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书楼小说网 > 科幻小说 > 白银圣歌 > 第060章 诱饵
    它不但可以用一对像蝙蝠翼的巨翼飞行,还可以用四只强而有力的脚步在地面行走,飞龙的身体全身覆盖着鳞片,保护着身体的每一个细节部分。

    看着两只巨大羽翼的呼啸而过,正如索隆亲眼所见。甚至连飞龙的眼睛,也有着四层眼睑,其中内三层是透明的,可保护眼睛免受箭镞的伤害。它的耳朵可以自由开合,在战斗的时候用鳞片暂时遮盖起来。

    几个盘旋下来,飞龙数次使用尾巴横扫或抽打,除了几辆运送物资的车辆被击碎,被打中的几个冰鹉人瞬间变得血肉模糊。显然,这只飞龙并只是为了食物而来。飞龙将鹰击大峡谷当成了自己的领地,在通过杀戮和破坏的方式竖立它的领主权威。

    咻咻闪耀着绿光的铁质箭镞,不断对飞龙进行骚扰。

    离开冰原之后,飞龙瞄准城墙,从空中高速俯冲攻击,但不论它如何撕咬,或是使用前肢拍打,坚固的塔防还是不停地向外射出利箭。

    只是每一支利箭,以最快的速度射出去,撞上飞龙的鳞片,都会十分无力的折断。按照索隆的设想,塔防的箭楼里应该安置类似罗马人使用的蝎弩。但这种设计目前也仅仅还活跃在图纸上,只能说鹰人还没有完全准备好,便迎来了飞龙的第二次入侵。

    飞龙虽然强大,但依然被归类为野兽的范畴。它身体外表的鳞片大概是连圣殿武器都难以刺穿的上等盔甲,但是身体下腹却不然,否则在上次的入侵中,鹰人就无法令它受伤。只是天空圣殿技能长矛飞掷,向上投掷威力大打折扣,并不能对飞龙造成什么有效的杀伤。

    眼见一个个鹰人天翼战士,在城墙上助跑,轻快有力的跃起,正对着城墙横冲出去,抛出手里的长矛。然后两腿像剪刀似地一夹,一个漂亮的转身,迅速消失回到了天空圣殿。

    嘭嘭嘭嘭嘭、一连急促的五道声响,五根长矛在飞龙的鳞片上擦出火花,然后普遍无力地掉落而下。总的来说,飞龙的鳞片防御还是太强了。

    “鹰击长空!”陡然,一声虎吼响彻耳膜。

    眼看着大部分鹰人天翼圣团战士,对飞龙无可奈何。韦弗斯,鼓起了两颊,喘息奔急,来自肌肉的力量震动他的全身,仿佛威势过猛似的,在飞龙从他的头顶飞过的刹那,双腿猛然间弹跃,高高地跃向空中,闪电般地甩出圣殿技能长矛飞掷。然而由于腾身跳出了城墙,脚下全部陆空,韦弗斯在第一时间选择了退出战斗,回归了天空圣殿。

    这便是作为圣殿战士的好处,发动攻击的时候可以没有后顾之忧。而天空圣殿位于鹰击大峡谷的另一侧,暂时并没有一起这头飞龙的注意。

    吼

    韦弗斯含有力量的一击,打中了飞龙的头部。尽管飞龙的额角鳞片完好无损,但从鳞片的缝隙间,还是渗出了不少血液。由于受到打击,飞龙的怒气象火一样在心中燃烧,它怀着极大的愤怒,尾巴抽打、和空中高速俯冲攻击的速度变得越来越猛。

    尽管没有装备蝎弩的坚固塔防,对这头飞龙的低空盘旋无可奈何。但为了时刻防范,索隆还是预备了第二套措施。只是要将这头飞龙引入陷阱,则需要一个能够引起对方注意的诱饵。而以一个鹰人的大小来说,想要引起一头飞龙的注意,实在有些困难。

    就在这时候,天边的云层移动,光线忽然变得十分刺眼。

    索隆抬起头,看着夕阳停留在冰原的平面上,通过冰面的反射,像一条巨龙喷吐着的金色瀑布。当索隆放低左臂的盾牌,一方面,金色的光辉从左侧射向平滑明亮的圣殿盾牌,经玻璃一样的平面反射后,索隆左臂轻微晃动,反射出一道尖锐的光线,直射入飞龙的眼睛。

    在索隆的最初印象里,这么做成功的机率并不高,但能够肯定的是,一定会对飞龙造成非常刺眼的感觉。

    但是随着他突然意识到什么,运动一条手臂的筋骨,对空使用了一次雄鹰打击之后。雄鹰庇护的开启,在盾牌之前,形成一道弧形的光幕,使反射阳光的盾牌瞬间变成一面火镜。至于火镜的焦点直射,仿佛一切被照射的东西都会燃烧起来。

    “吼”

    眼睛部位受到焦点直射,使飞龙的声音由低到高,渐渐地咆哮起来。先前被韦弗斯击中的愤怒加倍,一双深陷在眼窝的眼睛,像一对珠子一样,直盯着鹰击大峡谷的统治者索隆。

    “就是现在”当索隆一边晃动盾牌直射飞龙的眼睛,一边运动全身狂奔起来,他全身的筋骨都在搐动。至于飞龙浑实的又粗又壮的身躯,则像滚动着的巨大岩石,顺着索隆奔跑的身后不顾一切地撞了过来。用双腿而避免使用翅膀,是因为即使鹰人对飞龙来说还是太慢太慢了。

    被一块飞溅的碎石集中后背,顺着城墙的一段阶梯滚了下去。待到他重新爬起来,索隆的眼前冒起金光灿烂的星子来,额上也渗出大量的汗水来。“如果感觉的没错,大概断了有两根肋骨。”

    心中这样想,但为了继续吸引飞龙的注意。索隆双脚向石壁猛劲一蹬,全身一纵,他就像一弹丸一样,从离地数米的阶梯上射了出去,嘭地一声、稳稳地落在了地面。

    跃下城墙,继续狂奔。索隆就像一头负重远涉的老驽马一样喘着沉重的粗气。但随着太阳穴上青筋暴起,脸上的肌肉也在抽搐,战靴弹跳借力,继续连贯猛跳,躲避飞龙猛扑下来的前肢攻击,身后的民居建筑坍塌,从脚底板传来震感,整个大地都在飞龙的猛扑下上下鼓动。

    有雄鹰庇护的圣殿技能加持,为索隆打了一针强心剂。在飞龙张开血盆大口扑咬的同时,他扬起手里的长矛,连续三次像弹簧般地刺在对方的下颚,虽然依旧无法洞穿飞龙的鳞片防护,但从飞龙鳞片四周溢出了血迹,让它变得越加狂暴。

    整个鹰击大峡谷的民居建筑,在飞龙的破坏下一塌糊涂。如在半空中鸟瞰下方,则显得有一些滑稽。飞龙盯死了索隆的身影,似乎不碾死这个令它憎恨的爬虫便誓不罢休。而在飞龙来回抽打,扬起大片尘土的尾巴后方,则是韦弗斯等一干从天空圣殿赶回来的圣团战士,手脚麻利,在飞龙的身后跑得飞快。

    其间,不断有狮鹫射手的利箭从四面八方,落在飞龙的身上,击打出火花。尽管飞龙不止一次想要重点照顾这些烦人的苍蝇,但是每当它一停顿,前方总是会出现一面火镜,灼伤它的眼睛。

    因为愤怒和狂暴,不断让飞龙风气了飞行的优势,在地面追逐。在它咆哮吼叫的同时,鼻孔喷出一缕缕的白色热气。

    反观前方索隆的身影连颠带跑,即使跑掉了战靴,索隆依然有一双能啃大理石地面的硬脚板。

    皮糙肉厚是飞龙的特点,力大无穷也是它的长处,没有人可以正面撼动一头飞龙。索隆的眼睛死死地盯住前方这条街道的拐角,还有不到二十米的距离,只要越过这里,这头邪恶的飞龙,不死也将重伤。

    那里摆着的一台重式投石机,是索隆与建筑师盖瑞斯,还有几个鹰人长老共同试验出来的东西。利用杠杆原理,一端装有重物,而另一端装有待发射的石弹,放好石弹后放开或砍断绳索,让重物的一端落下,石弹也顺势抛出。

    由于工艺落后,只是专门试验出来针对飞龙的不成熟设计,这台重式投石机射程并不远,但平射起来却威力不俗,八吨重的攻击力,就是钢筋铁骨也不好承受。

    现在,索隆唯一担心的,就是那群参与训练的鹰人青年有没有就位。几秒钟不到,在索隆脑海中思虑飞过的短暂时间里,他的身体紧擦着墙角拐了过去,正好映入眼帘的一幕似乎并没有让他感到失望。

    视界里,只见七八个大约十八岁左右的鹰人青年目光炯炯,在一位鹰人长老的带领下,火热地注视着拐角的尽头。在他们手下的重式投石机的石弹篓里,是一颗被易燃物包括起来并点燃的十分有棱角的巨石。

    只是看到飞龙庞大的身影和鹰王同时出现,似乎让几个鹰人青年感到了一丝惊慌。毕竟这一石炮打下去,后果不堪设想。

    感觉到飞龙就要追上,索隆心里焦急,脸色难看。当他红的近乎血色的脸快速扭曲,咧开嘴把不顾一切地大吼。“发射!”

    鹰人从小接受的训练就是服从。鹰王的命令不可违背,几乎是条件发射性的剑光一闪,重式投石机立即被砍断了发射绳索。

    让人头皮发麻的吱呀一声,威力巨大的火热石弹呼啸而出,索隆两腿躬起,脚蹬着土地,运动着全身筋骨,向着旁边尽力闪躲。但即便是如此,他的身体还是被一柄八吨的重锤擦到了身体。圣殿技能系哦昂应庇护,为他格挡了大部分攻击。但饶是如此,他还是听见了自己几根肋骨咔擦折断的声响。

    紧要关头,连事先有所准备的索隆都被擦到了身体,身后毫无感觉的飞龙,面对重式投石机时候的那中突兀感与惊慌感,可想而知。

    咚一声沉重的声音,带给人一阵打中**的实质感受。在一大片建筑坍塌的刹那,索隆感觉整个鹰击大峡谷都是抖动了一下的。

    吼

    夹杂着飞龙绝望的怒吼,“轰隆隆”一声巨响震撼着大地。那一刻,倒塌的民居建筑,像倾泻的洪水一般,快速淹没了飞龙的身躯,变为一片尘土飞扬的废墟。

    一对尖利的眼光在这头庞然大物的身上霍霍地打着圈,在飞龙剧烈的挣扎中,眼见脚下的地面连续振动,那种从脚底板传来的震荡感,让索隆极其强烈。

    随着飞龙的动作越发地剧烈,所发出的咆哮震耳欲聋,好似一股雷声,从鹰击大峡谷的东南朝西北而去。

    重式投石机的威力等于一柄八吨的重锤。

    视界里,由石炮砸过的位置,使飞龙的下腹凹下去一块,尽管鳞片没有脱落。但那种巨大的痛苦,使得飞龙不甘、痛苦地嘶吼着,并张开血盆大口,向外大口地吐着十分艳红的鲜血。

    判断眼前的形式,一对银色的眸子飞快转动着,随着索隆的目光来回扫视,飞龙的一只羽翼呈现出不规则地歪斜,明显是废了。它翻腾庞大的身子,拼命地挣扎、想要逃脱一堆废墟的束缚。

    好不容易才重创这头深渊之虫,索隆自然是绝不会给它重新站立起来的可能!

    稍微缓解胸口的疼痛,索隆轻轻抖了抖酸麻感沉重的两臂。脸上闪动着两只凶光的眼睛,嘴角却发出冷笑。“到了这种时候,还想垂死挣扎吗?”

    略微严重的内伤,让索隆抽搐着嘴角咧开嘴冷笑,从神经传来的疼痛感更加激发了他的凶气。脚下则向前迈出轻快的步子,直冲过去跳上废墟。当索隆快要接近翻腾的飞龙时,突然左腿在地上猛地一蹬,一眨眼,身子就腾起,凌空甩出手里圆盾,在飞龙挺起颈子的刹那,圆盾正好嵌入了它撕裂的羽翼。

    “吼”

    殷红的鲜血四下溅射,飞龙咆哮恍如一颗惊雷在原地炸开,它受创的羽翼剧烈地晃动,向后扬起尘土的刹时间,而索隆正好看见了对方腹侧的一个白点。那是一个刚刚愈合不久的伤口,上面少了一片鳞甲。

    “飞龙的鳞片堪称变态,但这个白点像是长矛刺伤的痕迹。”

    这应当是上一次韦弗斯长矛投中的地方,心底闪过这样的想法,索隆一双锐利的目光,紧盯着飞龙抖动的肉翼,在这张肉翼一开一合之间,索隆手上的青筋一下子都暴起来了,由于用劲过大,甚至能够听见手指关节发出噼里啪啦的声响。

    “圣殿技能,长矛飞掷”甩出圣殿技能,索隆快速右腿一扬,踢中长矛的根部。加大力量贯穿长矛,从飞龙开合的肉翼间趁虚而入,整个银亮色长矛齐根而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