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书楼小说网 > 科幻小说 > 白银圣歌 > 第056章 怒火
    天翼战士强硬、坚毅的表现,和那对威风凛凛的翅膀,赢得了大部分雷德学员,一种狂热的认可和欢呼。

    此外,蔚蓝圣团华丽的技能,和它的悠久的圣殿历史,也不乏一干头脑发热的追随者。“蔚蓝圣团,天授我权!”

    当这两种不同的欢呼声,一浪高过一浪,最后汇聚到一起,则演变成了一个冷酷嗜血的字眼。“杀、杀、杀!”

    光滑、坚硬的马鬃头盔,落在旁观者的眼里,让索隆面孔变得好像大理石的浮雕一样,冷漠、威严。

    他一对尖利的眼光,在这七个蔚蓝圣团战士的身上霍霍地打圈。透露出冰冷、僵直!

    “这几个罐头还没有选择退出战斗,难道他们以为,这是在进行一对一的公平决斗?”

    感觉到,还有最后两分钟的战斗时限。瓮中捉鳖也不是不可以,这几个不强、借着技能逞威风的家伙,也想抵抗天翼三十六个精英战士么?

    索隆深不可测的眼睛里,开始闪耀着金刚钻一样的光辉,他猛地提起手里的战剑,以极快的速度向前跨出两步,才发出咆哮,“鹰人,还在等什么!”

    世界上从来没有过所谓真正的公平。就像有阳光的地方就有阴影,世界的残酷,与世界的文明总是同步。

    如果蔚蓝圣团,可以施展第五个圣殿技能,说不定就能让天翼鹰人退却。遗憾的是,战场上从来没有如果,一切都已经结束了。

    先前蔚蓝圣团战士,依靠技能压人。

    此时索隆亲自率领着三十六个天翼战士,一拥而上。严格的说,并不是一场公平的较量,而战场上的较量,也从来没有公平的时候。

    “鹰击长空!”

    伴随着天翼战士的虎吼,以及战剑、长矛携带而起的尖锐呼啸。

    迎面站立的七个蔚蓝圣团战士,只感觉脑子里翻转昏旋,耳朵里发着恍如死神的咆哮,视线所及,全是如尘烟一般的膝胧魔影。

    在短暂的、区区两秒钟的时间里,他们似乎一点也没有想到,三十六个天翼战士圣团会一拥而上。

    这绝不是一场公平的战斗,一切想象中的恐怖全都挤在脑中,有如事实,个别的意志不够坚定的蔚蓝圣团,只觉得两腿抖颤得厉害,颤抖的手臂也再难以掌握手里的武器。

    “连续四道圣殿技能,造成了一定的杀伤,却没有令对方退却。特别是高大威猛的肌肉战士,对臂膀处狰狞的伤口,和地上遗落的手臂不屑一顾,仿佛那是从别人身上不小心掉下的。”

    这是一种什么样的战斗意志,不管是蔚蓝圣团,还是周围的围观者,都只能通过视觉感官在心里面臆测。

    当鹰击长空几个字,响彻这片广场,在整个雷德学院的建筑群来回回荡。

    每个人的耳朵里都轰鸣一声,如同被尖针刺破了耳膜,从头部开始蔓延四肢,全身都有些麻木。目视着那一道道嗜血的眸子,每个人只感觉浑身玲彻骨髓,那是一种连他们自己也不知道的模糊的、无以名之的恐惧。

    视界里,有三个蔚蓝圣团抛弃了他们的战士荣耀,丢掉了圣殿尊严。他们怀着茫然的恐惧,犹如一个受伤的人,当一只手指接近他的伤口时,会本能地颇抖一样,难免的感觉到神经恐慌。

    耳朵里嗡地一声,下意识地抓住大概只有一、两秒钟的空隙,下意识地选择了脱离战斗。三个蔚蓝圣团的身影化为了星星点点,回归了蔚蓝圣殿。

    至于剩余的四个蔚蓝圣团,有时候,选择荣耀的代价,便是面临狂风暴雨一般的攻击,瞬间被砸成肉饼。

    就算身披封闭式的像罐头一样的钢甲,也难以保护他们,可以免受天翼战士的怒火。

    索隆眼睛变得更加明亮、尖利。每一闪动,就像一道道闪电,嘴角浮现一丝浅笑,接着便面色一沉。重剑劈砍,握住刀柄的手又紧了几分,蔚蓝圣团只觉得一股大力从剑身上传来,接着身体便受不住,被这股大力震飞了出去,而他手中的十字长剑,却有半截插在了硬实的地面上。

    没有等到倒地的蔚蓝圣团重新站立,撑开羽翼的天翼战士,便大吼着一拥而上。

    嘭、嘭、嘭

    密集的战剑,重矛如雨点一般落下,顿时,空气中布满了血腥的味道。

    蔚蓝圣殿的坚硬胸甲,呈不规则的布满凹形。伴随着沉重的力道,整个广场仿佛在颤抖。如所有惊惧的目光所见,在这个时候,就算是拥有钢皮铁骨,也无济于事。

    鹰王护卫官韦弗斯的嘴角泛起一丝冷笑,每一次挥动战剑,都是全力的猛击。屠戮还在继续。刹那间,四个亚神族的生命化为乌有。

    风暴过后,他们好像遭受了千刀万剐一样,头颅、肢体崩裂着,躯干支离破碎。在这被血光吞噬的时刻,已经分不清手下砸的是钢甲还是血肉。

    血红的手,染血的长矛重剑,迫不及待、迅猛地将四张脸孔砸碎。

    那是一通头皮发麻的声响,像刀劈进胸膛一样难受。血腥、暴力的场面,让广场周围许多雷德学员的脑中,失去了理性,他们想要呼喊,却又感到恐惧。脑子里想到的则全是失控的想法。

    许多人脸上的皮肤快速收缩,嘴唇闭得紧紧的,抑止住了正要发出来的叫唤。生怕引起这群杀神的注意,每个人的脑海里,大概都存在着一个啼笑皆非的失控想法,“天翼之王,和他的圣团战士会不会杀得兴起,连我们一起杀掉!!!???”

    四个蔚蓝圣团的意识,脱离了自己的躯体,游离到空中。

    亲眼目睹自己被砸扁的尸体,但现在那只是血肉模糊的空壳,而漂浮在空中的另一个,则是他们快要消散的意识,比空气还轻,晃晃悠悠飘在空中,感到无比舒适,由衷地赞叹一声,“终于解脱了!”

    这便是几道意识消散前的最直观的感受。

    某种奇异又真切的感应,感觉到战斗时限的结束,仿佛威势过盛似的目光,索隆玻璃似的银色瞳孔转了一圈。其中充满了火热、深透、经验和智慧和火焰一般的灼热。

    “鹰击长空。”

    在无数道痴呆式的目光注视下,伴随着狂热猛烈的声浪。

    这场战斗的每个人旁观者,都惊奇得像半截木头般愣愣地戳在那儿。从个别天翼战士的身上开始,星星点点的光芒大盛,传染给身边的袍泽。天翼之王索隆,一双银光流转的狭长的眼睛稍稍鼓起,和眼眶形成平面,握紧手里的战剑轻步向前,因为心血上冲,让他的眼神显得更加强硬。

    一道剑光闪过、干净利落。

    矮个子蔚蓝召唤师,没有任何反抗,在痴呆和惊惧中,丢掉了他的头颅。

    向后抛飞的头颅,面容僵硬惨白,显出灰白色的瞳孔中布满了绝望。相信广场周围的所有的旁观者,都为此打了一个寒颤。

    临别之际,与克劳迪娅像是浸在清水里一样感伤、和充满苦涩的眼光对视。

    重盔底下,闪耀着智慧的光辉,而又细致。

    或许对她恩赐,对索隆来说只是轻而易举。感应到天空圣殿的召唤,半边身子都化作了虚无。只是、当他猛回头,一双银色的眼光定神时,犹如一把利剑,仿佛可以刺穿中年女剑士的脸颊。

    “如果想与天空圣殿为敌,雷德学院、还有你,尽可以杀了她!”

    天翼之王轻飘飘的一句警告。其威势、还有分量,堪比一座山峰,狠狠地压在中年女剑士的心头。落在对方的耳朵里,就如同末日审判时的号角那样洪亮骇人。

    回归天空圣殿,索隆腿部伤口,闪过一层琉璃的水晶光芒,被长矛刺出的血洞和口子,印满铜钱大小的粼粼光斑。然后在光斑暗淡的瞬间,眨眼痊愈。

    抬起头,透过水晶虚无圣殿,渐渐地,那东方的雾气先有些微红。在这红色越积越浓,便突然划出一线鲜红,跳出了一个通红的光轮。“离开的时候天刚刚亮,现在的时间大概刚好是日出后清晨,离开了有一个小时左右。”借着天空的颜色,索隆如此判断。

    等到太阳的光轮略大略红一些,由于强烈的光线和日晒,使天翼战士的翅膀,看上去就像覆盖着一层色彩,黑中透着红。

    从鹰王护卫官韦弗斯闪烁的黑脸膛上,他的目光逐渐表现出火热和兴奋。断臂重生,连一丝疤痕也没有留下。不由让旁边的鲁道夫也暗赞了一声,“每一个圣团战士,之所以被称为亚神族、是因为圣殿让我们拥有强大的治愈神力!”

    即使从天翼战士神采焕发的眉宇,都极能代表他们对圣殿治愈神力的不可置信。

    但事实就是如此,在天空圣殿,每个天翼战士都能够领会到神赐的力量。

    索隆目光一动,某种下意识的感应让他忽然感觉到,空旷的水晶大厅比之前大了许多。随着他的眼光扫视,眼前的一幕,不由使得他两道漆黑的眉毛,高高地飞扬起来。

    视线所及,更为空旷的天空圣殿,周围的水晶墙壁上,凸显出三百枚水晶形状的圣徽,圣徽是一朵绽放的水晶花,用手触摸,就像是经过某位雕塑家之手,雕刻上去的一样。自然逼真,纹理流畅,且丰富。

    除了之前三十六个天翼战士的雕塑,根据天翼战士的统计,四周的角落里,足足多了三百二十四个没有面孔、等待着血液认主的水晶雕塑。

    紧跟着,脑海中反映出来的一段文字信息,让索隆瞬间泰然自若。重盔褪去,可以从他的脸部,得到一个深刻的印象严峻狭长的眼睛,刚毅的鼻子,苍白的脸庞带着若有所思的表情。

    “恭喜阁下,终结了四个亚神族,总共掠夺四百枚圣徽!消耗一百枚圣徽,天空圣殿晋升2级。当收集一万枚圣辉,天空圣殿、便可以晋升为3级圣殿。”

    嘴角略带苦笑,索隆看起来额头轩朗,面颊和下巴显得都很丰腴。

    天空圣殿晋升为2级需要100枚圣徽,仅剩3级却是1万枚。前后相差之大,足足有100倍。如果说天空圣殿需要升到4级。岂不是需要100万枚圣徽。更不用说之后的5级和6级,越往后走,达到终极,那将需要一个天文数字。

    无奈地眨眨眼睛,这似乎是一张被圣殿作弄的面孔,但是紧跟着,当出现新的天空圣殿技能,索隆的两眼看上去就像烧热的炭块在熠熠闪光。

    “触发被动技能雄鹰庇护。以最微末的代价,格挡下一次攻击。同时解锁新的圣殿技能,雄鹰打击,跳向敌人发动盾击,就算敌人格挡躲避,强烈的震感可以使攻击周遭的敌人感到晕眩,同时放出雄鹰庇护。”

    走出天空圣殿,视界里神赐贸易的光影船只已经全部靠岸。

    随着云幕和漩涡的消失,再次出现的虚幻海恢复了安安静静的面目,就好像是睡着了一样。没有风、也没有浪、海水已经凝固,好像一块厚厚的玻璃,平躺在那儿,一动也不动。

    在许多人诧异、惊异的目光注视下,目睹陌生人鱼贯下船,在虚幻海海岸集结。狮鹫人的鼻翼鼓动着,似乎想闻出这些人身上的气味是什么来历。但随着近前、和不远处越来越多的人走下甲板,每个狮鹫人被细毛覆盖的面孔,像是罩了一层干枯的豆腐皮,铺满了横七竖八的纹路。

    “吾王,我们的货物抵达了诸神的国度,笼罩诸神光辉的船只,在当地引起了轰动。此次神赐贸易,我们带回了货物,和诸神国度的使者。除此以外,按照您的吩咐,贸易船队还招募了一群鹰人自由民,人数三千。”

    杰西卡,线条俏丽的脸庞上,罩着月亮般的皎洁,挂着笑容的两颊下陷成两个酒窝。

    “非常好,杰西卡。我将以你为荣!”或许是感受到鹰王的目光太过灼热,杰西卡鹅蛋形状的脸颊像是一朵百合花那样洁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