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书楼小说网 > 科幻小说 > 白银圣歌 > 正文 第103章 旌旗
    “天空圣城4级技能堕天一击。天翼圣城战士可以蓄积力量腾空而起,轰击5000米范围里的目标区域,并在落地时,对目标区域内的敌人造成强大的伤害。离落点越近的敌人,将直接面临堕天一击的轰杀和碾压。”

    “恭喜阁下,开启天空圣城5级技能雄鹰战阵。你可以使6个天翼战士,成为精英型的天翼将领。而作为强悍的天翼将军,可以随时召唤三百个天翼圣城战士,抵达将军的身边组成一个完整的雄鹰战阵。这样的战力,将在惊人的一秒钟内完成。”

    “恭喜阁下,开启天空圣城的终极技能圣城之主可以拥有一个强大的技能天空之界画地为牢!这样的终极技能,或许有些鸡肋,但它可以凭借空间的力量囚禁一个目标,不管对方是一个人、一头野兽,亦或是一个半神,还是一个真正的行走在世间的神!”

    大量的数据快速闪过索隆的眼帘,终极天空圣城,除了前4道技能没有多大的改变。

    从第五个技能开始,引起了索隆的注意。“6个精英将领么?”这样的数据,让索隆不由联想起不久前的六个审判天使。

    光明浩然圣城,作为比较高级的神殿。拥有精英将领并不奇怪。

    而今天天空圣城的技能,让索隆深刻感觉到,天空圣城应当是与浩然光明圣城、寂灭黑暗圣城并驾齐驱的存在。

    毫无疑问,这给予了索隆更多的信心。“有两座圣城的支撑,足以匹敌拥有一座圣城和两座圣殿的全境帝国,!”

    这个冬天远远没有结束,帝国的前哨部队,已经集结完毕,并且整装待发。

    一万森林巨魔勇士,一万狼族勇士,一万冰族步兵,和五千战犬部队,加上五万地精奴隶,由巨魔将军贝林格统帅,向着北方进军,视界里浩荡的雪地,伴随着雪粉的激扬,顿时沸腾了起来。

    “呜呜呜呜呜哗哗、哗哗!”

    军号声轰彻,步伐声震天,天边的冬日怕被一切声音扑碎似的,退缩到了天边!

    天空的那朵小云变成了一片白色的浓云,慢慢地升了起来,扩大起来,渐渐遮满了天空,雪似乎下得更大了。

    雪的重量,已经能将荒蛮大陆的小部落埋蔽、能压断森林的树枝。在这样的茫茫雪原上进军,将面对莫大的考验。

    全面战争已经下达,一切都不容更改。

    “帝国的士兵们,站好你们的队列!冬日的暴风雪并不可怕,因为帝国提供给你们保暖的衣物,和足够的食物。现在、遵循皇帝陛下的意志,前进”

    伴随着贝林格的喝声,前哨部队开始整齐踏进,从雪原的上空鸟瞰,就像是一条蜿蜒的黑蛇。

    他们的主要任务是,每隔一百里,建造一个营地,为帝国的远征做准备,同时扫清远征道路上的障碍。

    有一千个巨鹰的空中支援,相信没有人可以对帝国的前哨部队造成威胁。

    战争的序曲开始奏响,近十万人的前哨大军,浩浩荡荡,组成严密的队列阵线。

    猎猎作响的声音,那是天空帝国的字战旗,在风雪的怒吼中迎风飘扬。

    “大帝,随军的物资已经准备妥当”

    面向鹰人长老点点头,索隆明显有些心不在焉。在抵达能打开的跨位面传送门的位置之前,来自天空圣城的空间联系,让他听到了一些感知。

    “纷扰的游尘,迷惑的旅人,大地的怒吼,天穹的呼唤。空间的意念,混乱的重生,狂野的力量!背逆了一切的定理,违反了亘古的常规,以天空大召唤师的名义,您的仆人克劳迪娅,祈求天空之王,圣城之主的降临!”

    站在帝国皇宫的台阶上,遵循那种说不出来的感觉,索隆的眼波流动。

    “克劳迪娅?”

    对于这个名字,他并不感到陌生。并且如果时间计算的不错,天空大召唤师克劳迪娅,她应该已经站在全境帝国的北境的土地上。

    有一句谚语“城市的空气使人自由。”

    这句话的意思是,这座城市相对独立和自治。

    按照全境帝国的惯例,伯爵是一个城市的最高统治者,拥有相对自由的自治权。

    北境大陆临风城。主人雷克斯威廉斯科特。称号伯爵。

    由于战争十分的频繁。

    这个城市的繁荣已经被摧毁,生活富足的城市生活不见了,取而代之的是一片凄凉和萧条。

    这座城市里的居民,不再建设剧场、浴池、道路,不再追求艺术。而是把所有的精力都投入到了战争当中。

    在西境大公爵百树林军团的猛攻下,在壁炉堡沦陷以后,临风城已经是北境大陆王城的最后一道屏障。

    而今天,这最后一道屏障,也即将失去。

    “不动如山、坚如磐石!士兵们,为了莱茵哈特家族,为了北境大陆,杀”

    不过十八岁的年纪,却拥有不逊于男人的胆量和气魄。在她的指挥下,诸多的剑盾士兵、长矛士兵,蜂拥奔腾,封堵临风城被破开的城墙缺口。

    嗡

    在一圈水晶符号之后,索隆的眼里,除了令他感到熟悉的大召唤师克劳迪娅,还有一个吸引他注意的女孩。

    临风城的继承者,威廉的长女,乌尔丽卡。

    从对方头发的装束来看,乌尔丽卡已经成婚了。

    十八岁的女孩不但已经成婚,身后还背着她的孩子,同时手持着一把长剑,只会一场防守战。

    在北境大陆,妇女十二岁就具备结婚的资格了,而她们通常14岁就结婚了。

    女继承人可能早在五岁就在形式上结婚,而订婚则可能更早,不过这种结合在婚姻完成之前可以被取消。

    北境大陆民风彪悍,一个女人到二十岁会有许多孩子,到三十岁,假如她安然度过生孩子的危险,她可能会孀居或重新结婚,或者成为祖母。

    “是你在召唤我?天空召唤师。”

    纤长的睫毛在眼睑上投下淡淡阴影,头戴着灰色的帽子,手上带着长长的皮手套。

    再一次面对索隆,克劳迪娅的脸上显得十分激动,她用力点点头来回应索隆的问话,却不知道怎么开口。

    就在这时,

    “克劳迪娅召唤师,临风城快守不住了,需要召唤亚神族战士来帮助我们战斗,你召唤的这个贵族?。天哪,他除了一身华服,甚至没有携带一把武器。”

    乌尔丽卡走上前看了索隆一眼,然后迅速伸出左手拍拍自己的额头,显得有些无语。

    索隆抬头四周看了一眼,出声问道,“这座城市的主人,威廉、他在哪里?”

    听到对方直呼临风城伯爵的本名,乌尔丽卡感到一些恼怒,“你是什么人,雷克斯伯爵是我的父亲,一般人,还不敢称呼他的本名。”

    从这句话,让索隆饶有兴趣地打量对方的面貌,“你是威廉的女儿?很好,我的名字叫索隆!亚神族之王,主宰这座城市的生死。”

    乌尔丽卡猛地一惊,心底暗呼,“难道那些传说,都是真的?克劳迪娅召唤师,她有亚神族之王的守护”

    一些特别的印记,并不难辨认。

    加上索隆银发银瞳的血统标注,在几秒钟的犹豫过后,乌尔丽卡很果断地抬起握着剑柄的右手,拍打自己的胸口,用莱因哈特家族的族训有力地回应,“不动如山,坚如磐石!欢迎您驾临临风城,大王!”

    说到这里,乌尔丽卡抬起头,“不过眼下,我却不能为您准备接风宴席。因为白树林军队,在这一年里,已经不止一次带着军队进攻临风城,西境人命令他们的军队在城市周围劫掠、纵火,用暴力和刀剑来蹂、、躏这些地方。赛门公爵重伤病危,我的父亲带领精锐守在王城克莱斯顿另外,我需要提醒您,已故的北境之主的妹妹爱丽丝公主也在临风城。这里,是北境王城最后的屏障了。”

    “赛门大公爵病危、这里,是北境王城的最后一道屏障。”

    听着这些关键词汇,索隆的目光逐渐变得深沉。

    目前看来,北境的战事有些超乎他的预料,面临西境的攻势,莱茵哈特家族无力为继、并且似乎已经到了最后存亡的紧要关头。

    让索隆唏嘘的是,统治整个北境大陆,堂堂的莱因哈特家族,竟然在两年之间沦落到这步田地。

    所谓的赛门大公爵,他显然没有继承莱茵哈特家族的英雄血统。

    他或许是一个勇敢的战士,却不是一个出色的统帅。根据乌尔丽卡所说,自塞门王子继承大公爵以来,这已经是北境军队第65次战败了。

    “哥哥,你也是莱茵哈特家族么?”

    在女骑士的引领下,爱丽丝莱因哈特站在索隆的身前,一样的银瞳银发,标准的莱茵哈特血统。看到索隆,她的动作举止显得十分激动。直接上来就是一个拥抱,这让索隆略显尴尬。

    “爱丽丝,你好。”

    挤出一丝微笑,点点头,对于这个便宜妹妹,索隆的脑海里没有半点相关的记忆。

    十五岁的年纪,在北境大陆,已经到了出嫁的年纪。

    爱丽丝有着瀑布一般的长发,淡雅的瓜子脸,就像是一片轻柔的云在索隆的眼前飘来飘去,全身充溢着少女的纯情和青春的风采。

    “你是那个骑士?”

    相比这个没有半点相关记忆的陌生妹妹,索隆的眼光,注意到了身穿黑色铠甲的女人,那个来自西境白树林城角斗场的女骑士。

    上一次见面,她还浑身罩着铠甲,带着封闭式的骑士头盔。

    今天,索隆终于得见了她的容貌。双眼睛晶莹剔透,眸球乌灵闪亮。玲珑的曲线,罩着黑色的优质铠甲,呈现出独特的美,宛如一朵含苞的花蕾幽香绽放,让人不由得耳目一新。

    “我们又见面了,骑士。现在告诉我,你的名字?”

    视线里的女骑士低着头,时至今日,她的脑海里依然无法忘记当初角斗场里的一幕,依旧对索隆心存畏惧。

    问话的同时,索隆的目光,停留在对方头上的时间较多,那是用一束大红色绸带扎在脑后的黑发,宛如幽静的月夜里从山涧中倾泻下来的一壁瀑布。

    平心而论,美丽的女子是上天的杰作。而一个女骑士,更是一道显眼的风景。

    “诺拉诺拉肯尼特。”

    听到女骑士报上自己的名字,索隆好奇询问,“身为西境白树林人,你既然已经完成了自己的任务,护送天空召唤师抵达北境,为什么不趁机逃走。”

    诺拉的回答是,“从那天,我便不再是西境白树林人,不问青红皂白的白树林贵族,已经处死了我的全部家人”

    白树林七色麋鹿的旗帜,围绕了整个临风城,整整二十万大军。

    按照全境帝国的军队建制,这相当于两个大型军团。

    “有得必有失!白树林七色麋鹿的犄角,可以洞穿一切阻碍。”

    无数的步行重装战士、以及最常规的长矛士兵,大喊着西境白树林大公爵埃弗里斯家族的族训,从临风城坍塌的城墙缺口杀进来,整个临风城已经到了快要无法挽救的地步。

    遍地的旌旗、和明晃晃的金属线,震撼人的视野。

    “如果主力部队已经无法防守,预备队立刻做好巷战的准备。在北境的每一寸土地上,都要洒满西境白树林人的血!”

    临风城的继承者,威廉的长女,乌尔丽卡。

    她身上的气势在许多人眼中和她的父亲威廉有几分相似。用条布背着一个婴儿指挥战斗,证明她的忠贞不渝,是一位英雄伯爵之女。

    当索隆问到她的丈夫,从乌尔丽卡的眼底闪烁出黯然的神色。“我的孩子自出生以来就没有父亲他的父亲,勇敢的壁炉堡伯恩斯伯爵,已经战死了。”

    事实上,临风城遭受二十万大军三个月的围攻,这座城市已经是满目苍夷。

    城市里的人也早提前一步,撤离了临风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