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书楼小说网 > 科幻小说 > 白银圣歌 > 正文 第090章 清算
    巨大痛楚让飞龙的听觉受阻,他只能隐约的听到许多惨叫的声音

    撞开密密麻麻的天空封锁,索隆的身躯顿,六翼审判天使的身影,已经紧随而至,重重的剑,再次击落在索隆的背部,以及上百个灰翼浩然战士的大剑,不停落在索隆的身躯两侧

    “吼————”

    凄厉挣扎的咆哮声,在高空震响,快向远处扩散

    最后的度爆,明明很快但索隆自己的感觉,这决定生死的几秒钟,却好像放慢的电影般缓慢,将所有的力量集的双翼,让他看起来无比的吃力但毫无疑问,他成功了

    索隆成功地杀出了重围,像把掠空长剑,闪电般划出千米

    任凭‘六翼审判天使’如何努力,还是比索隆要慢了半的度

    “懦夫,就算逃到天涯海角,吾也必将审判降临在你的头顶!”

    “当活人的鲜血与死人的尸水熔汇于体时,吾必将血洗你的帝国!”

    “卑劣的失败者,你毁了次完美的交易只要你愿意献出座圣殿,这个帝国将满足你的任何要求!”

    “停下,不要逃了!你的伤很重,你的羽翼太累了……”

    六翼审判天使气急败坏的威胁和咒骂,度随着时间的推移,变成绝望、诱惑甚至是恳求

    毫无疑问,索隆旦脱险,他将再无机会

    还有年的时间可活,死亡的阴影,和飞龙越来越远的掠空度,让这位六翼审判天使和帝国皇帝感到了深深的绝望

    随着时间的推移,直到深夜

    有更多的液体像周围散去,无力的感觉浸透全身,已浑不知什么是疼痛,只是觉得全身麻,披着最后的余力,借助风力滑行,索隆疲惫的眼睑在慢慢下垂

    掠空飞行了有多久,已经无法准确去计算

    高空之上,凛冽的寒风吹到身上就像刀刮样,带给索隆种刻骨铭心的刺痛

    破碎翻起的鳞片风狂舞着掉落,那断线的血珠,被风刮走,打在尾巴上,不时出“喀嚓喀嚓”的声音

    深夜的时候,弥天大雪狂乱地翻搅着,把天空搅成团糟

    “六翼审判天使的重剑,想不到连飞龙的身躯,都难以承受”

    没有全部消散的圣焰,依然在燃烧覆盖在背部的鳞片

    索隆感觉双翼像是被缚束般难以活动,全身像被千万根银针狠狠的扎在身体里,连飞龙的心脏,都像被人拿着钉子用铁锤用力的敲击,万般难耐

    从天空急坠落的那瞬间,他真怀疑自己是否会就这样死去!

    凝聚精神控制具将要坠落的庞大躯壳,在这刻凝视死亡

    索隆张开血盆大口,尽量汲取稀薄的空气,尖锐的牙齿缝隙,仿佛有道声音在自言自语,“生命是个过程,是种体验,生命重在质量,而不在它的长度堂堂的个半神,对死亡却充满了莫大的恐惧,像是个卑微的可怜虫”

    世间没有任何力量可以阻挡死神的降临,更没有任何力量,可以让个征服者感到畏惧

    “如若今天有幸不死,毫无疑问,对方已经成功挑起了跨越两个大6之间的,史无前例的全面战争!即便是对方还只有年的生命,也必将在绝望和懊悔陨落!”

    俯冲坠落的过程,因为心血上冲,和愤怒填充,让索隆的眼神显得狰狞、强硬

    脑海连续闪过之前的战斗,在六翼审判天使的终极变身下,全境帝国皇帝连续施展强大的审判技能,几乎让他没有还手的机会

    深渊之虫号称天空领主,却不等于无敌

    而且在飞龙变身下,索隆只能凭借最原始的战斗本能,所有的技能都受到了限制

    “紧要关头、选择退却,并不是懦弱继续坚持会被成千上万的敌人围攻,那几乎是白痴样的找死行为”

    个人的力量,永远不可能战胜军团的力量,即便是出其不意稍微占了次上风,紧跟着就会被狂风暴雨般的攻击淹没对于这点,索隆的心里比任何人都要清楚

    然而,更加令索隆感到无力的是,那些黑暗术士不但束缚了他回归圣殿的可能

    还封印了他召唤绿道圣城战士,和鹰人天翼圣团的能力在重重包围下,这几乎等于宣判了个圣殿王者的死刑

    至于黑暗术士的束缚封印能够持续多久,根据数据的反映计算出来,大概要三天的时间

    三天的时间,不长也不短,前提是,索隆必须在极度虚弱挣扎求存

    …………

    虚弱的感觉袭来,此刻索隆的意识慢慢变得模糊,飞龙变身自动退化

    身体还在高坠落,迷糊,技术室条件反射样,索隆迎面抱上了个柔软的身躯

    飞龙的爪下挂着个审判天使,掠空飞行了大半夜的时间,索隆居然没有察觉,可见他的身躯已经麻木到了何种程度

    “……还有心跳!?审判天使的生命力令人感到惊异”

    恢复本来面目,索隆的身上仅有件白色长袍,而审判天使的圣甲和羽翼也已经消失不见,贴着身下柔软的胸脯,两颗心脏仿佛贴在起跳动

    坠落在风雪交加的空

    寒风如同把把利剑,丝不苟地往白袍的衣袖里钻,使索隆背部遍体鳞伤的伤口,正在遭受第二轮割伤

    不仅空气稀薄,连身体都要被冻僵,这不由得让索隆不得不抱紧柔软的身躯来取暖

    僵硬的手臂,绞缠着对方长度可以拖至脚踝的犹如丝绸般的金

    只隔着层薄薄的连衣裙,索隆此刻却没有任何的想法

    因为,在大蓬雪粉的飞扬,二人已经同坠进了厚厚的雪层里面

    既没有碰上岩石,也没有撞上山峰,而是落进了棉絮般的积雪

    可惜,此刻索隆却点也笑不出来,因为被雪掩埋的感觉并不好受

    尽管身边块岩石,撑起了半边身子的空间,形成个雪洞

    但每当忍受万般疼痛,吃力的支撑着那无力的双腿,豆大的汗珠,总是沿着他的脸颊流了下来

    那双软弱无力打着颤的双腿没支持多久,让他又跌回了雪洞

    血肉模湖的剑伤,深可见骨

    深色的血液,滴在白色的雪里,蔓延开来,渗出个个殷红的血洞但很快,因为寒冷,就让索隆的背上镶上了层暗红色的冰晶

    “是幸运,还是厄运,有时候,这二者之间的定义总是很模糊”

    借着过人的目力打量积雪的轮廓,索隆在黑暗,望着人多高雪壁苦笑兴叹

    如果有人知道,拥有两座圣殿,统治4个城邦的皇者,连个雪洞都爬不上去,不知道会做何反应

    “就算爬出去,也会被这夜的寒风暴雪冻死”

    这点,索隆的心里十分明确,因为雪洞里的温度已经快要让他难以忍受,特别是受到伤势的影响,他已经虚弱到了极点

    脚下个趔趄,使索隆再也无法支撑其实他的心里早就明悟,“恢复圣殿召唤,要在三天之后,而现在的伤势已经足以致命今天,恐怕将是自己的陨落之日……”

    走到生命的最后刻,脑闪现的画面,零碎而复杂,根本无法细数

    摔倒在雪层里,半边身子被掩埋,用尽最后丝力气,下意识地向岩石的边移动

    黑色的指甲染满血丝,在黑暗拢上审判天使身躯,隐约感受到薄薄的衣物下面,勾勒着的那飘渺的线条

    眼帘的越沉重,让索隆的意识在若隐若现恍惚着,看不清,道不明,眼前仿佛是山谷升腾的朝雾,有形无质

    怀抱散着清寒暖玉的温度,丝丝幽香让他的意识更加沉沦

    凑上怀审判天使的间,在那玉坠般的耳垂上轻轻呵气,低声道,“如果身死,我将在这里与敌同眠!”

    就在这时,索隆却听到声柔润低语,和对方的牙床在不由自主地瑟瑟抖

    “陛下!”

    显然,这个审判天使在迷糊梦错了人,并伸出只白皙的手臂搂上索隆的腰部,更加紧密地贴了上去,微弱的呼吸,渐渐变成暧昧的喘息声

    不知何时,索隆的手下,变成了具纤细动人的dong体

    而随着双纤细的手臂环抱住索隆,那种疼痛,从背部传到心口,再蔓延至指尖

    连索隆也无法想象的隐秘之所以每个审判天使都是美貌、圣洁的处子,是因为在与她们肌肤相亲的过程,会触浩然圣城唯的献祭技能————神圣治疗

    而这种治疗,将可以治愈任何程度的伤势

    犹如丝绸般,长至脚踝的金散乱、包括

    渐渐的,两道缠绵在起的身体,在黑暗的雪洞,沐浴在道圣光之

    此时,可以听见雪地上不时出呜呜的声音,雪粉飞扬,撕碎降落地上的雪花,雪粉被风卷上了天,在灰暗的天空的高处飘舞、近乎疯狂地在摇曳

    荒蛮大6刚刚快要进入初冬,而在全境帝国,这将是这个晚冬的最后场风雪,和最后场寒冷的侵袭

    梦,究竟是什么?世界上又有什么是永恒的梦?

    在虚无漫步,慢慢地走着,不知道在寻找什么

    终于走到了枫林的尽头,出现在眼帘的是那望无际的大海

    蔚蓝的天空和那清澈地海水融汇在起,看着那潮起潮落,望着汹涌澎湃的海涛,让人不禁有所暇想,闭起眼睛让潮声灌满耳际,隆隆的涨潮声,是生命过程的进行曲,吸引着索隆去接受大自然的浸渍

    只是突如其来的阵狂风等暴雨破坏了这切,使索隆诧异地看着四周,寻找那失了踪影的海和枫叶,可是,找到的只是从暴雨洗刷过的张食人魔的脸

    突如其来的惊悸,把索隆拉回了现实,使他反应过来,这不是什么美景,而是场梦

    在这片阳光重新照耀的,厚厚的雪层底下,不知名的雪洞里

    缠绵在起没有衣服的两个人,他们的眼睛几乎是在同时睁开

    浩然圣城战士审判天使的视角里,近在咫尺的这双眼睛十分陌生、尖锐就像个能摄人魂魄的无底洞,谁碰上这释的眼光都会掉进去

    而在索隆的瞳孔里,迎上来的这对眼睛,特别是侧视的时候,双从惺忪到完全睁大的眼眶里,先流露出震惊、不可置信,继而全是尖锐的敌意

    “穿心长矛~~”

    “审判清算~~”

    两道冷厉的喝声,在同时间交错

    在雪洞塌陷的刹那,说到底,还是索隆的度更快,明晃晃的圣殿装备,眨眼便覆盖了他的身体

    在对方手出现巨剑的前秒,索隆手银光闪,正敌人的腹部

    而后单腿向前踢出,个漂亮的借力,高高地跃起,闪电般地冲出雪层,闪电般半蹲落地

    雪粉震荡飘散,厚厚的战靴好像铁片被磁石吸附,稳稳地站在雪原上

    衬托着身后积雪的塌陷,双巨大的羽翼迎风抽打,刚毅的马鬃重盔底下,双眼睛里闪耀着智慧的光辉,又敏锐,又细致,打量这片雪原的同时,转动得生动自如

    在个战士的开阔视野里,白雪皑皑,偶尔从雪探出身子的树木依然倔强地往上生长,随着凛冽的西北风,摇晃着身子,像是有意在蔑视这即将消逝的冬天

    如个坚强的人看见雪原时,内心必定很豪放

    而在个孤独、虚弱的视角里,这样的场景,必然显得很苍凉四周望去,除了白色的雪还是雪,没有点活动的东西,仿佛把人置身于个悲凉的世界,除了寒冷,什么也没有剩下

    很不幸,在短短的两分钟时间,索隆体验了以上这两种感觉以至于让他歪咧了下嘴角,勾勒出抹无可奈何的苦笑,“不得不亲手杀了第个有肌肤之亲的女人,然后无助地站在片白茫茫的雪原上王者的征途、王者的孤独,以及所有的麻木和冷酷,大概都莫过于眼前的境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