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书楼小说网 > 科幻小说 > 白银圣歌 > 正文 第094章 众目
    “哥哥、我要使用我的第一个心愿!”

    没有等索隆反应过来,冬天摆脱了小手,丢下他,跑向了街边的一间商铺。

    善良而又身世凄凉的女孩儿,生来就是一个耐人寻味的故事……

    索隆又黑又长的睫毛,贴着寒光毕露的眼睛,画下了两道漆黑的弧线,脚下立即快步跟上。

    一枚银质的发簪,应该是属于冬天亲人的遗物。

    打开黑漆漆的油纸,包裹了一层又一层,当石岗城的商贩正要抬手驱赶立冬,却看见这支银簪,脸上立即换了另外一副表情,贪婪却不友好。

    “乞讨者,你这是从哪里偷来的……”

    嘭————

    三厘米厚的青石地面,在索隆进入这间商铺的一脚之下,踏出龟裂的痕迹。

    因为贪婪,在这个世间,总是有许多丑恶的嘴脸。

    “不要难为这个女孩,否则你会后悔这么做。”

    冷冷的警告,在恰当的时间,制止了对方因为贪婪而膨胀的残忍之心。

    …………

    两分钟后,在索隆的陪伴下,冬天离开不起眼的商铺。

    一把梳子,还有一套并不华丽的粗布斗篷,落在索隆的眼里,这便是冬天的第一个心愿。

    街边的角落里,对川流不息的人群视而不见。

    在这一刻,这里是一个被人遗忘的角落,一个暂时被隔绝的安静世界。

    “哥哥、你蹲下来!”

    一块手帕裹着一团白雪,拂过索隆的额角、脸上。

    稍后、轻快的小手,慢慢地用梳子把他的头发一根一根地分开……

    半个小时之后,披着黑色的斗篷,显得索隆身材伟岸。

    五官轮廓分明而深邃,犹如战神雕塑的翻版,幽暗深邃的银色眸子,有着像冰雪一样的邪魅冷酷。

    “啊!”冬天惊叫一声。眼前的一切,都让她意想不到。

    在冬天的眼里,银色的长发,瀑布一般服顺地搭在索隆的身后。人类形态立体的五官刀刻般俊美,显出一脸坚毅刚强的英气。

    尽管,忘了关键的鞋子,让冬天一脸的自责和苦恼。但索隆俊朗突出的五官,完美的脸型,还是让冬天感到难以置信。

    “冬天,用你最珍视的东西,换来这些、不值得——!”

    由上而下,凝视着那双澄清的眼睛,索隆焕发出光彩的瞳仁,一动不动。

    但这是冬天的第一个心愿,所有他没有办法拒绝。

    “啊!”

    看着冬天突然脸蛋红红低下头,拉直斗篷的皱褶。

    她轻快忙碌的动作,让索隆的苦笑,就像池塘里落进了一块岩石一样,涟漪四散。

    “哥哥,我们要去的可是城主大……的宫殿,你那个样子,可是会被赶出来的。”

    冬天吐吐舌头,偷笑的同时,努力在为自己辩解。

    在她的心里,相信索隆是一个大贵族,就像自己的爷爷一样,曾经在很久很久以前也是一个受人尊敬的男爵。

    只是令年幼的冬天,让她伤感的是,为什么哥哥和自己的爷爷遭遇完全一样,为什么在这个世间,好人总是无法生存。

    掌心落在冬天的头上,轻轻拍了一下。

    放下斗篷的衣帽,索隆牵着她的小手,走出街角,这个短暂的过程,并没有吸引过路人的目光。

    在1个小时之后。

    他们来到了六道走街汇聚的尽头。

    冬天生活在这座石岗城十年的时间,却从没有到过这里一次,这一点从她震惊的表情,还有胆怯不前的脚步就可以判断。

    “冬天、不要怕!”拉了拉了冬天的小手,索隆出言安慰,一大一小,两对赤脚,正式走进了广场的边缘,与富丽堂皇的建筑布置显得格格不入。

    视界里,上好的白色大理石铺造的地面,闪耀着温润的光芒,让索隆可以亲眼目睹石岗城伯爵的极致奢华。

    似有袅袅雾气笼罩着的宏伟的宫殿,由整块巨石雕刻而成的金甲战士,屹立守卫在宫殿的大门前方,并身披着金色的披风,在冷厉的寒风中抽打,威严而又魁梧。

    走街尽头所有的民居建筑,普遍青色的外墙颜色,来衬托这座白色宫殿的瑰丽和至高无上。

    一条笔直的道路的尽头,衔接的这座巨大的广场,随着那些在宫殿门前升起的大理石台阶,带给人一种仿佛脚下在缓缓下沉的感官错觉。

    索隆环视四周,能够冒着寒风来到广场里,等待派发免费的食物,大部分都是石岗城中食不果腹的穷人。

    石岗城比较富裕的平民,还有商人们,则躲在青色建筑的走廊里,居高临下观看着下方的整个广场,以及不时抬起头打量一下对面宏伟的宫殿大门,期盼着能够多看到一些贵族人物的身影。

    至于那些石岗城的贵族,只需要报上自己的爵位等级。

    就可以通过广场中间戒备森严的大道,去往宏伟华丽的宫殿里用餐,亲眼见证石岗人和鹰巢人的联姻,并一睹雄鹰之女的华贵容颜。

    “伯爵大人的命令,时间抵达正午的时候,将免费派发食物。现在通通不要挤,胆敢越过禁卫线者,我会立刻把他送进地牢里去!”

    大量的禁卫军,布满了广场中间的宽阔大道,努力维持着秩序。

    并快速揪出几个被挤过禁卫线的平民一阵毒打,在众目睽睽之下被拖走。

    相比这些呵斥、毒打平民的声音,不时有某某某侯爵、某某男爵的贵族名号响彻广场,被拦在宫门前的禁卫军放行。

    ……

    除了上千名禁卫军,此时在广场的外围地带,有上万城防军排成整齐的阵列,然后站在四个不同的广场角落里严阵以待,等待着处理突发状况。

    作为一个城门队长,道金对自己的上司很不满意。“该死的城防军营队长伯克男爵,这么冷的天气,把我调到这里来站岗。以防不测、以防p的不测。石岗城谁有那么大的胆子敢冲闯禁卫线,妈的,老子也想到宫殿里去喝一壶果酒,看一看雄鹰之女那貌美如花的脸蛋儿。”

    喋喋不休的小声咒骂,引得周围几个城卫兵憋笑难忍。

    不过总的来说,道金今天的心情不错,因为就在昨天,他在拍卖行拿到了100个金币。

    是的,那根长矛,居然价值100个金灿灿的钱币,让人难以置信。

    把这笔财富花出去,狠一狠心,可以买下1个男爵称号。

    尽管道金并不舍得这么做,但他显然已经把自己的身价,摆到了与伯克男爵同等的位置。

    这种悠然自得的微笑,一直持续到道金的瞳孔,突然看见一道令他感到熟悉的背影。

    “居然还没有死……”虽然多了一件黑色的斗篷,但道金还是一眼认了出来。那是一种这辈子都难以磨灭的印象,所以永远骗不过他。

    只是眼前令他难以理解的一幕,让他快速倒吸了一口凉气,“他……他、居然一脚踏上了广场中间的禁卫线。不想活了吗?”

    呼呼呼——

    层层密刃之下,在道金的耳朵里,听到了一个让他呆若木鸡的贵族称号,那种感觉,就像有一头深渊之虫,在他的耳膜里怒吼咆哮。

    “士兵,马上向你的伯爵通报我的到来。来自异域的统治者,天空帝国大帝,绿道圣殿之王,天空圣殿之主,索隆!”

    随着索隆掀下斗篷的衣帽,显著的银发银瞳,以及一张刚毅英俊的脸颊。

    在稍微有点学识的人的眼睛里,标注着一个受万众瞩目的,大名鼎鼎的亚神族血统。

    随着侍者的传诵,在整个宽广的、可以容纳上千名贵族用餐的宫殿大厅里,一度变的针落可闻。

    每个人都向门口投来不同的眼光。其中有诧异、有震惊、有好奇,甚至有不可置信。

    对于在座的上千个石岗城贵族来说,其中大部分人,或许都还从未见过名声如此显赫、和地位如此崇高的贵族。

    “真有这样的事情?哦,那么欢迎你,远道而来的尊贵客人!”

    这道略显突兀的声音,从宫殿的正前方传来,石岗城的主人,布尔默伯爵,高坐在华丽的靠椅上。

    精致的冠冕下面,一头的短发像一双大眼睛已经深深地陷了下去,一双粗糙的手,抓着把守,手背爬满了一条条蚯蚓似的血管,那饱经风霜的脸上刻满了皱纹,抬头纹和眼罩一了一层白霜,角纹重得像是一条条沟壑。两只小小的眼睛,只怕比马蹄践踏过的水洼还要浑浊。

    “哦,来历尊贵的人,你来干什么?我和你根本素不相识。”

    布尔默伯爵的痴呆症已经使他病入膏肓。

    情绪反应愈来愈淡而且不相连贯,时常有不可理喻的言行举动。

    对上一秒发生过的事情,说过的话,完全不复记忆。他努力睁开老眼昏花的眼皮,视力降低到看不清五米以外的景物,判断力丧失,并持续不断地抖动着手指,做着一些反复的动作。

    “哦!你说你是谁来着?”

    这是布尔默老伯爵在一分钟内的第三句发言。

    “我的伯爵大人,您不要操心了,一切有你的首席执政官,来为您处理。”

    布尔默老伯爵身旁,衣着华丽的中年贵族,向着老眼昏花的伯爵点头微笑的时候,眼角显出一些浅浅的鱼尾印迹。一头浓密油亮的短发,保养的十分乌黑。

    但从他那双淡蓝色凹陷着的眼睛里,索隆能够察觉到其中总是不经意泛出贪得无厌的神色。那高高的鼻梁下经常有力地紧抿着的嘴唇,显示着属于这张脸的零星的活力。

    “您报上的头衔,应当受世人的尊敬。可惜没有人会相信。不速之客,如果你对于这场婚宴有意见,我可以立刻叫卫兵驱逐你。但如果您是有其他的要事,不辞辛苦来到石岗城,我代表伯爵大人,欢迎您入座享受这丰盛的宴席,不管你是谁。……另外补充一句,我的名字叫尼姆,石岗城的首席执政官,也是石岗城和鹰巢城联姻的主持和见证者。”

    贵族之间的点头礼,说透彻了,就是同级或平辈间的礼节,显然,这位石岗城的首席执政官尼姆,他在做一个狂妄、侮辱的举动。

    但不得不说,这个人的狡黠和谨慎,让索隆还是正视了他一眼。

    对方的弦外之音已经很明显,“不管你是谁,你最好老实安分点,如果有什么事情有求于石岗城,就等于是有求于老子,最好晚些时候再谈。”

    揣摩对方的话,在索隆的眼里,首席执政官尼姆,得到了鹰巢城的莫大好处,显然是他亲手促成了这场联姻。

    而在接下来的一幕,让索隆很快认清了这个宫廷里其实已经势同水火,计划反叛贵族,他们的目标和敌人,现实就是控制了老伯爵家族的这位执政官。

    “欢迎您的驾临。”

    首席执政官尼姆的敌人,自然就是自己的朋友。

    几个年老的守旧贵族,虽然只是做作,但他们表现出来打量索隆的表情非常认真,下巴的白胡子挨着翘起的领结,个个胸前都带了勋章,不声不响,微笑却并不站起身。

    显然这并不是真正的尊敬,而是有意与首席执政官唱反调罢了。

    …………

    索隆的脸色淡漠,对于这些石岗城贵族,到底谁会在今天血溅宫廷,显然他并不关心,也没必要去理喻。

    在走进这座大厅的第一步,索隆就感到一股温暖的气味,其中夹杂着花香、衣香、肉香、和蔬菜的香味。

    这些味道刺激下,胃不由地一阵阵缩紧。显然,他是有些饿了。

    而反映在冬天的视角里,最直接的观感,便是龙虾煮熟了的红色爪子伸出盘外,大水果一层又一层,堆在镂空花篮的青苔上;枝形大烛台上的蜡烛,在银制的钟形罩上,显得光焰更长。体面的餐具,笼罩在不透明的水汽里,折射着淡淡的光辉。

    惊喜、胆怯两种色彩汇聚到这一张红扑扑的小脸上。

    在侍从的服侍下,索隆脱掉了斗篷。

    破烂的衣襟,与这座奢华的宫殿大厅显得格格不入。并在许多贵族的偷偷嗤笑中,索隆拉着冬天的手,众目睽睽之下赤脚走过。一直走过几条餐桌,来到角落里的最尾端,很自然地使用刀叉,切下一块牛肉旁若无人的放进冬天的盘子里。(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