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书楼小说网 > 科幻小说 > 白银圣歌 > 正文 第072章 杀气
    脚下的骏马继续不安的来回策动,仰着头张着口,像是身体里每一个关节都跳了闸,大过剧烈的电流流过骑士的全身,被视线里的那双眸子锁定,他发现自己再也没办法动弹。

    那种最真实的直觉告诉他,如果有一丝轻举妄动,便会迎来禁咒中最强力,也是最无情的一击。

    这种感觉,就像是有无数的触须突然朝自己涌来,包裹着缠绕着自己和战马,把剧烈的恐惧扎进他身体的每一个细胞深处。

    由天空圣殿铸造的鹰人重矛,长度和重心配合得完美无缺,枪刃精密的弧度,保证它可以轻易刺穿敌人的头盔和重型铁铠。

    从大理石石上取回斯巴达重矛,索隆的视线盯紧了黝黑的闸门深处,嘴边不屑地冷哼,“喜欢血腥和杀戮是吧。今天、我来满足你们。不过观看这场表演的代价,对于每个人来说,都将变得无比昂贵!”

    晶莹的六边形小雪花,落在明亮的战盔上,看上去是透明的,实际上受到肌肉表层,腾腾热气的上升烘烤,它早就融化了。

    紧跟着,有更多飘飘洒洒的雪花,在空中盘旋着落下

    陡然,“咚、咚、咚、”沉重的脚步声阵阵传来,索隆只觉得耳膜一阵振动,在警惕的同时,他似乎嗅到了一丝诡异又熟悉的气味。

    盯着黝黑的闸门深处,在他眉峰的皱蹙之间,隐隐蕴藏着一股杀气、暗藏着一股隐隐的、即将喷薄而出的风雷。

    呼

    五六秒钟的时间,只能看见漫卷着雪花,突然从四面八方来的疾风,让人的神经动荡不安。

    这一阵紧促的风,让所有的人都屏神静气,目光直直的盯着闸门。更让雪花变得絮乱、骚动的节奏,让竞技场上的每双眼睛,对即将到来的战斗场面,都在产生无限的遐想!!!

    在过了大约五秒钟之后,看到视线里的生物,闸门边的骑士眼皮在猛跳。

    半边身子如同被尖针刺了一下,一阵哆嗦。骑士短促而痉挛地呼了一口气,快速平复胸中的动荡,然后提紧手里的缰绳,策动脚下的马腹,往一边躲避。

    吼

    当闸门里的敌人,彻底暴露在索隆的瞳孔里。

    使重盔底下,那张略显刚毅的面颊,不但没有凝重,反而为其增添了一丝冷淡、和嗜血。眼角的余光,从竞技场的周围扫过,刚毅的嘴角微微抽动,“愚蠢、卑贱、懦弱,这些人在驱使着一头野兽出来战斗,视圣团战士的荣耀为粪土。而这、将不可饶恕!”

    “呼、杀、杀、杀!布里格!!!”

    “布里格!布里格!”

    “杀!布里格,碎裂你眼前的圣团战士!”

    随着竞技场周围疯狂、喧嚣的声浪,一头庞然大物,出现在索隆视线里的,这头名叫布里格生物,似乎并没有令他感到陌生。

    食人兽从外表特征看起来,这是一只比较次等的裂拳食人兽。

    但不管是什么种类的食人兽,它们的身上,普遍有着一半的巨魔血统,却不像巨魔那样有着组织能力与智慧。

    对食人兽而言,除了对黄金的喜好,吃掉新鲜血肉,才是它们唯一的追求。嗜血是它的本能,荣耀却从来不会属于一只野兽。

    “吼”

    视界里,食人兽伸展着粗壮的手臂,发出丝丝啦啦的声响,它握紧锁链层层缠绕着的钢铁拳套,每一个动作,每一个步伐,都在引起人们的惊叫。

    对于整个全境帝国来说,食人兽这种生物早就绝种了。

    在新奇、刺激、热烈等目光注视下,正式步入场地的裂拳食人兽,转动着那颗肉疙瘩一般的头颅,扫视着四周。似乎对人们的欢呼和惊叫并不领情,反而咧开血盆大口,发出一道使人感到空气都在震颤的嗜血吼叫。

    野蛮、丑恶、狰狞。这使得人们变得更加疯狂。

    从那张开的血盆大口中,每个人可以清楚地看见,食人兽的牙齿分布锋利无比,让人毫不怀疑,这些牙齿可以帮助食人兽,像锯子般将一个人撕成一片一片的血肉。

    “布里格!布里格!”

    裂拳食人兽布里格,在这片竞技场里,已经碎裂、并吞噬了无数挑战者的血肉。

    它的强大、还有凶猛,早就是有目共睹。

    在平常人的视角里,一个圣团战士,或许可以轻松杀死六个角斗士。但是面对这样一头食人猛兽,即使是圣团战士,似乎也只能狼狈的退出战斗。

    “我买布里格!它是这座竞技场里的战神。十个铜币,赌布里格胜!”

    “亚神族不可能与一头食人兽战斗下去,十个银币,赌布里格胜!”

    在竞技场这样的地方,从来不缺乏赌徒。穷人、商贩、贵族,每个阶层的人都参与其中,并乐此不疲。

    一瞬间,赌徒的哄闹声,占据了一大半竞技场的空间。

    而之前还站在圣团战士这边的人群,这一刻不由得,全部都倒向了食人兽的这边。

    食人兽身上隆起的大片瘤结,有着不同颜色,相当于人类身上的肌肉,充满了爆炸性的力量感。而它阔而扁的鼻子,左右配有白色瞳仁的紫色眼睛,等等凶恶狰狞的表情,更加刺激了观众的热情。

    “布里格胜!布里格胜!”

    在这股烦人的鼓噪声中,索隆的视角,冷酷傲然,带着轻蔑不屑。

    “嘭、嘭、嘭、”视线里的裂拳食人兽,似乎终于发现了它的目标,配有白色瞳仁的紫色眼睛锁定了场上的圣团战士,大地的轰鸣顷刻间变得越来越急促,脚下的积雪被震荡起来。

    索隆眼睛上方,弯曲的眉毛仿佛一道蛇形的深沟。从重盔底下的视线可以观察到,这双眉毛在微微地扬起。

    与石魔这种类似的魁梧生物交过手,而食人兽与石魔大同小异。一头雄性食人兽,不像雌性食人兽那样拥有操控附庸怪物的本领,它只是看起来的强大。除了巨大、丑恶、贪婪的的外表、以及嗜血,物理攻击特长的习性。

    雄性食人兽,其实只是一头只会使用蛮力的笨拙野兽罢了。

    看一眼就少一眼,如果这些人期待血腥,那么、索隆不介意为他们送上一幕视觉盛餐。

    二十米、十米、五米、两米、食人兽跨着沉重的步伐,挥舞起两只铁拳,在朝着目标急速冲撞。

    “啊,怎么回事?”

    “圣团战士为什么还没有退出战斗!”许多人莫名的浑身颤栗,像被针扎一样哆嗦起来。

    视界里,即将被撞成一团血肉的圣团战士,他、既没有摆出防御,也没有进攻,更没有退出战斗。

    而是,就那样无所谓地站在那里!?

    数万人的竞技场,一度变得针落可闻。似乎每个人都准备好了,用耳朵去听清楚圣团战士骨头被撞碎的声音。用眼睛去亲眼见证一个圣团战士,一个高高在上的亚神族的死亡。

    但对与索隆来说,一米的攻击距离,已经足够。

    就是现在!重盔底下,光洁白皙的脸庞,透着棱角分明的冷俊,手里的长矛,携带着雷霆万钧的力量。

    “3级圣殿技能穿心长矛!”

    重矛一动,雪花惊散、风声骤起!

    这一矛的力道,还有声势,犹如一道闷雷贯入了山峰。

    振动的矛刃,快到极致、不计一切阻力,将所有聚集的狂暴力量引至矛尖,汇聚成一点。

    银亮的矛身,同时发出呜呜尖啸声,带着雷霆万钧的力量,快速没入了一米之外、裂拳食人兽泛着汗泽和隆起大片瘤结的胸膛。

    3级虚无圣殿技能穿心长矛。威力强劲,却不消耗索隆一丝一毫的体力,和半点的战斗精力。

    但是所有的圣殿技能,唯一的缺点是,一次战斗中,每个圣殿技能只能使用一次。

    随着索隆,大踏步匀称而有力的步履,穿心长矛这样的强大技能,即便是只能使用一次,也足以秒杀一只食人兽。

    对眼前威势的一幕有一丝惊讶,不由的让索隆想起了关于圣殿技能穿心长矛的详细注解“使用长矛向前方锥形范围内发动三连击,狂暴连续的攻击,可以对敌人造成双倍的杀伤力度!同时在技能结束之后,完全洞察和详细了解敌人的弱点。”

    噗噗噗、

    一矛下去,震荡出三道寒刃,让索隆明白了三连击的含义。在三连击的基础上,“狂暴连续的攻击、可以对敌人造成双倍的杀伤力度!”。

    冲撞而来的裂拳食人兽,它甚至来不及发出一声哀嚎。这头庞然大物的胸前,眨眼便布满了六个黑红相间的窟窿。心脏被洞穿,依然保持冲撞姿势、和惯性前冲的力道,但在这一秒钟、实际上它已经没有了生命。

    淡然收回长矛、擦着食人兽的臂膀,索隆只是轻轻抬起战靴,恰到好处的向左边斜跨了一步。

    在一双羽翼张开的一刹,仿佛整个大地,都在索隆这一步的猛踏下鼓鼓悠悠,晃动了那么一下。

    砰!一声巨响。

    裂拳食人兽的尸体,足足冲出去了十米,面朝地扑倒,在两个呼吸之后,微微抽搐的腿部神经鼓动了几下,便再也没有了动静。

    这一刻、四周瞬间安静了,大部分人神色惊悚,心脏剧烈跳动着在胸膛里乱撞。

    每个人的表情统统是瞠目结舌,不敢置信。

    “这便是天翼圣团战士,亚神族吗?”所有的目光都变得直直的,越来越僵硬。

    六个血洞,布满了裂拳食人兽布里格的后背,并向上冒出艳红的血液。先前呼喊的观众,大气都不敢出,心口像有什么填着,压着,箍着。

    “能够洞穿食人兽那样厚厚的胸膛,这到底需要一种什么样的力量?”

    就算白树林城的职业战士,也自认无法理解。只是本能的让自己脚跟缩紧在视线看不见的地方,尽量少占地方,乃至尽量少吸取不必要的空气。

    但是每当抬起额头,盯着场上圣团战士的身影,那种未知的恐惧,除了有增无减以外,再没有其他的变化。

    总之,这名天翼圣团战士的实力,超出了所有人的想象和预料。

    砰

    在冰冷的空气凝结的这一刹那,长矛杵进地面,振荡一圈飞散的雪花。

    “这并不算结束。”

    一双张开的翅膀快速抽打着周遭的冷空气。索隆眼波流转,缓缓拔出腰里的圣殿战剑,剑锋斜斜朝下。

    在众目睽睽之下,他迈着不紧不慢的步子,从召唤师克劳迪娅的身前走过,在数万人的视线里移动。

    裂拳食人兽的尸体就在眼前。

    手起剑落,流线型的剑身划起一道弧线,只听见咔嚓一声,一颗丑陋的头颅滚落。

    至此、战剑归鞘。站直、抬头,一双尖锐、冷酷的眼睛,环视四周、睥睨世间!

    一分钟过去了

    三分钟过去了

    终于,一道号角声之后,那道嗓音再次窜起在竞技场的上空。

    “第二场角斗的胜者,克劳迪娅!”

    “下面,如果她能够连续胜出十场,以西境大公爵的名义,将赦免她的全部罪责。而按照白树林的族规传统,如果能连胜三场,她将有权利指名挑战白树林城的贵族进入竞技场。届时,将有一位埃弗里斯王族成员出现!”

    嗡

    没有等到这道嗓音宣告完毕,竞技场上的人群就炸开了锅。许多人对这个面子大于意义的族规传统嗤之以鼻。众所周知,白树林城的祖先所制定的这条族规传统,早就被贵族们安排成了不可能发生的事情。

    白树林城的贵族、富人和平民,他们最喜爱的娱乐就是对血淋淋的角斗场面作壁上观,而不是参与其中。

    “什么啊,第二场就放出了布里格,在这个竞技场上,我还见过有人能够连胜三场。”

    “白树林城的贵族,都是胆小鬼。要知道,就算他们上场,也会带着自己的扈从骑士。”

    “我们的贵族老爷们,其实都是一群阴险的混蛋。”

    “嘘小声点。这是最后一场了,快投注吧!”

    “我打赌,强大的天翼圣团战士,他将退出战斗。而那个幸运的b子,也将被撕成碎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