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书楼小说网 > 科幻小说 > 白银圣歌 > 正文 第075章 西境
    在韦弗斯的战剑斜指之下,与扈从骑士并行奔跑的天翼圣团战士目光一凝,锁定目标、“嗖”地一个纵跃,接着便是一连串的高难度动作。只见他腾空跃起,又轻捷地一脚踩在马背的后臀上。战马的嘶鸣未定,天翼圣团战士突然将身子一体,身体高高的坠落。在这个过程里,手中的战剑连续闪动了三次。

    然后轰的一声,半蹲姿势坠落。两脚钉子般地踏在地上,双手高高举起,剑刃斜斜朝上纹丝不动。

    而反观从身前奔腾而过的扈从骑士,身子歪歪斜斜,一头栽下了马背。

    天翼圣团战士,一剑砍中了扈从骑士的桶式头盔,两剑砍中了他的后背。从坠落的尸体,可以觉,从他的脑勺、和后胸甲的凹陷处,渗出来的是一摊流淌的血泊。至于扈从骑士手中的七色麋鹿王旗,则浸在血泊中瞬间被骚乱的步伐踏成烂布。

    …………

    雪花受到鲜血的烘烤,竞技场场上的土壤,早已变成了红褐色。

    打着转的冷风,包裹着寒冷的空气,依然让鲜血无法凝固。

    头顶上空的阴霾无法散开,地上到处可以看见早已辨认不出的肢体部位,揉进破碎的铠甲、渗出一片艳红。

    白树林禁卫军将军,伸出手掐了自己的大腿,清晰的痛觉,告诉自己并不是在做梦。

    眨眼,就有成百上千条鲜活的生命被密密麻麻的圣团战士所吞噬。

    看着精锐的禁卫军战士,像是被收割的农作物一样,一片片倾倒。他的脸色惨白,动也不动地站在那儿,只觉得脊梁上流下一股股的冷汗。但是在惊愕的片刻之后,现自己已经没有可能逃脱,身为白树林城的禁卫军将军,他还是决定挽回自己最后的将军荣耀。

    “有得必有失!战士的荣誉不容抛弃,即便是阵亡!”

    “溃逃的战士只会为家族留下耻辱,只有英勇阵亡的士兵才会获得抚恤和荣耀。重组队形!快!”

    白树林城禁卫军将军凶大吼着,挥舞十字长剑,反手捅进了一个溃逃士兵的后背。

    在他的努力震慑下,渐渐收拢了不断后退、混乱不不堪的禁卫军队形。

    ……

    韦弗斯甩出双链刀,这动作简直与鞭刑中的动作几乎没有区别,但两条双链刀的交替甩动,抽打起猎猎的风声,和连成一片的惨叫,却不是一般的鞭刑可以比拟的。

    韦弗斯的脚下的尸体被血液浸泡得涨,满满一地的艳红。

    白树林将军,辛苦收拢起来的队形,只用了几秒钟,就被双链刀割得四分五裂。

    破破烂烂的禁卫军队形,扔下一大片尸体,被逼到了竞技场的一角,在韦弗斯身后不停跟进的天翼圣团战士,砍剁的剑刃,利索的身手,让每个禁卫军的眼珠转得眼花缭乱,天翻地覆。

    “鹰击长空”

    天翼圣团战士,从一侧,抬起无比凶狠的一剑,卷起阴风,直取对方级。站在队形最前列的禁卫军将军,忽然听到耳边不善的风声,立即回身横剑挡于头顶,两把锋刃相遇擦出阵阵火星。

    气力和勇气消失殆尽,绝望爬满了整个心头。随着禁卫军将军动作一慢,天翼圣团战士手腕横转,阴狠的剑锋砍向对方的腰部!

    嗤

    这一次,圣殿战剑结结实实的砍入对方的侧腰深处,并伴随着其他几个方向,三道战剑剁在禁卫军将军的身上,让这具披着华丽铠甲的身体血如泉涌。

    白树林将军的眼神迅涣散,三个天翼圣团,仿佛有默契一般,抬脚一踢对方的身体,抽出剑刃。一股烈血喷洒,禁卫军将军的尸体飞滑行、狠狠地撞在大理石的石壁上,迸出了一声惊心动魄的震荡。

    惨不忍睹的将军尸体,正好应了那句白树林王族族训,“有得必有失!”

    得到的是拼死阵亡的荣耀、失去的则是付出生命的高昂代价。

    将军的尸体在眼前四分五裂,百来个禁卫军,每个人张大的瞳孔中充满恐怖,握着长矛利刃的手臂瑟瑟抖、不知所措。盯着密密麻麻的天翼圣团战士,使他们每个人的心像一片落叶,一会儿披风吹进深渊,一会儿又飘向雪雾笼盖的天穹深处。

    韦弗斯闪烁的黑脸膛上的目光变得深沉,瞳孔跟鸷鸟的眼一样锐利,“清理残存!”

    就在禁卫军失去理智,不顾一切地嘶喊着冲上来,二十几个天翼圣团,猛然间踏动步伐,仿佛脚下踩着跳板,手擎盾牌,高高地跃向空中。

    在瞄准目标的一刹那间,天翼圣团的右臂闪电般打开,闪电般向前盾击。同时甩出圣殿技能,雄鹰打击。

    每个盾牌的盾牌下端,咻地闪过一道雄鹰光刃,窄锋、直刃,极具杀伤力。

    砰随着大地的一声晃动,齐刷刷的圣盾打击,在这一秒钟、压倒了场上的一切噪音。眼前鲜血四溅,被雄鹰打击直接命中的禁卫军步兵,被砸碎的头颅,和井喷的鲜血,也只能用惨不忍睹四个字来形容。

    “雄鹰打击跳向敌人动盾击,强烈的震感可以使攻击周遭的敌人感到晕眩,同时放出雄鹰庇护。”

    正如这道技能所描述的那样,除了横死当场的大部分禁卫军,剩余的幸存者,因为眩晕而站立不稳。

    与此同时,从天翼圣团战士的盾前突然光芒大盛,雄鹰庇护的开启,形成了一道弧形的光幕。雄鹰打击所携带的眩晕效果,只有一、两秒钟的时间,不短也不长,却足以抹杀一条条鲜活的生命。

    周围早有准备的上百个圣团战士一拥而上,手中的战剑,对着十几个歪歪斜斜,处于眩晕状态的幸存者,快挥洒,并且剑剑见骨。很快的几秒钟,十几个禁卫军被剁成了血肉模湖的残肢碎片。

    一阵阵刀光剑影,卷带着一阵阵血雾,使充斥在耳边的抵抗生、厮杀声、呼喊声逐渐消逝,竞技场上的敌人被清理干净。

    活跃在竞技场观众席上的杀戮却正在上演。

    绿道圣团战士,间接地从狼王和熊王转换。狰狞的战斗形象,一度让惊慌的人群炸了锅。

    惊慌、骚乱、恐惧等等所有的负面情绪,聚集在胸口和头顶,那些贵族和平民,张着口不顾一切的尖叫、大喊着,像是身体里每一根神经系统都跳了闸。

    血丝压抑而细密地覆盖在每个人的视网膜上,圣团战士的脚下,则是铺满了整个世界的血红色。

    绿道守卫之王鲁道夫,盯紧了基纳万,两只凶光闪闪的熊眼在冷笑着。

    “拦住他,快!拦住他!”

    靠两只脚的逃跑度,想要快过狼王变身的绿道圣团战士,那无疑是痴人说梦。

    眼看着贵族区的2o几个出入口全部被封堵,基纳万彻底变了脸色,盯着身后越来越近的庞然大物,他的眼睛里时刻含有着一种被追捕的恐怖神气,对死亡的惊惧,此时正像疯狂降落的雪花一样笼罩、覆盖着他。

    尽管所有的人都在互相践踏、拥挤着逃命,但听到的声音,总有那么几个不怕死的战士挺身而出,在最后关头,捡起自己的贵族荣耀。

    “圣团战士,退后!在你面前的是……”十指钢爪,贴着对方的王徽盾牌擦出阵阵火星,在对方的话没有说完之际,鲁道夫就拧下了他的脑袋。

    噗突然失去头颅的脖颈处,鲜血如井喷。

    无比真实又血腥的一幕,让六个贵族战士的脸部肌肉僵硬。他们毫不犹豫地丢掉了刚刚捡起的战士荣耀,不顾一切地扭头逃走。

    剩下的两三个贵族护卫,他们之所以留在了原地,是因为绿道守卫之王的钢爪已经探出。

    三个贵族战士,只觉得胸口处一闪,又迅消失,张大的瞳孔里什么都没有看到,便突然感觉到胸口一痛。低头,肚腹已经被划开,伴随着一行殷红的血,哗啦啦一滩内脏掉出来。

    只是装饰和轻便作用的精美皮甲,在圣殿武器面前,根本不具备任何的防御力。

    “卑贱的白树林王族,你和你身后的家族,根本不配统治西境大6。”

    十指钢爪与软趴趴的十字长剑相交时,只出“叮”的一声响,基纳万手中的长剑直接被震脱离手。

    天旋地转,感觉整个身子都被吊起,无比清晰地直视地上每一张惨死的面孔,基纳万的喉舌,被遍体袭来的恐怖结住了,一颗心脏狂跳得像是整个胸膛里都难以容下。

    …………

    禁咒之下,整座竞技场都在沦陷。

    相比天翼圣团的精悍,绿道圣团的破坏力有目共睹。

    随着几根大理石柱的倒塌,整个贵族区都在塌陷。许多地方变成了粗糙又厚重的残壁,参差而尖锐的石头上,挂了一大团一大团的尸体血肉,在一阵阵的灰尘里颤抖。

    到处是杀戮,之前的那一张张高高在上的嘴脸,被绿道圣团战士十指钢爪下被撕的粉碎。

    索隆的一双眼睛,定定地望着一片湿漉漉地世界,一大片艳红渗进了他的眼眶里。

    头颅,手臂,残肢,碎裂的尸体,折断的武器,所有的东西都浸泡在一片血红色里,只剩下更加黑的红色,与竞技场塌陷的对比,在索隆的眼中呈现出这些疯狂事物的边缘。

    鹅毛大雪还在继续下着,企图掩盖战争碾压下的一切疯狂和血腥。而天上大块大块的乌云,像瓦一样,堆叠在一起,还在持续加重。

    入目全是一片血腥,带来一种视觉疲惫感,让索隆的手指落在额头,轻轻揉了一下。只是拿下来的时候,眼前却依然不见其他的变化。

    视线里是持续的强烈的红色,低下头闻了闻浓烈的血腥味道,索隆却现自己没有呕吐的迹象,胸腔里升腾着的反而全是杀戮的。

    “这就是八星残暴属性的加持效果吗?”索隆苦笑的表情显得复杂,他回过头来,看了一眼跪在身边,脚踝浸泡在血液的骑士,衬托着血色的背景,对方的身躯在寒风和雪花的交织里瑟瑟的抖。

    一开始就守护在闸门边的骑士。

    索隆完全没有想到他会是个女人。

    目光凝在一处,黑色的战盔,把她那盘起的长和半张脸都给遮住了,但能感觉出她飒爽的面容!

    “骑士,继续留在这里,相信你无法向白树林城的贵族们解释,你为什么还活着。”

    不论索隆使用什么样的语气,身处禁咒召唤中,让他的声音听起来都显得无比的生硬和空洞。这也让他嘴角的苦笑沟纹显得加重。

    反观眼前还在瑟瑟抖的女骑士,她不但不敢回应索隆的话,甚至连额头都不敢随便抬起。

    “站住!”

    西境女骑士抓着一脸失魂落魄的克劳迪娅,在天翼圣团的注视下,走向最近的出口方向。但就在这个时候,陡然从背后传来的一声厉喝,使西境女骑士前倾的身体,和颤抖的双腿想要加,但是在天翼圣团战士的虎视眈眈下,她还是十分明智地止住了身体。

    “恭喜你,西境骑士。禁咒下的幸存者,期待我们再次相见!”

    随着索隆嘴角的勾勒,一霎间,西境女骑士全身紧张得像一块石头。

    但在听了这句话之后,蓦地,她怔了一下,短促而痉挛地呼了一口气。

    快带着大召唤师克劳迪娅离开这片人间炼狱。与刚刚所不同的是,西境女骑士的心头、被烙下了一道难以磨灭的印记。

    ………………

    虚无召唤师克劳迪娅的离开,让索隆感觉剩余的十几分钟的战斗时限在加。当这种感觉越来越强烈,一道白色的身影,从塌陷的竞技场边缘跳下,随着竞技场的一声振动,稳稳落地。

    随着尖锐的银色瞳孔一收一缩,十指钢爪下的力道加重,从绿道守卫之王鲁道夫的手中,丢出得赫然是基纳万抖的身躯。

    噗通一声滚落在地,伴随着一道闷哼,在冷天气里,基纳万的脸上,却正在向下流淌着滚烫的汗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