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书楼小说网 > 科幻小说 > 白银圣歌 > 正文 第076章 帝国
    视线所及,竞技场上到处都是鲜血和尸体,那是那居然是一张死人的脸颊。

    恐怖的一幕,急剧沾满了基纳万的大脑。

    在眼前不到几厘米的视角里,基纳万发现他贴上的是一张死人的脸,不过他很快便发觉,占满瞳孔里的那张脸被血泡得已经发涨,碎裂和被割破的地方,像白色花瓣一样翻起来的骨头触目惊心。

    浓烈的血腥气味,直往他的鼻孔里钻,养尊处优的基纳万似乎再也无法忍受,眼泪一颗一颗地从发红的凹陷眼眶里往外滚,并嚯地一声站起身,半弯着腰身,剧烈地呕吐起来。

    “卑贱的阶下囚,头顶着一顶王冠,也敢站在天空之主的面前!”

    不需要得到索隆的示意,愤怒的天翼圣团战士,立刻端起重矛,狠狠打中了基纳万的膝盖部位。

    两根重矛一左一右,刁钻的角度,让头顶王冠的俘虏膝盖以下的骨骼,齐刷刷折断。

    鲁道夫的眼皮一跳,耳边只听见“咔擦”一声,紧跟着就是一声惨嚎,“啊”基纳万最终的呕吐物回流,与脸上鼻涕眼泪混成一片,湿漉漉地渗进脸上的皱纹纹路里。

    毫无王族荣耀可言,在鹰人的眼里,基纳万更没有一丁点的忍耐力。

    基纳万这股杀猪一样的噪音,让他的嘴巴,再度受到了天翼圣团战士的重点照顾。鹰人的重矛,不是什么人都能够承受得住,即便这只是与矛刃相对的另一端。

    咚、咚、咚!三道沉闷的声音之后,基纳万停止了嚎叫,眼中变形的嘴巴凹陷处,挂下一道粗粗的血丝。

    天翼圣团一把扯掉了他的金质王冠,并抓起头发使之头颅向后仰起,此时,基纳万两只向上翻起的眼白,让他的眼眶里像装进了两个剥掉壳的熟鸡蛋。

    将这一幕看在眼里,折磨一个将死之人,对索隆来说,没有任何的意义。

    须臾之后,一柄闪着寒光的战剑已架在基纳万的脖子上,手中力道加重,头颅立即滚落。

    动作一气呵成,干净利落。

    淡蓝的瞳眸如同一片浅色的海洋,映着杀戮的血光,恍若一团火焰溅到克劳迪娅的眸心,从中漾起了巨大的波澜。全程目睹自己亲手创下的血腥世界,感到心惊恐怖之余,克劳迪娅看起来有些有些失魂落魄。

    “这一切真的是我亲手造成的吗?”眸光微蓝,在冬天的雾气中流转。

    在过去的某段时间里,一个天空圣殿的大召唤师,也不过是个被别人忽视和欺凌的鸡肋职业。

    流说到底,拥有大召唤师头衔的克劳迪娅,她毕竟还只是一个十几岁的少女,即便是天赋异禀。

    从一个普通的鸡肋职业到竞技场的罪徒,再到今天的竞技场之后,相信克劳迪娅这个名字,将开始名震大陆,并将受到整个全境帝国的通缉。

    任由西境女骑士携起她的身体,快速离开这片人间地狱。

    目光像空迷的朝雾,晕着雪花蒙蒙恍惚的雾气。

    在克劳迪娅最后的视角里,她所看见的场景,让她的内心,像是有一把掉落在腹腔中的剪刀,咔嚓咔嚓地迅速开合着剪动。

    只是恐怖的场景,并不能牵动克劳迪娅的内心,让她向宿命忏悔。

    此时此刻,在克劳迪娅眼前,总是被不久前被狼群围困,那段时间发生的一幕场景所代替。

    纤长的睫毛在眼睑上投下淡淡阴影,视线里即将远离的那道伟岸的身影,衬托着密密麻麻,层层叠叠的圣团战士,他眸心的光芒熠熠生辉,银色的瞳仁带着深不可测的邪魅,在克劳迪娅的心中留下了不可磨灭的印记。

    隔着纷纷扬扬的雪花,几缕碎发遮住她的纤纤弯眉,在浓密的睫毛上轻漾,那双水汪汪的眸仿佛流转着一些伤感的韵味。

    总的来说,对这一切,是克劳迪娅的选择,她并不后悔!

    竞技场中。

    单手抓起基纳万的脑袋,鼻孔中闻到血腥和某种贵族香水的混杂气味,让索隆浓浓的眉毛底下,一双明亮的眼睛里充满了戏谑。

    “不管怎么说,一个,也勉强算是半个王者!”

    索隆抬起战靴,踩起地上的一杆无主长矛,精准地握住。

    另一只提起头颅,对着锋刃用力一推。用力甩动臂膀,然后将长矛的另一端,深深陷进一片殷红的脚下。

    在可以平视的高度,与这颗插在长矛顶端的头颅对视,相比基纳万全是眼白的没有半点光彩的眼睛,索隆的眼神阴冷冷的,亮晶晶的,像是两朵闪烁的鬼火。

    “鹰人,战斗的时限快要枯竭,回归圣殿的时刻到了!”

    睫毛粗而密集,银色的瞳仁如雪一般白。

    召唤战斗时限的最后几分钟里,索隆生硬、空洞的声线,开始响彻在整个竞技场的头顶上空。

    三千六百名天翼圣团战士,纷纷砍下贵族尸体的头颅,并一步蹿上去,捡起无主的长矛,在竞技场中竖起了一片插着头颅的矛林。

    衬托阴森森,恍如地狱一般的场景,韦弗斯锐利的目光环视一周,额头起伏的青筋似乎还在隐隐暴动,“身披荣耀的圣殿战士,向天空之主致敬!”

    三千多个天翼圣团,高举重矛和盾牌,欢呼咆哮!

    伴随着这股特别狂热猛烈的声浪,从个别鹰人战士的身上开始,星星点点的光芒大盛,传染给身边的袍泽。

    狼王变身、熊王变身的绿道圣团战士,在十指钢爪下蔓延的杀戮,此刻已经覆盖了竞技场的第三区。

    屠戮平民区,每个绿道圣团的身后,都时刻卷带着一阵阵血雾,这是第几颗抓碎的头颅,已无法细数。

    当绿道圣团战士的十指钢爪,抵住了一个女人的喉头。但撤退的命令已经下达,绿道圣团战士不慌不忙,低头看了一眼那张因为恐惧而惨白的脸颊,留下一道生硬空洞的声音,“你很幸运!”

    收到索隆的召唤,所有的绿道圣团战士都收敛了自己的杀意,并伸展十指钢爪,滑回指尖的利刃,从四肢蔓延,闪烁起星星点点的光芒。

    最后一区,那些因为被人群踩踏,而剩下的幸存者,多数都是奴隶和白树林城的下层公民。

    亲眼见证了整个禁咒的过程,因为恐惧和寒意,他们每个人普遍都发起抖来。

    “哒哒哒哒”那是嘴里的牙齿和牙齿之间,忍不住发出互相撞击的声音。

    浓烈的血腥和尸体的气味,通过鼻孔刺激着浑身上下的每一个神经。像是有无数触须突然朝自己涌来,包裹着缠绕着四肢,无法挣脱。

    夕阳是时间的翅膀,当它飞遁时有一刹那,极其绚烂的展开,一堆堆深灰色的迷云,低低地压着大地,于是到了薄暮。

    回归圣殿,让索隆的浑身都闪过一层琉璃的水晶光芒,并印满铜钱大小的粼粼光斑。

    然后在光斑暗淡的瞬间,身上所有的微创全部痊愈,包括在召唤战斗中受累的精神和体力也一瞬间恢复。

    “恭喜阁下,完成了一次禁咒召唤,耀眼的战绩,让天空圣殿、绿道圣殿分别获取了六百枚圣徽!当前3级圣殿。收集100万枚圣辉,天空圣殿、便可以晋升为4级圣殿。”

    掠过这组数据信息,索隆看起来额头轩朗,站在天空圣殿的月亮门口,展望着鹰击大峡谷。

    这里,再也不是尸体和血腥,远离焦土和灰烬。

    “与全境位面的繁荣和文明相比,荒蛮大陆停留在落后的初级文明时代,与每年冬天的地龙扫荡有着直接的关联。”

    在薄暮的反射下,一双淡银色的、玻璃似的眼睛,仿佛威势过盛似地旋转又旋转。

    反映在索隆的视角里,由东至西的城墙长约3公里,从劈山瀑布向红色大峡谷的方向伸延,止于3千米的地方。

    从夏季到秋季,用了两个季度的时间,完成总长12公里的城墙。

    这项庞大的工程耗费了难以估计的人力、食物、物资。算上从山底王国再次抽调的三万劳力,修建城墙的人数一度达到了近十万人的规模。

    “耗尽了粮仓、物资,乃至有三万个奴隶劳累过死。”

    “难以想象,仓促之间所做的这一切,仅仅是为了防御一大群深渊之虫的扫荡。”

    索隆无奈地苦笑了一下,这个笑好像是偎然挂到他的嚓唇上,而眼看着又要掉在地下摔坏似的。

    因为到目前为止,索隆还不知道,这一切到底值不值得。

    随着天翼圣团战士陆续回归,一次禁咒正式画上了句号。先前八星残暴的属性,从索隆的身上消失无踪。

    与此同时,在建筑师盖瑞斯、韦弗斯和一大群监工的陪同下,索隆视察了刚刚完工的四面城墙。

    双层城墙,毗邻水沟。

    为了抵挡深渊之虫的攻击,内墙以坚固的结构组成,墙厚5米,高15米。

    外表是经过精心切割的大理石,城墙核心则是以石灰岩和石灰泥。

    按照建筑师的说法,“城墙透过束紧岩面与核心来增强结构的内聚力,并可增强对撞击和地震的抵抗力。”

    索隆最欣赏的还是塔防的建设,四面城墙的塔防,主要都是方形,也有八角及六角形,高20米,每座塔防的内部都置有一架可连续发射的蝎弩。

    除了塔防,每座城楼的顶部也有城垛。

    城楼内部分为两层,底层通往城内,用作储物,上层可经城墙走道进入,设有窗户以供暸望及投射之用。

    鹰王领地的城门,为宏大的大理石建筑的一个高耸的缺口,城门的两面还树立着两个巨大的浮雕,赫然是手持长矛大盾的鹰人天翼战士形象。

    总的来说,虽然城墙的某些部分略欠精巧,在部署得当的情况下,足以在深渊之虫的围攻下都坚不可破。

    “这是什么?”

    盯着重新规划的格局,索隆的视角里,呈现出一个巨大的方形坑。在他征战阿尔法森林的这段时间,建筑师盖瑞斯,命令奴隶们,在中心挖出了一个占地2万平方米的巨大宫殿的标注规模。

    从建筑师盖瑞斯展开的图纸上看来,帝国的宫殿结构十分复杂,千门百室,由于廊道迂回曲折。

    索隆的眼神稍微走神,便会误入其中往往迷途不得出。

    “吾皇,鹰人不喜欢过于奢华的建筑。在鹰人的历史中,也从未出现过相关的记载。但同样的,也从未有过一个帝国的崛起!”

    激动的光芒从盖瑞斯的眼中夺眶而出,在他的眼眶四周,勾勒出许多纵横的纹路。

    鹰人建造皇宫不是为了奢侈和享受,同时它象征了权力,和一个帝国的骄傲。就像,一个王者的形象,一定离不开一顶骄傲的王冠。

    顺着盖瑞斯展现的图纸,索隆的目光继续游走。

    帝国皇宫分为东、西两个廊柱林建筑群,中间用走廊加起来可能有上千个房间,和传说里一样都是由迂回曲折的廊道和阶梯相连接,结构之复杂令人叫绝。

    这时候,盖瑞斯特地取出一张效果图,帝国皇宫整体和细节。

    墙壁上有各种各样的浮雕细节,所有的壁画保持着艳丽的色彩。

    同时,宫殿的北边是一个露天广场,南边则是一系列狭长的仓库,用来储存粮食、酒以及战车和兵器。

    同时那些林立在广场周围的石板,用来记录着鹰人帝国的文明和荣耀。

    这是一个精心的杰作,也是一个帝国的起点,展现的,是一个波澜壮阔的时代,一个荣耀只属于鹰人的时代。

    抬起头来、平时远方。

    索隆的脸上没有表情,如木头一样呆板。但他的眼神,却久久不能平静。

    巡视完这一切,建筑师盖瑞斯的神情略显沉重,任重道远,他为自己附加的压力实在太多了。

    这座帝国皇宫的规模,和细节复杂程度,让索隆的眉宇,都像是挂着一个惊叹的符号。其中的难度,和所需要的人力、物资,基本上无法统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