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书楼小说网 > 科幻小说 > 白银圣歌 > 正文 第091章 背影
    身上散发出一圈猩红的雾气,黑暗术士邪恶的束缚魔法,依然留在索隆的身上,目前正在发挥着最强力的作用。

    伴随着背上的刺痛感,和遍体的虚弱感,圣殿铠甲渐渐从索隆的体表消失,若不是拼尽余力,恐怕连手里的这杆长矛也不会剩下。

    说到底,索隆对昨夜的记忆,并不是很清晰。

    除了记得一些零碎的画面,和得到了审判天使的治疗。具体的一些细节,都显得十分模糊。

    “目前看来,这个所谓的神圣治疗,并不能让人痊愈,只是治疗了断裂的筋骨,留下身体表层的皮外伤。”

    感受着依旧皮肉翻卷,阵阵刺痛感的伤势,在这双眼睛里,除了继续燃烧着荡动的火焰,其余的一大半色彩,显然是在担忧。

    毕竟在这样的天气里,和眼下的境地,皮肉伤可以用常人无法忍受的痛苦来折磨人,严重恶化的时候足以致命。

    更不用说,阵阵的眩晕感告诉索隆,那明显是失血严重的征兆。

    失去了飞行的能力,单薄的白袍破破烂烂,赤脚踩在雪地里长途爬涉的感觉,只有经历过的人才能懂。

    索隆抬起头,打量着从天边飘来一缕缕淡淡的薄雾像绸带飘在空中,绸带的两头,分别系着远处的大山和脚下一望无际的雪原。

    “黑暗术士的负面束缚,将需要两天半的时间。”

    数据的提示,让索隆感到凝重。

    虽然恢复召唤的时间并不长,但要想度过这两天半,就必须寻求帮助。

    全境帝国是一个繁荣的帝国,背对着大山向前行进,应该可以找到村庄。

    勒紧了单薄的长袍,索隆拄着长矛拐杖,行动起来十分缓慢。一丝冷风掠过,让他不禁打了个寒颤。

    拖着虚弱的身躯,一步一步,艰难地往前走着。这两天半的漫长时间,只不过才刚刚开始。

    …………

    半个小时之后,索隆的双臂已经把长矛紧抱在胸前,却仍挡不住浸入身体的寒意。

    踩着厚厚的积雪继续前行,他搓了搓手,在嘴边哈哈气,打开手一看,手心里,竟依稀附着一层薄霜。

    当手掌和长矛冻在一起,索隆的脸上覆满了白色的冰霜。除了机械性的迈步,他此刻能做的,只是用舌头不时碰碰彼此僵硬的上下嘴唇,通过这样的方式,来感觉已不再属于自己的身体。

    视线也早被凝结在睫毛上的白霜所遮掩,能看到的,只有内心深处的不屈与坚毅。

    王者的征途,是一条遥远而又孤独的道路。

    能不能抵达最终的目的地,有时候全凭天意。

    怀着一腔勇敢的热血,哪怕是在这条道路上倒下,在心底说一声,我已拼尽了最后一口气,然后向着天空微笑、无悔而眠!

    也许索隆前进的步子看上去步履蹒跚,但支撑他的全是勇敢者的气魄,坚定而自信的对自己说,“再试一次、再试一次……”

    六个小时以后,他知道他还活着,但他却不知道自己还能撑多久。

    那感觉,好象血管已经冻结,又好象死神之门已经在他的面前打开。

    ……………………

    平原之地——石冈城。

    石冈城是全境帝国最古老的城市之一,是去往北境大陆和西境大陆的重要贸易之地。

    如果站在阁楼上凭窗远眺,可以俯瞰这个运河滨城的全景。

    在鳞次栉比的闹市区,城堡的尖顶和政厅的钟楼,显得特别醒目。

    远远望去,有六条主要的街道像是一条条深谷栈道,人流如潮,在冬季里不准车马通行,所以每年有几个月的时间这里又叫做‘走街’。

    晚冬的最后一场风雪即将过去,禁止贸易的法令已经取消,络绎不绝的商队很快就会到来,热闹和繁荣,又将重新回到这座古老的城市!

    不过……在这大雪冰封平原的最后几天里,既没有人出城、又没有人进城,真不知道有什么好执勤的。

    抱怨归抱怨,城卫队长道金,给他十个胆子,也不敢去市政厅提上这条极不负责任的建议。

    他踢开门板,伸手打打哈欠,另一只甩起挂着十字长剑的腰带,随意搭在肩背。

    一边和路旁的熟人打着招呼,一边迈动着稀松的步子,不紧不慢地走向南边城门的方向。

    晨雾在渐渐消散,城市像裹在一条柔软透明的纱巾里,空气中弥漫着炸油条的气味儿。

    大街、小巷,多是青石板儿铺成,上面的积雪已经被人扫去,这样干净的街道,让道金感觉走着踏实,看着舒坦。

    天空还没有放晴,寒冷还会持续几天的时间。只见眼前的雪花像蝴蝶一样调皮,一会儿落在屋檐下,一会落在树枝上,还不时飘落在行人的脸上。

    有一片雪花在道金的眼睛里,在半空中舞动着各种姿势,或飞翔,或盘旋,直直地快速坠落,铺落在地上,为整个城市又增添了一丝洁白。

    然后……他很干脆地一脚踩了上去,压扁了干净街道上,这一点突兀的白色。

    “都站好了,人到齐了没有?”

    走到街角的十字路口,眼看着十来个无精打采的城卫兵,道金收起了脸上懒散的表情,浓浓的屑毛摆动自如,正在吃力显露出一种不自然的凶狠气象。

    在道金的处世观里,要想得到下属的尊敬,就必须时刻让他们感觉到压力,即便他只是一个小小的城卫队长。

    “头儿,巴斯请假!理由是昨天扭到了脚!”

    一道响亮的声音传进道金的耳膜里,让他忍不住在心里暗骂,“该死,城防军统领他妻子的大姨妈的表侄子,今天又******请假了。”

    骂归骂,城防军统领可是堂堂的侯爵,凡是和这个家族占点关系的人都不好惹,所以道金很干脆的一笑,灵活的眼睛表现出无所谓,“扭到了脚就应该好好休息,恩,告诉巴斯,等地上的雪都融化干净了再回来执勤。”

    “头儿,佩顿请假!理由是……他老爹昨天夜里冻死了!”

    佩顿?那个穷人的儿子?

    无处发泄的憋屈感,终于让道金找到了宣泄口,两颗凸起的眼珠子,开始闪烁起火样的威力,使看着为之震慑。紧跟而来的咒骂声,让十几个城卫兵都感觉到了压力。

    “混蛋,老子死了,儿子就可以不用来执勤吗?城卫军的职责,还比不上一把死掉的老骨头重要?你们这帮王八蛋都给我听着,我会立即给佩顿记下100击杖刑!如果你们也想有这个待遇,明天也可以请假。”

    十几个城卫兵听了都不由暗暗咂舌,城卫队长道金记下的这100击杖刑,说严重不严重,说不严重也可以要命。

    按照石冈城的军队法令,倒霉的佩顿将要到军罚处那里领取这道被记下的处罚,听回来的人说,军罚处里的人特别贪婪,如果有10个银币,100击杖刑跟玩一样。但如果没钱,这100下全部落实,那就是不死也要残废。

    “可怜的佩顿、倒霉的佩顿!”

    十几个城卫兵的嘴角,心里,无一例外都在默默念叨着这句话。同时看着前方城卫队长道金的背影,每个人的眼睛里都填满了畏惧和无可奈何。

    这样的现象,没有引起十几个城卫兵的愤怒。看起来反倒像是理所当然一样。

    因为不单单是在石冈城,整个全境帝国都是这样。

    贵族处于社会结构的最高端,有钱的商人在中层,最低等的就是大部分像佩顿这样的穷人。

    …………

    站在两扇刻有精美花纹、安装黑铁铰链枢纽、挂着铜制的鹿头装饰、门环闪闪发亮的大门前。

    冰雪早已冻住了索隆的衣服,冻伤的双脚已经毫无知觉。

    眼看着等待了许久的大门终于被打开,在索隆越发模糊的视角里,从里面鱼贯走出一队武装齐全的士兵。

    “嚯!这是什么东西?”

    第一个打开城门的卫兵,显然被眼前的‘不明物体’吓了一跳。

    “废话,能站着的自然是个人。狗是不会站起来的,还会杵着一根拐…………”

    玩味调侃的卫兵,向着雪中的人影上下扫量,看不清对方的长相,因为凝结在脸上的白霜和雪花所遮掩。

    但是冻僵的手臂突然动了一下,只听见‘嘭’地一声,雪粉飘扬,那分明是一根明晃晃的锋利长矛。

    这让城卫兵的眼光怯怯的,活像饱受了惊恐的小田鼠,扯着嗓子尖叫道,“敌袭!有敌袭!”

    城卫兵的尖叫,很快被道金的一个巴掌制止。“闭嘴、混蛋!看清楚再喊,虚报敌袭是要被吊死的!”

    道金前胸微微挺起,两手匀称地、富于弹性地迅速摆动了两下,就听见咣咣两声。可见他对着个动作的掌控,已经达到了一个极为娴熟的境界。

    回过头来,落在道金视角里的身影,躬着腰,手里随着拄着根长矛,却步履蹒跚的移动了两下。

    受寒霜和风雪的遮盖,让道金看不出对方的面容,但让觉得,对方像是是个饱经风霜的老人。

    “嚯!我的生命女神在上,快看他的膝盖!”

    随着其他卫兵的惊叫,道金的目光向下移,不由倒吸了一口冷气,这个人被冻伤的膝盖关节部位,肿得像是一把铁锤。在看对方的脚,让道金觉得自己靴子里脚底板的神经都在发酸。

    “这个人,他到底在寒冷的雪原上走了多久!?”

    此时此刻,这大概是道金和他身后十几个城卫兵,从心底冒出来的共同想法。

    然而,很快从道金的脸上,很快显出鄙夷的神色。

    因为通过上下打量,在他的眼里,这是个连衣服和鞋子都穿不起的穷人,或者是一个比穷人还要寒酸的乞丐。

    “石冈城的城门税是5个铜币!要么交税,要么滚开!”

    道金不耐烦的声音,清晰的落在索隆的耳朵里。

    透过眼睫毛上的风霜,原本无神的眼睛,突然变得寒光闪烁。

    这是一座古老的城市。

    从它的规模,还有庞大的结构就可以看出来。

    城墙古老而残缺,而且布满了刀伤和弹痕。

    目光从十几个卫兵的身上扫过,普遍戴着金光闪闪的头盔,身上的铠甲也十分精良,手上的长矛还有腰里的大剑都在告诉索隆,“这虽然是十几只卑劣的爬虫,但从眼下自身的状态来判断,这样的一个小队,足以带来威胁。更不用说,这座城市里还驻扎着不明数量的军队。”

    在恢复沉静目光的时候,索隆的眼中射出火一般的光辉,又好像熟思和探寻的样子,尽量按捺心中的杀意。

    如此近的距离,落在道金的视角里,这目光像是一把钢椎,不经意间流露的寒光刺人心脾。

    “这……居然是一对银色的瞳孔!”

    某根敏感的神经从额角凸起跳动,强烈的不安,让道金忍不住按住剑柄,后退了一大步。

    道金的不安,让十几个城卫兵,果断擎起了手里的长矛。

    “接着、士兵!这把矛,它的价值,可以买下你身后的整座城市。”

    突兀而又深邃的话音不落,明晃晃的物体一晃,道金下意识伸出胳膊,紧跟着手里猛地一沉,让他皱着眉头暗呼一声,“好重!”

    在整个全境帝国,除了一些贵重金属,铁资源的价值,要高过一般的铜币。

    先不谈这把重矛的质地和它的锋利,仅凭手感道金就可以判断,就算将这把长矛,卖给街角的铁匠,也要值两个银币。

    但是只有白痴才会这么做!道金是一个城门队长,对武器的认识程度,勉强也算是识货。多的不敢说,如果把这杆上等的长矛卖给拍卖行,恐怕要值一个金币!

    一个金币,足以让道金的眼光闪闪发亮,并干脆地摆摆手,“放他进去!”

    ……

    虚弱、寒冷、饥饿。

    让重矛已经成为负担,用它换来了一丝生机,索隆连走路的动作都变得十分僵硬。

    擦着城卫兵的肩膀,一步步缓慢前行,他的眼神,是那样冷淡。鹰王5星效果,一直在支撑着他,虽然不知道还可以支撑多久,也许是下一秒。

    落在道金的眼中,城门下,短短的二十米距离,让这道背影写满了孤独。

    同时,集体的倒吸冷气生,让道金和他的小队,心里充满了震撼。(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