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书楼小说网 > 科幻小说 > 白银圣歌 > 第032章 掌控
    欧夫格心如死灰,但是战斗还在继续下去,因为奴隶青年军长枪兵宁愿死在敌人的手里,也不愿被身后的督战队处决。水印广告测试   水印广告测试现在每一青年军都怀着必死的决心在作战,山甲人们则排成一个大圆圈,就象一群野猪被一群恶狼包围时采取艰难的自卫。

    随着时间的推移,奴隶青年军长枪兵构成的包围圈却把山甲人的防卫圈不住地压紧,有如一条毒蛇缠住一头野牛的躯体。于是武器又斫击起来,气浪轰轰地震响,战斧轧轧在叫,枪也在刺个不停。山甲人和青年军都悍不畏死,密集的士兵就象一片森林纷纷被山甲人给斫倒,但同时也有许多山甲人默默地、阴郁地、庄严而勇猛地战死。

    “欧夫格失败了”

    石拳山甲人氏族和寒铁山甲人氏族,并没有像欧夫格所想的那样背叛了山甲人的荣耀。

    石拳族长阿斯卡面目沉重,它紧紧抓起腰里的号角,准备吹响总攻的号令。阿斯卡的眼睛如海一样蓝,它的目标是远方一片混乱的长枪战阵,只有立即发起总攻支援,攻打对方到目前依然还毫无动作的两翼,被压制的强锤山甲人才有可能突出重围。

    至此,六百名石拳山甲人战士,全部亮出了自己手中的宽刃大剑!

    “伊贝克你负责进攻敌人的左翼,右翼的牛头人就交给我石拳山甲人吧!”

    “穿山族们,放下你们的弓弩,跨上陆行机械鸟,用钢铁冲溃敌人所有的阵线!”

    “为了山甲人祖先的荣耀,杀!”

    呜呜呜呜呜石拳山甲人性格直率,不能对同伴见死不救,起码在战场上不会。族长阿斯卡最终吹响了总攻的号角!但性格阴沉的寒铁山甲人却心思难料

    石泉山甲人、寒铁山甲人,穿山族射手组成的机械骑兵,象旋风一样朝着战场上卷去,进攻的人浪散开,翻滚着,象水花一样分成了三股。

    “要决战了么!”索隆盯着战场的瞳孔收缩。战争进行到此刻,己方的箭镞宣告耗竭,在穿山族射手的远程打击下,远程步兵伤亡惨重,地上到处是呻吟声。许多士兵一面流血,一面给受伤的袍泽包扎伤口。

    但是在索隆的身后,还有侍卫官兼千夫长莱昂率领的一千名战斗力强悍军团步兵。而龙庭军团,永远都不会坐以待毙。“敌人的骑兵蠢蠢欲动,他们想攻击我们的侧翼,他们想攻击我们脆弱的弓弩手!但是有我们守卫着军团的侧翼!没有一个骑兵能冲过我们的防线!我们只需要剑盾与我们的身体!让我们用身体去抵御敌人的洪流!我们要让那些骑兵知道,什么叫撼不可摧!!!”

    “莱昂盾甲阵!”这种时候,索隆有点怀念地表上面的五百头黑犀重骑。

    六百个石拳山甲人直奔着右翼牛头人冲撞了上去。寒铁山甲人则带领着数千穿山族射手和它们屁股底下的机械鸟,直奔着索隆而来。

    长枪方阵的两翼,只要有任何地方被突破,就意味着整个战线的全面崩溃。穿山族射手一面镇静地给操作机械坐骑,一面朝着这个方向放箭。它们屁股下面的机械鸟,脑袋的正前方都装上了一把铁质短枪,“冲啊”穿山族射手不时爆发出一阵喧闹的喊声,机械鸟践踏着大地的悲鸣而来,巨大的轰鸣声渐渐淹没了一切。

    索隆站在盾甲阵的中间,前面是喊着进攻口号前进的忠诚部下。两边是背靠背小心翼翼保护自己的战士。位于中间位于龙庭军团最为坚固的盾甲阵间,位于战无不克的龙庭士兵的阵间。索隆不是一个冲锋陷阵的士兵,即便是万军之中有时候他也无法保全性命,所以,他应该感到庆幸!

    不过这毕竟是战争,穿山族射手的机弦声真切的就像抽打在了他的脸上,机械鸟的轰鸣声也几乎刺破了他的耳膜。

    此时此刻,索隆为了从未见过一面的至高王座而战,为了自己的征服使命而战,必要时他可以像士兵一样奉上生命。只为杀死迎面而来的敌人,这就是真正的最高指挥官索隆,如果无法避免,他愿意以一个士兵的身份战斗、流血,直至牺牲!

    站在盾甲阵的中间,索隆高举盾牌,他把前后左右的一切,交给了熟悉的袍泽步兵。所以他必须做的,就是阻挡上方的箭镞,那感觉就像用雨伞遮挡雨水一样。

    盾牌发出叮叮当当的声响,索隆敢打赌那上面至少插了有五根以上,他忽然庆幸这盾甲阵法。享受着战阵防护的面面俱到,同时嘲笑着敌人的弓箭几乎无处下手。

    束缚于盾甲之中,一个士兵并不了解外边究竟发生了什么。作为一个防守者,甚至不知道自己到底现在距离敌人有多远。这一切只因身在四面阻挡的盾甲阵中间。不知道,便会有一种恐惧,脑海里想象着机械鸟冲进这个人堆时的情景,亦或是头上突然飞下巨大的石块。

    一个士兵置身盾甲阵中,要么不会死去,要么就会突然粉身碎骨。盾甲阵后排的人慢慢跟随前排人的步伐前进,仿佛这条路永远也不会走完。

    空气中已经有了血的味道,置身盾甲阵中,战场上的人只靠听觉,嗅觉和触觉去洞察一切。索隆却能通过戒灵的视角,监视着周身五百米范围内的一举一动。

    出人意料的,寒铁山甲人族长伊贝克抱着阴沉的冷漠态度。在即将撞上盾甲战阵的前一刻,它居然命令身后的八百寒铁山甲人战士,停止了冲锋的步伐,而后快速转身逃回了身后的钢铁城堡!

    “寒铁山甲人逃了!!!???”

    寒铁山甲人族长伊贝克的作为,刺激着每一个穿山族的视觉神经,甚至引起了相当一部分穿山族骑手的骚乱!

    对于石拳山甲人和强锤山甲人来说,寒铁山甲人的突然背叛只能引起它们无边的憎恨与怒火!

    “呵呵终于还是动摇了吗?”

    通过戒灵的视角,索隆的眼睛里爆发出一团含有精光的笑意。其中既有讽刺,又有兴奋!

    “伊贝克!”

    当发现战场上的异样,石拳族长阿斯卡的声音由低而高,渐渐地吼叫起来,脸色涨红,渐而发青,颈子涨得象是要爆炸的样子,满头的汗珠子,它的胸腔里填满了无边的愤怒之火,阿斯卡的眼睛快要冒出焚烧掉一切的火焰。

    “卑劣的寒铁山甲人,卑劣的伊贝克!竟然无耻地背叛了山甲人的荣耀!”阿斯卡怒不可遏,脸色大变。但眼下已经容不得它再作多的思考,因为牛头人勇士手里的图腾柱,已经与石拳氏族山甲人战士重重地撞在了一起。

    牛头人图腾勇士的战力毋庸置疑,强大的牛头人,即便是石拳山甲人也难以撼动的存在。

    而在战场的左翼,失去了寒铁山甲人领导的穿山族射手,即便它们屁股底下有着强悍的机械坐骑,在索隆眼里,也如同一群垃圾一样弱小不堪。

    普通的穿山族天生胆根本不拥有山甲人的战斗素质,更不配成为一个合格的骑士。穿山族人们是一个合格的铸造大师,却不是一个合格的战士。地下世界就类似于一个蚂蚁社会,山甲人相当于兵蚁,穿山族人则担当着工蚁的角色。而面临战争,工蚁远没有兵蚁那么出色。

    能想象吗?当发现寒铁氏族抛弃了自己,穿山族机械骑兵瞬间发生了混乱。有的穿山族想继续冲锋,有的穿山族却想跟在寒铁山甲人的屁股后面逃跑,还没有接触面前六个盾甲阵,三千穿山族机械鸟骑士自己先发生了混乱!

    “解散盾甲阵!标枪准备”

    机不可失,索隆似乎看准了穿山族骑手发生混乱的当头,命令军团步兵解散盾甲阵,一连两拨标枪的短程攻击,一千名军团步兵,举起手里的剑盾,向着不到三千个穿山族射手发起了反冲锋!

    莱昂身先士卒,他的声音回响在这一处战场的整片天空,“我们是强大的龙庭军团,我们训练有素,我们不知疲倦!我们在神圣的龙旗下战斗,我们每一发标枪都能杀死一个敌人,我们的重标枪可以杀死防护最好的骑兵,我们的剑和盾可以杀死胆敢和我们打近战的任何部队!!!!!”

    山甲人偏爱步战,胆小的穿山族根本无法胜任近距离的战斗。

    如果说强大的远程兵是实力,步兵是根本,那么骑兵就是灵魂!在每一场战争中,骑兵只要在适当时候的突击,就拥有着直接扭转战局的作用。

    一个冲击过去对面的穿山族就全垮了,普通穿山族的懦弱超过了索隆对它们的预期。用索隆的话来说,像老鼠一样胆小的穿山族人,简直浪费了陆行机械鸟这种强悍的机械坐骑。

    随着穿山族机械骑手的彻底崩溃,索隆本该下令,一鼓作气吃掉已经陷入重围的两支山甲人氏族。但在这个时候,索隆却下达了一个让人匪夷所思的命令!

    “传令撤销对两支山甲人残余部队的围剿。命令千夫长西乌斯,还有牛头人巴森,全部退向河边整军!”

    莱昂虽然心有疑惑,但他还是忠诚地去传达了最高指挥官的命令。

    “青年军长枪方阵撤退!”

    “龙庭第一军团撤退!”千夫长莱昂和西乌斯不假思索地执行了索隆的命令。

    命令传来的时候,巴森挥起手中的图腾柱,将一个石拳山甲人的装甲砸得凹陷下去一大块,对方向外吐着大口的鲜血,然后萎顿倒地。青年军长枪兵的快速后退,顿时让牛头人图腾勇士压力大增。巴森暗叫了一声可惜,但这毕竟不是牛头人的战争,五百个牛头人图腾勇士最终也无奈加入了后撤的行列。

    “这些入侵者,他们想干什么”

    石拳族长阿斯卡满身鲜血,带领着为数不到两百个山甲人战士,与强锤山甲人汇聚到一起。

    强锤族长欧夫格喘着粗气,拖着疲惫的身体走在寥寥无几的强锤山甲人中间。整个人就像喝醉了一般,歪歪斜斜,简直是在脱力中行走。

    看着像潮水一样退去的敌人,和满地的残肢断体。一股疲倦从欧夫格的脚下钻到它的皮肉、直至骨髓里。刹那间,它的肢体,它的骨骼,都软绵绵的没有一丝力气。

    眼前的情势,强锤族长欧夫格同样感到了诧异。至少,它也不知道为什么会这样,假如再有半个时辰,石拳氏族和强锤氏族都会全军覆没吧。

    呜呜呜呜呜呜呜呜呜呜呜呜呜呜

    就在这个时候,从索隆的身后,突然响起了深沉激昂的号角声!无数的鱼人从地下河里涌出,手握着钢叉,一窝蜂向着战场上涌来。

    至此,随着山甲人的战场失利,三万鱼人正式加入了战场!而章鱼副族长的表现,还算没有让索隆太过失望。

    索隆带领着莱昂、西乌斯等部下。以及还有牛头人萨满王子巴森,章鱼副族长,在神圣龙旗护卫队的陪同下,向着战场上孤立的不到三百个山甲人走来。在索隆身后的是密密麻麻接近四万人的大军。先不提鱼人在陆地上的战斗力只能用渣来形容,至少在视觉和阵容上,四万大军很震撼人的视野。

    “被同族背叛的感觉并不好受,我理解你们此刻心中的怒火。我之所以不杀你们,是不想让山甲人的荣耀沾满污点。接下来我给你们一分钟的时间来考虑!是向卑劣的背叛者复仇,还是马上死去。”

    到了这种把胜利已经握在手心的时候,索隆用充满戏谑的眼光打量着山甲人的两大氏族族长。此时掌控战场全局让他感到了自信满满。寒铁山甲人的背叛,与其说是索隆诱导所致,倒不如说那是寒铁山甲人天生卑劣的性格所造成。

    天生性格卑劣的人,不但索隆不喜欢,任何人都不会喜欢。性格阴沉的寒铁山甲人之所以选择扼守钢铁之城,而没有选择临阵倒戈,无非是想坐地起价,与索隆谈一场大买卖。

    而索隆也不是傻瓜,他不介意摆卑劣的寒铁山甲人一道,相信有另外两大山甲人氏族的帮忙,攻破这座钢铁之城,也并非什么难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