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书楼小说网 > 科幻小说 > 白银圣歌 > 第054章 雷德
    “矛林!”

    两分钟以后、数百人的卫兵中,传来一声厉喝。陡然,索隆忽然发现,密密麻麻的长矛利刃围剿和封锁了他的一切活动空间。独木难支,索隆的圆盾难以做到滴水不漏,一根长矛,从下盘空间里忽然冒出,让他的腿部出现一道刺眼的妖红,尽管没有命中要害,却让他暂时失去了再次站起来的能力。

    眼看着天空大召唤师克劳迪娅,被几个卫兵围住,从缝隙间,索隆能够看见灰色的帽檐下面,她显露出的嘴角,绽开无奈、凄苦的微笑,像是在告别。

    老实说,索隆大可以选择秒速退出战斗,回归鹰击大峡谷,回到天空圣殿。

    但在此刻,他显然不打算这么做。

    即便是受了伤,单膝碰住地面,肚子面对密密麻麻的长矛利刃,那一对银色的眸子依然非常明亮,并且非常深透,里面含着一种热烈的光!

    “鹰击长空”当一道吼声,混淆了喷泉广场上奏响的单曲。

    霎那间,索隆所站之地,传来一阵咆哮,比老虎的吼声响亮千百倍,足以让任何人感到振聋发聩。

    身为鹰击大峡谷之王、圣殿之主。

    如果有必要,索隆可以召唤整个天翼圣团,为他而战!

    当鹰击长空四个字冲破云霄,在索隆的身后,一个巨大的闪耀发光水晶符号,烧焦了喷泉广场上的一大圈积雪。

    感受到鹰王的战斗召唤,第一个鹰人天翼战士的身体由虚变真、渐渐凝实,降临到这片广场上。在他的战斗视角里,有层层密密的长矛利刃,正在朝着一个方向挺进,而在闪耀着密密麻麻金属寒光的锋刃之下则是一道令他感到熟悉的身影。

    “鹰王在孤身作战!!!”

    反映在眼睛里的这一现实,几乎灼伤了鹰人天翼战士的视觉神经。两颗欲要瞪破眼眶的眼睛,出现在了一张因为愤怒而扭曲的覆盖了羽毛的面孔上。

    当第二个、第三个鹰人天翼战士响应召唤,接二连三的出现,见证了眼前的一幕,在他们的脑袋里,普遍嗡的一声,震响了巨大的轰鸣。

    强大的怒气,瞬间变成了烈火,在胸膛中升腾、直至燃烧。

    每个鹰人天翼战士发出扪心自问,“鹰人何时让鹰王孤身作战???”

    重盔底下,一张张张古铜色的脸,“唰”地变紫、变青,继而脸上的肌肉也在强烈抽搐,太阳穴上青筋暴起,阴霾化成一片黑云,笼罩了每个鹰人天翼战士的整个面孔。

    “杀”怒不可遏地吼叫声,像沉雷一样滚动着,震响了整片冬日的天空。

    相比鹰人天翼战士的愤怒,鹰王护卫官韦弗斯,他强硬迅猛的步战技术,表现得更加直接。

    第一个冲出被烧焦的积雪痕迹,他双腿加速了变幻的步伐,手持双剑的战斗风格,左剑横劈,右剑突刺,冲过了两层防线,来到第六个敌人的身前,一个虎跳,转身横砍,半颗头颅在空中划了一条漂亮的弧线后,不偏不倚地落在远处的喷泉中。看到喷泉顶着半个脑壳,变成血色。鹰王护卫官韦弗斯方才站稳身子,用特别响亮的声音吼道“鹰人杀了他们!守卫吾王!”

    愤怒的鹰人天翼战士,如同涨满河槽的洪水,突然崩开了堤口,咆哮着,擎起圆盾、长矛突刺,势不可挡地涌进了密密麻麻的卫兵大队。

    “守卫国王!”

    当这一信念,通过战斗的力量来表现出来。

    愤怒和仇恨,像怪兽一般吞噬着鹰人天翼战士剧烈跳动的心脏。他们大吼着,长矛脱手,连续贯穿了敌人的胸口。战剑脱手,直接粉碎了远处一个长矛卫兵的面门。鹰王护卫官韦弗斯双臂一晃之间,第一次用出了他斜挎在身后的双链刀。

    在这一刻、鲜血是廉价的。这将是鹰人天翼战士圣团第一次向异大陆显现出强硬实力。近距离混战,长矛变成了投掷武器。每个鹰人天翼战士用力地挥剑拔剑,敌人的血喷涌而出,鲜红的,温湿的血渲染、溅满了一堆灰黑色的翅膀。

    战盔,胸甲,圆盾上,都溅满了温热的血液但圣殿装备的光滑,却慢慢地将这学血液凝聚成血珠,使之不断滑落。

    数百名长矛卫兵,被三十六个圣团战士像赶羊一般屠杀。年老的长者,发黄的眼白、浑浊的眼睛,就像关在笼子里黑鸦,焦急地骨碌碌乱转。当他迫不及待地念诵起召唤咒语,“沉默的大地,通晓地动变化之理的,勇敢的御敌圣团,坚毅的圣殿之王贝西莫斯啊!请聆听我的召唤,遵循神圣的契约,回应御敌召唤师的召唤、请派出、请、”

    “噗”的一声轻响,苍老的声音在这一刻停顿。

    根本来不及看清冷漠的战盔下面,是一张什么样的面孔,鹰人天翼战士手中的利刃,便已经没入了他的体内。

    他无意识地发出一声叫喊,眼睛不可思议地睁大了,然后迅速向后栽倒了下去。

    蔑视鹰人天翼战士,或是对天空圣殿抱有轻蔑态度的人,都将在这一刻后悔。

    索隆的眼前,闪动着鹰人天翼战士扑打双翼的动作。鲜血飙飞的一刻,砍断的四肢,布满了这一队卫兵绝望的瞳孔,咬着牙忍耐疼痛,大腿外缘一道殷红的口子,还不至于突破索隆的忍耐力。他的一双晶亮的眸子缓慢游动着,看着那些惊叫的非战斗人员,快速逃离这片广场。远处宏伟、浑然一体的建筑群,走廊、窗台、台阶则布满了密密麻麻的人头耸动。

    “这似乎是一个学院之类的建筑群”随着索隆的目光游走,他暗自将雷德学院这四个字记在了心底,也暗自庆幸这是一个合适的地点。为鹰人天翼战士圣团,提供了一个影响深远的战斗场所。索隆相信,经过了今天,这块陌生的大陆将会出现一大批天空召唤师。

    长长的睫毛微微地颤动着,克劳迪娅像钉在地上一样动也不能动。

    她发现对方的目光在看着自己,张口欲言,却因为喉舌都被干结住了,无法发出一丝声音,心脏跳得也像胸膛里都难以再容下。

    一半因为震惊,一半则因为惊喜。因为从今天开始,天空召唤师,将不再是一个鸡肋的职业。以往只能在炼金师的桌子旁边,操控木偶帮忙试验的她,即将成为受人尊敬的导师级召唤师。

    召唤师等级见习召唤师、初级召唤师、中级召唤师、高级召唤师、大召唤师、圣召唤师。

    “鹰击长空!”

    眼看十几名手持长矛的卫兵,不住往后退。鹰王护卫官韦弗斯一步一步逼近,他的喉咙里再次发出巨吼,奔跑的脚步猛跺地面,雄壮的身体,竟托着两把双链刀腾身跃起。

    同时,两道银光从他的手臂,朝前方而去。

    此时正值正午,一束一束笔直的光线,携带着红晕高挂在天空,正好映着双链刀,使得明亮的刀身仿佛镀上了一层银光,化为一股波涛似的银流,快速向前斩下。

    仿佛切西瓜般,的银光向前,绕着弧线在半空中劈砍,甚至连惨嚎声都没有,便有头颅飞滚的一幕、艳红的鲜血立即喷洒出来,渲染了所有人的视界

    只是在一瞬间,他们的瞳孔中便开始散布出恐慌。

    对于剩余的一百来个长矛卫兵来说,这一瞬间的恐慌、已经足够让他们丧失战斗的意志。每个人快速丢掉手中武器、不顾一切地向不同的方向转身狼狈溃逃。

    但尽管如此,数十名天翼战士,似乎并不打算放生。

    “长矛飞掷”

    几十杆长矛,猎杀溃逃的卫兵,其中最惨烈的一幕,莫过于长矛从颅骨下面穿过,钉在地上。喷溅的血液,一股一股的不断的洒地。

    由圣殿磨砺而成的武器,长度和重心都配合得完美无缺,枪刃精密的弧度,保证它可以轻易刺穿敌人的头盔和重型铁铠。

    也只有圣团战士,才能有这样强大的装备。那是人力无法比拟的铸造工艺,在一块顽铁上凝聚出如此强烈的杀意。

    那些侥幸躲过技能攻击的人,感受到死神的呼啸擦着耳朵而过,闻着四处都弥漫的血和内脏混合气味,无不脸色苍白。

    同时,在这片喷泉广场以外的许多人,也被这种迅猛直接的杀戮,刺激的喉咙发干、脸色惨白,动也不动地站在那儿,只觉得脊梁上流下一股股的冷汗。以及互相议论、面面相窥的过程中,嘴唇和面颊因为惨白而拉的很长。

    “这就是天翼圣团吗?”

    “他们好像自称鹰人!?”

    “我无法回答你的疑问,但是天翼圣团实在是太强悍了!是我生平仅见的可怕战士!我相信将来他们会比御敌、飓风、蔚蓝圣团更强!我相信这都只不过是时间的关系。”

    三十六个天翼圣团战士击溃了数百名卫兵。

    当鹰王护卫官韦弗斯揪着一个幸存的中年人,来到索隆的身前,对方嘴边堆着白沫,浑身瘫软的像泥巴一样。不过看他的衣着装束,特别是胸前佩带着一枚三道横杠的徽章,似乎是有点身份的人物。

    “待死之物、说出你那卑贱的名字。”

    若不是鹰王护卫官韦弗斯一只手揪着他的衣领,索隆倒是很怀疑,对方能不能像样地跪起来。面对鹰王生硬空洞的问话,他浑身打哆嗦,不但吓得晕头转向,似乎受到了某种可怕的刺激,特别是连肚子都像酒桶一般凸了起来。

    不过几秒钟的时间,似乎闻到了一股尿液的味道。

    看到自己的俘虏这般没出息,鹰王护卫官韦弗斯又弯又细的黑眉头,像人字似的向下弯垂。

    “懦弱不值得同情!”护鼻梁的重盔底下,索隆无奈冷笑,向前跨出一步,双手紧握剑柄,向后高高扬起了手里的屠刀!

    但就在这时。一道女声从广场对面传入索隆的耳际。

    “放了他!”

    剑一样的浓眉,向鬓角斜挑。在鹰王的视线里,似乎出现了一些雷德学院的高层人物。为首的是一个腰挎着长剑的女人、海藻般浓密的长发,微微卷曲,眼睛象海水一样,皮肤很白。但那些微皱的痕迹,说明了她的年纪、至少在三十岁开外。

    “你在命令我吗?”

    虽然这么说,但他手中的战剑、优雅地挥舞出了一片明亮的光翼,毫不犹豫、大幅度向前劈砍了下去。

    仿佛是刻意为之,使这一片光翼闪得稍微的缓慢。

    在中年胖子整个人被切开、以及浑圆的肚子被剖开的瞬间,剑刃没入**的声音,让广场以外的许多人都头皮发麻。有那么一瞬间,大多数人,似乎连灵魂都被这一剑给砍了出来。

    冷漠、迅猛、果断、杀伐、毫不手软!

    因为场面血腥,使许多人惊悸,毛发着了魔一样地冰冷地直立起来。但又因为勇猛嗜血、再度让远处的围观者,一颗火热的心在胸膛里火热燃烧。

    不知是该崇拜,还是应该心怀畏惧,大部分人茫然不知所措的脑子里,空白的就像是一张白纸。

    “克劳迪娅!快点解除你的召唤!”

    胸前佩带着四道横杠的矮个子,他的斥责声刚刚出口,便被挎剑的中年女人所打断,“没用的、这是禁咒召唤,克劳迪娅她召唤了天翼之王。”

    说这句话的时候,她掠过克劳迪娅愧疚的面容、转而注视着索隆。

    同时落在索隆的视线里,在她描画得规整的眉弯上面,可以看见有一根出奇的小血管,呈淡蓝色,带几分病态,在明净无疵、仿佛透明的前额上岔开。表明了这个中年女人,似乎隐隐快要到了暴走的边缘。

    禁咒召唤之所以被称为是禁咒,是因为召唤师所成功召唤的对象,是一个圣殿之王。其强悍的战斗意志、早已不在召唤师的掌控之内。

    但话又说回来,天空圣殿目前还只是一个1级圣殿。与已知的、存在上千年的圣殿,根本没有任何的可比性。

    否则,不要说是一个区区的天空大召唤师,就是圣召唤师,也不一定能够得到圣殿之王的响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