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书楼小说网 > 科幻小说 > 白银圣歌 > 正文 第082章 剑锋
    …………

    淅淅沥沥的秋雨,没有春雨般细腻温柔,也没有夏雨般豪爽热烈,却是如此地宁静。%ん1z

    站在神殿门处的上弦,在祭祀杰西卡的眼,只能看见索隆如烟云似的松散的银色长,纯白色的长袍,还有那被拈在修长手指间的令牌。

    低下头在查看手头需要处理内政的同时,几缕长垂落,让杰西卡看不见他此时的神情。

    窗外的秋雨已经下了整夜和个清晨。鹰王的官邸,在帝国皇宫的规划,被夷为了平地。

    索隆只能暂时搬进神殿栖身。事实上,他的房间与祭祀杰西卡,只相隔着堵墙。

    繁忙的政务,让索隆没有注意到,刚刚走进来的杰西卡。

    盯着每天日常政务,从索隆高耸的双眉下面,撇下来两道认真、细致的目光。

    “红色大峡谷执政官、将军维亚多战死。幸存o6个轻骑兵,轻骑兵军团覆灭。”

    “树妖之王伊莎战死,千多个树妖勇士全军覆没。”

    “绿道圣团战士,阵亡人数过5oo人。”

    科多兽群,让天空帝国付出了万人的惨重代价。

    所换来的利益,是只能维持个秋季的食物,以及和块肥沃,却没有兽群可以放牧的草原。

    以上这些信息,在索隆眉峰的皱蹙之间,隐隐蕴藏着抹凝重。老实说,他对这样的结果并不满意。

    “大帝,秋天快要结束了!”

    这道声音,让索隆警觉地回头,在杰西卡的脸上审视了遍。

    让他没想到的是,这本只是随意地瞥,却在不经意间望到了那双湛蓝的眸子。海水的颜色,静静地停驻在那里,仿佛亘古不变地等待。

    只为这眼相撞,只为这秒停留。只可惜,在赢得了那惊鸿地瞥,却终究留不住时间,留不住永恒。

    “是你,我的祭祀杰西卡!”

    “大帝,这是天空之神的预示!”

    就像刚才的眼神,两道声音在同时间相撞,让掩饰尴尬的两人,显得更加尴尬。

    祭祀杰西卡,她身上的女人味是股特别意味。

    是神秘的,缓缓动人心弦,不可捉摸的纯洁神圣,深入骨髓,令人意乱情迷,想要亵渎。

    突然现,杰西卡的变化,越来越让人难以‘正视’。

    索隆将目光扭向打开的殿门,股晚秋的特别气味,从外面刮进来,悠悠地掠过、并安抚了他每条敏感的神经。

    转移注意力,看着神殿外的幕,让索隆感觉每场雨,都会给每个帝国的孩子带来快乐。

    他们在秋雨嬉戏,即使是雨水把它们的头衣服打湿了也不觉得冷。

    “我的祭祀,告诉我,天空之神的预示是什么!”

    些只有4、5岁的孩童在雨嬉戏,、2岁的少年在雨晨跑,远方训练场的方向,则传来阵阵响亮的鹰啸,这切简直就是帝国力量的化身,蕴藏着无限的可能。

    在问话的同时,索隆翻出了手上的片木牍。

    上面刻下了,这个月需要他亲自处理的最后件内政。鹰人长老的刀笔,在上面刻了段十分清晰的,鹰人的简洁明了的希腊字,“大帝,将近千个成年战士,没有妻子。”

    又是件难题,摆在索隆的眼前。

    沉思的瞬间,在索隆的眼睛上方,两道眉不太宽厚却浓密真切,横横的两条,永远像新经剔拔过或描画过。

    “大雨过后,这个秋天将会很快结束。而这个秋天的短暂,将预示着冬天将会很长!”

    听到祭祀杰西卡的回应,索隆抬起头,却现对方已经脚踩着细碎而紧促的步伐,转身离开了原地。

    在索隆的视角里,杰西卡的背影,散落着头清爽的长,随着她的步子来回摆动,由内而外散出股,与刚才不样的清新自然的气息。

    即使索隆并没有笑,但此刻他的脸上却隐伏着笑意,就像神殿外正逐渐变小的秋雨落在地上,袅袅的余音。

    看待人或食物的角度不同,所得到的感应则不同。

    保持颗冷静的心态,切都可以回归平淡。

    犹如蓝天下碧蓝的湖水,索隆的心里,装着的只有探索和征服未知,犹如在条漆黑的道路上奔腾高歌。

    至于祭祀杰西卡,索隆更愿意把那种奇怪的感觉,当成是种站在不当角度的错觉。或者说,只是种男性荷尔蒙的本能反应。

    …………

    清晨,结束了。

    雨点变小,取而代之的是片繁荣的景象。

    阳光衬托着索隆眼皮底下的城市,战士在训练,奴隶们开始劳动,自由民穿梭,帝国之城的忙碌,更是把“繁荣”词表现得淋漓尽致。

    “民居群,民忠度9星,人口欢乐度星,卫生度星。”

    队百人左右的鹰人战士,跟在索隆的身后。走在条宽阔的石子路上。

    从眼里反映出来的整体数据,让索隆感到欣慰。忠诚度影响治安,欢乐度影响生产效率,卫生度应该关乎瘟疫和疾病。

    每天选择不同的区域,亲自视察,是项必不可少政务。经历了短暂的几天饥荒,与前几日的3星人口欢乐度比起来,斯巴达人的生活回归了正常。

    怪过拐角,离开等公民居住的民居群,来到自由民区域。

    “自由民住所群,民忠度7星,人口欢乐度星,卫生度星。”

    由于鹰击大峡谷已经不是从前的规模,视察大片区域,需要两个小时的时间,所以索隆走路的步子轻快得像风样。眼睛掠过排排居所,索隆对这里的整体数据表示满意。自由民相比鹰人,差了两星的民忠,这种现象无可厚非,毕竟不是什么人都可以和嫡系相提并论。

    “目标——自由民居所,民忠度o星,欢乐度o星,卫生度星。存在暴动隐患。”

    在栋不起眼的自由民居所前。索隆的步子突然停止,观察这处居所的数据,让他的眉头好像用木刻刀扎了两道深纹。自由民分担着农业,或者手工制作。

    般的民居外墙,都选用白色的反光涂料,代表了圣洁。

    只有单层的民居普遍开窗洞口小,以保温保湿。从窗洞的标注来看,这里面居住的自由民,从事着衣物之类的手工制作。

    显然,依照法律,这所民居里面的自由民,必须被剔除。

    突然停止前进,让队鹰人战士,摸不清所以。但就在这个时候,每个鹰人战士的耳朵里都听了条命令。“卫队,进去割下这些反叛者的头颅!”

    “鹰人……你们干什么?”

    看见有人闯进居所,自由民有些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

    当看到明晃晃的剑锋,和重盔下鹰人卫队人狰狞的笑容,他仿佛意识到了什么,手忙脚乱的瞬间好似晴天霹雳当头击,僵硬的身体,又好像被人从头到脚浇了盆凉水,双手在慌乱摸索,碰倒了木架上的五六个瓶瓶罐罐。

    “你们、你们想干什么?”

    不断倒退的过程,自由民瞪着对放大的瞳孔,看着鹰人的步步逼近。

    锋利的剑刃越来越近,这让他全身都有些麻木。

    在每个自由民的居所里,都有台竖立的织布机倚墙而立。纺织麻和类似羊毛的东西,生产衣物。

    除了织布机,在这所房子里,还有生产陶器的模子。手握着块锉刀的自由民。

    惊慌之余,自由民转过身、想夺门而出。

    落在鹰人重盔卫队的视角里,自由民的头有些长,几乎挡住了他的眼睛,只有从头的缝隙才能看到他两道略显恐惧的目光。

    “受死吧!”而与之相对的,个饱经沙场的鹰人战士,重盔底下的目光里,所透出的是种极端的残忍、无情的凶狠和嗜血的兴奋,任何人见了这样的目光之后都会有种,从后脊梁渗出阵冰凉的不寒而栗之感。

    另个鹰人战士悄悄地没有任何声息地从外面闯进来,快扑上去。

    几乎没有费什么很大的劲,就把手里的剑刃从自由民的后背穿了进去,然后又飞快地将剑抽了出来,随即,只听对方凄惨地叫了声之后,身上的血像喷泉样,带着股热乎乎腥臊的涌了出来。

    噗哧,——利索的剑,切下了头颅。顷刻间就把操作台上未加工的黄泥,染得彤红片。

    走出光线幽暗的房子,手提着滴血的脑袋,鹰人战士的步子,沉重、稳健。

    与此同时,还有鹰人战士搜到的块木牍,交到了索隆的手。

    “像驴子似地背着无可忍受的负担。”

    “遭受着暴力的压迫。”

    “从勤苦耕作得来的果实。”

    “半要送进主人的仓屋。”

    努力辨认木片上潦草的字迹,从这行字看得出,索隆判断的没有错。这个自由民,他在向其他人传染不满的情绪。

    “天空帝国的崛起来之不易,这样的潜伏风险,必须被及时铲除。”两眼忽悠忽悠从滴血的头颅上扫过,索隆的脸色看上去是平静又机警。

    对于自己手开创的帝国根基,索隆不会容忍任何人的蓄意破坏。

    哪里有压迫,哪里就会有反抗。从这件事情可以看得出,并不是什么人都适合融入这个帝国。

    收起手里的‘罪证’,索隆的眼睛周围有着云雾般,朦朦胧胧的杀气,显得深不可测,神秘、冰冷。

    “去,杀了所有与这个人有亲密关系的自由民。”

    这道带着命令语气的声音,听上去不容置疑。

    哗哗哗哗哗、越来越多的鹰人重盔战士,抵达了自由民区域。

    总之,索隆的命令,听上去,更像是在镇压次暴动。虽然这场暴动并未来得及生!

    …………

    “帝国赐予了这些人自由民的身份,并每天分配足够量的食物。但换来的只有抱怨……与这些人相比,生性胆小,天生只知道服从的鹦鹉人和地下侏儒,似乎更有成为自由民的潜力。”

    看着越来越多的自由民被鹰人轰出屋子,被戴上锁链牵走。

    索隆眼梢微微地向鬓角挑去,虽然有反叛意识的只是极个别。但他的心里明知,随着帝国对外动战争,因此自由民的负担,可能会变得越来越十分沉重。

    鹰人不事生产,在过度时期,必须维持对自由民和奴隶的绝对控制。

    “不需要任何的怀疑,要想领导这个帝国,就必须血腥镇压自由民和奴隶的反抗,将所有的风险扼杀于摇篮。”

    指挥着鹰人战士闯入自由民区域、索隆的眸子变得坚定,“正因为如此,鹰人才需要只强壮、服从、残忍、嗜血与勇气并重的军队。”

    在索隆的眼里,般的鹰人男孩从7岁开始,便要求对领绝对服从,要求增强勇气、体力和残忍性。

    为了训练孩子的服从性和忍耐性,在成年之前,他们每年在节日敬神时都要被皮鞭鞭打次。

    他们跪在神殿前,火辣辣的皮鞭如雨点般落下,但不许求饶,不许喊叫。

    每个鹰人等公民,为帝国作战不但是种义务,同时上升到了种权利的高度。

    鹰人,除了军事外,不得从事其它的生计,否则贬为奴隶!

    鹰人自远古以来就崇尚武力精神,整个鹰人社会等于是个管理严格的大军营。武装个标准的鹰人战士,除了需要时间的磨砺,大约要消耗o斤金属。包括支2到3米的长矛,矛头通常由铁打制成树叶形状,胸甲也将成为标准的制式装备。

    半个小时之后,索隆离开了被肃清的自由民区域,前去视察了目前帝国储存的物资情况。

    “大帝,食物的问题可以支撑段时间,但是祭祀大人告诉我们。随着秋天的快结束,这个冬天将会很长。”

    鹰人长老的话,正是索隆目前所想到的。

    所以,除了对木材等取暖材料的囤积,过冬的保暖衣物,显得尤为重要。虽然鹰人天生不怕寒冷,但构成这个帝国的基础却不仅仅是鹰人。还有更多的自由民和奴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