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书楼小说网 > 科幻小说 > 白银圣歌 > 第048章 怀疑
    索隆则是越飞越慢,照这样下去,用不了多久他就会被快速追赶上。

    转过身去,拖着虚脱的身体,同时面对两个雕族,这让索隆的身上涌起一种莫名的寒意。

    决心面对死亡的这一刻,让索隆感觉时间在变慢。

    彷彿心中隐隐作痛,眼中淡然的酸涩,迎面而来的风雪,好像是他在这个世界上的唯一证明。

    “死亡并不可怕!每个人都会死,时间长短而已。只是死于一场没有意义的意外,难免有些可惜。”

    冷笑的时候,索隆的眼睛里似乎有冰凌花在颤动,心中唯有幻灭和绝望。

    原来生命的另一面,并不是死亡。

    死亡在生命诞生的那刻,就存在于生命本身里面。只是沒人敢去正视死亡罢了。

    有更多的雕族身影活跃在视线中,疾驰而来。

    迷起眼睛,准备用尽最后的力气搏命的时候,索隆的面前,忽然有一闪而过的亮光。

    那是一把白色的长矛。

    “鹰击长空”

    这声音震耳欲聋,它喧嚣地回荡着。低沉地笼罩在这一小片天空。

    索隆听起来,这世界上恐怕再没有别的任何声音比它更悦耳了!尽管他曾经对这所谓四个字,不屑一顾。

    视界里,韦弗斯单人单骑,飞快地掠过索隆的身前,长剑在身旁划了两个圆圈,一眨眼、两个奔驰而来的雕族,便发出了杀猪一样的尖叫。

    发现天空有将近一百个雕族正在向这里奔驰。韦弗斯浓眉下面深藏着一对炯灼的眼睛,他掉转方向,向前伸出手臂的下一秒,就听见嗖地一声,索隆便趴到了他的后背。

    “桀”

    目睹即将到手的猎物,突然逃脱。不知名的天空某处,鸣起高亢、荒凉、长长的厉鸣。

    近百个雕族个个如离弦之箭般飞来,像利箭一般追赶。

    由一个人转变成两个人上演的大逃亡,具体进行了多久,索隆不太记得请。

    他只记得,在自己意识渐渐模糊的刹那,他的视界里,看见了韦弗斯,以及听到鹰人战士,那熟悉的叫声。

    身体虚脱到已经没有了力气。天旋地转般的感觉瞬间涌了上来,一片漆黑中,仿佛置身云海深处,又似随风飘扬的柳絮。

    双脚竟如同面条一般瘫软,思维则如同漆黑的夜里的一滩死水,停滞得不起半点波澜。

    静静躺在鹰人战士的背上,周围的一切都与他无关了,索隆如同一桩朽木,陷入静静地昏睡当中。

    “吾王!”

    拖长柔美的音调仿佛在唱歌,排遣着不绝如缕的忧思,给人的心上添一点淡淡的哀愁。

    昏睡中的索隆被这道声音唤醒。

    眼前的人类美女叫杰西卡,视界里长发飘飘,如波浪一般滑腻柔软。她把头发披散下来,叫太阳的光芒都要忌妒。

    不可否认。杰西卡的身材轻盈、纤柔。特别是此刻在索隆的眼中,她似乎变得更加柔美了。

    弹性高耸的胸脯,将素净的白袍勾勒的更加圣洁,但这反而使杰西卡看起来显得更加高贵诱人。

    但不管这种形式的诱惑有多大,索隆自认这点自控力还是有的。

    “吾王你终于醒了。幸亏杰西卡的细心照料。”

    从一个老鹰人的脸上划过,他转动目光四处打量,上等石料质感的柱子、神态自如的少女浮雕、以及白色的饰带、柔和的光线角度

    如果没有判断错误,这里是鹰王祭祀在鹰击大峡谷的府邸。眼前的杰西卡是鹰王祭祀的宠物,还是老婆

    “杰西卡、我昏睡了有多长的时间?”

    重新回归文明世界,在危险的境地中,努力挣扎以求生路,仿佛变得很有遥远。

    但真切的记忆,让索隆下定了决心,以后将不再轻易涉险。同时他问这句话,是想了解在无谓的昏迷中失落了多少时间。

    “吾王,你被可恶的雕族人袭击,那已经是昨天发生的事情。”

    杰西卡似笑非笑,长长的眼睫毛下面,眼聚清波,每一转动,放射出无限的圣洁,和无限的柔美。

    特别是她海洋一般深蓝的眸子里,凝结出一丝柔美的幽怨。

    兴许不是有意的目光,但衬托着她矜持、白皙的脸颊,可以让索隆心底有一丝发热发痒的怪异视感。

    特别是,在此时此刻,老鹰人十分知趣的离开,此刻这里别无他人。空荡荡的廊柱间,还有白色的帷幔中,还有一丝湿热的风席卷而过。

    “杰西卡、你的美丽,让人不忍亵渎。”

    没有准备接受来自手掌的抚摸,以及没来由的一句话,带有一种挑逗的趋向,这不仅仅玩味,也可以让暧昧在一瞬间升华。

    迎上索隆一双如电流般的目光,亦或是充满挑逗的神情。杰西卡微微一怔,一颗张惶的心,似乎要跳出来,被手掌接触的脸颊燃烧着一层鲜艳的红晕。

    与以往的作风相比,鹰王祭祀今天的表现与以往简直判若两人。以往的朝夕相处,让这一点诧异无论如何也逃不过杰西卡的眼睛。

    有那么一瞬间,让杰西卡眼里射出惊喜和惊惧,但是却夹着两道惊疑和恐惧的光,力避索隆的视线。

    直到索隆离开很久之后,她依然有些心神不定。

    没有人知道杰西卡的心里在想些什么,从侍女的视角里,只能看见她一向矜持的脸庞,微微有些动容。

    当她很安静的时候,那对眼睛使她的面上,流露出一种圣洁、无奈又若有苦楚的神情。

    为了鹰击大峡谷的繁荣和长远的发展考虑,杰西卡作为鹰王祭祀圈养的宠物和将来的祭品必须保持纯洁的处子之身。

    鹰王祭祀平日里无论脾气如何暴躁,杰西卡除了忍受还是忍受。而鹰王祭祀之所以没有碰身边这个令他十分眼馋的宠物。

    却换一句话说,“如果杰西卡失去了处子之身,那么她便不再是一个完美的祭品,她的命运,也就不会再有这种优待。”

    不可否认,暧昧总是很近,总是可以那么随意,不经意间的一句话、一个特别的眼神,便可以满足。

    想到刚才的一幕,杰西卡白皙的脸色变成青白渐渐转作排红。

    离开陌生的鹰王官邸,索隆很久没有荡漾地心田,反倒泛起了微微的一丝波澜。他扯了扯嘴角,轻轻叹了一声“可惜。”

    索隆若有所思,在他的鹰人前额显出几条象征着智慧的额纹。

    平滑的线条描画勾勒出,在鹰人眼中英俊和略显刚毅的面颊轮廓。一双银色的眼睛里安静而平和,“通过权利可以得到一种凋谢的爱情,但那只是一种从未真正,通过吸收自然养分而盛开的花朵。”

    “不单单是爱情,包括财富,这些都是权利的一个属支而已,而权利的内涵,则要远远的大于前面两者。”

    权力等于一切。

    在有的时候,爱情只等于大街上拖着两个小孩的憔悴妇女。

    至少,到目前为止,索隆是这样认为。因为即使在前世的时候,他也没有来得及真正经历的一场像样的爱情。

    走出鹰王官邸,站在白色的台阶上,索隆的眼前变得豁然开朗,将忙碌、喧嚣、繁荣的鹰击大峡谷尽收眼底。

    大量的奴隶,聚成一片,在鹰人监工的虎视下,分成数个队列,往不同的方向穿梭行走。

    工整的建筑、林立的脚手架,从鹰击大峡谷升级成为城市,大量的建筑,需要在原来的基础上进行翻修、扩建。

    装模作样在鹰击大峡谷视察一遍,回到同样正在修建中的鹰王领地,索隆展开一张兽皮,在上面标注了领地周围的概况。

    这张比较正式的地图上,他依次标注了,北面边界,东面边界,劈山瀑布、西面边界的字样。

    完成这些,索隆又仔细端详了一会,抬起笔在没完成的画上小心落笔,他的手腕灵活的弯曲着,手背上的青筋也愈加明显起来,原本平整的白色卷轴上,在黑色线条一点点交接起时,索隆将鹰王领地的南部边界,不断向前延伸。

    以及在最后,着重落下了雕族威胁几个显著的字眼。

    鹰王领地的四面边界、和一片硕大的冰原、维妙维肖一挥而就。索隆最后将这份地图,交到了佩西手中,并嘱咐道,“将这张地图,照着多画几张。送到鲁道夫的手里。”

    为了守卫鹰王领地的边界,和防范雕族的入侵,索隆觉得很有必要让军队和臣民,提高一些必要的防范意识。

    不仅仅是鹰击大峡谷三分之二的军团全部跟着大酋长追击飞龙未归,眼下鹰击大峡谷和鹰王领地正处于一个重要的过度时期,有数量众多的建筑需要建造、翻修。防范雕族的入侵、骚扰、破坏,将变的极为重要。

    特别是随着人口的激增,高架水渠、排污水渠、民房、澡堂、磨坊、厨房等等这些配套的生活设施,都是比较首要的事务。

    总的来说,治理一块领地,有时候并不如想象中的那么简单。

    战争实力的背后,总是需要强大的后勤、和整个领地的繁荣来作为支撑。

    这段时期,索隆暂时腾不出手来,也没有足够的精力,去报复南部边界游弋的雕族。

    “现在看来只好让这群野蛮而又卑贱的下等生物,暂时活跃一段时间。”

    最使人疲惫的往往不是征途的遥远,而是心中的郁闷。

    索隆伸手揉着眉头,缓解了一下眼睛的疲劳。此刻,还有两个人等候在他的桌案旁边,意味着至少还有两件以上的事情,在等待他亲自处理。

    建筑师盖瑞斯,单臂夹着五六个图纸。他看了身边的鲁道夫一眼,抢先一步说到,“吾王!5000个黑劳士已经就位。如果设计图纸没有问题,城墙、还有塔防将在今天正式动工,工期预计需要三个月。”

    站立如松、直而不曲,建筑师盖瑞斯的脸上洋溢着自信的表情。

    他脸上亢奋的笑容,还有不倦的精力,有时候不免让索隆感到一丝羡慕。

    但经过了慎重的考虑,索隆决定将之前的方案略作一些更改。

    在盖瑞斯的视线里,鹰王祭祀的唇边,似乎有一缕苦涩的微笑。

    而看到索隆嘴角抽动,盖瑞斯立刻集中精神,等待命令。

    “盖瑞斯,大概你也知道,领地的发展还有城防的建设,一切都是以人口为基础。”索隆顿了顿,看了旁边闭目养神的鲁道夫一眼,心中猜测他的来意,嘴边却继续说到,“如果我们的人口,在三个月的时间里快速膨胀,达到城市的规模。那么我们刚刚筑成土墙,是不是又必须推倒重建?”

    盖瑞斯脸上的雀斑很特别,不是不规则地分布在鼻粱两侧,而是均匀地分布在半个脸上。

    颜色和大小相差无几,看上去像是一幅建筑设计图。

    鹰王领地的人口在三个月内超过八万,达到城市的规模。这是盖瑞斯想也不敢想的事情。

    要知道,整个鹰击大峡谷已经历了大半年的发展,人口也不过刚刚增加了一万。

    以鹰王领地驻扎三千鹰人的人口基础,别说十万,即使现在来看,也已经承受不了更多的奴隶,这是不争的事实。

    “通过俘虏和奴隶提高人口的规模,这是不可取的做法。万一有奴隶暴动”盖瑞斯想通过心里想的那样开口劝说,但他想到了,这似乎不在自己的职权范围。

    所以、在索隆的目光注视下,建筑师盖瑞斯只是尽职地回答,“是的、吾王!”

    听了盖瑞斯的回答,鹰王祭祀的脸上,方才荡起了微笑。

    并且对于目前的人口发展,他也早就心里有数。索隆本身并不是鹰人,在鹰击大峡谷的一侧建立一块领地,并建立一支绝对效忠的军队,对索隆很有用,有利于他接受整个鹰击大峡谷的权利。并且他也认为,自己鹰王祭祀的身份迟早会有穿帮的一天。

    展开盖瑞斯递上前的卷轴图纸,从桌案前俯下身、索隆目光凝在一处,盯着建筑图纸,“盖瑞斯,你是一个有经验的建筑师,不管花费什么样的代价,按照城市的规模,直接从巨石城墙开始建设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