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书楼小说网 > 科幻小说 > 白银圣歌 > 正文 第073章 ****
    吵闹的鼓噪声,再次喧嚣起来。

    隔着纷纷扬扬的雪花,正对着四个半径处有四扇大拱门,至少有八个闸门升起。

    这时候,有一股怒火,隐隐地、正在索隆的胸膛中翻腾。

    不容否认、这股翻腾的怒火,它压抑的越久,最后的宣泄口就越大。

    杀死了裂拳食人兽,让索隆感觉,似乎已经到了终结这一切的时候。只是屠戮一群昏昏碌碌的蝼蚁,并不是他的最终目的。

    索隆想要惩罚的目标,应当是那个姓氏为埃弗里斯的王族成员。

    或者,索隆更希望看到西境大公爵本人到场,在他的城市,和他的子民面前,被强硬的圣团战士,和召唤禁咒所吞噬。

    黝黑的闸门深处,传来了一声连绵悠长的嗥叫。

    听得出来,这声嗥叫拖带有长长的尾音!让闸门边的骑士,身体像触电一样,快提起缰绳,逃进了一边的护栏里。

    对一般的竞技场角斗士来说,这叫声,象征着死亡之声。

    象征着冷兵器与钢牙的对峙!

    阴云和纷纷扬扬的雪花遮住了索隆的眼睛,先出现在他的视角里,那是一匹“风华正茂”的壮年狼。

    随着这匹壮年狼的移动,索隆的嘴角轻轻抽动。“野兽不配拥有战斗的荣耀,而这、绝不是一场冷兵器与钢牙的对峙,将是一场獠牙对獠牙的战斗!”

    与野兽的战斗,终于让索隆感到了厌烦。

    而这所谓的第三场竞技,也将透支索隆最后的忍耐底线。

    壮年狼湿润的鼻子喷出白气,体现出它的健康。

    两只琥珀色的眼睛炯炯有神,透出它的凶猛与狡黠。两只耳朵立在一颗狰狞的脑袋上,似乎永远不会贴到表示臣服,一身茂密的银灰色冬毛下,结实的肌肉清晰可见

    一匹、两匹……四面八方,一个狼群在雪地上跑,扬起了很多雪粉,每一双琥珀色的眼睛里,有嗜血的光亮在不停地闪动。

    “嗷”

    随着这声吼叫,狼群在快运作,一个狼群的食量消耗巨大,在这样恶劣的天气里,只有拼了命,才能吃到食物。

    有的狼嘴上甚至是沾了同类的血,而索隆脚下,这片散着血腥味的场地,无疑刺激了整个狼群。

    在闸门打开的一刹,早就有急不可奈的狼冲上去,开始抢夺地上的尸体。

    将尸体的脖子斯开,吮吸热腾腾的鲜血。一头大狼瞅准机会,扑到了索隆的脚前,准确地叼走了食人兽的头颅。

    有更多没抢到食物的狼,拖着蓬松的大尾巴在身后抖动,游弋在索隆还有克劳迪娅的身体周围。

    “有没有搞错,居然放出了狼群!”

    到了这个时候,整个竞技场的观众都热血下降,兴趣寥寥。

    显而易见,没有人可以对抗一个饥饿的狼群。

    圣团战士看起来毫无动作,但似乎所有的人都可以预见,亚神族即将抛弃他的召唤者,即将退出这场无意义的战斗。而天空召唤师克劳迪娅,最终也难逃被狼群分解、撕碎、吞噬的厄运。

    …………

    狼群剖开了食人兽圆圆的肚腹,大口的吞吃猎物的内脏。前后不到一分钟,饥饿的狼群把食人兽身上的每一块肉都啃的干干净净,连一部分骨头也啃掉。

    仍然饥饿的狼群,先把冰冷目光,投向了它们眼中弱者天空召唤师克劳迪娅。

    有五六只大头狼,瞄准了克劳迪娅的喉管,摩擦着尖锐的利齿,想要叼走她,一口切断她的动脉。

    在恐惧布满全身的某一秒钟,克劳迪娅丢开了矜持,丢开了一切。她惊慌害怕地奔向自己的守护者。破破烂烂的衣着下,娇嫩的酥软贴近了冰凉的圣殿胸甲。耸着的一双削瘦的肩膀,还是可以感觉到,克劳迪娅仍然害怕。

    那种绝望的宿命的预感又重新降临,让她的心里充满了绝望。

    漫长的召唤战斗时限,大约还有半个多小时。重盔底下,一双冷漠的眼光,永远不会同情弱者。但是在此刻,保护召唤师,似乎是一种不可推卸的职责。

    被恐惧围困的人,往往惧怕那些还未曾生的事情,害怕、惊恐大过其他的任何情绪。

    “抓紧!”

    目光移动,当现大头狼在雪上奔跑,又有一头狼从另一面扑上来!

    索隆冷哼一声,携起一道柔弱的身躯,两腿像剪刀似地一夹,完成一个漂亮的转身。

    有那么一瞬间,当克劳迪娅现自己抱着的手臂,突然变得粗壮,柔软,布满白色的狼毛。

    破烂的灰色帽檐下面,克劳迪娅的嘴唇和面颊因为惨白而变得拉长,毫无征兆的疯狂的一幕,袭击着她肌肤下面的每一根敏感的神经。

    自然绿道圣殿狼王变身,健壮,豪放,粗犷。那宽阔的胸膛,让克劳迪娅感觉像是熔炉上的风箱,不断起伏。

    精美的胸甲,霸气的王冠头箍,却依然不能改变狼王口吻的狰狞与恐怖。

    长矛、圆盾、战剑这些圣殿装备的消失,快被绿道圣殿的武器所替代。

    十指铁爪,由一连串纯钢指环衔结,手掌部位全空,只用一小钢托托起。交手时只需挥手一抖,利刃即行滑落凸出。

    迎着两匹大头狼扑来的方向,索隆的左臂向后扬起,右臂向前伸出,两条胳膊,闪电般前后甩出,擒住两匹大头狼的脖颈。十指铁爪滑落凸出的利刃,则像钳子一样,扣进了皮毛下的血肉,割裂出一片狼血。

    但对于整个蠢蠢欲动的狼群来说,这点威慑还远远不够!

    不待身体站定,从索隆的喉咙里,出一阵咕咚咕咚咕地响,继而一股风雷、一声咆哮,如怒浪翻滚!

    3级绿道圣殿技能至尊咆哮!

    霎那间,从狼王变身的胸膛中,释放出一阵可怕的怒吼。

    布满锋利獠牙的口吻中,出的咆哮声浪,比老虎的吼声,还要响亮千百倍,并携带一股恐怖的杀伤力。

    一道呈扇形扩散的肉眼可见的震荡波纹,扫荡了一层厚厚的雪褥,让脚下的土地顷刻布满了龟裂的痕迹,在这段范围里,有十余只狼的骨骼被震碎,并出一声短促的哀嚎,瞬间萎顿在地。

    或躺或卧地顷刻翻倒在地,狼群嗜血的眼神正在逐渐消逝,继而被惊恐所代替。

    此时,狼群中出连绵的悲声嗥叫。在索隆布满尖锐的瞳孔里,近百头狼,夹紧了蓬松的大尾巴,头也不回地逃回了闸门深处。

    雪片乱舞,如破碎的鳞甲,纷纷飘扬、又纷纷坠落。

    撤掉狼王变身,恢复了天翼圣殿战士的本来面貌,索隆全身的筋骨都还在微微搐动。

    而在他的左右两手,全部染血的十根手指,则深陷进两匹头狼的脖颈深处。

    与怀里的召唤师对视,对方一张通红的脸颊,紧张得汗一股脑儿往外冒,索隆可以清晰地听见,她的心在“扑冬,扑冬,地狂跳。

    危险解除,推开克劳迪娅,索隆浓密、黑硬的睫毛下面显得阴暗。

    在他的视角里,直接掠过数万呆若木鸡的观众,他已经看见了西境王族仪仗队的进场。

    “现在,该是到了结束这场闹剧的时候了。”

    直接掠过数万呆若木鸡的观众,在索隆的视界里,整座竞技场的座位是逐排升起,大概分为三个区。

    前面一区是贵族区,中间的区域,是地位比较高的公民。

    最后两区是女人、贱民的席位,最上一层奴隶站立的最外缘地带,背靠着外立面的墙。而贵族区隔着表演区,在索隆的眼里,有着8米多高的落差。

    经过索隆一段时间的观察,三个区最多可以容纳9万公众,却有着8o多个出入口。

    如果计算的不错,这8o个出入口,可确保在15分钟至3o分钟内,把场内近十万人全部疏散离场。

    但即使如此,在索隆的眼里,奴隶区似乎是最快逃生的幸运者,而坐在贵族区的人,已经和死人无异。

    “驾临!”

    竞技场上,传来公鸡嗓子一般的高昂叫声,白树林禁卫军所组成的仪仗队,战士举旗,卫兵总共吹出了三通号声。

    随着一声声号令,白树林禁卫军进入了竞技场,不一会儿就站满了贯通三区的通道。

    所有的白树林贵族,走出贵族区华丽的包厢,一鞠躬、再鞠躬、三鞠躬,向着仪仗队的方向齐刷刷行礼。

    视界里,身穿华服的白树林,一直来到贵族区,正式踏入了死亡之地。

    索隆的视线凝在一处,那张脸盘不大,瘦削而有雀斑,下巴尖尖的,有一层经过精心修剪的胡须。白树林的年纪约摸在三十五六岁。鬓角的头,略微秃进去一些,眉毛浓黑而整齐,一双眼睛闪闪有神采,在频频故作微笑时,露出一口整齐微白的牙齿。

    白树林、全名“基纳万杰克埃弗里斯。”

    身为西境大公爵的长子,和西部公国的,在这座竞技场里,基纳万有着专属于皇族使用的包厢。

    而皇族包厢的出口和进口,都不在这片竞技场的内部。这也解释了基纳万从外面进场的一幕。

    ……

    基纳万,他抬头看了一眼零零落落的雪花,拉了拉镶着金丝的衣领,眉头微撇,暴漏在这样的冷天气里,让他感到浑身不自在。

    急切地想要回归温暖的包厢,基纳万看了一眼竞技场里渺小的两道身影,清清嗓子,象征性地喊了一句,“白树林竞技场,多久没有出现过连胜三场的勇士,我已经记不清了,相信大家也记不清了。现在、连续三场获胜的召唤师,请说出你要挑战的白树林贵族,否则、角斗继续”

    之后、基纳万不耐烦地摆摆手,并抖出一块白手绢,用来按住红红的有一丝过敏鼻孔,用眼神示意禁卫军开道,打算离开气味混杂的竞技场。

    竞技场里寂静无声,但所有人都心如明镜,这只不过是形式和过场。

    白树林竞技场是处决罪徒的场所,还没有生过连胜三场的事情,更没有出现过,角斗士挑战一个白树林贵族的场面。

    就算能够挑战一个高高在上的贵族,但对于角斗士来说,先要面对这个贵族的扈从骑士,贵族的爵位越高,意味着效忠他的扈从骑士也就越多,基本上没有任何的公平可言。

    众所周知,在白树林,和整个西境大6,拥有扈从骑士数量最多的不是西境大公爵,而是基纳万。

    摄于王族的威严,全场鸦雀无声。

    但就在这时

    “杰克,接受你的命运吧!”

    一道清脆的女声传入所有人的耳际,使得基纳万向前跨出,还没有落地的步子瞬间定格。

    仿佛听见了什么最好笑的笑话,基纳万的脸上挂着不可置否的笑容,回过头来,盯着竞技场上的克劳迪娅,瞬间来了兴趣。

    “你说什么?我没听清楚,请再说一遍!”

    除了王族内部,还没有人敢直呼的本名。而场下毫无疑问,克劳迪娅是受了亚伦这个圣团战士的指使。

    只是令索隆没有想到的是,基纳万并不动怒,他脸上嗤笑的表情,在白树林贵族之间引起了哄然大笑。

    并把这股轻蔑,还有讥讽,传染给了周围在座的许多平民。使寂静场面一度恢复喧嚣,到处都是针对克劳迪娅的毒舌辱骂。

    “去死吧,丑恶的罪徒!”

    “白树林的威严,不是一个biao子所能践踏的。”

    “说话,肃静!”

    陡然一声冷喝,在基纳万的眼神示意下,近千个近卫军齐齐杵动手里的长矛,响起砰的一声,制止了喧嚣鼓噪的人群。

    这时候,基纳万挪开压在鼻子上的白手绢,嘴角带着微笑,大声宣布,“我接受你的挑战,召唤师。不过,你必须为你刚才的言辞负责。嗯、我的王族卫队,还有扈从骑士!唔……他们人数不多,在场的大概也就三千人吧。”

    基纳万的风度和幽默,使贵族区出一通噪杂的哄笑声、和对竞技场上的谩骂声。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