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书楼小说网 > 科幻小说 > 白银圣歌 > 正文 第074章 锋刃
    飘洒着、飞扬着,晶莹的雪花落在一张张不同的脸颊,反射出每个人脸上不同的表情。

    越是到了这种时候,索隆眼里就越是充满了戏谑的眼神。

    隔着这层稀松的幕布,他的眼皮微微松弛,也终于失去了耐性。

    “埃弗里斯,果然是一个卑贱的种姓!”

    混个如两块金属碰撞的空洞声线,第一次响彻整个竞技场,让喧嚣的场面一度变得针落可闻。

    这是什么情况?堂堂的基纳万,和整个白树林王族,竟然被一个圣团战士当着数万臣民的面侮辱!?

    这戏剧性的一幕,让包裹贵族在内的所有人,都有些愕然。

    没有人理解,一个圣团战士,他为什么要这么做,这既不是圣团战士的战斗使命,更不是他背后的圣殿职责。

    一个亚神族圣团战士的职责,大概就是为召唤师而战斗。而不必为任何杀戮负责,因为一切都将由召唤他的召唤师来背黑锅。

    或战胜、或战败,不论结果如何,圣团战士最终都会脱离战斗召唤,回归圣殿。

    至少,这是绝大部分人对圣团战士亚神族的认知。

    而眼前的生的一幕、终于,基纳万的眼里动了怒色,在他深灰色的瞳仁里不时有一颗颗火星迸,眼白泛出愤怒的闪光,“来自天空圣殿的圣团战士,即便你是一个亚神族,即便你能够杀死布里格,能够轰散一个狼群。但站在西境大6的土地上,你会后悔侮辱一个王族。”随着基纳万不阴不阳的语气节奏,站在他身边的白树林将军,铁青着脸色单手握拳!立即有各队的队长传令

    “宫廷卫队,进入竞技场!战斗准备!诛杀罪徒!”

    “扈从骑士团,进入竞技场!战斗准备!诛杀罪徒!”

    “竞技场守卫,准备战斗!诛杀罪徒!”

    一声声亢奋的命令,驱动着穿戴黑色铠甲,佩戴七色麋鹿徽章的禁卫军人流,层层密密的锋刃,牵动着在场的每一声剧烈跳动的脉搏。

    “没人可以挑战西境王族的威严,没有人可以挑战强大的白树林军队!”

    小朵小朵的雪花,柳絮般轻轻地飘扬,然后越下越大,随着基纳万激昂的声线,一阵紧似一阵。

    密集的近卫军进入竞技场,重甲骑士呼啸着的奔腾声,拖着一根长长的利矛,快对罪徒形成包围。

    呼呼

    毫无征兆、有十六根投矛,从不同的方向袭来,索隆一把推开克劳迪娅。

    他的身体像一个陀螺似的旋转,精准地躲避每一根投矛的射线,柔软而敏捷的身姿,展现出来的是惊人的战斗本能。

    但即使如此,克劳迪娅的耳朵里,还是听到了砰地一声闷响,一根投矛,磕飞了索隆头上的马鬃战盔,露出了下面飘散的银,以及一张冷峻、刚毅、乃至倾尽完美的战士面孔。

    惊愕

    数万人群在持续惊愕

    罕见的一幕,使许多人全身的血液,像是凝结,心脏像被钳子钳住在使劲纹拧。

    层层密刃,不停地逼近。这一秒钟,基纳万可以看见,圣团战士的脸上,他竟然在狞笑,在那张令基纳万感到嫉妒的脸上,两边光滑的眼角,呈现隐伏的皱纹,如燕尾般的分成了三叉。

    “鹰击长空”

    扫量着四面八方层层的尖矛利刃,以及围着即经常呼啸奔跑、挥舞着长矛、钉锤的重甲骑兵。索隆的太阳穴甚至暴起了青筋,当鹰击长空四个字冲破云霄,在索隆的身后,是一个巨大的闪耀水晶光芒的天空之门,以及一座绿道藤蔓之门。

    “卑微的爬虫!”

    银丝般的长,随风乱舞。雪片像扯破了的棉絮一样在空中飞舞,猩红的披风漫无目的地抽打着,怪声地怒吼、咆哮。

    一股怒意的驱使,或者是来自圣殿的某种神秘力量。

    感受到天空帝国皇帝的战斗召唤!

    左边第一个冲出天空之门的是鹰人之王韦弗斯!右边第一个冲出绿道之门的则是,绿道守卫之王鲁道夫!

    “鹰人之王韦弗斯在此候命!”

    “绿道守卫之王鲁道夫在此!”

    冷风淡淡的从鲁道夫的眉宇间流失,头戴着精美镂空的头箍,一双锐利的双眸中,隐隐的透出一头正在舐血的狼。

    受到圣殿力量的迫使,让鲁道夫和韦弗斯的呼声几乎在同时交错。

    瞥了一眼地上的马鬃战盔,韦弗斯一双黑宝石般的深邃瞳孔里,立刻散出了坚定不移的光芒,冰冷却毅然。当他的目光看向密密层层的长矛利刃,在瞳孔一收一缩之间,猛然喷薄而出的,是一股无法抑止、再多的冰雪也无法熄灭的滚滚怒火。

    一双巨大的鹰翼,猛烈抽打着包裹了的冷空气。

    下一秒钟,韦弗斯的声音,开始回荡在他身后的天空圣殿之门,“鹰人这是战斗召唤!陛下在召唤我们!”

    哗哗哗哗哗、落在这片竞技场所有人耳朵里的,那一阵密集急促的脚步声,赫然是一支军队在快踏进的节奏声。

    相比韦弗斯的豪放,绿岛守卫之王鲁道夫的表现更加直接。

    他仰天咆哮,跳过了中间的狼王,直接完成了熊王变身。

    “吼”孤傲的眼睛仿佛没有焦距,深黯的眼底充满了难以抑制的嗜血和兴奋。

    熊王变身庞大的身躯,往那儿一站,就仿佛半垛城墙竖在了那里。仿佛带着电光的十指钢爪,一抖之间,变得更加明亮、变得更锋利,唰唰的声音每一闪动,就像一道道闪电,在精美的胸前、头箍、和臂铠、钢爪之间来回窜动。

    “吼吼吼”

    闪着墨绿色的幽光,绿道之门之内,回应绿道守卫之王鲁道夫的,是上百上千个熊王的怒吼咆哮声!

    ………

    “禁咒之下,这是一场杀戮的盛宴。鹰人,屠戮你们看见的每一个人!折下你们视界里每一个高挂在顶端那可笑的旗子!”

    随着索隆具有穿透性的空洞嗓音,一队接一队的天翼圣团战士,跨越了天空圣殿之门。

    一个又一个冷漠的战盔,一对又一对巨大的鹰翼从眼前刮过。仿佛打开了地狱的缺口,圣殿之主的冷酷意志,影响着每一个天翼圣团战士。

    此时此刻,从索隆身上散出来杀气,恍如实质。

    风雪飘忽中,那张鹰人五官近乎结冰,却从那双仿佛就要结冰的眼睛里看不出任何感情。

    从反映在自身的数据看来,禁咒一旦爆,索隆自动被加持了八星的残暴属性。

    虽然索隆的主观意识明悟这一点,但他却对这条属性的影响无可奈何。来自圣殿之主的滔天杀气,和强硬意志,被强加到了每一个圣团战士的身上。

    而随着索隆目光的随意转动,到处都是战斗士气1ooo点直接爆表的圣团战士。每个圣团战士,每个鹰人人,都对索隆的怒火感同身受。

    毫无疑问,八星残暴属性的加持,让索隆的声音、动作、乃至表情,甚至是一个苦笑,看起来都显得无比的狰狞。

    即使他心里的怒火已经被压制,内心实际上已经很平静,也无法改变那种深远的战场影响力。

    ……

    在克劳迪娅的视角里,这是她第一次看见索隆的真实面目。

    先、那是一双很深的双眼皮,但是这双眼睛,透露的确实一种让克劳迪娅内心都感到可怕的冷酷。

    象一根绳索,把她那的心牢牢牵系,她想极力地挣脱,却现自己已沦陷,任凭怎么努力也无法挣开。

    盯着那张脸颊,在克劳迪娅的记忆里,还从不知道一个人可冷到如此地步。

    只一个眼神就可以让上百上千的战士疯狂。

    可他却如无事生般从容屹立,不羁的银色长在冷风中放肆的飞扬着。脸部棱角却分明得有若刀削斧刻,凌厉而狠决的眼眸在黑夜越深邃,如同死神手中镰刀一样的眼神,可以让任何敢于直视他的每一个人不约而同的打起冷颤。

    而他却视若无睹,噙着让在场所有人都捉摸不透的神秘笑容,再一次抬起了手里的战剑。

    “绿道圣团,封锁这座建筑的出入口!还有就是拿下他!”

    随着索隆空洞机械的嗓音飘荡,随手撕裂了当前的重甲骑士,绿道守卫之王鲁道夫,立刻顺着战剑所指的方向,锁定了他呈锥形瞳孔里的目标。

    “绿道圣团,跟在我的身后!吼”

    咚、咚、咚、随着库鲁什狂暴的步伐奔腾,立即有呼啦啦一大片绿道圣团战士跟进。

    上千个熊王冲撞过的地方,一路上人喊马嘶,剑矛折断,骨碎血溅的场面,仿佛被一头深渊之虫从头上碾过。

    八米多高的竞技场高强,并不能阻止步战技术无双的鲁道夫,视界里只见他连续几个对大理石墙面的借力踩踏,近三米搞得身躯一跃而起,地面晃动一声,便直接登上了竞技场上的第一排贵族区。

    绿道守卫之王的身后,更多的绿道圣团战士,转化了狼王变身,高强度的敏捷,和无坚不摧的十指钢爪,使每一个狼王的身姿,在这片竞技场上如履平地、肆意狂奔。

    尊奉索隆的命令,封锁这座庞大建筑的每一个出入口。

    而进入竞技场的白树林禁卫军,以及数百个效忠的扈从骑士,直到此刻,他们才现、自己两只脚踏入的绝不是什么竞技场,而是一座活生生的人间炼狱。

    “穿心长矛!”

    “雄鹰打击!”

    “长矛飞掷!”

    三千六百个天翼圣团战士,大片的圣殿技能连续闪烁。

    韦弗斯现,实力过于软弱的敌人,根本不需要排列战斗队形,仅仅是一轮践踏,便乐意让鲜血漫过脚踝。

    “鹰击长空”竞技场上,反复激的回声渐渐变得震耳欲聋。而伴随着这些恐怖的雷声,场上此起彼伏的圣殿技能,像是一道道闪电,使每个人的视觉里都变得强光闪耀。

    恍如末世,恐惧像巨浪一样,从所有人的头上瞬间没顶而过,无法想像,仅仅不到一分钟的时间,每个人的视线里全是杀气腾腾的圣团战士。

    “这是禁咒!这是召唤禁咒!”混乱中,竞技场上贵族区的苍老哲人,大声警告其他人。而他自己的身子则吓得往后退了两三步,脸上先变得青白,随后又涨得极度的徘红。“快逃、该死的biao子,她动了禁……”

    如同雷轰电掣一般,一根长矛飞来,磕走了哲人呈不规则扭曲的半张脸颊。

    以至于让他的惊呼大叫戛然而止。作为白树林城最年长的贵族,秃掉一般头的脑袋里装着的惊人的学识,此刻只能揉进一滩白花花的脑浆,彻底地白白流失掉。

    天空圣殿技能,长矛飞掷。

    天翼圣团战士每一根长矛脱手而飞,随着尖锐的呼啸,每一次矛刃的光芒一闪,受到重点照顾的目标,都有大量的血珠喷洒,在落地的一场那,血珠带着血花,四下飞溅。

    “有得必有失!”

    禁卫军高喊着白树林的王族族训,企图从这句口号中,汲取最后一丝和勇气有关的强心剂。

    迎面而来的天翼圣团战士双脚变换,战靴踏进,敌人的余勇落在一双重盔下的眼睛里,直直地盯紧了眼前的白树林禁卫军战士,天翼圣团战士突然左腿在地上猛地一蹬,即使离开了长矛,两手也握紧了剑盾,敏捷的身姿像是在对方的锋刃下,左右画了两个圆圈。

    一眨眼,天翼圣团战士的身姿,完好无损地从禁卫军战士的眼前刮过。

    从身后传来噗通一声,忽然倒下的白树林近卫军,头歪向一边,眼睛定定地望着飘散着雪花的天空,瞳孔放大得让人感到绝望。

    “有得必有失!白树林的骑士们,看准我的王旗,跟在我的身后!”

    肩头扛着七色麋鹿旗帜的扈从骑士,提紧手里的缰绳,策马高声呼喊,激励竞技场上许多六神无主的扈从骑士。

    只是扈从骑士的高声呼喊,同样引起了韦弗斯的注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