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书楼小说网 > 科幻小说 > 白银圣歌 > 第037章 谜题
    呼

    当看到索隆的鹰王形象,即使雪族族长这种见多识广的老人,他的心脏有像是充了电的发动机般卟通卟通地急剧跳动起来,血管里的血液如出闸的猛虎一样到处肆虐乱撞着。盯着全身覆盖了羽毛,撑开两只翅膀的索隆,他甚至可以清晰的感觉到背部的每一根汗毛直立挺起不断的瑟瑟发抖。

    与此同时,毫无防备的索隆有被几只呼啸而来的白毛巨猿吓了一跳。看它们犀利的动作就知道着可不是开玩笑,日是个非常危险的动作,所以索隆毫不犹豫就拿起了电光闪闪的荣耀之剑。

    “住手”雪族族长喝止了白猿作势欲扑的举动。同时看向索隆的眼光有变得更加闪烁不定。

    不管这个后背长着透明翅膀的雪族老头在盘算些什么,对于索隆而言,都无关紧要。现在他的身体又回到了巅峰状态,化身鹰王的形象下,连一丝丝寒冷也感觉不到,更不用说现在又多了一件诸神武装荣耀之剑,闯鹰人老巢,索隆更加有信心。

    “不管有什么疑问,还是等以后再说。现在,似乎有客人要来了。”索隆看出了爱琳娜有疑问,但鹰王状态下,索隆仅凭着嗅觉,就能分辨出有陌生人来到雪族的领地,这种细微的感知力和敏锐的洞察力,就不是一般的人类或者是雪族所能具备的。

    空中突然关起一阵旋风,竟然是一个货真价实的鹰人,从它的脸上没有人任何表情,双手负于背后,傲然卓立,浑身透露着一股王者风范。

    “我是收税官佩里,这个月雪族的贡品应该交了。”鹰人收税官扇打着翅膀落在了一棵树上。

    至此,所有的雪族人都普遍露出憎恨的眼神。见到这一幕,索隆便可以不再为刚刚发生的事情放在心上了。

    因为饱受压榨,在雪族人眼里,鹰人这种臭气熏天的生物长着巨大的秃鹫翼爪。他们的头发是成束的黑色羽毛,肮脏的脸上永远闪烁着一对贪婪嗜血的冰冷的双目。

    鹰人相信他们的血脉可以上溯到远古时代,并宣称自己曾是上古龙族。只是由于他们背叛了玩弄阴谋和巫术的天空之神,而被罚变成了丑陋的鸟形生物。

    而这变解释了为什么鹰人像传说中的龙族一样,总是热衷于攻击掠夺所有胆敢侵入他们领地的势力,并且在袭击旅行者、污染水源和粮食的行动中播撒病痛与不幸、以此来愉悦自己。

    鹰人除了在自己领地的边境线以外,鹰人群落基本不与其他哪怕是兽种人的群落来往。

    如果某个兽种人部落胆敢侵入鹰人群落的领地范围,将会引发旷日持久的,让其他兽种人部落后悔终身的争战。所以基本上没有人愿意招惹鹰人。

    除了每隔1至2年,鹰人会大批集结,与其他的兽种人部落探讨事关全兽种人联盟的重大事务。只有在这时,鹰人才会在不得已的情况下允许其他兽种人祭祀或者另求进入自己的领地。

    诚然,在雪族和更多深受鹰人迫害的种族的口中,鹰人是一种肮脏的生物,说他们是卑劣的生物,喜欢栖息在自己的排泄物上。鹰人污染了天空,他们精通各种阴谋又十分狡诈,而且极其重视自己的领土范围,任何进入鹰势力范围的生物都会被他们抹杀。

    其实只是为了时刻保持广阔的视野,鹰人才总是聚居在最高的树木或大峡谷的边缘之上。

    所以雪族总是教导族人,凡是靠近这些地方,都要十二万分的小心。

    很神奇的是,鹰人中不存在女性,导致他们会挟持其它人形种族的女性来作为配偶。为防止配偶脱逃,这些倒霉的女孩通常会遭到束缚。

    等到了繁殖期,凡是成为鹰人妻子的女孩都会产下一枚蛋,从孵化出的鹰人男婴完全是父亲的复制品。鹰人对养育下一代有自己的方式,完全用不着来自妻子的干预,所以然后这些倒霉的女孩就会顺理成章的成为鹰人的盘中餐。

    “说出你们这个月的谜题吧,如果可以难倒我,10个雪族少女的上贡可以考虑减少一半。”

    鹰人喜好竞技和猜谜。精明的冒险者可以通过巧妙的谜题来取悦鹰身人,从而避免战斗。听到了这里,索隆方才明白,雪族竟然也可以通过谜题来减少对鹰人的供奉。

    “雪族小姑娘,自己盖闺房。专吃冰树叶,吐丝做成裳。”

    听到爱琳娜给出的谜题,鹰人收税官一边狂笑,一边不假思索地脱口而出,“答案是雪蚕吧。啊哈哈哈,这也太简单了。。你还有两次机会小姑娘。”

    发现爱琳娜脸色瞬间雪白,以及雪族老族长的一筹莫展,这时候作为旁观者的索隆直接翻了翻白眼,敢情雪族出格谜语都这么老实。

    “有一种动物,早上用四只脚走路,中午用两只脚走路,晚上用三只脚走路,这是什么动物?”索隆代替爱琳娜说出了自己的谜题。

    而站在树上的鹰人收税官,由于位置的关系,和树木的遮挡,显然没有发现索隆的存在。等此刻听见谜题的时候,他已经完全沉浸到了里面去。丝毫不在意是什么人向他出得谜题。

    在接下来的十分钟里,大约有几百双眼睛一会看看索隆,一会又盯着树上的鹰人收税官。而等到鹰人收税官发现自己无论如何也想不出是什么动物的时候,他真盼脚底下裂开一条缝,叫自己钻进去。

    鹰人喜好竞技和猜谜已经到了一种痴迷的程度。所以当鹰人收税官,发现周围的雪族都在用异样的眼光看着他的时候,那些眼神简直就像针扎一样刺得他浑身难受极了,以至于他甚至没有勇气抬起头来。

    “供奉减半,现在,你们还剩下一次机会。除了上一个谜题,如果你们还可以再次难倒我,那么你们上半年的供奉就可以全免。”

    听了鹰人收税官的话,就在雪族有全体紧张起来的时候,索隆又快速地脱口而出,“一只雪狼咬死并拖走了一只兔子,为什么小兔子一声不响地跟过去?”

    听了索隆的谜题,尽管对于鹰人来说,天上有没有太阳自己的身上永远都是暖暖的,而在此时此刻他却觉得浑身冰凉。通常猜不出谜题,都会让鹰人感到很惭愧。

    “一只雪狼咬死并拖走了一只兔子,为什么小兔子一声不响地跟过去呢?究竟是为什么呢?难道这个小兔子是傻子吗。”

    思来想去,都想不出一个标准的能让人感到说服的答案。

    磨蹭了足足十分钟,到了现在,鹰人收税官才想起来看看这个难倒自己的人究竟长什么样。等他从刚才站立的树上,飞向另一棵树上,看清楚索隆的全貌的时候,鹰人收税官终于忍不住大叫了一声。“啊”

    盯着鹰王,鹰人收税官佩里不由发出一阵惊叫,看着看着,他羽毛覆盖下的脸一阵红一阵白,那内疚的心不断拉紧。怎么办?都怪我,没弄清实情,就

    竟然是鹰王大祭司。。怎么办,直接向他老人家赔礼吧。可是我算老几啊,有没有和鹰王祭祀说话的资格,我真是太愚蠢了

    如果这件事情被族人知道,要是人家在背后议论,我怎么办?

    想到这里,鹰人收税官更是惭愧地低下了头,泪水在眼眶里打转,终于涌了出来,沿着腮帮滚滚而下。等到他终于鼓足勇气从树上跳下来,面对鹰王大祭司的时候,他想张嘴说一句话,可是,喉咙口像被什么东西塞住了似的,说不出来;他想多看一眼站在身前的鹰王祭祀,可是,惭愧和恐惧的泪水却遮住了他的视线。

    通过精神你魔法读心术了解对方想法的时候,索隆突然笑了。

    但这并不代表他会放过面前这个从高处蹦下来自投罗网的鹰人收税官。

    呼

    几乎是毫无征兆的,索隆的荣耀之剑就朝着鹰人收税官当头劈了下来。

    “鹰王祭祀大人,饶命”

    早就听说了鹰人的反应迅疾,前言见证了眼前一幕,还是令索隆吃了一惊。只见鹰人收税官只是肩膀一动,就像旋风一样掀起了地上的雪花。而刚刚本该落在鹰人收税官脑门上的一剑,也只是堪堪划伤了他的一只翅膀。如果不是诸神武装自带电击,烧毁了鹰人收税官翅膀上的大片羽毛,恐怕这一击不会对他造成任何实质性的伤害。

    “杀了他!”

    看见鹰人收税官扑打受伤的翅膀想要逃走,一旁的雪族老族长终于按耐不住了,立刻对三支白毛巨猿下达了攻击的指令。

    在雪族眼里,天上飞的鹰人是无比可怕的,而一旦鹰人飞不起来,那么在陆地上他并不是不可战胜甚至可以说是十分渺小的。

    三只白毛巨猿从三个方向同时抓住了鹰人收税官,然后在对方的一声惨叫中,将其撕成了血淋淋的几片。

    “你知不知道,杀了鹰人收税官,会将雪族带进灾难。”

    雪族老组长盯着索隆,眼睛里填满了愤怒。显然刚刚发生的一幕,他也只是临时反应。只是担心受伤的鹰人收税官从雪族的地盘上逃走。

    “杀死鹰人收税官,给雪族带来灾难的人好像是你吧。”索隆反呛了雪族族长一句。在索隆眼里,反正这个雪族小老头对自己也没什么好态度,自己也犯不着向他客气。

    但是面对爱琳娜那双布满雾气的水汪汪的大眼睛的时候,索隆还是解释到,“放心吧,在鹰人眼里,杀死这个鹰人税务官的是堂堂的鹰王祭祀。而鹰王祭祀杀死一个冒犯他的鹰人,这只不过是一件很平常很普通的事情。”

    带着鹰人收税官的头颅,朝着最近的鹰人据点出发。与其说这是一片峡谷,倒不如说是冰原。

    因为整个鹰击大峡谷都被一层厚厚的冰层所覆盖。一边飞翔一边向下鸟瞰,猛犸象厚厚的脚掌踏在冰冷的冻土上,无情的冰层下埋藏着许多的生命,每一次踏出脚步,就和踩在其它生命的尸体上一样。刺骨的寒风从远方携带着冰雪而来,掩埋掉了所有的生命。

    狼嚎般的叫声,是一群牛犊大小的冰原狼,让索隆听不懂他们在互相传递叫喊着什么。

    日光渐近正午时,天气变得更加阴晦起来。冷风吹进冰原的冰窟,呜呜的响,阴沉的天底下,远近横着凸起的峡谷,没有树木,没有杂草,甚至没有一丝活气。

    不仅是入目的场景,索隆的心里同时也写满了荒凉二字。

    “我飞了很长的路,才把这个冒犯我的小子带来给你们。”

    遇见第一个鹰人的时候,索隆继续盯着他看,眼神中不带一丝一毫波动,甚至连好奇心也没有,那眼神就像是在看一具没有生命的尸体。

    不管怎么说,有着与鹰王祭祀、天空第一领主,鹰王布雷厄姆一模一样的外表,索隆的眼神足以让鹰人心底发颤,为了引起不必要的麻烦,于是他吞下一口唾沫,硬着头皮,“鹰、鹰王大,大人,您是什么时候从扎布兰大陆回来的?”

    “不该问的不要问,做好自己哨兵的职责就可以了。”说完这些,索隆突然放手,将鹰人收税官的头颅仍在鹰人士兵脚边的石阶上便撑开翅膀越过了鹰人老巢的门口。

    盯着鹰王祭祀、天空第一领主,鹰王布雷厄姆逐渐远去的背影,鹰人哨兵咽下了一口唾沫,看了一眼鹰人收税官佩里的头颅,自言自语的说,“哦,倒霉的佩里,第一次出勤就招惹了布雷厄姆大人,或许鹰王大人脾气不好,但这又能怪谁呢。我应该通知那帮搜掠者,重新安排一个收税官下去收税才行。”

    听雪族的人说,鹰人想要重新修建鹰巢门。于是才派出所谓的收税官倒数进行搜掠。

    不仅仅是奴隶,少女和黄金,鹰人更是搜掠了无数的工匠,威逼他们几乎使出了浑身解数,通过精雕细刻,用了整整三年的时间,方才完成。

    日重建后的鹰巢门,连脊檐上镶满了熠熠生辉的珍珠,柱子上雕刻着栩栩如生的黄金雕塑,见到这种间独一无二的位于一座大峡谷顶端的辉煌建筑,令索隆也是叹为观止,啧啧称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