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书楼小说网 > 科幻小说 > 白银圣歌 > 正文 第093章 冬天
    此时狂风吹得街边的窗户出了“砰砰砰”的响声,这是一个冷彻骨髓的夜晚,让索隆觉得自己掉进了一个巨兽的嘴巴里,四周静的出奇,一阵阴风吹过,半躺在角落里,他不由得打了个寒颤,再也站不直身子

    冻疮初起只是局限性指甲盖大小,呈现出紫红色肿块或硬结,触之像铁一样冰冷

    这种胀感、瘙痒,在昨夜遇热之后,变成了水疱、现在水疱已经糜烂,彻底成为了触目惊心的恶性冻疮

    “我以为有坚强的毅力,便可以忍耐一切只是,我却忘了自己只不过是一个凡人,太过于高估身体的状况,鹰王的5星加持效果,可以缓解严重的战伤,对于这些伤寒冻疮,却无济于事现在,必须找一个温暖之所,否则,明天早上、这具身体将会被冻成一个冰雕”

    此时,索隆必须强迫自己被冻僵的身体,能够原地站起来然后找一个地方取暖,哪怕是使用武力,尽管这么做很冒险

    “至于黑暗术士加持在自己身上的邪恶魔法,将会在明天日落之前全部消散届时,将恢复对两座圣殿的召唤能力”

    嘴角微微抽动,索隆不得不借助身后的墙壁,在寒风平稳自己的身躯

    但就在这个时候,一组数据,突然反映在他的眼帘,“目标————术士职业,正在接近”

    索隆的身子莫名一僵,那双银色的眼睛,虽然嵌在一张刚毅的面孔上,却是骚动不宁的这一秒钟,他的内心里很复杂既有愤怒、失望、不甘,也有那种将不过一切的战斗神色

    数据过后,随之而来的是一位看似年过古稀的……老人!?

    在索隆的视界里,对方漆黑“亮”的脸被乱遮着,身上的破布袋很沉,压得背都驼了,嘴里还在嘀咕着“冷死了,冷死了!”

    他一步一跛,来回的巡视着街面,似乎在寻找可以避风的角落

    当走到索隆身前,他不再低头寻找,而是打开了手那破烂不堪的袋子,用那布满了像河沟一样皱纹的黑手在里面翻找着,然后,一只手颤颤巍巍地从里面掏出一个短短的木杖

    “术士还是乞讨者?”

    索隆按捺着心底的疑问,暗自打量着对方的动作

    一切充满着诡异

    ……一个孤孤单单的老人在凛冽的冬风乞讨他的身形似乎显得更加单薄,靠在墙上蹲下来的躯干,在冬夜的肃杀显得更渺小了

    冻僵的手指弯曲捏拳,索隆已经做好了一击必杀的准备

    “为什么不坐下来,轻松地聊一会儿,神秘的年轻人?”

    在索隆的视线里,年老的乞讨者,嘴里念念有词,同时手里的木杖向前虚点了一下,便凭空升起了一堆火焰

    这一瞬间,索隆的胳膊向前只伸出去半截,便僵在了那里就向他所承认的那样,有些高估了自己的身体状况

    如果不能做到一击必杀,就不要盲目动手,索隆最终收回了自己的手臂,在火焰的温度散的范围里,缓缓地靠坐了下来

    “哈哈哈,你的反应有点激烈了,年轻人我虽然是一个火控术士,但我的能力,只限于控制一个火球来取暖相信我,这个火球甚至拋不到一米以外”

    脸庞漆黑亮的老人,哈哈大笑,对索隆刚刚的攻击动作不以为意,并从他破烂的袋子里取出一些干燥的木柴,不停加进不会熄灭的火堆,来增加、扩散这个角落里的温度

    “倒是你让我感到很可怕,刚才我甚至在考虑要不要接近你,平常人看不见,但我能感觉到你的身上,至少被加持了三十个黑暗术士的邪恶束缚”

    对方抬起头看了索隆一眼,特意补充了一句,“黑暗邪恶束缚,那是绝对高级的术士才拥有的本领”

    年老的乞讨者,并不是想象的追杀者但却不影响索隆警惕细密的心思,“那么,伪装成乞讨者来靠近这个角落,你又有什么目的?”

    显然,从一些微末的动作,索隆的肢体依然没有放松他在靠这丝温暖,尽量来驱走身体的僵硬

    他的眼神冰冷,僵直,这是杀戮的前兆

    但就在这时,年老的乞讨者突然直挺挺地看着他,眼神里令人意外的,满是祈求

    “相信我,在这座石岗城,我曾经富有过,但现在却是一个货真价实的乞讨者我也并没有那么大的胆子敢靠近你,之所以这么做,是因为我就要死了,就在今夜!”

    老人的眼窝,陷得很深,并拚命地往里边缩

    直觉告诉索隆,对方说的是实话因为如果对方有恶意,大可不必这么罗嗦

    所以,索隆只能放松恢复灵活的躯体,眯着眼盯着火焰,嘴边勾勒着苦笑,却无比淡漠地说到,“用一个火堆可以换来一个心愿,你是这座城市里最聪明也是最有眼光的人……如果你有所求,现在就说吧!”

    事实证明,这个年老的乞讨者,或者是年老的低级术士,他的判断没有错

    一个被加持了三十个邪恶束缚的人,如果他不是全境帝国的皇帝本人,或许他就是一个难以说出口的字眼……神

    而接下来生的事情,再次出乎了索隆的意料想象的交易,并不是如索隆想的那般漫天要价,这个交易,纯洁、渺小却让他有些感动

    只见年老的术士,闪动着无法掩饰的惊喜的目光,随着他的手臂向着黑暗招手

    一个乞讨的小姑娘进入索隆的视线,她的年纪只有o岁左右,穿的很破旧,头也乱糟糟的,好像很久没有梳洗过了,同时她手里拿着一个破碗,低着头,眼神怯怯的前进了几步,却又站在离索隆不远的地方

    “她是在冬天出生难过的所以她的名字也叫冬天我快要死了,但我希望她不再会受苦……今天是她的生日,也是她将成为孤儿的日子神秘的大人,如您所见……这是一个爷爷临终前的生日礼物”

    黎明,索隆站直了身子,那风还在吹着,丝毫没有减小的意思

    “冬天,跟我走吧”

    嘴角微微抽动,拉着女孩的手,离开街边的角落

    冷飕飕的风呼呼地刮着,地上的火球已经熄灭当黎明的曙色尚未到来的时刻,索隆感到透骨的奇寒

    但这样的寒冷,对于他已经不再是挑战鹰王五星效果的治愈作用,一夜的时间,让索隆的背伤已经初步痊愈

    几道狰狞的口子,也只余下了几道醒目的疤痕

    鹰人的强硬体魄又回到了索隆的身上,这是一种无所不在的力量和勇气

    “即便是恢复百分之五十的体力和战力,预示着这场磨难即将过去”索隆的嘴角,此时噙着一抹自信的微笑

    临行之前,他的目光,朝着角落里僵硬的尸体打量了两眼“我将对自己的诺言遵行不违……索隆的救赎者,请安静上路!”

    皇者的路上,见惯了生死,一具尸体,并不能引起索隆多大的反应

    但对于这个年老并帮助自己度过难关的术士,索隆特意为他取了一个意义深远名字,——‘索隆的救赎者’

    逝者已然安息,生者必须继续前行

    对于一个十岁的女孩来说,迷蒙的大街上,风,是冷的心,也是冷的

    面对冰冰的尸体,十岁女孩的心里只有无限的凄凉,所有的记忆在这寂静而又漫长的一夜里沉淀僵硬的手指牢牢抓住温暖的手掌,她的心里面已经恨透了这个城市

    “哥哥,我们要去哪里?”

    冬天的眼睛,噙着泪水,乱糟糟的脑袋后仰,抬起额头斜斜仰视

    她的心里在这一刻铭记,眼前蓬头垢面的青年,将是冬天在这座城市,乃至这个世间唯一的亲人

    听到冬天的问话,打量着她的眼睛那双在浓密的睫毛下面显得阴暗而又闪耀着泪水的眼睛,亲切而注意地盯在索隆的脸上

    “目标————术士天赋者,潜力2星”

    掠过这组数据,索隆嘴角微微上翘“冬天,在今天日落之前,你可以说出你的三个心愿这是哥哥送给你的生日礼物!”

    (关于术士,入门级术士分别有火控、水控两种)

    (低级术士,强于基本的入门术士,拥有进攻的能力,分别是焰控,冰控)

    (级术士,则可以在紧要关头引燃、和冰封一个目标)

    (高级术士的标志,则是可以在引燃、冰封的基础上,参悟黑暗、和光明的高级束缚魔法)

    …………

    旭日东升,灰蒙蒙的雾似在不停地滚动

    在石岗城的走街上,隐隐约约地看见了人头,一个、两个、三个……整个街道上逐渐热闹了起来这条走街上的人流量,要比昨天增加了两倍还要多

    寒风“呼呼”地咆哮着,用它那粗大的手指,蛮横地乱抓行人的头,针一般地刺着行人的肌肤

    行人万般无奈,只得将冬衣扣得严严实实的,把手揣在衣兜里,缩着脖子

    按理说,在这样寒冷的天气里,人们更应该躲在烧着壁炉的家里

    但从一些人的谈论,让索隆听出,今天、在这座石岗城,似乎将有什么盛大的活动进行

    “喂?看见布告了吗?石岗城和北境的鹰巢城,将在今天宣布联姻为什么之前一点消息都没有?”

    “是啊,谁说不是呢就算联姻,也要先订立婚约才可以吧这样仓促的联姻太不寻常了”

    “不寻常个屁你们不知道吧?北境的鹰巢城为我们石岗城送来了两位貌美的妻子,其一位,就是雄鹰之女凯瑟琳这个大美人你们听说过吧据说我们的伯爵公子,一看见这位雄鹰之女的美貌,就把持不住了非要在今天晚上……”

    五六个石岗城的商贩平民,围在一起小声嘀咕,三秒钟过后,同时后仰起身子哈哈大笑

    “哈哈哈,虽然鹰巢城也要从我们伯爵的家族里,迎娶一个妻子但是我们的伯爵可没有女儿,只用一个旁支族人,就换来两位货真价实的雄鹰之女,真是赚到了听说,雄鹰之女在自己的新婚晚上可以……”

    窃窃私语,爆散出一阵更吵闹的哄笑

    紧跟着就听见有人催促,“好了,好了,别说了伯爵大人将在今天大宴宾客,宫殿的广场将向石岗城的民众免费派食物,说不定,我们的伯爵工资一高兴,还会派钱币……”

    雄鹰之女,这样的称谓,或许让索隆感到陌生

    如果他没有记错,光荣女王就曾经是一位雄鹰之女

    但这个雄鹰之女的意思,应当是指鹰巢城伯爵的亲生女儿

    “冬天,饿不饿?”

    听到索隆的问话,冬天懂事的摇了摇头,尽管街边的炸条香味十分诱人,尽管她已经两天没有吃饭

    “哥哥,你也要去广场,领取城主大人免费派的食物吗?”冬天的头很乌黑,但只短短的到耳际边,她有一双大眼睛,在这双大眼睛的眼角隐伏出没的伤感,在那张细致的脸蛋上扫出浅浅的忧虑,似乎还在挂念着那个不知名的街角

    “冬天,我们不吃免费派的食物,只吃宫殿里的美食也不要再叫别人尊称,因为哥哥是个大贵族,从今天开始、你也是————”

    索隆的声线淡漠、平静

    但在冬天惊愕地抬起头的瞬间,她还是敏锐捕捉到了索隆嘴角那一抹像极了刀子弧度的笑容

    “冬天的哥哥是一个大贵族,从今天开始,冬天也是”

    冬天抿嘴一笑,融化了她脸上那种冰冻的伤感如果放在在旁人的眼里,索隆的话似乎为她编织了一场甜蜜的梦幻但是冬天却对这句话深信不疑,抬起额角,斜斜地看着索隆,她的眼睛眯成了一条缝

    脚下一个趔趄,差点被扳倒,冬天低下了头,落后一步,当她看到索隆破烂成布条的长袍,露出里面的光腚,而因为冷风而苍白的脸上,快泛起了一抹微微的红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