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书楼小说网 > 科幻小说 > 白银圣歌 > 第052章 技能
    “韦弗斯。”

    紧要关头,一声呵斥,制止了韦弗斯作势欲将吸血雕塑一剑劈碎的举动。

    信念的力量,克制来自身体的痛苦。索隆的眼神,冰冷、僵直。在众人的眼里,大概唯有被宰杀后的动物的眼睛,才会这样可怕。

    尽管刺痛的头脑,像是要炸开一般,感觉灵魂都即将被抽走,索隆依然恪守着那份坚韧和忍耐。

    探索未知,揭开迷雾!

    随着指尖的刺痛,脑海中感知到一些圣殿的力量,让他的心跳得厉害,嘴唇抖颇起来,一双锋利的眉毛,也在随着扭曲的面孔纹路,不断颇动。

    “经过血液认主,恭喜阁下成为1级天空圣殿的主人。这将是一条开拓进取之路,也将正式完成一个王者的奠基。天空圣殿,来自广袤的虚无和神秘的空间深处。关于它神秘力量的起源,还有来历,则需要圣殿之主一步步去揭开、不断去探索”

    将这些反映于脑海中的信息,用文字的形式表述出来,大概就是这样。

    但接下来发生的一幕,使得索隆惊愕地眨了眨眼睛,脸上的肌肉一下子僵住了,纹丝不动,如同被瞬间定格。

    视线里,大厅中央没有面孔的雕塑发生了变化。首先,那是一对极威武的眉毛,略显刚毅的面部线条,犹如雕刻般清晰明朗。银色的长发、银色的瞳孔等等特征,并没有让索隆和在场的人感到陌生。

    因为这具雕塑,本来就是他本人人类形态的翻版,和他长得完全一模一样。

    水晶雕塑活灵活现的相似程度,从肉眼就能分辨,那几乎不可能是出自雕塑家之手。

    看到这令人惊诧的一幕,索隆微微驼曲的肩背,伸凸着的颈项和此刻变得迟钝笨拙的肢体,仍旧保留着一个仔细观察的身段。

    眼波流转,根据数据显示,多出来的三千枚水晶石,被自动消耗。当看到水晶地面冉冉升起的凸槽,和关于装备的提示。

    索隆的脑海里自然想到了鹰人的装备模版,树叶形状的矛尖和底端是三棱尖的长矛,绘有纹饰的圆形盾牌,护鼻梁的科林斯式头盔,战靴、护腕、护臂还有护胫。

    水晶雕塑的身上,依次浮现了这些战盔。以至于让人再难看清,雕塑面孔上一模一样的诡异面貌。

    与鸟头怪使用的双链刀材质一模一样,锋利而又坚硬,超越了现有的冶铁工艺,不论是通体银亮的长矛,还是平滑的圆盾,这些装备的外层,都普遍罩着一层逼人的寒气。

    对于双链刀材质、工艺的疑惑,此刻、似乎终于有了一个答案。

    并且随着这些装备的出现,等级为1级的天空圣殿,在索隆的脑海里显现了,第一个被解锁的圣殿技能长矛飞掷,以及它的详细注解“朝一个敌人掷出手里的长矛,力量翻倍的一次暴击,将确保天翼战士可以在瞬间杀死对手。”

    除此以外,根据血液认主,反映在脑海里的提示,天空圣殿似乎每提升一级,就可以解锁一个新的技能。

    感受圣殿技能长矛飞掷,单掌伸展,一股气劲若隐若现,这似乎已经超脱正常认知的范畴。环视四周,即使没有眯眼,索隆的眼睛看上去也确实不大,细细的、长长的,眼梢微微地向鬓角挑去。眼球部分虽是银色,但目光流盼之时,瞳仁里仿佛不时有一颗颗火星迸发。

    空旷的水晶大厅,除了中央地带,四周的角落里,还分布着三十六个没有面孔的水晶雕塑。

    两道眉峰修长,渐细渐淡地隐进鬓角。夹杂着猜测,和试一试的心态。在索隆的示意下,韦弗斯,鲁道夫,以及34个实力达到青铜的鹰人,伸手血液认主了剩余的水晶雕塑。

    视界里一道道青光闪动,那些瘦削的雕塑,浮现出发达的肌肉,在肩膀和两臂上棱棱地突起。

    当众人的面孔,一一在这些水晶雕塑的头部显现,三十六个雕塑,面向中央,全部呈单膝跪地的姿态,臣服于圣殿中央。

    至此,索隆同时收获到了这样一组信息。

    “恭喜阁下,组建了亚神族天翼圣团,每一个天翼战士,都将忠诚于阁下,成为圣殿麾下至死不渝的中坚力量。”

    “天空召唤师的每一次召唤,天翼战士可以自主决定,要不要响应并与之建立跨越空间的联系。但阁下需要知道的是,圣团战士每一次响应召唤师的召唤,每经历一次战斗,都将为圣殿提供一枚圣徽。当收集一百枚圣辉,天空圣殿、便可以晋升为2级圣殿。”

    天空圣殿所携带的战斗技能,是一个里程碑式的探索和发现,正式揭开了这个世界的,一些未知和隐秘。

    这将是一种完全不同的力量,感受着技能带来的感觉,索隆面孔上那两道细眉的尖端,随着眼睛变亮而扬起。随着圣殿等级的提升,将会有越来越多的鹰人战士,可以血液认主,最终组建一个精锐、强大的天翼圣团。

    并且经过试验,只要索隆愿意,银亮的圣团装备,可以根据他的意识,随时在他的身上浮现。这种能够在自身,雕塑、和圣殿之间传递的神秘力量之源,令人感到惊奇、而又震撼。

    “长矛飞掷”

    锋利而沉重的长矛,以超越风的速度,带着刺耳的呼啸。树叶形状的矛尖、快速没入了百米开外的大理石当中。

    施展圣殿技能,不需要特别瞄准,不需要用力,只需要用意念默认即可。

    而不耗费体力、甚至没有用心的攻击结果却是,不管是投矛的攻击距离、打击力量、还是投掷精度,都超脱了索隆平时的正常认知。

    这样的技能,在恰当的战斗时机,无疑是一个强大的杀戮手段。但要说这个技能的缺点便是,长矛作为鹰人主要的战斗武器,不到紧要关头,不适合离手。

    “天空圣殿晋升2级,会再次解锁一个什么样的技能?”

    这样的疑问,使得索隆那双银色的眼睛一直在心上闪烁,就象挂在苍穹的一颗星,折射着一种纯净的光辉。那么直接的表露出一种渴望,一种追求。

    神赐贸易的第二天,清晨时刻的天和地之间的界限变得朦胧。

    东面的劈山是白的、头顶的天空是白的,也飘着白雾。索隆想要摸摸这奇怪的雾,可它像个调皮的孩子,一会儿逃向东,一会儿逃向西。

    灰蒙蒙的雾似在不停地滚动,索隆站在圣殿的月亮门口,隐隐约约地看见了船帆,一个、两个、三个

    就在光影船只满载着贸易货物,归来之际。一道回响在意识里的空洞声音,让他获得了一种敏锐的感知。

    “纷扰的游尘,迷惑的旅人,大地的怒吼,天穹的呼唤。空间的意念,混乱的重生,狂野的力量!背逆了一切的定理,违反了亘古的常规,以大召唤师的名义,祈求天空之神,圣殿之主的降临!”

    头一次感知到来自召唤师的召唤,不得不说,这种跨越了空间距离的呼唤,让人有些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

    “背逆了一切的定理,违反了亘古的常规,以大召唤师的名义,祈求天空之神,圣殿之主的降临!”

    遵循那种说不出来的感觉,索隆的眼波流动,就像一潭神圣且拥有神奇力量的湖水。

    对方的召唤一遍比一遍急促,在短暂的犹豫之后,索隆决定响应对方的召唤。

    距离扎布兰大陆遥远不可知的一块位面大陆,一处冰雪覆盖的幽暗密林。

    密林里光线阴暗,笔直高大的树木遮住了绝大部分阳光,只有斑驳稀疏的冬日光线,透过树木的枝叶照射进来。

    加之密林里的大树藤条相互缠绕,如同罩上了层层叠叠的大网,极似极其深邃、暗绿色的海底。

    不需要其他的感触,鼻子就会告诉你,密林中的空气阴暗、潮湿、寒冷。

    风越刮越紧,雪越下越大,天气越来越冷。

    风卷起雪花在耳旁刮过,可以明显地感觉到其中有一股刺骨的寒意。

    伴随着刺骨的风,一星半点儿的潮湿,悬浮在空气里,是露水或者冰屑,说不清楚,只是碰到皮肤的时候,会激起一阵小小的鸡皮疙瘩。

    一阵猖狂的笑声,在密林中传来,其中还夹杂着个别人的讥讽。

    “哈哈哈哈,看啊,真是没想到!这个大美人儿,她还是一个召唤师。”

    “哦!克劳迪娅,请问你是白痴么?这个世界上,除了三座已知的圣殿,你这样的召唤师,只会召唤出来一个只会搓澡的木偶。”

    “啧啧、可惜了。即便你是一个天空大召唤师。但所谓的天空圣殿,那不过是历史上,被一群可怜的老人臆测出来的东西。”

    耳旁似乎有狂风刮过,在这个过程里,眼帘难以睁开。

    嗡

    一块水晶形状符号,融化了一片积雪,烧焦了积雪下掩埋的苔藓植物。

    当十秒钟以后,一个女孩显现在索隆的眼帘。

    在凹凸灰色的帽子下面,露出留了那一排淡黄色的额发。下面一股一股的长头发,它们是先编成一根一根的小辫子,随后又绞成一根大辫子,搭在肩头。

    尽管半躺在雪地上,依然可以发现,女孩的身材修长,一双纤细的手臂穿着白色的长手套,优雅的小腿则套在优雅细窄的鞋子里。

    近距离对视,那两道眉毛给予她的眼睛一种特别的色彩这是两条淡褐色的、松软的、差不多是笔直的线条。

    但在这张痛苦的面孔上,却很少有对称的时候,一道比另一道高出一点,因此这道眉毛上面出现一条小小的皱纹,其中仿佛含着怒意,隐藏着杀气。

    在她涣散的视线里,她渴求围观的人群给她一点尊重,却无人理睬,直至索隆的出现。

    不管怎么说,目前索隆的形象,鹰王身披着两条巨大的羽翼,头戴着遮住大半面孔的马鬃战盔,手持长矛,以及腰里佩带着战剑。

    统统这些,与想象中的木偶人亦或是一只毛茸茸的宠物,都有着天差地别。

    光是圣团装备上笼罩的那一层寒光,就足以令许多人胆寒、并感到发自心底的畏惧。

    一切发生得这样突然和意外,以至于让周围的许多围观者都完全惊呆了。

    所有人的那种神情,就好像失音、麻木了一般,刚刚还在讥讽的男男女女,话到一半,脸上就全部被唬得改了样子,两颊的肌肉都松松地下垂,一张嘴巴,也差不多都看着好像是一个小圆孔。

    很明显,他们无法想像,眼前居然真的出现了一个受召唤而来的天翼战士。

    但不管这里究竟发生了什么。或者是因为什么样的原因,让一个大召唤师,向天空圣殿发出召唤。这些都不应该在索隆这个被召唤生物的关心之列。

    此刻,索隆所要做的事情,大概就是进行一场杀戮,杀死他所能看见的任何敌人,然后退出战斗,为天空圣殿收集到一枚圣辉。

    短暂的几秒钟时间里,他的眼球在急速充血,似乎对女孩的愤怒感同身受。让他能够自然的分辨哪些人,需要为他们愚蠢的行为,为惹怒一个大召唤师,而付出鲜血的代价。

    “鹰击大峡谷之王,天空之王,圣殿之主!索隆丹德!”

    一股怒意的驱使,或者是来自圣殿的某种神秘力量,让索隆第一次向这个陌生的位面吼出了这个名字。

    尽管,在召唤战斗中,他的嗓音听起来空洞、生硬的就像是两块巨大金属的碰撞。

    但“长矛飞掷”圣殿技能发出“呼呼”的刺耳破风声之后。

    视界里,只见索隆的手臂只是随便一甩,呼啸的长矛,便立即洞穿了二十米以外一个男孩的嘴巴。沉重而又锋利的长矛,将他整个头颅,都钉在了身后的大树上。

    尽管直到死亡降临的时候,那两道还来不及涣散的眼神、看起来是如此的无辜!但来自鹰击大峡谷之王,天空之王,圣殿之主!索隆丹德的怒火,却不会因此而停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