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书楼小说网 > 科幻小说 > 白银圣歌 > 第042章 冰族
    两天以后,索隆下令放出了鹰人囚禁的所有奴隶,和农奴自由民,基本完成了对受损建筑的修复、与重建。

    做这件事情的好处,就是可以顺便利用手里的权利,抽调5000奴隶到鹰王封地。修复了被飞龙破坏后的鹰人部落,即使鹰人大酋长知道索隆抽调了这些奴隶,也不会说什么。

    累了一整天,索隆总算能找到一丝空隙,把水袋口放入干裂的上半唇,并紧贴边缘,喝起水来。眼神却不曾离开正在忙碌中的建筑工地。

    仅用了两天的时间,就修复了飞龙的破坏,再一次向索隆证明了,“很多时候,领主的态度决定一切,只要有了正确的态度,便可以将领地面临的压力,转化为一种强大的动力。”

    深渊之虫的破坏固然可恨,但鹰人没有时间去抱怨。

    这不仅是为了合理的安排时间,尽快把手头的事情做完。对索隆来说,这更是心怀平和,与烦躁之间的正确取舍。

    鹰王领地。

    鹰王官邸的建筑工地上,尘土飞扬,在监工的鞭打下,奴隶的口号喧嚣。

    “忙碌的时光虽然匆匆,但不虚度。”通过忙碌,使一片荒凉的鹰王领地渐渐变得热闹起来,让索隆的思绪,也因为暂时投身到这其中,从而获取一种成就的快感。

    用他自己的话来说,“漫漫人生长路,总是永远充满了机遇和挑战!等到走过经历过了,回首再看,你会发现,只有那一段艰苦的日子,才是如歌的光荣岁月。”

    看到不远处有人影走来,索隆收起水袋。在太阳光的烘烤下,他的头上冒着热气,鼻子尖上缀着几颗亮晶晶的汗珠,眉毛下的眸子聚精会神,嘴巴却向下咧着,希望在闷热的空气里摄取一丝阴凉。

    正午过后的阳光如同美酒,树叶的颜色越发深沉。从东面劈山瀑布的方面,开始刮来些许的凉风。

    索隆却丝毫不能享受这丝阴凉,他花两个小时的时间,观看了对独角蛮族卫队的训练。

    但即使如此,索隆似乎永远没有空闲时间,刚从训练场下来,他便听了建筑师盖瑞斯的抱怨,“吾王,几千名蛮族奴隶,又被鲁道夫抽掉一半,虽然鹰王拥有了一支初具规模的奴隶兵团。但奴隶的数量却正在大幅加少。而且我实在看不出堂堂的鹰王大人,要这么多的奴隶兵团干什么。”

    听了盖瑞斯的吐槽,索隆来到作为农田里的开阔地带,他遥望着高架水渠的建设进程,剩余的不到一千五百名奴隶,全部参与其中,但按照建筑师盖瑞斯的估计这项工程,从原来的一个月,要变成至少需要三个月才能完成。

    劳力缩水是一部分原因,重要的是,深渊之虫的破坏已经证明,鹰人的重要建筑,没有坚固的防御能力,一切都将是徒劳。

    所以,不但要巩固高架水渠的地基,从冰海一侧弄到的石料,大概是最坚固的原材料。肥胖的驮兽,嘴边堆满白色的泡沫,已完成了一千米以内的石料运送。

    “一千五百个奴隶,他们的任务是建造高架水渠。那么,用来建造塔防的劳力,到目前为止,基本上还是零。”

    索隆眼下所拥有的几百名手中让你奴隶,也已经全部送到劈山瀑布,负责开采金矿。

    “鹰人本身是从来不从事任何劳作的,还差这么多的奴隶劳力应当从何而来?”

    自言自语的同时,索隆把目光看向了鹰王领地的西面和南面的未定边界。根据鹰人斥候的描述,仅在鹰王领地的西面平原上,就存在着九个冰族人部落。

    两天以来,两千五百名奴隶兵团,在鲁道夫的训练之下,已经初具规模。

    不论是为了扩大领地,还是为了领地的建设,索隆都需要延伸西面和南面的边界。

    并且、索隆已经命令分管口粮的鹰人长老,为奴隶兵团和鹰王领地上的每个人,都配备了足够一个月食用的口粮。

    若非了解冰族的鹰人亲口所说,索隆大概永远不可能知晓,“像最原始的野蛮冰族这样愚蠢、无知的野蛮部落,居然也会拥有自己的至高领袖,号称平原和峡谷的统治者冰族之王。”而小半年来,连鹰人有不敢小觑的冰族部落,也不如想象中的那般可笑。

    在鹰击大峡谷,索隆也听到过这样的传言,“长久以来,鹰击大峡谷之所以没有遭到这些长毛野蛮人的大规模入侵,是因为平原上那些稀稀落落的小部落,他们的血统,根本不能算是纯正的冰族人。”

    正如鹰人所形容的,“那些分散在平原上的小型部落,对于冰族的酋长部落来说,只算是一些游离在管辖之外的部落流民。”

    “只能算作流民吗?”这样的答案,让索隆本能的感到嘀笑皆非。眼望着这条仿佛被一刀劈开的大峡谷,一种无法言语的静谧和神秘,深深地印在他的心坎上。面对一个强大的对手,让索隆心底,激起了像烈火一般正在燃烧的征服**。

    “所谓的正统、强大的冰族酋长部落,就存在于冰原之上。”

    鹰王想要确定领地的西部边界,想要一劳永逸,彻底地征服冰族部落的这些流民,这里将是索隆所面临的,一个重大的挑战。毕竟,在很多鹰人眼中,招惹了冰族都是一件很麻烦的事。

    “鹰王阁下,与冰族人交涉你不应该重用这些奴隶兵团。因为这些奴隶到时候,恐怕派不上任何的用场。”

    奴隶兵团在阵前倒戈叛变,那将是一种严重的后果。鹰人小酋长的劝说,固然是好意提醒,但索隆信任自己的将军。并且开始详细了解冰族社会结构,或许索隆已不再满足9个流民式的部落,他的心思,已不是对方能够随便揣摩的。

    “吾王,奴隶兵团缺乏训练,他们的战斗力或许不足,但奴隶军团的军纪,我以自己的将军荣耀来担保。”

    雄鹰之所以能主宰蓝天,那是因为它有不断进取的意志。浪花之所以能拍击礁石,那是因为它有战胜恐惧的勇气。

    鲁道夫眼里的目光令人动容,满满的全是坚强和自信。

    如果鲁道夫的自信和坚强是一棵常青的大树,那么浇灌它的必定是来自索隆的肯定与信任。

    虽然奴隶兵团只进行了短暂的五六天训练,具体的细节索隆并不了解,但他相信鲁道夫的能力。

    而得到索隆的点头,鲁道夫必定不会令他失望。

    “鹰王兵团,前进!”

    昂然的马鬃头盔,注明了将军的荣耀和身份,第一次率领上千人的兵团,鲁道夫自信的目光下,耀眼地绽放出光芒。

    在索隆的视界里,鲁道夫仅仅举了一下手,两千五百名手持武器的奴隶兵团,便立刻踏着整齐的步点继续前进。

    有两千五百名奴隶打前锋,基本上可以消除索隆的顾虑。奴隶兵团可以不计伤亡,只要食物充足,可以随时补充。

    但索隆目前最倚重的精锐力量,两百六十名鹰人战士,不值得消耗在埋伏和陷阱中。

    “吾王!今天,我们将浴血奋战,在这块冰原之上,不再有别的部落,唯有鹰人!如果敌人富足,我将掠取财物如果敌人贫穷,我将以征服来获取荣誉。”

    鹰人们的声音汇聚成一条直线,传入所有人的耳际。使整个队列的士气高涨。

    无论他站在哪里,两米的身高总是引人注目。索隆就像是一面旗帜。

    藐视战场,藐视一切挑战。就像他自己所说的那样,“在杀戮的战场上,不必后退,只需屹立不动即可!”

    鲁道夫的身侧,索隆站在一块红色的巨石上,一眼扫量过去,以一片悬崖为分界,对面的冰原上寸草不生、别无他物。除了派出鹰人进行空中探查,几个去探究竟的斥候,他们沿着陡峭的小路,小心翼翼地往上爬,好不容易才到悬崖上。

    从悬崖的上方看下去,此次出动的近两千人军团,就好像是四处觅食的蚂蚁,看起来十分的渺小。

    半个小时之后,索隆得到的斥候回报是,“吾王,有冰族人的活动迹象。就在前方的冰原上有一条峡谷,距此还有半天的路程。”

    半天后,这条峡谷的入口有多条,索隆只是选择了其中比较大的一个入口。

    但是仅仅过了五分钟,这个鲜红颜色的峡谷,快要把他的心也染红了。因为不管峭壁还是泥土,根本就是一种颜色,有淡红汇聚成鲜血一样的艳红。

    整片鲜红的峡谷,好像一片放入染缸的布一样,红的均匀、鲜艳!

    不仅如此,索隆发现头上的阳光居高临下,把峡谷照的如红宝石一般耀眼,让他感到一丝眩晕。

    “继续前进!”

    收回放远的目光,挣脱那种刺目的眩晕感。峡谷的色彩与结构,和那种气势磅礴、浑浊一片的红色魅力,让人感觉,这条红色大峡谷,无处不彰显着它特有的斑斓和诡密。

    视界里,峡谷岩壁的水平岩层清晰明了,除去它雄伟壮观的一面,还有诸多的千回百转的通幽曲径。

    两崖壁立千仞,夹持一线青天的景色,在令人感到惊叹之余,难免也会让人觉得,前面似乎就有当关之勇夫。

    两个小时之后,脚下的冰层逐渐代替了泥土,使道路变得坚硬,并且呈现出凹凸向上的一道道坎。坡度上几块巨石阻挡,峡谷呈现出一个艰难的拐角,只有三五个人并肩的宽度。

    当走过眼前的这道拐角后,眼帘里、猛然多出许多削尖的木桩,斜插在岩石的缝隙中阻挡去路。

    就在此时、陡然。

    “嗷嗷嗷嗷嗷嗷嗷嗷嗷嗷嗷呜呜呜呜呜呜呜呜呜呜”

    一阵野蛮人如动物般的嘶吼冲天而起,这种刀劈进胸膛的突兀感,就像是不小心,一脚踏进了某个不知名的山怪洞府。

    视界里红毛绿毛呼啦啦一大片冰族人,他们的嘶吼和用武器,使劲拍打盾牌的声音,使红色大峡谷原始部落里的野蛮气息,顺着像河道的峡谷空间,整个迎头扑面而来。

    “警戒,快、战斗准备”

    鲁道夫双目圆瞪,不停加快脚下的步伐,他双手拔出两把砍刀形状的战剑,冲到了奴隶兵团队伍的最前方。在他的目光逼视下,几个蛮族副手,立即发出狂吼,使受惊的奴隶兵团维持镇定,第一排统统放下木质巨盾,并朝对面发出针锋相对的杂乱吼声。

    这场在拐角处的突然遭遇。

    “嗷嗷嗷,呜呜呜,吼吼吼”双方恶狠狠的威胁眼神,在空气中互相碰撞,仿佛化出了嘶啦啦的电光。

    在那可以看得见的视界里,造成一种视觉干扰。从峡谷的这一头到那一头,整个两边悬崖似乎都在摇晃,下沉,融解,无限广大的空间,跟波浪一样在抖动。

    “嗷嗷嗷,呜呜呜,吼吼吼”双方数千人争相嘶吼,这股猛烈的烦躁,让索隆感觉他脑子里,仿佛有千军万马在闹腾。并且伴随着一股大战将至的紧迫感,让他均匀的呼吸开始变得紧促。

    一切发生得这样突然和意外,如同雷轰电掣一般,耳边瞬间传来鲁道夫的豪壮嗓音,“蛮族战士,准备!”

    哗哗、哗哗!当最前排的奴隶士兵一起将长矛放平,指向前方。

    动作统一而利落,气势惊人而威猛!

    前排的人将长矛放平,后排的人则马上跟着将大盾竖起,长矛架在前排战士的肩膀上方,由此快速构成了一面由长矛和盾牌织成的铜墙铁壁。

    奴隶兵团的身后,清一色的鹰人战士,撑开翅膀,擎起长矛,快速在半空编织出一张灵活有力的大网。

    “鹰王阁下,命令你的鹰人不要莽撞。愚蠢的冰族人除了擅长个人比斗,都是一群战争白痴。任何一丝火花,都有可能引起他们不顾一切的追赶杀戮。”

    拔出两柄大剑,鲁道夫的眼里透露着丝丝紧张,他停顿了一下,省略了后面的话,虽然这只是一群战争白痴,但冰族核心部落的强大,也不是能够随便撼动的。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