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书楼小说网 > 科幻小说 > 白银圣歌 > 第046章 战犬
    就在所有人都看到索隆的肩膀耸动即将向前跨步时,眼皮一跳。视界里鹰王祭祀忽然转身,无比冷漠地反手一剑。

    跪地抽搐的老红毛。他的一颗头颅,竟应声被劈成了两半。除了红白相间的黏稠液体,保持张开的半张嘴巴的半张红毛脸,啪地一声掉在了地上。

    至此,平地上所有的红毛贵族,被这突兀而又恐怖的一剑,吓得魂不附体,全部屏声静气,动也不动地跪在那里。

    “目标战俘。忠诚度5星。”

    从穿着皮甲的绿毛战士身上得到这组数据,联想之前山坡上还算强硬的抵抗。索隆大致明白了,这些绿毛冰族人,作为一个特别的存在,他们拥有优秀的战斗血统,并只忠诚于峡谷统治者,协助流民部落之王,统治着峡谷和附近的九个部落总共一个接近5万人的冰族流民。

    从红毛憎恨他们的程度,索隆猜测,绿毛战士的使命,大概是镇压和剔除部落里的反叛者。

    简单来理解,就相当于战场上的将军卫队。负责执行命令和监督其他人的表现。

    显然,这些绿毛战士,前半天还是鹰人的的死敌,现在却全成了最得力的执行者。

    拥有七千多人口的熊族部落,被是三千鹰人战士和三件奴隶兵团征服。这一切表明,流民部落内部并不团结。

    即便是战争来临,多数量的黑毛、黄毛野蛮人,依然全部被排挤在外。

    而在战场上绿毛战士一旦战败,整个部落即刻失去战斗士气,红毛贵族跟着对绿毛战士落井下石。总得来说,冰族部落的内部纷争,让热闹有机可趁。

    不得不说,这是一个挑战、也是一种幸运。

    想到这块附属领地的执政官,和所谓的峡谷之王的人选,索隆需要一个能够独当一方的将领。所以他理所当然、意味深重地看了身旁的鲁道夫一眼,开口说到,“鲁道夫,以鹰击大峡谷鹰王祭祀的名义,从现在起,我将正式任命你为峡谷的统治者,以及冰族之王!”

    稍后在绿毛战士的指引下,展现在索隆眼前的,还有一个极为壮观的洞穴。

    所谓的峡谷之王的官邸,山洞坐东朝西。就这样坐落在一个半山腰上,从远处眺望,那个洞口像张开的巨大鱼嘴,呈现出一派苍凉冷寂的景象。

    “大部分黑毛、黄毛、红毛野蛮人都居住在山谷平地的周围,唯独这处洞穴坐落于高处。这应该便是部落的核心,只是居住这样一个山洞,实在有些贫瘠了些。”

    姑且不论这处山洞的外形,当经过一场浴血奋战,花费大力气征服一个部落。

    却发现这个部落的酋长是一个穴居人,以及环视四周,看见没有什么战利品可以搜刮。

    不论是对于鹰人战士,还是对于索隆来说,这大概都是一件很扫兴的事情。

    但在几分钟之后,顺着巨石台阶,登上洞口。不单是索隆,谁也想象不到这洞中会有另一个宽阔的视界。

    在鹰人战士的视界里,天然的溶洞周围绿树掩映,洞口横列着几座石像。几株高大的古树直指满缀着钟乳石的拱形洞顶。绕过一个巨大的蓄水池,洞中人和动物的嘈杂之声扑面而来。

    开阔的倒八字形的洞口,充分吸收着洞外的自然光线。在低陷的洞内,则拥挤着一片鳞次栉比、错落有致的大型木屋。

    绿毛野蛮人以氏族为单位,与峡谷之王同住在一个溶洞里。

    这些大型的房屋相连,依地势高低错落,分布其间。屋檐上面吊挂着一串串脯肉,更有那大大小小、形形色色的骨质和藤编的生活用品。

    除此以外,这里囤积的野果、腌肉、干菜、草秆、饲料、竹器、陶器或堆或晒或吊或挂,琳琅满目,应有尽有。洞中还有驮兽圈、以及类似猪圈鸡圈的牲畜饲养场所。所有的建筑或依房屋吊角而建,或依山岩而筑,或利用天然石洞,显得十分拥挤。

    迎接新的峡谷统治者,大量的老弱妇孺,人头耸动。

    索隆的目光,也从一张张绿毛冰族人的脸上扫过。看得出来,整个峡谷部落的物资都囤积在这处溶洞里面。

    只是表面上看到的,就要富有的多。

    “看来,我们的付出和收获是平等的。”

    索隆将目光转向鹰人战士,笑意温和,至少在鹰人眼里称得上是英俊的脸颊上,微微勾勒,仿若一个收获的表情。

    “吾王,在你的统帅和治理下,鹰人的鲜血和汗水,从没有白流。”

    顺着石板路,长长的队伍里,不知名的位置传来一声豪爽的回应。使得诸多鹰人战士的脸上都挂起了笑容。在鹰人的眼里,有资格与鹰击大峡谷鹰人大酋长平起平坐的也只有鹰王祭祀一个人。

    据统计,溶洞共有9个绿毛氏族,但经过了这次战争,和红毛贵族的趁乱屠杀。壮年的绿毛雄性,还只剩下200人左右。

    与之前的三千绿毛战士相比,现在看来,不管怎么说,200个绿毛战士,都不足以协助执政官新的峡谷之王,统治一个峡谷部落和外卖年的8个部落。

    停下脚步,暗自思索一个恰当的资源分配,索隆继而下令道,“鲁道夫,带着这些绿毛野蛮人和一百个蛮族战士,去抽调两万个黑毛奴隶,然后将溶洞里三分之二的食物和物资进行打包分类。等到明天黎明、一并带回鹰王领地。”

    索隆下达这样的命令,除了是为自己带回丰厚的战利品和黑劳士奴隶,他这么做的目的,更为了削减鲁道夫的执政压力。

    虽然在鹰人眼里大可以下令放弃、焚毁峡谷部落。但考虑到红色大峡谷,不仅是鹰王领地西面平原的边界出入口,还扼守每年兽群大迁徙的必经之地冰族人部落不事生产,却拥有相当规模的人口。

    说明每年的兽群迁徙,足以让他们过上衣食无忧的生活。

    加上索隆已经确认的两处铁矿,他实在没理由,放弃这么一块有着战略意义,和物资丰盈的附属领地。

    顺着一条简陋宽阔的人工石板路继续往上走。走过一排建筑工艺十分简陋的木质门廊。

    此时、站在峡谷之王的宝座前,金色的夕晖洒满百丈洞壁,蔚为壮观。

    移步走上几个台阶,触手带着丝丝的凉意,在手掌的抚摸下,展现在眼帘里的,并不是如想象中的一张骸骨宝座,而是一个圆形的枝盖,挂满了墨绿色的叶子,开着一串串白中透黄的花朵,散着幽香。

    象是一个天然的大帐篷,遮住刺眼的光线,可以从这里平视日落。

    从树叶间筛下来的花花达达的光点,则跳跳跃跃地撒在一把木桩似的椅子上。

    “这似乎是一种很贴近自然的观感。”

    索隆在上面坐了下来,感觉这个地方十分风凉,特别是贴近傍晚的风凉,有一种撩拨人心火的力量。

    视界惬意、宽阔、深远、厚重、荒凉!

    “只是不知道,鸟头怪为何打造了这么样一把王座,以及他的来历究竟是怎样的一个种族。”

    就在索隆对鸟头怪的宝座暗自感到好奇的这时,耳边传来了浑厚的嗓音,吸引了他的注意力。

    “吾王,这里除了发现一座装满武器的仓库,还发现了这些东西。”

    鹰人们掀开的几口木箱子里,盛满了红色和绿色的宝石。这些东西,在索隆的眼里,不过是又多了一项资金来源。所以,他想不出美丽的词藻来形容红宝石的华丽高贵。

    不过,他的脑海里还是莫名想到一句话,“智慧的价值超过红宝石”。

    能够与智慧相提并论,这说明,红宝石的价值,还是被人珍视的。即使在野蛮部落的眼里,也是一种非常贵重的财富。

    其实,相比华丽的宝石。真正让索隆看重的一种财富,是他在冰族人的部落中,发现了一种凶猛的战犬。

    冰族部落用于比斗娱乐的战犬,体高在1米左右,重量约6070公斤,属索隆从未见过的一种大型犬。

    用手摸上去,战犬的皮毛光滑,身体矮胖健壮而沉重,头大颚宽,全身漆黑没有一点杂色。

    “当发出屠杀的号令,立即释放出战争之犬。”

    在索隆的观察下,当这些战犬准备攻击时,它们那大而松弛的下巴,就会露出坚硬的利齿,开始低吼。它们在压抑怒火时发出的威胁声远远不同其他狗类,最后当它们狂吠出来、声震八方四野。

    当它们开始充满爱意地,用舌头去舔吻它们的幼仔,或者用爪子将它们抓起来扔来扔去,并温柔地用牙齿轻轻地咬它们。并且对自己的主人十分温顺和遵从。

    “抓住它。”

    索隆指示绿毛野蛮人将他的战犬摁倒在地,可以看见战犬宽阔的肩膊及强壮的四肢,整体外型及姿态表现出浑身是劲和极大的稳定性。

    并且从战犬的体格,也能够察觉到它的体内,蕴藏着极大的力量。

    总归来说,此类犬虽有原始的凶悍外表,性情却忠诚而坚定、并拥有勇敢、对敌凶残的特性。

    经过索隆亲自测量,战犬的肩胛肌肉十分发达,且非常沉重,分布的很宽,且向外倾斜,给人以稳定而非常强健的印象。

    用一个黑毛奴隶做试验,场地上,一头成年的战犬利箭般冲向逃跑的黑毛奴隶。高大凶猛的战犬,动作敏捷,只用了不到1分钟,就撕开了他的脖子等位置,端的是无比凶猛。

    古希腊文明,都有使用战犬上战场的记录。

    它们是竞技场搏斗的斗犬,更是古希腊人带着打猎,甚至并肩作战的战友。

    看到冰族人饲养相当数量的战犬,索隆也似乎看到了一支属于自己的战犬部队。

    “派出两队哨兵,轮流巡视这片峡谷!”

    鹰人战士简单补充过食物,得到了鹰王的命令。

    如果说冰族野蛮人信奉兽神,那么对于逃匿、和制造骚乱的野蛮人,鹰人的职责,便是送他去见自己的神。

    在这个荒蛮的,散步传奇和英雄的年代,每个人想应当想到死,区别是怎么死

    作为一个征服者,经历过鲜血和战争的洗礼。索隆同样也想到过死,但他对此的感悟是,“当生命燃烧到最激烈的沸点,位列斯巴达行伍,离死亡的距离最接近,对生死的感悟也就最豁达!”

    5分钟过后,索隆站在溶洞口,通过他眼中的数据显示,这块附属领地的士气、民忠,治安,都得到了一定的回升。

    作为这座山谷的执政官,将军鲁道夫,则带着他的将军卫队200个绿熊战士。迫不及待的,开始履行一名执政官的职责。

    按照索隆的思路,红色大峡谷作为鹰王领地的西部边界,以及训练奴隶兵团的大本营。

    这里应当按照鲁道夫的建议模式,重新规划和建设。

    只是这个宏伟的目标,需要先从山谷的隘口,建造一座闸门开始。

    前车之鉴,仅用了三千个个奴隶,就堵住了峡谷部落的入口,便是一个很好的警示。

    至于执政官鲁道夫的首要政务,应当从统计木材、石料,和规划建设场地这些繁琐的事务先下手。

    “或许从路东阿福的执政能力,能够验证他统帅力。不得不说,这片山谷,占据了很有利的条件。可以从村落开始,发展成一个城寨,乃至最终建设成为一个巨型的要塞。”

    索隆脑中的思考,并不影响他一小口一小口地吞下手里的干肉。

    尽管味道不是很完美,半晌,他才把一个不算太长的肉条消灭完。但比起鹰人式炮制的食物,这已经算是难得的美味了。

    也许总是觉得有些口干,索隆慢慢地拿起放在岩石上盛满清水的陶碗,缓缓地抿了一口又一口。

    老实说,长期负担内政,对于边界的附属领地,以及即将规划的村落,索隆很乐意做个甩手掌柜。

    统治一块领地,更多的时候,是依靠手底下的人才。自己可没有这幕哦精力,去亲自应付每一项领地事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