脸,站在那里一言不发不知道在想些什么。

    “这两个莽撞的笨蛋,根本不配成为山甲人的王者。”

    截获到寒铁族长的这条想法信息,索隆就知道自己的目的已经达到了。即便是这个白胡子的山甲人族长拒绝了诱惑,在战场上它也将左右动摇,或者暗示自己的山甲人部下保存实力。

    在古老的地下世界有这样一句老话,三个山甲人一条心,坚不可摧横扫千钧。三个山甲人存异心,破铜烂铁不堪一击。

    索隆在龙旗护卫队的簇拥下,回到了自方的阵线。这时候,索隆向牛头人巴森、和章鱼副族长点点头,然后把目光移向了手下的千夫长和百夫长。

    “开战”索隆嘴中两个决绝的字眼,立即让这片宁静的战场沸腾了起来!

    “龙旗不倒,龙庭不败龙旗不倒,死战不退龙旗所到,无坚不摧!为了龙旗而生!为了龙庭而生!为了军团!为了胜利!开战!”

    顷刻间,士兵们的震天喊声仿佛让整个燥热的空骑燃烧了起来。

    弓弩手在前,长枪方阵殿后,五百名军团步兵和五百个牛头人战士护卫战阵的两翼。

    长枪兵是一种十分讲究配合的兵种,在作战的与队友之间的配合是存活下来并且创造战绩的关键,个人英雄主义是大忌。

    所以长枪方阵中,每个士兵都务必要做到令行禁止。

    哗哗、哗哗!

    锋利的枪头,闪耀出一排排冰冷的金属线。士兵的脸上再没有多余的表情,留下的只有坚毅。这个时候,精锐的山甲人兵团也已经有了动作,弓弩手压住阵脚,从身边取出弩箭,抬弩瞄准。

    “放箭”

    不知是千夫长西乌斯还是莱昂,只闻一声震天的喝令。数千支箭头如同密密麻麻的雨点般向敌军而去!

    “伟大而古老的穿山族人,现在,我们反击入侵者的时候到了!”

    强锤矮人族长立刻狂躁了起来,不停的互相撞击着会搜中的圆盾和战斧。

    穿山族射手的机械陆行鸟如快马般奔腾,发出如雷般的轰鸣,箭镞则像惊雷一般划破整个空间。

    当第一个英勇的士兵倒在了战场上,流淌出鲜红的血液,剩余的一抹霞光如血一般映红了整个地下世界黑暗的天空。

    炎热的空气佛过每个士兵的脸颊,将军发出了命令,士兵只能迈向战火的烽烟。只能胜利!不能认输!这是每个战士心中默念的话语。

    无论有多少箭镞穿过了弓弩手的缝隙,落进长枪方阵,长枪方阵里的每一个士兵都整齐的排列着。无论面前倒下了多少人,每个士兵都目光坚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