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书楼小说网 > 科幻小说 > 白银圣歌 > 正文 第098章 沟壑
    “尊敬的大帝,感谢您的宽恕,我代表我的家族成员,丽娜、还有莱斯恩谢谢你。”

    不管凯瑟琳的语气包含了多少伤感和无奈,至少她的感谢是真诚的。

    但在索隆眼里看来,凯瑟琳似乎有一点理解错误,那就是她的家族成员,并不配得到像她一样的赦免权。

    要想在全境帝国立足,乃至挑起一场全面战争。索隆就必须维护自己的家族名誉和荣耀。

    此时索隆嘴角勾勒一丝玩味的弧度,直接把目光投向了莱斯恩。“在过去的岁月了,不论发生什么样的事情,鹰巢人自称自己的血管里,永远都流淌着雄鹰的勇气。雄鹰之子莱斯恩,听说鹰巢城对于砍头有着独到的手法,现在,我将下令分十次看下你这颗头颅……说这么多,我只是想证明,鹰巢人的血管里到底有没有你们所说的勇气。”

    索隆的话音不落,两个雄鹰之女的脸色已经变成惨白色。“让我来向你证明!”“放过他!”

    显然,在皇帝的意志下,两个雄鹰之女,在天翼圣团战士的阻拦下,根本无能为力。

    因为天翼战士的动作太快,眨眼便挥剑砍了三次。

    在砍第四剑的时候,雄鹰之子莱斯恩还能忍受,到了第五剑,他便丧失和丢弃了所有的……一切。

    “求求你,啊~~~~~”

    “为何要把惩罚降临在我的头上,该死的鹰巢人,该死的凯瑟琳,该被砍头的人是你……”

    “我不要做什么雄鹰之子。”

    能想象吗?一个脖子被切开十分之七的雄鹰之子,在鲜血和痛苦中惨叫。这要归功于天翼圣团战士的砍头手法,和奇快的挥剑速度,让血液的流失永远比剑锋慢上一拍。

    还没有砍第八剑,雄鹰之子已经把所有能丢弃的东西,都已经全部丢弃了。只剩下几根韧筋牵连着脑袋与躯干,缓缓变得奄奄一息。

    “呜——该死的恶魔,以雄鹰家族的名义起誓,我永远不会放过你!”

    雄鹰之女丽娜痛苦的哭喊和咒骂,让索隆突然转过头来,敏锐的目光里寒光闪闪,如电闪雷劈。

    “遵循远古的契约,必须有一个雄鹰之女,要嫁给石岗城的城主家族,这是古老的传统,也是赐给鹰巢人的无上荣耀。这一点,不可改变。”

    听到出来,索隆并不打算杀了雄鹰之女。

    他牵着冬天的手,登上最后两个台阶,转身,坐在华丽的靠椅上,方才继续说道,“雄鹰之女丽娜……你也将会留下来!”

    “恶魔,就算是死我也不会……”至于雄鹰之女丽娜的强烈反应,精灵女王尤兰的手掌,很快在她的脸上留下了五个清晰的手印。

    精灵女王尤兰的严厉,并不影响她的优雅。“闭嘴、爬虫。不要让大帝对你的宽恕,变成一个错误。”

    三个木系精灵女射手,很利索地拔出了背后的弧刃。让凯瑟琳有一种直觉,这个时候,丽娜再多说一个字,恐怕都会步上那些尸体的后尘。

    在这一刻,贵族头衔,还有血液,都是廉价最不值钱的东西。凯瑟琳很果断地提醒她的妹妹,“闭嘴,丽娜!”

    说完这句话,凯瑟琳依然抬头睛盯着索隆的眼睛,企图看穿到底是什么样的力量在作祟,能把一个人变得这般残忍。

    身处禁咒之中,恢复召唤,八星残暴属性带来的加持,让索隆的心就像是一块冰冷、坚硬的石头,甚至有一点喜欢杀戮。和迫切的想要见证血腥。

    这一点,恐怕就是索隆自己,也是始料未及的。

    最后、他盯着整个宫殿大厅环视一周,显得有些不耐烦。

    “现在,你们还等什么?相信我,我并不打算干涉你们的那些事情。恩,在你们这些人中间,我只可以宽恕十个人。现在、或者全部被处死,或者拿起武器杀死身边的人,为你自己争夺十个最后的幸存者的名额。”

    嗡————

    随着弓弦的颤动,木系精灵的箭镞,没入第一个年轻贵族的胸膛,奏响了这首疯狂的乐曲。

    身处禁咒中,残暴属性加持的索隆是可怕而又残忍的。

    没有感情,没有怜悯,没有仁慈,服从于杀戮的傀儡是可怕的,像屠夫一样失去心灵并不可怕,可怕的是他拥有至高的权力。

    十五分钟之后,十个浑身血污的幸存者跪在尸体中央,精神接近崩溃。

    四处都弥漫着血和内脏混合的气味,视线所及,到处都是七零八落的尸体。

    索隆拉着冬天的小手,踩着尸体之间的空隙。

    就像登上台阶的来时一样,当他们走下台阶的时候,每一步跨过去,都会有两个血色的脚印,同样是一大一小!

    “哥哥,冬天的第二个心愿是好好安葬我的爷爷!”

    当索隆的手掌触摸到她头发的时候,冬天低下了头。

    索隆看到她刚才因为惊恐而惨白的脸上,泛起了微微的红晕。

    “冬天,你怕不怕哥哥?”

    听到索隆的问话,冬天抬起头,然后坚定了左右轻轻摇摆。

    感谢上苍的厚赐,即便是经过了最血腥的洗礼,这双眼睛还没有被浊流所玷污。

    在这里面,你找不到一颗灰,找不到一颗沙粒。

    “尤兰,带着冬天。代我去完成她的心愿!”

    听到索隆的命令,精灵女王尤兰取下自己的披风,包括冬天的身躯。并伸出手用干净的精灵手帕,擦拭冬天的脸颊。

    缓缓地,可以看见冬天的眉毛淡淡的蹙着,手帕在她细致的脸蛋上扫出浅浅的忧虑,让她原本被污迹遮盖的容貌美得出奇,更添了一份人见犹怜的心动。

    漂亮女孩,天生就漂亮。

    白皙的皮肤、大大的眼睛、秀气的鼻子,饱满的小嘴,构成一张天然的美丽脸颊。

    …………

    站在白色的大理石台阶之上,身后是被点燃的白色宏伟的巨大宫殿。

    衬托着熊熊大火,眼下的广场上,是七千名绿道圣城战士,清一色的木精灵寒冰射手。

    经过绿道圣城的种族转变,头号执政官鲁道夫,与以往粗犷的形象大相径庭。变成木精灵之后,尖尖的耳朵,和一头绿色的及腰长发,成为了他身上最显著的特征。

    以及还有一张英俊,光洁白皙的脸庞,透着一种棱角分明的冷俊。

    “吾皇!”

    从鲁道夫的肩角掠过去,狼族长老沃夫一张四方的脸,满头的绿发,虽然没有白胡挂颔的风度,却有那种鹤发童颜的英俊相貌。

    “吾皇,您已经离开将近三天的时间。”

    相比沃夫的挺行,索隆的目光,更加对他手边的俘虏,和一杆重矛更有兴趣。

    城防军队长道金,那个从索隆手中拿走长矛的人。

    “告诉我,士兵。天空帝国皇帝的长矛,使你获得了多少钱币。”

    面对索隆饶有兴趣的问话,道金脸上的皮肤都在急剧收缩,一万城防军,五分钟不到,就被全部歼灭的记忆是他一生中最可怕的印记。

    “回到吾皇的话,卑微的爬虫。”看来,就算是变成木系精灵,也依然不能改变沃夫身为狼族长老的本性。

    当听到道金唯唯诺诺,颤抖着取出100个金币的时候,沃夫额角的青筋在剧烈跳动,“你把吾皇的长矛卖了一百个小小的金属片,可见你愚蠢的贪婪和你的蒙昧无知,都不应该让你继续活在这个世间!”

    或许身为狼族,变成木精灵,让沃夫有一点点不适应,所以他特意在自己的右手套上了一副钢爪。

    当沃夫轻轻地用手抚摸过道金那那温暖的头皮,然后一点点地加力,轻轻地撕扯,最后在一通凄惨的嚎叫中,让粉红色颤动的**和鲜红的血液一起喷洒像蔚蓝的天空。

    ……让那白色耀眼的头盖骨在阳光下静静地闪耀。

    相比索隆的淡漠,绿道之王鲁道夫显然看不惯沃夫对俘虏的残忍处置,因为这根本没有丝毫的荣耀可言。

    “这不属于战士的荣耀,带着你的玩物退后,沃夫。”鲁道夫冷漠地看着沃夫拖着俘虏的尸体,低头退下,他向前跨出一大步,恭敬地说道,“吾皇,有一个铁匠,他……”

    索隆并没有忘记这个人的存在,所以很自然地打断,并挥挥手,“带他过来,我的将军。”

    坦露着上身的壮汉,有着黝黑的臂膀和脸庞,相比一天之前如雕塑般的脸颊,此时在铁匠的脸上,布满了各种夸张的表情。他依然记得索隆说过的话,“在一个白天和一个黑夜之后,请来这座城市的宫殿。届时,我将满足你一个愿望!”

    正如索隆若认同的那般,帝王的一言一行,每一个许诺,和每一次决定,都应该充满了对利益的考量。

    “目标——————此人已经具备铸造大师的基础,将有12星的提升潜力!”这组数据,在一天之前,索隆就已经心里有数。

    看着头戴王冠,身披着荆棘铠甲的熟悉身影,在铁匠黑黝黝的脸上,一双眯缝着的眼睛,目光闪闪,逐渐变得锐利有神。

    “我想要这个世界上最多最好的矿石,用来打铁铸造。同时,我还想成为一个受人尊敬的贵族,可以衣食无忧。”

    这个愿望听起来,并不过分,在索隆听起来,与他本身的价值相比,甚至渺小到不足挂齿。

    在全境帝国,铁匠就是铁匠,贵族就是贵族,这两种不同的身份,永远也不可能重叠在一起。

    一个受人尊敬的铁匠,从来没有听说和存在过。

    但是在全境帝国不可能发生的事情,不代表着在天空帝国不可能。

    对于这种有价值的人才,或许,索隆根本不需要吝啬。

    “这个愿望,我可以满足你。……现在,告诉我你的名字,铁匠。”

    得到索隆的肯定,铁匠黑黝黝的脸上,表情变得振奋。

    “瓦农,我叫瓦农。”他说。对铁匠这个职业,瓦农可以说有着狂热的追求,他什么都不在乎,只在乎铸造。

    瓦农想要成为贵族,在亚伦看来,或许只为了成为更好的铁匠。

    “与全境帝国不同,你将要去一个名叫天空的帝国。同时,你需要为帝国证明你的价值。天空帝国没有繁琐的贵族头衔,因为在天空帝国只有九等贵族。现在,我便可以赐予你第九等贵族的身份,并任命你为铸造官,将有三千名铁匠归于你的管束。……最终能不能成为一等贵族,相信我,你只需要用你自己的技艺来证明!”

    索隆的语气,充满了挑战和诱惑,即便是对于一个铁匠而言。

    瓦农单膝跪地,在他的眼睛里,闪烁着的是被理想、信心和勇气燃烧着的特有的异彩。

    “我将尽我所能,伟大的陛下!”

    居高临下,索隆可以看见他的整个脊背,又黑又亮,闪闪发光,好像涂上了一层油。

    一个可以成为铸造大师的人才,在索隆的视角里,瓦农下面的裤腿卷过膝盖,毛茸茸的小腿上,布满大大小小无数个筋疙瘩,被一条条高高鼓起的血管串连着。一双大眼睛已经深深地陷了下去,一双粗糙的手,抓着把守,手背爬满了一条条蚯蚓似的血管,那饱经风霜的脸上刻满了皱纹,抬头纹和眼罩一了一层白霜,角纹重得像是一条条沟壑。

    他的脚上甚至没有穿鞋穿,脚板上的老皮怕有一指多厚……

    明确的贵族等级,全部是家族继承,穷人出身的人,永远也不可能成为一个贵族。

    总的来说,全境帝国虽然是一个苛刻的帝国,但它十分的古老,并且因为有三大圣殿的支撑,让全境帝国皇帝享有了600年的尊荣。

    600年的统治深入人心,而索隆与之为敌。并最终摧毁它,他还要做许多的准备工作。

    “鲁道夫,从现在起,你将率领两千名绿道圣城战士,脱离圣城,驻扎这块大陆。”

    起初,当鲁道夫听到脱离绿道圣城的指令,还倒吸了一口冷气。

    因为一旦脱离圣城,意味着圣城战士将丧失瞬移的空间联系,丧失圣城的治愈能力。(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