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书楼小说网 > 科幻小说 > 白银圣歌 > 正文 第065章 狼毛
    每个鹰人战士的动作都是同祥的迅猛,同样的有规律,使得突进杀戮的节奏,就像是默默跳动的时间一样,协调而又准确。

    当数据反映到索隆的眼帘里,狼族部队的战斗士气终于跌到了0点,眼前密密麻麻的狼族,呈现出一边倒的大溃逃。

    风雪来的时候没完没了,但在消失的时候,也十分的突兀。

    随着风雪渐渐消失,一刹那,远远,在地平线上,索隆远远看见了土丘上,爪印战旗下面狼族首领,那张呲牙的凶恶表情。

    视界里的狼族首领胸膛和腰际,悬挂着耀眼的鳞甲,除了体格十分强壮高大,毛发也呈现出通体的白色。在他的胯下,还有一只又大又肥的巨熊。熊强壮凶残,在荒蛮大陆,象征着强大无敌。

    狼族首领胯下的巨熊,长了一身墨黑的毛,与远处密密麻麻涌过来的鹰人军团对视,它圆睁着一双蓝黑的眼睛,竖起一对尖耳朵,紧张地倾听着四周的动静。

    这头黑熊身上的绒毛,黑得每一根毛丝都会闪着丝绸般的蓝光,与它背上的主人,那一身白色的狼毛,倒也形成了十分鲜明的对比。

    狼族首领怒吼咆哮,不停挥舞着手背上套着的钢爪,试图组织狼族部队的溃败,但他的这种努力明显是对眼前的形势无济于事。

    注视着庞大运作的鹰人军团,那张狼族口吻拉得很长,同时如焦灼地皱着眉头,粗硬的手臂,像钳子一样,指向鹰人军团的方向。立即有五百个左右的狼族近卫军,从雪丘上冲了下来。

    “鹰击长空”

    一声暴吼响彻这片天空,索隆两腿躬起,脚蹬着土地,运动着全身筋骨,飞上了天空。但狼族首领驾驭着巨熊,转身逃走的背影,证实了索隆猜测的没错。

    狼族首领,是一个狡诈的懦夫,宁愿扔出精锐卫队来作挡箭牌,也不愿直接面对他一手造成的战败。

    但索隆的直觉告诉自己,狼族首领的选择,无疑又是明智的,眼前正在发生的场景便可以证明。狼族首领的精锐卫队,不过眨眼的时间,就被鹰人大军的怒吼和长矛所淹没。

    战争进行到此刻,狼族部队的士气溃败,和无法抑制的溃逃,已经成为定局,不是狼族首领所能改变的。

    索隆的眼睛一动也不动,正视狼族首领逃走的方向,“是战士还是狗熊,决不在于你临死前是否有一番豪言壮语的嘱咐,和一副挺胸昂头的英雄状。而是懂得取舍,生命没有了,就什么都完了。”

    刚刚经历了大战,狼族溃败时的逃窜速度,有平时的双倍,即使对鹰人来说却也不是随随便便就能追赶上的。

    由于严肃堆在眼角,使得包括内眼角与鼻梁相接的地方,出现了丝丝的皱纹。扫视身后的整个战场,根据索隆的大概统计,战场上的狼族,丢下了大约接近一万具尸体,而以狼族本身庞大的人口来估计。索隆现在便可以肯定,恐怕用不了多久,狼族首领便可以凑出一支更为庞大的狼族部队。

    冰狼族的存在,无疑是摆在鹰击大峡谷南部的一道封锁线。一天不解决掉这个麻烦,就必须得时时防备。

    正当索隆暗自感到可惜的时候,他的耳边,忽然传来了轰隆隆的马蹄声。

    声音的方向,来自战场的南面,当看清那些熟悉的骑兵轮廓,索隆从没有听到过的动人肺腑的马嘶,正在响彻这片天空。

    应和着这些悲壮的嘶鸣,四面八方涌出一片杂色的马群,海潮般势不可挡地从雨后苍茫的平原草地上滚了过来,成百上千匹战马聚集在一起,呼啸奔腾。

    马鞍两边挂满了龇牙咧嘴的狼族头颅,马鞍上端坐着,正在挥舞着长刀和弓箭的骑士,长长的马鬃马尾在气流的浮力下飘动起来,一个接一个,一个重叠着另一个,凝成一个整体,飞快地向前推进。

    在索隆的眼里,那是一幅奔腾的美,力量的美交织在一起的奇异画面。

    就在狼族首领刚刚逃走的不到一分钟前后,骑兵将军维亚多,他带着两千轻骑兵,刚好回归到这片战场,不一会儿,头戴着马鬃头盔的身影,随着战马奔驰的上下颠簸,很快便来到了索隆的身前。

    显然,从维亚多脸上的表情就能看出,他对这里的战场感到一些困惑,但还是如实禀报了刚刚骑兵部队的行踪。“吾王,不久前发现了一队狼族,我们一直追杀到”

    “闭嘴、维亚多。立刻带着轻骑兵向北方追击。几个呼吸前,狼族首领出现在对面的山丘上。我命令你,带回他的尸体!至于狼族首领的特征,相信你一眼就能够认得出来。”

    打断维亚多的禀报,索隆一对银色的瞳仁里不时有一颗颗火星迸发,隐隐流露出令维亚多感到压抑的色彩。布有几根血丝的眼睛,变得寒光闪闪,像钢铁一般坚硬、慑人,“维亚多,带回狼族首领的尸体,我将考虑让你升任执政官。如果带不回来,那么、你战盔上的马鬃,就不必继续留着了。”

    听到鹰王的警告,骑兵将军维亚多的脖子一伸,长眉耸立,眼睛瞪得牛铃似的,吓得再敢当面张口,或者继续浪费时间。

    双脚狠踢马腹,直接拔出长刀,在战马的后臀划出一条口子,引得战马一声高昂的嘶鸣。维亚多从索隆的眼前火速奔驰出去,战马脖子后面长长的鬃毛披散着,跑起来,四只蹄子像不沾地似的迅速。

    扔掉刚刚斩获的几百个的狼族头颅,两千名骑射部队,紧随维亚多的身后,一层层马尾,依次有序地铺散开来。像风一样,朝着鹰王战剑所指的方向卷去!

    傍晚的时候,朦胧的太阳像是个尽到职责的老纤夫,放下了光明的绳索,站在天边,回望着冰原。

    经过不耐烦的等待,到了夜幕临近的时候,维亚多最终没有令索隆感到失望,轻骑兵拖回了两具笨重的尸体,狼族首领和他的巨熊坐骑。

    如亲眼所见,像是刚刚经历了一场大战,狼族首领的尸体上白色的狼毛,已被鲜血染红,再没有了半日前那种威风凛凛的光彩。看起来强大无敌的黑色巨熊,则被射成了刺猬的尴尬模样。

    “吾王,维亚多幸不辱命,只是只是受到一部分狼族的拼死阻击,损失了五百骑。”

    听到维亚多唯唯诺诺的禀报,索隆的脸色并不好看。一对银色的瞳孔定神时摄人心魄,顾盼时像隐隐有杀气流动。得到索隆眼光的斜挑暗视,鲁道夫挥剑砍下了狼王的头颅。

    损失了五百个骑兵,固然使得原本只有两千规模的骑兵部队战力锐减。但战争总要流血,这是难免的。与这颗头颅的价值相比,就此铲除掉一个威胁,让索隆感觉、付出这点伤亡还是值得的。

    他单手抓起狼王的脑袋,浓浓的眉毛底下,一双明亮的眼睛是那么坦然。相比狼王一动不动、没有光彩的瞳仁,索隆的眼神阴冷冷的,亮晶晶的,像是两朵闪烁的鬼火。

    这是王者之间的对视,与前半日不同的是,后者依然凶恶、睁大的眼睛里布满了死灰色。继染血大峡谷之后,这是索隆第二次如此真切的,手提着一颗王者的头颅。

    不是第一次、也不是最后一次。

    胜利者与战败者之间的眼神交流,就是如此的残酷。

    而这、便是战争与征服!

    大约半个月后。

    离开了被冰雪覆盖的地方,当夜幕降临,远处的地平线上,月光抚过森林,芳草凝碧,林木含翠,一切绿色的生命,如打上一层蜡质的光彩,有了透明的质感。

    在森林前方的最后一块平原上,则是一片冰狼族的栖息地。狼族是一个游牧种族,营地的防御工事基本为0,不到一人高的木栅,只为了防止牲畜走失。面临战争,没有任何的御敌作用。

    “准备进攻!”随着索隆的战剑挥动,重步兵在前,鹰人战士居中,狮鹫猎手殿后,声势浩大的三列阵,踏着重锤一样的步伐,缓缓向前推进。借着月光的反射和火把的光亮,到处闪耀的金属线,使对面一些警戒的狼族喘不过气来。

    索隆的视界里,这座狼族大本营的数据,正显示出骚乱,和士气低落,似乎正处于崩溃的边缘。

    得到鹰王的示意,维亚多策马上前,高举着狼王的头颅,扔进狼族营地。接下来,狼族大本营传出一阵混乱的噪音,战争还没有开始,就已经宣告结束。

    经历了半日以前的战败,此时看到狼王的头颅,使三万多人口的狼族,立即选择了投降。

    “你叫什么名字?”狼族栖息地的大门向两边洞开,骑着战马,从年老的狼族面前走过,索隆一双炯炯的眼睛,紧盯在对方皱褶而尖长的口吻上。

    浑身黑色皮毛的苍老狼族,抬起头看了索隆一眼,浑浊的眼光里,填满了畏惧和伤感,“回禀强大的王者,我是狼族长老沃夫!”

    狼族长老沃夫的眼睛不大,眼球也有些浑浊,不过有时也会闪出一点老年人富有的经验和智慧。与之对视,重盔底下,索隆一双眯缝着的眼睛,目光闪闪,锐利有神,正威风凛凛地盯着对方,像要把他看个透。“沃夫,在灭亡和臣服之间,你明智地选择了后者。现在、我命令你,立即去召集五千个狼族勇士。”

    鹰王的语气十分明显,将军先力,闪烁着猛禽般警惕的眼睛,含着欲吐又忍耐的杀意。拔出腰里的弧刃长刀,有意无意地站在狼族长老的身后。

    面对死亡的威胁,这是一双智慧但是呆滞了的眼睛。而为了族群的延续,狼族长老沃夫,最终恭敬地单膝跪地,用一只钢爪按住自己俯下的胸膛,低着头回应,“遵命!”

    两道漆黑的眉毛平展微微地飞扬起来,索隆对狼族长老的态度感到满意。并且从对方身上所显露的数据来看,没有了首领的狼族,根本就是一团混乱,已经失去了抵抗能力。

    “很好,沃夫。”索隆提了一下马腹,率先进入了狼族大本营,远远地丢下一句话,“五千个狼族,明天向阿尔法森林挺进!我们一同去夺回狼族祖先传承的领地。”

    听到前方的话音,沃夫猛地抬起头,一对浑浊的眼光忽地极亮,亮得有力。像有些光亮的尖针,要钉住他所看见的背影。

    此刻进入狼族大本营,视线里到处呈现出混乱、抢夺、斗殴,一团糟的局面。以及从其他的方向,正在逃离狼族营地的逃窜者。

    索隆那两道眉峰的尖端随着眼睛变圆而扬起来,简直是两座冰峰。在这一刻,他似乎读懂了狼族长老那双浑浊、无奈的眼神。失去了首领的整个狼族大本营,实际上早在鹰人军团逼近之前,就已然陷入了崩溃当中。

    为了稳住局势,索隆命令轻骑兵封堵那些企图带着牲畜、财产逃窜的狼族。

    从这一刻开始,这里的一草一木,每一头牲畜,都是属于鹰人的战利品,任何偷窃者都必须付出血腥的代价。

    陡然,看见两道抢夺食物的狼族身影,从眼前跑过,维亚多手提着战剑,策马疾驰而过。剑光一晃,砰的一声响动,狼族吓得四下张望,惊慌失措地举起一根木棒。

    声音离他很近,一颗狼族的人头滚到了他的脚边,吓得当前的狼族原地跳了起来,往后退了十来步。这个狼族的全身都在颤抖,冷汗也冒了出来,不敢擅自乱动。

    鲁道夫命令个个身披铠甲的冰族重步兵,头顶着塔盾,不断向前推进,很快便占据了狼族大本营,囤积物资的中心地带。而随着一万鹰人战士从天空的涌入,对狼族展开镇压、杀戮。混乱不堪的局面,很快便得到了控制。

    至此、整个狼族,成为了鹰击大峡谷远征军团的阶下囚。

    在鹰人战士的簇拥下,进到狼王平日所居的营帐,里面摆设不仅让索隆这个天空第一领主大开眼界,更是让鲁道夫也惊奇得像半截木头般,愣愣地戳在了那儿。

    随着目光来回扫动,其中最引人注目的,是营帐四周的几个铁笼,里面圈养着许多半人半兽的生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