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书楼小说网 > 科幻小说 > 白银圣歌 > 第031章 督战
    只从规模上来看,在穿山族的眼中,入侵者的数量远远超过山甲人兵团的几倍,并且在变得越来越浑浊的地下河中,甚至还有三万两栖族的鱼人兵团环伺,等待着战场决出胜负的一刻。水印广告测试   水印广告测试

    两栖族的沉默摆在眼前,到了此刻,无论是山甲人,还是索隆,他们的内心里都十分清楚。鱼人兵团在陆地上的战斗力可以用渣来形容,狡猾的章鱼副族长,它只会愿意帮助胜利者的一方。

    长时间僵持,对山甲人来说没有一丁点的好处。那种固有的种族骄傲,让山甲人不愿意像缩头乌龟一样,躲进钢铁浇铸的城堡里面,懦弱者一词仿佛是山甲人的禁忌,甚至没有一个山甲人愿意背负这样的称号。

    “这是一场光荣的战争,如果我们能够击退入侵者,这将是一场史诗的传奇!不管今后山甲人会走向何方,今天我们会抛洒祖先留在我们血管里的热血!!!”

    强锤山甲人族长欧夫格向着石拳族长和寒铁族长,施了一个颜色。稍后亲自率领着强锤氏族八百个性格狂暴的山甲人战士,组成三角突击阵形,率先冲上了战场。

    “欧夫格,去大乱敌人的阵形!当时机到来,我用祖先的名字起誓,一定会吹响全面进攻的号角!”

    石拳氏族的族长阿斯卡的话,从强锤矮人族长欧夫格的身后远远传来。

    但是相比石拳氏族的族长阿斯卡的守护誓言,寒铁氏族山甲人族长伊贝克,它的脸色阴沉无比,不知道在具体想些什么。

    “长枪方阵迎敌!牛头人和军团步兵原地待命!”

    索隆向着千夫长西乌斯大声传令。目前山甲人兵团只是出动了三分之一的兵力,六千名新兵组成的长枪方阵,去抵抗八百之数的强锤山甲人。索隆留着最精锐的两股力量,其目的是为了盯住其他的两大山甲人氏族。

    “听我号令!向前十步,组成原地防御阵形!”

    千夫长西乌斯置身长枪方阵,他洪亮的声音响彻到每一个士兵的耳朵里。

    哗哗、哗哗、哗哗、哗哗、哗哗!

    就像战前训练得那样,十步的距离之后。最前排的士兵蹲地,第二排排的士兵只需要将自己的长枪放在前一个人的肩上,第三排第四排的士兵的长枪则从缝隙里穿插而出。

    只是短暂的一瞬间,在方阵的正前面,快速形成一道由四至六排长矛兵组成的密集长矛屏障。理论上除非敌人有类似或更长的兵器,否则是无法突破的。但理论终归只是理论,比如像山甲人这种高级武装,和强悍战斗力的兵种,往往是不在理论之中的。

    “强锤战士们,跟紧我的身后!我们的身上流淌着屠龙勇士的血脉,敌人妄想用刺猬阻挡屠龙者的脚步,这是我见到过得最可笑的笑话!杀!”

    强锤山甲人族长欧夫格疯了,连带着八百个与它同样血统的强锤山甲人也疯了。一个个百钢铁包裹的山甲人,就像是一桶一桶被点燃的汽油,浑身都充满了惊人的爆炸力!

    在冷兵器战场上,当两兵相接。没有巨响,没有火花,只有四散的肢体和鲜血,以及夹杂着一道道愤怒的嘶吼声。

    号令声、风声、嘶吼声、弓弩的机械声、锋刃入体时的钝响、甚至骨肉被切割的“噗哧”声

    在这片地下世界岩浆的照耀下汇聚,像极了一场疯狂而又略带绝望的摇滚乐。

    “杀啊!”

    强锤山甲人族长欧夫格带领着强锤氏族的山甲人战士奔跑在最前面,一斧头抡下去,头排超长长枪就像是泥糊的一般,碎掉了一地。就算偶尔有几支长枪刺在欧夫格的装甲上,除了留下一些微不足道的划痕,根本无济于事。

    八百名强锤山甲人的表现就像是欧夫格的翻版,势如破竹,几乎没有一丝停顿,就插进了长枪战阵!这种场面,就像是一把尖刀切割一大块奶油蛋糕。

    三角突击阵型前锋在一个照面间就绞碎了三百个长枪士兵,然后随着这些山甲人铁疙瘩的前进,在身后快速就拉出一条粘稠的血路。

    眼前发生的战斗,让许多新兵都开始感觉,昨日在训练场所受过的那些铁血磨练,简直就如同小孩子的游戏,简单而又幼稚。他们从没有从尸山血海中趟过来的经历。“这些浑身包裹了钢甲的山甲人,根本无法抵挡!”

    “听令两翼合拢!”

    西乌斯的目的很简单,他想彻底封住被山甲人撕开的口子。就像口袋一样,把它们装进长枪战阵的中央,然后用人命拖死这些力大无比的山甲人。

    在千夫长西乌斯的眼里,就算是一头蛮牛,它也有力竭的一刻。只有等到那时候,再调集最精锐的五百名督战步兵,给予对方最无情的一击。

    当两侧的长枪兵重重包围过来,就像巨钳夹住了这股狂暴的山甲人部队,欲将其彻底压扁!

    索隆不知道自己是在什么时候,也加入了战场。或许是在三百个长枪士兵被强悍的山甲人战士绞碎的时候,也或许是在战争一开始的时候,但这些现在已经变得完全不重要了。

    他所能做的就是监视着战场的局势。同时亲自带领远程步兵,大声命令弓弩手,疯狂地向穿山族射手倾泻所剩无几的箭镞,为自方战阵压制对方的远程火力。

    脚下踩着士兵的鲜血和尸体,许多远程步兵因为双手因连续射击而变得脱力开始颤抖不已。整齐的远程覆盖,早已变成了散乱无章的直线散射。弓弩的机械声传来,一支箭镞而去,眨眼被没入一个穿山族射手的眉心处,穿山族射手的脑袋裂缝立即迸溅出白色的脑浆液体。

    而密密麻麻耸动着的肩膀,不停还击的穿山族射手,开始跳下陆行机械鸟,用钢铁坐骑作为临时掩护。只有当一支箭镞射进胸膛,许多人才会明白,原来还有一种恐惧,可以牢牢占据人的心脏里,在生命即将消失的那一刻,甚至会流着泪情不自禁地喊出,“我还不想死”

    两军对阵,一旦肉搏起来,每分每秒都有鲜血流淌而下。

    山甲人士兵的职业青铜以上,这样强悍的实力导致战场上士兵的尸体横七竖八地摆了一地,并且有许多士兵都受了伤。但这都不是最主要的,最主要的是来自士兵心中的恐惧。面对八百个无法战胜的铁疙瘩,这些只是在训练场上磨练了三天不到,凭着龙庭史诗图腾柱祝福才有黑铁一、二级实力的奴隶军,此刻对死亡的恐惧已经到了无法抑制的地步。

    尽管六千名长枪兵完成了对八百个强锤山甲人的合围,尽管千夫长西乌斯的号令声依旧在传来,“杀不准后退!”

    但是眼前八百个强锤山甲人依旧疯狂、重重压过来,尽情撕裂长枪方阵,手中战俘尽情碎裂长枪兵的血肉。

    奴隶青年军千夫长芬里尔此刻踉踉跄跄的跟着队伍中,四周喧嚣震天,喊声、惨叫声杂乱不堪,从山甲人战斧下狂暴的气浪在身边掀起冲天的尘沙和尸块。

    “领主大人,我们快顶不住了!”

    芬里尔毕竟还是一个年轻的千夫长,他突然间怵然惊醒,恐惧却像一只恶魔,将他反抗的力气抽了个干干净净。强锤山甲人的勇猛和狂暴,彻底击碎了他的战斗意志,堂堂的千夫长芬里尔都如此不堪,其他的只是训练了几天的奴隶青年兵可想而知。

    “你这个懦弱的混蛋,再敢胡言乱语,信不信我立即砍了你!”千夫长西乌斯一把拽过芬里尔,滴血的剑锋紧贴着他的喉管。芬里尔的恐惧令他感到气急败坏,六千人之众,居然吃不掉八百个身高还没正常人一半的山甲人。

    龙庭军团,亲夫张西乌斯、何曾接受到过这样的侮辱?这让他有何面目去见最高指挥官领主大人。

    长枪方阵变得越来越混乱起来,畏惧死亡的奴隶青年军不断倒退,场面变得越来越不堪控制。八百个强锤山甲人组成的攻坚阵形,就像滚动的磨盘一样,将所有阻挡在面前的青年军碾碎此刻所有人都明白,一旦再退就是全军溃败。

    “督战队执行督战职责!”

    到了最后关头,千夫长西乌斯大吼一声,他一把将芬里尔拽在自己身边,命令五百个军团步兵,退到战阵的最外围,向青年军举起了手里的屠刀!

    “退后一步者杀!”

    “畏惧不前者杀!”

    “龙旗即吾命,即吾之荣耀!”

    “杀!”

    每一剑从青年奴隶军的身体上落下,残忍刺眼的鲜血背后,每一个军团步兵都隐藏着一颗滴血的心。

    “军魂即吾命,即吾之荣耀!”

    “畏惧不前者杀!”

    千夫长西乌斯的剑狠狠地刺进一个青年军长枪兵的后背,对方转过头来,显露出一种不可置信的眼光。但迎着他眼光的是脸色冷漠,大声口喊禁令的千夫长西乌斯。鲜血,正在从青年军的后背汨汨地流出。

    “退后一步者杀!”

    西乌斯挥起的第二剑,最终劈碎了他绝望的眼睛!西乌斯紧紧咬着发白的下嘴唇,尝试着深呼吸,希望能让自己冷静下来,但毫无效果。他做不到,他必须履行自己的职责!

    上百个长枪兵血溅在督战队的手里,让许多人心跳加速,连自己都没有察觉到的冷汗,不知在何时布满了额头,甚至呼吸都变得有点困难起来。

    但是禁令之下服从乃军人的天职,乃军人的光辉!

    在长枪战阵频临崩溃之际,有许多青年军队长冲着同伴大声吼道。“前进是死,后退也是死,我们跟这些丑陋的矮个子拼了!”青年军的呼吸急促而浑浊,纵然手脚依然冰凉颤抖,却绝不再后退!

    千夫长西乌斯的痛下决心,终于挽住了局势!

    那支士气低落,到处弥漫着恐惧的军队仿佛在瞬间升华了,他们说不上是一支配合无间、战力强悍的精英队伍,但可以称得上是一支疯狂的队伍,他们眼眶血红哪怕前方是刀山火海,也无所畏惧,就算是付出生命也在所不惜!而在大型的战场上,低级职业完全是可以凭借人海战术淹没精英少数敌人的。6000800,理论上他们完全可以做到。

    剩余的四千多个长枪兵,全部舍生忘死,端起手里的长枪义无反顾头也不回地向八百个强锤山甲人发起了冲刺!

    即便是战斗力与装甲防御并重的山甲人,也无法抵挡四面八方密密麻麻的长枪,它们可能被绊倒,也可能到了力尽衰竭的时候。当第一个强锤山甲人的胸前奔涌出鲜血,也就会有第二个矮人随之倒地。面对四面八方不要命的围攻,山甲人先前并肩而战的豪气像风中的沙尘,飘散的无影无踪

    “阿斯卡伊贝克!”

    强锤族长欧夫格声嘶力竭,大声吼出石拳族长,和寒铁族长的名字!但是它粗犷的吼声,和粗重的喘息在噪杂的战场上显的那么微不足道。因为它所面对的每一个青年军,都在发出临死前决绝的喊声。

    眼前如同末日,四散的肢体和鲜血渐渐模糊了强锤族长欧夫格的眼帘。脚下踩着不知是敌是友的残肢断体,尽管它不愿意承认,但失败的事实就摆在眼前。假如石拳族和和寒铁族还不发起总攻,只剩下五百个不到的强锤矮人,将全部血溅沙场。

    到时候强锤氏族会像其他在历史中泯灭的山甲人氏族一样,成为一个干涩的历史名词。

    战友的鲜血和敌人的鲜血在同时染上强锤族长欧夫格的盔甲,在低温下凝成红白相间的斑斑污迹,一个接一个的山甲族人从它的身边倒下,头盔上的红缨在嘈杂纷乱的战场上左右晃动,强锤族长欧夫格深吸一口气,提起自己的战斧,强迫自己不去想那些沉重的未来,同族人一样冲锋在前

    一个强锤山甲人最渴望的死亡方式,是在一场最激烈的战斗中倒下。但作为强锤氏族的一族之长,欧夫格的胸膛里填满了悲凉,以及还有愤怒!因为他的潜意识告诉它,石拳族和寒铁族背叛了强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