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书楼小说网 > 科幻小说 > 白银圣歌 > 第034章 决战
    得知两个山甲人族长不但没有战死,反而成功潜入城堡的消息。水印广告测试   水印广告测试寒铁族长伊贝克不仅脸上阴冷,嘴巴也像冰封雪凝。这意外的失败,使得伊贝克像一个霜打了的树叶子,瞬间蔫了下来。

    不过等稍后它的目光转移到手里的风暴之锤,它的眼珠像生了锈的锁心,霎时间从里面爆发出阴谋与野心家的不屈,以及勇气燃烧着的特有色彩。

    风暴之锤的来源已不可追溯,单单从外表看来,风暴之锤既可手持,亦可掷出伤人。风暴之锤的把柄为木制,外部包着一层魔纹铁,厚重的钝器如果用力击打,足以隔着盔甲,轻松砸断敌人的筋骨,敲碎头颅。

    除此之外,风暴之锤的背部则是一道尖刺。这样的武器使用时,由于其截面故而专取敌人关节。头颅、肩膀、肘部、膝盖,一击就能使对方战斗力全丧,极是阴毒!

    但这些都不是风暴之锤真正的战斗力,作为一件诸神武装,在山甲人种族传承已久的风暴之锤,代表了永远取之不竭的勇气和力量。战锤背部的尖刺,甚至拥有远程攻击的神秘能力。

    无论如何,一旦拥有风暴之锤,伊贝克相信,无论是谁都要畏惧于自己!风暴之锤的另一层意思,它是至高山甲王的武力象征!

    由于兵力上处于劣势,所以伊贝克打算死守城堡的高处一角。八百个寒铁山甲人加上一千个穿山族短斧投掷手,扼守在长长的台阶之上。

    短斧投掷手,顾名思义,短柄的手斧,用于投掷。斧背上常有凸起的长钉以增加杀伤效果。一千个穿山族短斧投掷手,正是伊贝克在暗中秘密培养的力量。

    “阿斯卡,欧夫格,卑劣的你们居然投靠了人类。强锤氏族与石拳氏族已经无耻地背叛了山甲人的荣耀,告诉我,你们还有什么资格站在山甲人的光荣之地。”恶人先告状,不管怎样先把自己置身于道德的制高点。寒铁族长伊贝克手持着风暴之锤,低着头俯视着,那神情,就好像是义正言辞的审判者。

    欧夫格厌恶地皱皱眉头,它看向伊贝克的眼神,仿佛有一只癞蛤蟆正好爬到他的脚面上。三大山甲人氏族同居一城,阿斯卡与欧夫格到这个时候终于看出来,性格阴沉的寒铁氏族,与个别泯灭在历史中的山甲人氏族一样,都是制造阴谋和混乱的山甲人卑劣者。

    山甲人卑劣者一词的由来,在过去的历史长河中,随着至高山甲王风暴咆哮的去世,一些山甲人卑劣者垂涎于至高矮山甲王的王座,与诸神武装风暴之锤。它们挑起了山甲人的内乱,这个时候一些正义守序的山甲人氏族挺身而出,与山甲人卑劣者展开一场长达几百年的斗争。

    在几百年的内战时间里,曾经辉煌一时,号称地下世界统治者和征服者的山甲人联盟在不知不觉中烟消云散,近百个山甲人氏族更是灭绝的灭绝,分散的分散。如今只剩下三个山甲人氏族幸存了下来。而今天寒铁山甲人的作为,与曾经的那些山甲人卑劣者简直如出一辙,所有的山甲人守序者都有义务消灭这些山甲人的破坏者。

    “伊贝克山甲人卑劣者,你还有你的氏族马上就会淹死在自己的血泊中!”

    欧夫格火冒三丈,暴跳如雷。

    它愤怒的心在胸中燃烧着,欧夫格恨不得马上杀了这个无耻的卑劣者。它的声音由低到高,渐渐地咆哮起来,脸色涨红,进而发青,脖子涨得像要爆炸的样子,最终在欧夫格的一声咆哮下,开始了战斗!

    “杀”

    当战斗开始的一刹那,所有人的脑袋嗡的一声,随即每个人都立刻瞪起了眼。

    鲜血飙飞,脸上的眉毛一根根竖起来,脸上暴起的一道道青筋,愤怒地盯着敌人。仿佛有不共戴天之仇!

    就是这样,战争仿佛是最能激发仇恨的方式,即便是面对同族也不例外。

    当一千个穿山族短斧投掷手同时发作的刹那,天空全是铁片入体,和乱哄哄发出惨叫的声音。在后方观战者索隆的视野里,许许多多的山甲人怒吼着,纷纷摔倒跌下。伊贝克举起它手中的风暴之锤,立即从它的手中吐出一道雷电火舌,像一条探照灯光,在台阶下面的不远处,一串炮竹似的爆炸开来。

    诸神武装,果然非比寻常。

    索隆发现风暴之锤的攻击距离竟然有二十米,但随着他慢慢观察很快便发现,虽然每次都能击晕或者击飞许多对手,但并不能造成有效的杀伤力。

    仅仅是击飞和击晕。

    看来自己把风暴之锤的杀伤力还是想象的太过强大了。风暴之锤开起来是雷声大雨点这让索隆感到了一阵不小的失望。反观这时候伊贝克的须发根根直立,倒有一点雷神的形象。

    破坏、骚动、壮丽的杀戮场面!摇曳不定的电光,像探照灯光一样,发出一连串震耳欲聋的轰隆声。在这片昏暗的地下世界,尽是喊杀和岩浆的火红,别的什么也没有。血顺着地缝流下去,和地底的岩浆混在了一块儿。

    就像山甲人说得,这是山甲人内部的纷争,索隆遵守自己的诺言,命令牛头人和军团步兵驻守在台阶下,震慑城堡里的其他侏儒。一边派出预备队,打算在两个山甲人族长扛不住的时候支援它们。

    “杀吧一场种族的内斗。山甲人的实力越是被削弱,对统治地下世界就越是有帮助。”

    索隆在旁边冷眼旁观着这一切,欧夫格与阿斯卡打肿脸充胖子,拒绝自己的帮助,无非不想让自己接触风暴之锤,从而霸占这件诸神武装。

    可惜在索隆的眼里,自从他在战场上战胜山甲人的那一刻起,这片地下世界的一草一木,甚至是每一个普通的穿山族,都已经是属于龙庭,龙庭军团的财产。

    借着昏暗的火光,索隆远远地紧盯着台阶上,已经战斗在一起的三个山甲人族长,他暗暗开启了战鹰王转化功能,默默退进了身后的暗影里面。

    随着时间的推移,山甲人的死尸快要把整个台阶堆满了,血也把这台阶流红了。可是两方山甲人还在拼死争夺制高点,好使自己的主力不致覆灭。

    面对蜂涌上来的敌人,一千个穿山族短斧投掷手至此没有了用武之地,胆小懦弱的穿山族全部乱作一团。只剩下山甲人三大氏族在台阶上厮杀混战。

    索隆他在等,他在等三大矮人族长,出现至少一人死伤的局面。

    在内心里,索隆对山甲人卑劣者和山甲人守序者这样的名词分类感到嗤之以鼻!

    只要是动物就免不了有贪欲,如果自己是山甲人,也自然会垂涎于至高王的权柄。

    不以手段论成败,只以成败论英雄,一旦遭遇背叛或者是什么难以接受的手段,山甲人氏族之间就会拼个你死我活。连带着把整个种族都拖下水了。

    所以,山甲人种族特有的顽固,有时候真的很让人感到无语。而要想很好的控制这样一个顽固的种族,索隆必须想办法消除深埋于山甲人骨子里的矛盾。第一,山甲人的族长级首领只能有一个,决不允许有多个氏族族长的存在。第二,废除山甲人的氏族隔阂,允许各个氏族之间自由通婚,达成真正的统一。

    只要做好这两点,山甲人这个强力的种族,或许就能为自己所用。

    “伊贝克,山甲人卑劣者!今天,你和你的氏族都要被正义的山甲人守序者,从这个世界上抹去!”

    当强锤族长欧夫格脑袋发热,一切东西在他眼前起伏和闪动,突然遭遇到风暴之锤的照顾,它并没有像其他山甲人战士一样被顷刻击飞,而是咕咚一声栽倒在地上,稍后又象个醉汉一样站起来继续狂热战斗。

    反观石拳族长阿斯卡的战斗方式,它带领的队伍始终密集,相互靠拢,前后紧接。

    到现在,强锤氏族已经只剩下了光杆司令欧夫格一人。阿斯卡仅剩的两百个战士则仿佛变成了一个怪物,并且只有一条心。整个分队都蜿蜒伸缩,有如腔肠动物的环节,阵亡也是最少的。

    只需要一眼,索隆就能分辨,谁才是一个合格并有潜力的山甲人首领。

    寒铁族长伊贝克性格太过卑劣,它的阴险和野心使人难以容忍,而强锤族长欧夫格又太激进勇猛。并且性格也没有阿斯卡来得直率。如不是强锤山甲人对战斗狂热的天性使然,它一定会成为第二个卑劣者伊贝克。从强锤族长欧夫格对风暴之锤的看重,就足以证明这一点。

    如果说有野心和**就是卑劣者,那么口口声声指责对方是卑劣者的强锤族长欧夫格,其实它自己也是一个热衷权柄的卑劣者。

    强锤族长欧夫格打定决心,就算拼着自己重伤,也要给伊贝克一记刻骨铭心的创伤,它在台阶上不断地左突右冲,这更加重了战斗的纷乱程度。

    “开启鹰王转化技能!”

    索隆站在暗影里悄悄褪去铠甲,他的形象转眼就变成了星睛豹眼,肩披双翅,一副冷酷的鹰王形象。

    突然看到一个鹰人从暗影里腾空飞起,许多不明所以的牛头人也跟着惊跳起来,鹰人!一直是天空霸主的代名词。

    在战斗的狂奏中,刀光的闪耀中和自己的激情中,强锤族长欧夫格遇人便杀,而根本听不见被杀的人的悲鸣。就在它一直向前突破的时候,终于、一个短暂的空挡,让它抓住机会接近了寒铁族长伊贝克。

    风暴之锤如果用来远程辅助可以说威力不俗,但是在近距离搏斗中,它明显吃了欧夫格手中战斧的暗亏。当脑袋发热,特别是在仇恨激发的战场上,强锤族长欧夫格突入重围的拼死一击,使它手里的战斧削掉了伊贝克的整个下巴。

    对于山甲人来说,失去了下巴不算什么,在战场上负伤的山甲人一直都是荣耀者。但是失去山甲人特有的茂密大胡子,就意味着失去了权利,以及山甲人的尊严。

    “混蛋你找死!”

    鲜红的血液顺着脖子,沾满了胸前的铠甲。伊贝克可谓是又痛又怒,被彻底激怒的寒铁族长伊贝克,大吼着不顾一切地跳出寒铁山甲人战士的保护圈,它对准强锤族长欧夫格的头部,手里风暴之锤的巨响声淹没了一切。

    索隆抱着阴沉的冷漠态度,一直等到强锤族长欧夫格脑浆四溅,他才一个猛扑,从半空猛扑下去。

    “欧夫格”

    看到多年的挚友突然身首异处,石拳族长阿斯卡才彻底失去了理智,它指挥自己的部下和氏族女矮人,猛力冲击寒铁山甲人的防守阵线。自己则手提着宽刃大剑,一个腾跃,跳出只有几步的重围,上前亲自与伊贝克恶斗到了一起。

    “戒灵!”

    安格玛巫王的魔窑之剑在手,将所有的力量猛贯全身,突然从以上你很状态现身与寒铁族长伊贝克斗在一起。

    而这个时候,索隆从头顶突袭,再加上鹰王身体的敏捷和迅猛度。眼前的攻击应接不暇,伊贝克根本还没有来得及发现来自头上的异动,索隆手里的剑就从身后轰掉了它的脑袋。

    索隆的偷袭能够一击得手,再次证明了掌握战场主动权和机动权的永远不是骑兵,而是最强悍的空军兵种。

    “哼!”

    隔着极短的有限距离,索隆第一时间,将压在无头尸身下面的风暴之锤拿到了自己手中然而振翅高飞。以至于没有人发现,风暴之锤究竟去了哪里。

    擒贼先擒王,杀贼先斩将!

    伊贝克一死,惊惶失措的寒铁山甲人战士顿时失去了主心骨!

    仿佛混乱还不够。

    “图腾勇士们,冲上去,砸碎这帮白胡子山甲人!”

    “龙庭军团,杀!”

    牛头人巴森,与千夫长西乌斯的声音同时在台阶下面响起,步兵们互相呼喊,殊死决战的惊心动魄已经过去,只剩下一面倒的屠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