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书楼小说网 > 科幻小说 > 白银圣歌 > 第035章 鹰击
    一声声的怒喝响起,寒铁山甲人战士一个接一个地倒在了战场上,它们的惨叫之声不绝于耳。硝烟伴随着鲜血的味道,刺激着所有人的鼻腔。

    索隆强势的一剑,直接洞穿了寒铁族长伊贝克的头颅。它倒在了浸满鲜血的台阶上,手指像是要抓住流失的生命似的奋力攥成拳头

    寒铁族长伊贝克的手臂渐渐垂下,手指也渐渐松弛了。伊贝克与它的氏族战士们,最终战死沙场。

    如果说战争的前半部分是勇气和荣耀的较量,那么战争的后半部分就是一场悲渗的屠杀。

    寒铁氏族的其他的男性山甲人,包括幼童和老人,全都逃脱不了一张捕杀的大网。

    “杀杀死所有卑劣的寒铁氏族!”

    强锤族长欧夫格的阵亡,让石拳族长阿斯卡心中的仇恨无法发泄,它愤怒的咆哮声,等于宣判了寒铁氏族的死刑。就算索隆强加阻拦,也无法消除这股仇怨。阿斯卡最终答应,只放过寒铁氏族所有的女山甲人。

    尖利的呼啸声音过后,是一片铺天盖地的喊杀声。兵器碎裂的铁片、鲜血乃至人体残肢在空中纷飞,哭声、喊声、求救声不绝于耳。

    在旁观者的眼中,整个钢铁城市只剩下了两种颜色,到处正在溅落的灰黑色以及其中夹杂着的夺目的鲜红。

    不知谁一声震天的喝令。钢铁城堡向两边打开了大门,数万鱼人兵团如同密密麻麻的蚂蚁,向着城堡里涌进。

    至此,征服地下世界的使命终于完成。龙庭拥有了黑峰领地之后,终于有了它的后勤基地。

    一连数天的行军战斗,征服钢铁之城以后,短短三天,索隆包括所有的士兵,都有一种重新回到地表之上的迫切**。

    钢铁之城的建筑,街道,一切都是专为穿山族设计,对于正常人类来说,虽然不影响行动,但那种视觉压迫还是来得太紧促了。

    回归地表之前的统计,几千名奴隶青年军,和两千青壮弓弩手,最后凯旋而归的只有三千,是的、只有三千。战争就是这样的残酷,即便对于胜利者,也是一样。

    再一次接受了石拳族长阿斯卡的重新宣誓效忠,索隆敕封它为千夫长和最高山甲王。

    地下世界以及钢铁城堡依旧是山甲人的领地,里面的事物也全部交给阿斯卡来打理。包括鱼人兵团要求在地下世界建立河岸基地的事物,索隆也一并应允。

    到目前为止,索隆的征服目的已经达到,钢铁之城,即将成为黑峰的武器装备的生产基地。除此之外和鱼人两栖族建立起的贸易关系,也能为龙庭带来不一般的财富。

    接连的战争杀伐,龙庭军团步兵的大规模减员,可以说已经是失去了应有的战斗力。

    当务之急,索隆需要快速补充兵源,而这就需要大量的后勤支援。他亲自设计了制式武器铠甲的图纸,交到阿斯卡的手中。

    虽然三个山甲人氏族经过了血的洗刷,两千个山甲人战士也仅剩下两百人不到。

    但住在钢铁之城里的两万个穿山族元气未伤,几天内制造出几千副武器盔甲,根本不是什么难事。只需要阿斯卡负责检验监工就够了。

    到了如今,索隆一点也不担心阿斯卡会出尔反尔,发动叛乱。这也是他为什么不阻止,阿斯卡将寒铁氏族所有的男性山甲人杀戮一空的真正原因。

    被拔掉牙齿、爪子的老虎,对于索隆来说,没有一点威胁。

    走出地表的刹那,在这宁静的时刻,索隆感觉空气无比的清新,并且视野开阔,满天的星星展现出它那明亮的光芒,闪亮着无比的美丽。

    “索隆哥哥!”

    见到索隆平安归来,爱丽丝心花怒放,开心的喜悦飞上那对可爱的眉梢。她远远地跑过去,一头扎进索隆的怀抱里面,把脸深埋在索隆的怀里,尽情呼吸着索隆身上那一股特殊的味道。

    “爱丽丝,有没有想哥哥。”

    索隆微笑着,抚摸着爱丽丝一头金黄的头发,从她的头顶一直摸到她后腰的发尾。然后轻轻捏了捏爱丽丝的肩膀,迫使小妮子抬起头来。和从前一样,索隆喜欢看她的大眼睛,就像海一样蔚蓝。

    听到索隆发问,爱丽丝吹弹可破的双颊迅速升起两抹微红。被索隆直视着眼睛,爱丽丝虽然有些害羞,但她还是使劲点了点头,并十分天真无邪的告诉索隆,“伊里冯娜姐姐天天带着爱丽丝来这里。我们还一起许愿,要保佑哥哥平安归来。”

    爱丽丝所说的话的话,直接引起了索隆心中的一丝悸动。他抬起眼帘,望着远远那抹正在远去,略显柔弱的身影。

    “她”索隆忽然觉得,有一些事情,好像并不是自己所认为的那样。

    经过一天的休息整军,索隆重新布置了黑峰的防御。

    牛头人萨满王子巴森,向索隆袒露了回归部落的意图。当听到巴森意欲回归部落,索隆脸色微变,稍后他更是以一个朋友的身份,真诚地向巴森发出了一道请求。

    “巴森,黑峰领地正在面临着难以想象的危机,在鹰人大军铺天盖地抵达这里之前,我必须亲自去阻止它。”

    巴森皱皱眉头,还想规劝索隆什么。只见索隆一摆手,阻断了它的那些话。

    “巴森,相信我。我并不是贪图鹰王祭祀的白骨权杖,那根骨头除了会为我的领地带来灾难,和能把我变成鹰人之外,对我来说,没有一点的用处。但你要相信我的苦衷,不管这次我能不能回来,你只需要帮我镇守领地七天。”

    “我担心,在我离开的这些日子,蛮族人和狼人会再度来袭七天以后,无论发生什么事情,你都可以带着自己的部下回归图腾部落!”

    迎上索隆那双深沉、而又不缺少真诚、十分期盼的双眼,巴森同样用真诚来回应,他点点头开口答应了这七天的承诺。“索隆领主,我的朋友!巴森答应你,牛头人愿意为你的领地镇守七天!不因为我们的盟约,只因为你我是朋友!作为牛头人的萨满王子,我能为朋友做的,只有这七天!”

    以鹰人之姿穿越被蛮族人重重把守的阴影之门,显得简单无比。对于蛮族人来说,如果有比牛头人还要可怕更加不能招惹的兽种人存在,那必定是鹰人。

    扎布兰大陆正是夏末。

    但随着索隆一直朝着一个方向飞行。他来到了一个终年都覆盖着大雪的世界。

    飞过了上午,中午,黄昏的雪,深切切的在索隆疲惫的眼里,好象有千丝万缕的情绪,又像海水一般汹涌,能够淹没一切。

    还有那么一丝丝揭开藏头露尾般的裸露感。雪花形态万千、晶莹透亮,好象出征的战士,披着银色的盔甲。又像是一片片白色的战帆在远航

    星睛豹眼,一副鹰王形象的索隆身披双翅,振翅高飞于万里高空之上。

    索隆黄金色的瞳孔里面,大地上的一切都变得无比渺小。雪中的景色壮丽无比,天地之间浑然一色,只能看见一片银色,好象整个世界都是用银子来装饰而成的。

    冬天,不但寒冷,而且食物也变得紧缺。说实话,索隆不希望它来临,可是亲眼目睹冬天来临时,他却有种异样的感觉。刺骨的寒风呼呼地吹着,不时地向着索隆席卷而来,却刺不穿他周身坚硬的羽毛。

    美丽的雪景使人沉浸在清新的空气里,从高空俯视万里,到处银装素裹,鹅毛般的雪花纷纷扬扬地落下来,就像跳舞一样,富有神秘感。

    来到扎布兰大陆,经历了两天的飞行,和暴风雪的袭扰,索隆的目的地终于接近了。

    鹰击大峡谷。

    遥遥望去,它那蜿蜒曲折陡峭幽深的地层,就像亿万卷图书,层层叠叠堆放在一起。随着大峡谷的迂回盘曲,酷似一条纽带,在大地上蜿蜒飘舞。

    两案高山,直冲云天,就如一把把竖直的利剑,将天地分别。

    遥遥看见峡谷上方几个黑点,索隆第一时间降落在大峡谷的外面,站在白皑皑的雪地里。

    “呼呼”狂风呼啸,大树在狂风中摇晃。一条条树枝就像一条条狂舞的皮鞭在空中抽打着。

    身披着周身的黄金羽毛,冰天雪地里,索隆感觉不到半点的寒冷。“鹰人部落警戒森严,要想混进去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抵达鹰击大峡谷已经花了两天的时间,还剩下五天的时间!究竟该怎么进去,还得从长计议!”

    正当索隆暗自计划的时候,忽然脑中一痛,脑海中传来一道信息,“诸神武装,激活新功能。风暴武器!鹰王转化技能暂时关闭!”

    还真是关键时刻掉链子,鹰王转化技能的突然关闭,让索隆突然变得赤身**,彻底暴露在冰冷的狂风暴雪中。

    “我草冷死了,冷死老子了!”

    天气阴沉,满天是厚厚的、低低的、灰黄色的浊云。东北风呜呜地吼叫,肆虐地在旷野地奔跑。它仿佛握着锐利的刀剑,索隆浑身的肌肤,被它划了一刀又一刀,疼痛难熬。

    “开启鹰王转化技能!开启”

    无论索隆如何尝试,他都无法重新开启鹰王转化技能。他急忙找出罪魁祸首,赶紧激活诸神武装的新功能风暴武器!两天前消失的风暴之锤,此时完好地躺在索隆的脑海里。

    “妈的,风暴之锤竟然需要激活?”

    索隆紧搂着双臂,在寒风暴雪中瑟瑟发抖,在得知激活这个新功能需要五个小时的时间以后,索隆彻底暴走,更是毫无节操的破口大骂。“我先人板板,早知道,老子不要这块破铁了!”

    难不成,堂堂的龙庭领主,军团指挥官,就要活生生冻死在这冰天雪地里吗?

    此时索隆憋屈的就像一个被一群莽汉剥掉衣服的美女,他哆嗦着向前走了不一会儿,从嘴里、鼻孔里喷出来的团团热气便凝成了一层层霜花儿,冻结在头发四周,恰似一顶银色的头盔戴在他那冻得通红的脸庞上。

    冰封雪地,整个世界成了只大冰箱,山冷地在颤抖,河冻地僵硬了,空气似乎也要凝固起来。就在索隆感到体力不支,神智模糊的时候,前方突然传来“扑、扑、扑、”的踩雪声,厚厚的软软的。

    伴随着踩雪声的,还有一道十分优美的歌喉。

    “飘雪的夜世界被白色覆盖。”

    “雪景里在轻雾摇摆。”

    “轻轻的飞拥有最纯洁舞台。”

    “请别打扰绝世的美。”

    索隆最后的模糊意识里,他依稀只看到了一个白毛金刚,和一个柔美到不像话的雪中少女。

    一道柔美恬静的声音传来。“小白,你也觉得他不是可恶的兽种人,对吗?”

    身高近五米的白毛巨猿,它好似能听懂人话。白毛巨猿向前伸出粗厚的手掌,将趴在雪地里的男子拨正,仔细观察了之后,立即发出嗷嗷两声吼叫,算是表达了肯定。

    “呀,小白!你坏死了、我讨厌你!”

    白毛巨猿突然将男拨正,仰面朝天,旁边则立即传来了一阵羞骂。

    不过羞骂归羞骂,在白毛巨猿有些不明所以,摸着自己后脑勺的短暂时间里。声音女主人不仅被仰面躺在地上的那张英俊的脸颊所吸引。

    “天哪,他是一个人类!”

    其实除去声音女主人比正常人类略矮的身高,和她身后的两只透明翅膀不说。她长得清秀绝俗,容色照人,实是一个绝丽的美人。最难能可贵的是看样子她还只是十六七岁的年纪,一笑时左颊上就现出一个浅浅的梨涡。

    美貌的雪中少女,动起优雅的身姿,拿出一张雪白的毛毯盖在了男子的身上。人后对着白毛巨猿下命令,“小白,你抗着他,这里距离鹰人部落实在是太近了,在被鹰人发现之前,我们必须尽快离开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