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书楼小说网 > 科幻小说 > 白银圣歌 > 第059章 号角
    索隆不会同情弱者,有些弱者也根本不值得他去

    这位来自劈山的冰鹉人酋长哈格和他的部族,听上去更像是一群养在围栏里待宰的羊。

    “鹰人欢迎你的加入,来自劈山的冰鹉人酋长哈格!”

    不管这句话,在冰鹉人酋长哈格的耳朵里听上去有多么的悦耳。但征服和统治的目的,永远都不是为了帮助弱者,而只是强者愚弄弱者的游戏。

    说穿了,就是强者在一切事情上,都拥有对弱者的绝对控制权。

    在索隆的眼里,像冰鹉人这样的卑微种族,看上去也只会增添这个世界的荒诞感。但不可否认的是,有时候,强者需要依靠大量的弱者来生存。鹰人不事生产,严重依赖奴隶和自由民,这将是最直接和现实的问题。

    “我同意将你的部族正式纳入鹰人的领土范围。在鹰人的庇护下,冰鹉人将可以随意走出地表,永远不必再像以前那样担惊受怕。”

    当听到索隆的一锤定音,精锐的鹰人战士收回抵在他后勃颈的长矛。冰鹉人酋长哈格怀着茫然的目光,得到先山点头确认,这位矮小的家伙竟然忍不住惊喜的尖叫了一声。“真的吗?”

    他紧紧攥住手指,睁大眼睛问,“哦、哦。是真的吗?您真是一位慷慨而又伟大的国王。”冰鹉人酋长哈格语无伦次,一时反应不过来。他激动的望着先山,声音不禁不住微微的颤抖起来,“天哪,我的老朋友,你说的是真的,原谅我之前还有些不敢相信你。”

    高兴得晕头转向的冰鹉人酋长哈格,他抬起头,眼里一片潮湿的红,感激又郑重的对索隆说“谢谢你,鹰击大峡谷的统治者,天空上的王者。”

    先山看向冰鹉人酋长哈格的目光中有一丝慈爱。但是他远比愚蠢、天真的冰鹉人酋长哈格要来的老辣,因为忧虑,让他弯曲的眉毛仿佛一道蛇形的深沟,横贯在苍白的脑门上。

    “鹰王既然已经赐予,那么必然会有夺取。”

    明悟这一点,以至于让先山稀疏的眉毛下面,深藏着一对炯灼的眼睛看向索隆,那里面饱含着深厚的期待。

    先山的同情,本身就是建立在强者对弱者的理解上的。在索隆看来,他还不太明白“适者生存,优胜劣汰”着八个字所代表的自然法则。

    冰鹉人本身作为一个荒诞的懦弱种族,即使免受鹰人的统治,总有一天,也会遭受别人的掠夺。

    到了那个时候,便是整个冰鹉人种族的灭顶之灾。而接受鹰人的统治,只要忠诚,在自己的统治下鹰人将是一个善待弱者的民族。特别是对于这些体力充沛、永远只知道勤恳劳作的冰鹉人。

    鹰王的两道眉不太宽厚却浓密真切,横横的两条,永远像新经剔拔过或描画过。在他的眉峰的皱蹙之间,似乎永远隐隐蕴藏着一股杀气、一股风雷。

    落在先山的眼里,在这双浓眉的下面,一双银色的眼睛里,没有含着什么柔和的光亮。反而跟黑鹰的瞳仁一样来得锐利。

    鹰王是一个征服者,永远不善于同情弱者。

    显然,索隆接下来要说的话,恐怕要令先山感到失望了。“劈山的冰鹉人,作为臣民的义务,你必须从你的地下王国,拨出一半的人口来到地表定居。同时,你还必须将你的王国财富,也拨出一半,来表达你的诚意。”

    在这个还没有钱币流通的荒蛮大陆,财富两个字的意义,包含了食物、矿产、牲畜等等一切现有的财产。加上被剥夺的一半人口,冰鹉人酋长哈格就是再愚蠢,也能明白其中的残酷含义。想到要舍弃一半族人,和一半数百年积累的财富,让他发出了小猪仔一样的尖喊,坑洼的面孔,也一刹时地变成了灰色。

    冰鹉人酋长哈格比索隆想象的还要懦弱,即使条件如何得难以接受,他都丝毫不敢讨价还价。只是弯曲额上两道黑弧线似的浅眉,他有些怨恨地看向先山,“我的老朋友,你坑害了冰鹉人。从此以后,狮鹫部落不在冰鹉人好朋友的清单上。”

    丢下一句话,冰鹉人酋长哈格离开了鹰王的官邸。在索隆的示意下,鹰人战士并没有强加阻拦。冰鹉人酋长哈格就藏在劈山中,溶洞的入口摆在那里,索隆并不担心,懦弱的种族,有违抗鹰人的胆量。

    …………

    ………………

    “吾王,狮鹫人族长先山,请求你的惩罚。”

    对冰鹉人酋长哈格抱有一丝愧疚,让先山的面色暗淡了许多。说这句话的时候,他的颧骨也在微微塌陷的脸上,像退潮后的礁石那样突了出来。

    先前隐瞒了劈山冰鹉人的存在,让先山的面孔上有一种苦涩的神情。但索隆似乎没有理由要去惩处一个对冰鹉人恪守信义的老人。鹰人尊重长者,并且先山对冰鹉人的诺言,是在他加入鹰击大峡谷之前。

    至于先山为何要固执地,恪守一条最终会暴漏出来的秘密,这只能说明他老了。

    在索隆如今的定义里,强者可以变成弱者,弱者可以变强。没有人生来就是二者其一,一切只在于努力进取。先山没有看到更深层的道理,将冰鹉人迁回地表,并不仅仅是压榨和掠夺。恶劣现实的环境,可以帮助弱者让他们变强。冰鹉人将来的命运如何,始终掌握在他们自己的手里。

    总的来说,如何统治奴隶、自由民、公民,还有军队。这是一种技巧,也是一种智慧。

    “先山,狮鹫人部落已经并入我们的天空帝国,曾经的部落栖息地也已经荡然无存。所以,我将晋升你为长老,作为鹰击大峡谷的第二外交官,带领一些狮鹫猎手去探索劈山的更东面吧。”

    说不清这是奖赏还是惩罚。先山总可以从索隆的脸上得到一个深刻的印象严峻的银色眼珠,刚毅的鼻子,英俊的脸庞总是带着沉思的表情,摸不清、看不透。

    但至少有一点他可以肯定,那就是眼前的青年必将是一个伟大的征服者,在他的努力下,扎布兰大陆很有可能恢复几百年前蛮族狂战士做到的那样,形成一个强大的联盟。只不过是将曾经的狂战士,变成了以兽种人鹰人为首。

    ………………

    回首打量此时天边的夕阳,散发着余辉的光轮已经开始西斜,慢悠悠地挂在天边,回望着死海。

    天空和大地像是在庄重地和艳红的太阳告别。湛蓝的天上,金煌煌的浮云留恋地挽着半边光轮。平静的冰原上,则映起一个巨大而又庄严的金色花环。

    站在鹰王领地东面,一段新筑成的城墙之上,索隆一手杵着长矛,抬起头,遥望着天边。白皙刚毅的脸颊,因为受到夕阳余辉的照射,而变得浮现有一种接近透明的光泽。

    “不管是为了探索圣殿的力量,还是为了世间的权柄。人总是为了变成强者而改变,变得冷漠,或者贪婪,放弃了仁慈和善良,还是说那本来就是成熟的表现。”

    “……只是双手染满血腥,赶赴一场魔鬼的盛筵,冷眼看世间,又有谁最终能够把征服的欲壑全部填满。”

    随着一抹感概,当日光的余辉移动到身边长矛的锋刃之上,在索隆的脸上,快速映出了一种泛透出健美的红光。随着他的目光来回扫视,从劈山瀑布到鹰击大峡谷再到鹰王领地之间的这段路程,虽然只是一段微不足道的距离,但是3万人的规模一旦铺开来,还是显得无比的壮观。

    通过索隆心底的计算,现在有1万冰鹉人并入鹰人。在原来的基础上,鹰击大峡谷的人口规模,一瞬间达到了惊人的8万多人。

    如果索隆统计的没有错,以目前鹰击大峡谷的人口上限,最多只能容纳6万人。至于剩下多出来的两万人口,则需要在明天日出的时候,一次性迁至附属领地,红色大峡谷。

    “人口,永远是一块领地不断发展壮大的重要基础。至于8万人口的食物消耗,以目前的粮仓储备,大约还可以维持小半年的时间。”

    接下来,就在索隆一边盯着庞大的1万冰鹉人队伍进入鹰击大峡谷,一边暗自在心底计算食物分配的时候。陡然,一声警示的号角,轰然响彻在了他的耳膜。

    呜,悲沉的号角声,引起了所有人的注意。

    “深渊之虫!那是深渊之虫!”

    听到斥候警示的声音,索隆的脸颊由微笑而扩展到满脸的,都是一种僵化了快速变得冷漠的笑纹。随着他抬起头,向着天边遥望,果然发现了一头飞龙的踪影。

    飞龙,一种善于飞行狩猎的强大生物。

    在索隆的瞳孔里,它飞行在高空,身披着夕阳的余辉,身后的一条尾巴在人的视觉里变成了双岔,随着对方从高空渐渐落下,这时候已然能够凭借肉眼看清它的轮廓,和那双巨大肉翼上长满的鳞片,在夕阳余辉照射下的粼粼反光。

    “鹰人,准备战斗!”

    发现天空的异常黑点,让韦弗斯的面孔通红,瞬间布满了隐约可见的网络般的青筋。在他的战斗号召下,天翼圣团迅速集合,并飞上了不同方向刚刚完工的城墙。

    “狮鹫猎手,准备防御!”先力的声音同时传来,数百名狮鹫猎手,跨起箭镞占据了鹰击大峡谷建筑的各个制高点。在靠近城墙东面的几座塔防,也立即有携带着毒箭的狮鹫弓手进驻。

    眼下刚刚进入鹰击大峡谷一半的庞大冰鹉人队伍,则发生了十分严重的骚乱。

    面对恐慌和骚乱,有许多冰鹉人,甚至在一瞬间失去了理智,人群挤着人群,秩序大乱,向不同的方向尖叫着逃窜。

    到了这种时候,索隆只能任由冰鹉人在平原上骚乱,在他看来,这时候去理会一群胆小的冰鹉人,那才是最愚蠢事情。并且、就算飞龙的胃口再大,它的破坏力再强,也不可能一口吞下、或是杀死1万个冰鹉人。

    在不久前,鹰人已经遭受过一只飞龙的入侵。那不是能够提前预想到的,而这次、也将是索隆第一次正面撼动强大的敌人,一只深渊之虫。

    …………

    吼远远地、天空传来飞龙的咆哮,可谓是惊天动地、让人感觉振聋发聩。当飞龙在平原低空盘旋,那种荒蛮凶兽的威势,还有两只巨大的蝙蝠羽翼所携带的阴风阵阵的感觉,几乎吓疯了平原上的上万名冰鹉人。密密麻麻在平原上拥挤的冰鹉人,就像是受惊的蚁群一样,向着四面八方乱飞惊散。

    飞龙盘旋的阴影下,冰鹉人所发出的那种恐慌的尖叫声,将更多的冰鹉人吓得晕头转向,惊惧疯狂到处呼叫奔走。

    然而与之相对的,在鹰人的城墙以内,则表现出大战前的一抹沉静。这一反差的现象,引起了飞龙的注意。让它盘旋的范围不断增大,最终盖过了鹰人城墙的范围。特别是看到城墙上索隆所站立的位置,明晃晃的圣殿盾牌,让飞龙的眼睛感到一阵十分的不适,却让它怀有一丝警惕之心,始终没有向着这段东面城墙靠近。

    有那么一瞬间,索隆的目光竟与飞龙对视。如果说鹰的目光很尖锐,可以给人以震撼之感。

    那么迎上一头飞龙的目光,则会让人的眼睛里,立刻含有一种被追捕的恐怖神气。蓦地,索隆嘴角的皮肤快速收缩了一下,用霹雳般、挑衅的目光回瞪着这头庞然大物。

    “飞龙、一种凶猛有翼的空中狩猎者,为了减轻体重、能够顺利爬上高空,它们的骨骼其实很轻,胃口和食量也不大。与飞龙相比,更需要注意地龙的扫荡,每年的冬季,这些巨兽会大量离开西方森林,向着平原开阔地而来。”

    “地龙没有肉翼,却有着迅捷的四肢,而且比飞龙更加聪明而且好斗。不管飞龙,还是地龙,在荒蛮大陆,它们都被称为深渊之虫。”

    除了以上这些索隆早就听过的警告,他还知道,飞龙作为比较高等的深渊之虫,它的视力比人类强出十几倍,在黑暗之中也能视物,听力则和人类差不多。飞龙拥有强壮的身躯,又长又粗的颈,有角或褶边的头,尖锐的牙齿,和一条长长的尾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