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书楼小说网 > 科幻小说 > 白银圣歌 > 第058章 冰鹉
    有了三百个善于骑射的维亚多族人,再从自由民中挑选剩余的一千七百人,组成一支轻骑兵军团,应当不是什么难事。至于这支轻骑兵的前途如何,包括怎样才能具备一股强大的战斗力,索隆认为,这将需要时间和战场的考验。

    时间过去大约四十分钟之后,先力率领一百狮鹫猎手返回了鹰击大峡谷,收获了六十多颗冰狼族头颅,以及抓到了两名活口。

    “丑陋又野蛮的东西!”近距离观察狼人,厌恶的表情,差不多遮住了韦弗斯的半个面孔。

    落在韦弗斯的眼里,两个被俘虏的狼族,拥有和狼一样的尾巴,有较长的口吻,但最大的类人特征是,他们没有和狼一样的尖锐爪子,肉肉的手掌形状和正常人类相差不多。

    按理说,狼族的体格并不强壮,真正搏斗起来,他们甚至不是一个冰族人的对手。但是因为像兽种人的利爪部落,冰狼族移动速度极快,攻击、闪躲十分迅捷,再加上灵敏的嗅觉,就使他们变得有些危险起来。

    “嗷嗷”视界里,即使被俘,两个狼族的表现也并不安分。始终露着獠牙,一脸的凶相。

    先力已经不止一次对两个狼族进行重拳殴打,但从对方脸部高高涨起的血管纹路,口吻一合一张之间,呈锥形瞳孔的一对眸子,始终凝结着一种与野兽类似的狰狞。

    迄今为止,至少在鹰人的眼里,还没有人可以比鹰人更为骄傲,更不用说两个冰狼族入侵者,此时已经来到了鹰人的土地上。

    由于失去了耐性,即使索隆的面孔,也因此突然变得好像大理石的浮雕一样冷漠。

    没有半句废话,更没有一句浪费口舌。

    得到索隆的示意,早就按耐不住的韦弗斯,只见他一个跨步,来到了在最前面狼族的身前,一把抓住对方的左臂,扬起战剑只听到“咔嚓”一声,直到一条膀子掉在地上,狼族的惨叫声这才响起。

    “卑贱的野蛮生物,在鹰王的面前,也敢露出你的恶心嘴脸!”

    随着一到冷哼,只见韦弗斯的速度极快,没有等到对方细细品味这种强烈的痛苦。他抓住对方的右臂,又是“咔擦”一声。

    韦弗斯连连挥起两剑的同时,身形一闪,一把将狼族推到,按在大理石的地面上,锋利的圣殿武器狠狠的砸在对方的后脑勺上,一剑、两剑、三剑手臂连续数次挥动,顿时将一颗狼族头颅砸得一团血花乱溅。

    由于用力过猛,乱溅的血液很快便染红了韦弗斯的银亮重盔。而向前盯着索隆始终平淡冷漠的脸颊,旁边的狼族只感到一阵惊悸,这时候,毛发也像是着了魔一样地冰冷地直立起来。

    “现在,我问一句,你答一句。如果不想回答也可以,我不会勉强一个勇士。”世间恐怕再没有任何声音,比这道平静的声线更令人感到恐惧了。

    战剑上的血液,快速收缩,凝成血珠,一滴一滴掉落在狼族面前的地面上,绽放出一连串艳红、又狰狞的花朵。切身感受到韦弗斯的凶狠,和遍布身体周围的那种惶惶不安的气氛,狼族的脸上现出怯弱的讨饶的神情,最终软弱地垂下了他屁股后面的粗大尾巴。

    死亡的威胁,是所有恐惧中最根本也是最有效的一项。

    而一个下等的狼族,在面对死亡的时候,他显然没有什么视死如归的荣耀可言。

    “对于野蛮的狼族,用血腥手段进行威慑,是十分有必要的手段。”见惯了血腥,让索隆的面色始终表现得很平静,在整个拷问过程中,只有鼻尖两旁的位置,有意无意地拧起了一旋笑纹。

    经过了半个小时,让索隆对冰狼族的社会结构,以及他们为何会出现在鹰击大峡谷的南部冰原,都有了一个大概的了解。

    首先,冰狼族内部大致分为两个等级,骨爪级狼族和钢爪级狼族。

    两者的区分便是,骨爪级冰狼族一般看上去都比较瘦弱,像人类一样使用长短武器。而钢爪级狼族,体格则比较强壮,所佩戴的武器也是清一色的十寸钢爪。

    “狼族对自己的同类非常友好,真的是这样吗?”听了俘虏的交代,索隆推翻了之前对狼族的模糊了解。

    至于冰狼族为什么会出现鹰击大峡谷南部平原,大约在不久之前,狼族内部出现了大灾变。

    所谓的大灾变,有一小部分狼族,受到了某种不明原因的感染,变成了狼人,并且号称要领导所有的狼族。这让注重血统、等级森严的狼族内部,产生了无法挽回的分裂。

    “根据狼族俘虏的讲述,那是一座由树木变成的奇怪建筑。一些骨爪级的狼族,进去探索之后,就受到了感染”

    “一个受到感染的骨爪级狼族,不但可以转化成一般人类的模样。在狼族的战斗形态之下,体格也变得比钢爪级的狼族还要强壮。并且他们使用的武器,以及不死之身,使得数万冰狼族都无法抵挡。”

    脑海中不断回想着这些信息,在索隆忽然变得严肃,如同铁板一样冷竣的脸颊上,他两眼的目光逐渐变得像发亮的宝石一样熠熠闪光。

    这是一些反常到几乎让人无法理解的东西,却让索隆敏锐地意识到了一个问题,“那就是继第四座被已知的天空圣殿之后,恰巧是在这块荒蛮的大陆,很有可能出现了第五座圣殿!只是不巧被一群下等的狼人一个分支所谓的冰狼人所占据。”

    即使日光已经被厚重的云层所遮盖,向外散发出冷清暗淡的光线,也不能改变索隆脸上那种昂然的光彩。一阵清风将他从额际散落的一缕银色的羽毛在眼前吹来吹去。但是索隆好像对远处长势杂乱的冰雪树视而不见,他眼中看到的,仿佛是一条通往云端的征途。

    从鹰人长老不久前口中的一段话,再次清晰地回荡在鹰击大峡谷统治者索隆的耳边。

    “如果能得到一座圣殿的认可,将会完成一个王者的奠基!三座圣殿,便可以得到长达600年的生命!而攻占七大圣殿,将能获得永生,成为一个神、一个真正的活在世间的神!”

    王者、长寿、永生、神!这些字眼,让索隆眼珠内部不论转到眶中的任何部分,都显得变幻莫测,即便是身边的鹰王护卫官韦弗斯,也不知道他此刻的心中究竟在想些什么。

    其实不单单索隆是这样,似乎每个人,每当在有所成就的时候,常常会伴有一种空虚难耐的感觉。

    短暂的事物不能让人满足,或许惟有号称永恒的神,才能满足人心深处,对永恒事物最终极的渴望。

    神代表着永恒,这样的意义,第一次放在索隆的心里,使他十分渴望去寻求最终的答案。

    冰狼族内部的大灾变分裂,使得冰狼王带着大部分族人从他们的栖息地迁徙,在经过了一段时间的长途跋涉之后,狼族来到了鹰击大峡谷的南部冰原上。只是由于战争和迁徙,让冰狼族内部食物过于匮乏,所以才导致了这次入侵。

    索隆的目光逐渐变得深沉了,如同远方深远的海洋,“通知红色峡谷的执政官鲁道夫,告诉他集结奴隶军团。随时听候鹰王的战斗召唤。”

    他下达备战的命令,已不再是单纯的为了驱除掉冰狼族的隐患,眼下第五座圣殿的存在已经得到了证明,攻占一座圣殿的意义,有时候远比征服一个野蛮部落要重要得多。

    “吾王!”突然一到苍老的声音传入亚伦的耳际。

    新落成的三层建筑,鹰王官邸的门前,狮鹫人部落的部落酋长七十岁的先山,他似乎有事情要说。

    经受岁月的无情刮凿,让这苍老的张脸庞,看上去皱纹粗糙而又深刻。由于先山身边带着一个异族人,让索隆的目光很快便掠过了那张苍老的脸颊,落在了他身边的矮个子身上。

    从外表就可以看出,这已不是简单理解的个子矮小那么简单。

    只有半人身高的侏儒鸟人,他虽然穿着用金丝编制的奢华衣服,却身形扭曲,腿短而手长,长著大脑袋和一张饱经风霜的脸孔,除了背后有一双五颜六色的翅膀,一张苍白的古怪面容和稀稀落落的羽毛,很难让人分辨出他的具体年龄。

    看到鹰王的眉峰微挑,先山咳嗽了两声,在索隆的眼里看上去,与平时相比,他的面色稍微有些古怪。

    “吾王,这位是劈山的冰鹉人酋长哈格。带着满满的诚意,还有礼物而来,希望受到鹰击大峡谷的收容和庇护。”

    劈山里的种族?冰鹉人酋长、希望得到鹰击大峡谷的收容和庇护?

    不得不说,先山古怪的面色,还有他一连串古怪的措辞,让索隆对他身旁的侏儒鸟人瞬间来了兴趣。

    通过正眼打量,在侏儒劈山的冰鹉人酋长哈格有些不成比例的脸上,只有点淡淡的眉毛,塌鼻梁,厚大的嘴唇,两只眼睛的距离也有点远,脑后留着一条粗粗的马尾辫,看起来十分滑稽。

    “在鹰人的领地周边,也有人敢自称酋长吗?恩,还是一位藏在山里的酋长。”随着索隆刻意加重语气饶有兴趣的问话。使得站立在大门两侧的鹰人战士,放低手里的长矛,抵住了这位劈山的冰鹉人酋长哈格的后勃颈处。

    感受到后勃颈一凉,和察觉到两个鹰人战士的嗜血眼神。一霎间,劈山的冰鹉人酋长哈格全身紧张得像一块石头,他的心沉坠得像灌满了冷铅。大脑已经失去指挥自己行动的能力,木头一般地站在那里不动,楞着两只眼睛发痴地望着面前的鹰击大峡谷的统治者,直过了十几秒钟,方才浑身打哆嗦,吓得晕头转向,惊惧地趴在了地上,“不要杀我,我是劈山的冰鹉人,不是酋长,不是。只要不杀我,我愿意为你做任何事。”

    趴在地上的丑陋劈山的冰鹉人酋长哈格,身体比例极不正常,因为害怕而心血上冲,一双大大的的眼睛鼓起,眼睛给松弛的眼皮包着,简直看不见眼珠。

    “目标冰鹉人,富有创造性的种族,拥有充沛的体力。此人不是缺乏勇气、而是没有这种素质。”

    通过数据观察,索隆的眼睛里闪耀着敏锐的光辉,劈山的冰鹉人酋长哈格那张脸,因为受到惊吓,皱缩得像个干瘪的果实。

    稍后根据索隆的了解,他很快知道了冰鹉们虽然和鹰人一样有翅膀但他们却喜欢住在地底下,但生活富足,在安全的时候,有时还会出来地面举行庆典等等细节。

    冰鹉们对鹰人和其他的种族怀有戒心,只有少数被他们信得过的人,才会有贸易往来。而巧合的是,狮鹫人部落正是冰鹉们信得过人里的少数人之一。

    冰鹉人性情懦弱、胆小怕事。狮鹫部落族长先山一直帮助他们,并保守他们的秘密。

    但是自从鹰人剿灭了劈山瀑布的石魔之后,冰鹉人的地下入口,金矿所存在的溶洞深处,恰巧被鹰人所占据。

    回想当初没有继续朝着溶洞的深处探索,只是因为时间来不及。现在看来,随着金矿的开采,相信索隆知道冰鹉族的存在,也只不过是时间的问题。

    “这是一个温顺到卑微、胆小如老鼠的种族。”索隆如此判断。

    如非劈山的冰鹉人酋长哈格亲口承认,索隆或许根本无法相信,一个拥有数万人口的种族部落,要每天付出几个冰鹉少女的代价,供养两头石魔,来帮助他们守护地下王国的入口。

    假如不是金矿继续深挖开采,有个别奴隶已经发现了侏儒的踪迹。说到底,劈山的冰鹉人酋长哈格不会这么轻易就光明正大走出地表。

    “可以这么说,这个来自劈山的冰鹉人酋长哈格之所以来到鹰击大峡谷,完全是出于无奈之举。”认清这一点,鹰击大峡谷统治者,天空圣殿之主,天翼之王,鹰人国王索隆眉峰的皱蹙之间,隐隐蕴藏着一丝冷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