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书楼小说网 > 科幻小说 > 白银圣歌 > 第061章 心脏
    只是令索隆没有想到的是,如此致命的一击,让飞龙庞大的身躯剧烈痉挛的同时,居然让它混乱的意识回光返照式,突然变

    但见前一秒钟还在痛苦挣扎的飞龙,下一秒钟便露着两颗狰狞的眸子,坚强、固执地昂起头,幻影一样的尾巴,重重地抽打在了索隆的身侧。

    这一记重击,是索隆没有预料到的。由于没有提前准备,这一股很大去让他感到来由的冲击力,和那种剧烈的痛苦,让索隆感觉眼珠子都像是要爆掉。

    在他整个身体向后倒飞的过程中,索隆只感觉自己的眼前,冒出火星四溅,犹如万道银蛇在里面乱掣。

    “嘭”地一声巨响过后,半边身体都被掩埋在废墟中。

    索隆已然不知道自己的骨头,到底断裂了多少根,顿时,火辣辣的感觉窜上他的全身,血液从喉咙里涌了出来。伴随着疼痛感和腹胀感,下半身残废、火辣辣的感觉立刻变为了麻木,一丝也动弹不得。

    “一头受伤的野兽,总是让人出乎意外。”咧开嘴角苦笑了一下,索隆的耳边,快速传来韦弗斯的虎吼声,“鹰人,屠龙!”

    长矛、战剑、圆盾,只见冷森森一片寒光。三百多名天翼圣团战士,两只战靴它着路面“通、通、通”的响,跑起来像是刮起一阵狂风。

    在短暂的清醒过后,飞龙的意识继续陷入混沌状态,它庞大的身躯在频死之前还在不断挣扎。但天翼圣团战士却不会因此而下手仁慈,每道重盔底下都带着带着杀气,森冷的眸子瞄准了飞龙受伤的肉翼,那种冷兵器切入血肉的咔擦声。不多久、以飞龙的翼根为分界线的地方,彻底地支离破碎。

    韦弗斯含怒刺穿了飞龙的眼帘防御,他猛踏飞龙的头部,整个身体在空中已转了一百八十度。待到后来……韦弗斯使用长矛,钻穿了飞龙的右眼。连带着莹白色脑浆漫了出来,飞龙的右边眼珠已经是一滩白色的碎肉,还残留着一部分的右眼眼眶镶嵌着摇摇欲坠的泪水。

    那些像变质浓汤一般的脑浆,渲染了人的视线。刚刚还在凶性大发的飞龙,最后竟然坠下了眼泪。不知道这是可笑、还是可悲。

    随着飞龙奄奄一息,两只肉翼的横截面很平整,几乎没有突兀的地方,隐隐可以看见不规则折断的骨头。

    这时,索隆的心才像一块悬着的石头落了地。默默选择退出了战斗,回归天空圣殿,治愈自己过于严重的伤势。

    …………

    回归天空圣殿,索隆的全身上下,都印满铜钱大小的粼粼光斑。随着闪过一层琉璃的水晶光芒,然后在光斑暗淡的瞬间,重伤的身体在眨眼间痊愈。

    一双眯起来的眼睛深嵌在眼窝中,非常悦利,好像箭头一样,瞄准远方某个着不见的目标。

    随着索隆从曲背的身体,过度成弯腰,最后变成挺胸,他向前挥动一只手臂,感觉又恢复到了之前的体力。

    “如果没有天空圣殿,后果将不可设想。”

    长吁一口气,手杵着长矛,头戴重盔,那种平时远方的神态,给人以一种铸铜似的雄塑的感觉。

    同时,索隆也为圣殿治愈效果感到欣慰。否则他不可能在这么短的时间内,拥有挑战一头深渊之虫后还能幸存的实力。

    虽说索隆所有的战斗技巧,都是从训练场上得来,但如果没有过人的体力作支撑,他根本不可能做到这些。如果用鹰人的话形容,那大概便是,“战无不胜的鹰王,总是受到诸神的眷顾!”

    黑硬的睫毛,贴着微闭的眼睛,随着索隆的目光打量,无论是奴隶、自由民、以及不断走进鹰击大峡谷的鹦鹉人,不管他们相信与否,飞龙的尸体就摆在那里,英勇的圣团战士,完成了一次屠龙壮举,杀死了一只在他们认知里,强悍到无法匹敌的深渊之虫。

    “鹰击大峡谷民居建筑群,破损度3星,人口忠诚度9星,欢乐度8星,治安度12星。”

    正如数据所显得那样,每个从飞龙的尸体前面经过的奴隶和自由民,都觉得有万千斤的重量压在胸口。

    特别是看到飞龙爆掉的眼珠,破开得脑壳,以及整个躯体摆设出来的那种惨死的模样,让众人的脸上恐怖得一点血色也没有,只是来回盯着广场周围的天翼圣团战士,两眼在不住地闪动。

    不可否认,这样的威慑效果,使建立在飞龙背上的鹰王权威,上升到了一个空前的高度,使奴隶暴动的可能性大幅度降低。

    只是如何处理这只飞龙的尸体,对于索隆来说,似乎毫无经验。

    狮鹫部落是个古老的种族,年纪苍老的先山向索隆建议,“吾王!飞龙的鳞片,是世间最坚硬的防御,用它来制造铠甲,将是已知的最好的材料。还有飞龙身上的筋骨,也是制作弓箭的上佳之选……但这些都不是最主要的。吾王,我建议你吃下飞龙的心脏,因为那才是飞龙身上独一无二的至宝!”

    先山一双热忱的眼睛,像铁匠的熔炉那样往外冒着火苗,从他脸上认真的表情就可以看出,显然不像是在开玩笑。

    似乎一提到深渊之虫,几乎在每个荒蛮部落都有一种相同的认知,“飞龙是世间最强大、凶猛和血腥的天空领主,也是已知的最可怕的生物。”

    以及还有其他的一些传说,例如,吃掉飞龙的肉可以让人变得更加强壮,吃掉飞龙的舌头可以使人赢得任何争论,在皮肤上涂抹龙血,可以治愈任何疾病等等。

    只是吃下飞龙的心脏,这让索隆银色的眸子凝结着两道质疑。显然,他不太相信吃下一颗野兽的心脏,会得到什么至宝。但抱着改善伙食的态度,他还是同意了,在晚餐的菜单上,加上一道以飞龙的心脏为原材料的菜名,以犒劳白天表现英勇的斯巴达战士。

    …………

    鹰人炮制食物的方式总是很简单。将偌大的一颗飞龙心脏切成块。接着烧汤,把水倒入锅内,等水烧开后,煮得半生不熟。最后,在出锅时撒上点盐巴,就是这样简单,大功就告成了。

    在鹰人的餐桌上,令人没想到的是,飞龙的心脏,闻上去有一股十分令人感到反胃的腥味。

    虽然索隆早已习惯了这种食物的味道,但眼看着泛白的肉汤堆起大片的泡沫,以及白得发亮的肉块,还是让他的胃不由一阵阵的抽紧,感到十分作呕。

    既然是战利品,那就应该与鹰人天翼战士共同享用。飞龙有一颗大号的心脏,平均每人一小碗,足够几百人分享。

    总之,这又是一次痛苦的晚餐。对于索隆来说,其硬实苦涩的难吃程度,已经刷新了从前的记录。

    仿佛在沸腾的水中煎熬,体内感到越来越热。

    紧跟着,头疼的像是要炸开的感觉,从午夜的时候开始,伴随着一种无法形容的痛苦,索隆全身的血管凸了起来,像是有一股充沛的力量在他的体内不停地乱窜。

    “这便是飞龙的心脏所带来的效果吗?”两只狭长的眼睛,阴冷却亮晶晶的,莫大的痛苦让索隆的嘴角冷笑,眼神像两朵闪烁的鬼火。说到底,这已经不是第一次有这样的经历。眉头紧锁又舒展,显得索隆的眉毛又浓又长,两只眼睛闪着一种精明的征服者所独有的冷静光泽。

    拖着疲乏、僵硬的身躯,来到鹰王官邸前的空地上,随着两个鹰人战士立刻紧跟着上前,索隆向他们下达了一条奇怪的命令。

    大约十分钟以后。

    浸过盐水的皮鞭,如雨点般落在了索隆的背上,鲜红的血一滴滴落在了地上,新伤不停地在覆盖着旧伤。据说鹰人在二十岁以前,都要定期接受壮年战士的鞭打,以培养坚强的忍耐力,这早已不是什么新鲜事。

    索隆想到用来自体表的另一种痛苦,来代替发自体内的痛苦,以致他背上的血痕,一道道交叉着,触目惊心。

    刚开始的时候,鞭子抽下来,背上皮肤立刻没了知觉,过一阵就是火辣辣的刺痛感。这在以往的时候,会立刻就喘不了气,肺部像变成了硬实的石头。但是今天索隆完全没有这种感觉,一阵冰凉缓解了他的神经,反而没有了那种撕心裂肺的痛苦。

    硬是咬着牙,忍受了持续一整夜的鞭打,早已令他的背部血肉模糊、惨不忍睹。

    但是当回归天空圣殿,使索隆血淋淋的背上,刹时印满了铜钱大小的粼粼光斑。而后随着闪过一层琉璃的水晶光芒,然后在光斑暗淡的瞬间,让他在一瞬间身体痊愈。

    除了从鹰王2星效果一下变成了4星,让索隆感到了有些稍微的惊讶。“飞龙的心脏,可以带来某种神奇的效果。”这样的说法,着实不可相信。

    因为除了索隆自己,其他昨晚一起用餐的鹰人战士,并没有出现一丁点的异常。

    站在天空圣殿前放的水晶地面上,雨中的景物仿佛被隔了一层透明的薄纱,近景变远,远景变淡。

    鹰王4星效果,使索隆的目光变得更为锐利,同时让他肩膀和其他部位的肌肉,也变得更加具有韧性,每当他的身体有所动作的时候,双臂的肌肉都棱棱地高高凸了起来。一张略显青涩的面孔,在一夜之间,也忽然变得成熟、更加刚毅起来。一眼打量过去,像是一个20多岁的年轻人的面貌。

    盯着虚幻海的海平面,索隆不会忘记,今天是神赐贸易的最后一天。

    他任由淅淅沥沥的小雪花打在身上,渗进大红色的披风,湿透肌肤,凉飕飕。可能因为时间的缘故,让他没有再耐心的寻味那种清快的感觉。因为随着云层的变化,一股扯着劲的风,变成突兀的狂风,卷集着厚厚的云,快速将天边所有的云都汇集到了那里,像前两次一样,在虚幻海的海面上快速形成了一个巨大的漩涡。

    那是一座白色的门廊,在门廊的四周,有许多厚重的云幕围绕着,它仿佛向鹰击大峡谷铺开一张地毯,静静等待着光影船只从中穿过。

    灰蒙蒙的雨雾,似在不停地翻腾、滚动。索隆站在圣殿月亮门的门口,隐隐约约地看见了船帆,一个、两个、三个……

    …………

    呜随着光影船只的归来,那边,响起了深沉激昂的号角声。

    光影船只从天空之国归来,举行这样的欢迎仪式,是因为此次神赐贸易带来的,是从另一片空间抵达的鹰人战士,这使得城墙里几乎所有的鹰人都涌了出来,每个人的眼神中,都闪动着一种特有的异彩。

    随着时间的推移,半个小时过后,云幕和漩涡的消失,虚幻海恢复了安安静静的本来面目,就好像是睡着了一样。没有风、也没有浪。视界里,神赐贸易的光影船只,已经全部快要抵达虚幻海的海岸。

    但就在这时,当索隆看清那些甲板上满载着的身影时,一贯冷静、沉着、智慧的面孔,竟也会突然表现出惊诧。他楞着两只眼睛发痴地看着前进的光影船只,心底却在敏锐、飞快地计算。“如果没有看错,那是接近一万个鹰人……没有别人、没有奴隶、只有战士……”

    嘎吱、嘎吱,随着重靴踩踏甲板的声音,雪下的似乎更大了,一些深凹的地面,已有雪水集齐的小水洼,雪花落在里面溅起雨水荡起的一圈圈小波纹。

    随着越来越多泥水的四溅,在这片虚幻海的海岸上,开始聚集着大量的鹰人战士,金属颜色的重盔遮住了每张面孔,只能看见壮年战士的络腮胡子,像一蓬旺盛的葛麻。

    视线所及,每一双眼睛里都普遍布满了通红的血丝,嗜血、尖锐而又机警。

    紧握着手里的长矛,索隆狭长的眼睛稍稍鼓起,和眼眶形成平面,与这些战士的眼神针锋相对,他的眼神显得更加强硬。暂时忽略这些陌生的鹰人,在他什么也不放过的锐利的目光中,似乎在寻找熟悉的身影。

    “卑微之民,为女王让路!”

    随着一声呼喊,在鹰击大峡谷统治者的视角里,看见了一片衣角飞旋着,露出了下面,两条优美浑圆、健康明朗、呈现出小麦色的的修长腿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