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书楼小说网 > 科幻小说 > 白银圣歌 > 正文 第105章 要塞
    “恭迎王子殿下!”

    一是大厅里,大大小小的北境贵族,有上百个之多。

    他们在索隆踏进大厅的一刹,不管是英勇的不屈者,还是面临战争心怀鬼胎者,普遍低下头颅,并抬起右手搭上左肩,有力地喊出莱茵哈特家族的族训,“不动如山、坚如磐石!”嘭——————

    索隆的脚步并不用在此停留,而是经过大厅,直接踏进了后厅的门槛,赛门公爵正在那里,等待着‘兄弟’重逢的最后一面。

    中途,索隆冰冷的眸子扫视一圈,将手中的一颗头颅,留在了议事厅的长木桌上。

    经过一段时间的飞行,布满冰渣的头颅,已经不再滴血。碰上桌面的一刹,冰屑四散,露出了大多北境贵族都认识的一张面孔,北境白树林军团的第一指挥官,一生中从无败绩的伯爵统帅克拉多克。

    北境贵族们倒吸一口凉气,普遍对这位失踪很久的王子殿下,心中充满了震撼。

    布莱尔·赛门·莱茵哈特。

    在索隆的相关记忆里,这是个二十来岁的年轻人,是‘自己’的哥哥。

    记忆里,他有一张长方脸,脸色总是黑里透红,长得很结实,叫人一看,就知道是个身强力壮的勇士。

    但是如今……

    在看到布莱尔·赛门·莱茵哈特。

    从荒蛮的扎布兰大陆降临全境位面,以一个被召唤对象,或者穿越者的身份连索隆自己也说不清。

    在索隆脑海中逐渐解封,多出来的相关记忆里,这是个二十来岁的年轻人,是‘自己’的哥哥。

    记忆里,他有一张长方脸,脸色总是黑里透红,长得很结实,叫人一看,就知道是个身强力壮的勇士。

    索隆踏进门槛的一刻,赛门挣扎着从床上坐起,苍白的面庞因痛苦而扭曲,银色的头发没有一丝光彩,细细的汗珠从他的额头渗出,好似每移动一下都是巨大的折磨。

    “哥哥!”在爱丽丝的惊呼声中,扑在床边。赛门苦笑着点头,充满怜爱和不舍地抚摸爱丽丝的头发。

    紧跟着。

    “索隆、没想到……真的是你!失踪的莱茵哈特家族成员,我的弟弟。”

    刚看见索隆的一刹,从赛门的瞳孔中闪过惊喜,但更多的是激动。

    因为他急切的想要坐起身来,手扶着床沿,身子剧烈抖动了一下,脸上做出痛苦的表情。

    “我的弟弟,作为莱茵哈特家族的合法继承者。已经没有时间了,作为你的哥哥,我必须命令你……继承北境大公爵之位,我可以看见你的经历非凡……记住、莱茵哈特家族的人,必将拿起复仇之剑。噗————”

    因为激动牵动了伤势,赛门吐出一大口鲜血,仿佛已经到了油尽灯枯的最后关头,他的身体四肢都在剧烈抽搐,但仍然憋着最后一口气,手指着墙上的十字长剑,和象征着大公爵的纹章,目光直直地瞪着索隆。“答应我,我的弟弟。你要守护赛琳娜,还有爱丽丝,不要让她们受到一丝的伤害。”

    索隆想借助圣城的力量,来帮助赛门。可惜数据告诉他,没有这个可能。

    “目标————领袖型人才,无法加入圣城。”

    莱茵哈特家族,总共有两位王子和两位公主,赛门口中的赛琳娜,比索隆稍微年长,但因为战乱、同样失踪很久。

    以爱丽丝的呜咽哭声为背景依托,索隆向前跨出两步,取下挂在墙壁的十字长剑。回过头来,他正视赛门的眼睛,目光坚定。“这是一把复仇之剑,也是一把王者之剑。”

    “我会用它收复北境的每一寸土地,并亲手砍下西境公爵的头颅……西境之人,必将为这次战争付出代价。”

    赛门亲手为索隆戴上徽章,象征着索隆成为了北境大陆唯一的合法统治者、守护者。

    徽章上面,那是一头直立咆哮的冰熊,在双剑交叉的上方,有一顶王冠。

    布莱尔·赛门·莱茵哈特。

    由于受到比较严重的剑伤,已然没有被治愈的可能。

    在刚刚伤口崩裂的刹那,看着索隆继承公爵之位,欣慰的同时、他眼神中的光芒开始涣散,并失去最后一丝银亮的光彩。有谁能够想到,北境莱茵哈特家族,十年之内,会一连失去两位北境大公爵。

    ………………

    索隆对于赛门的记忆,许多都是模糊不清的。

    因为在‘他’的记忆里,赛门喜欢游历,所以即使身体的原主人,和赛门的关系,也是比较疏远的。

    赛门大公爵的尸体,被安放在一个独立石棺,留在地下室,与莱茵哈特家族的历代公爵陈列在一起。地下坟墓的入口是大公爵书房的一块地板下面。与历代北境大公爵相比,赛门的葬礼显得有些寒酸。甚至没有几个贵族愿意参加。

    功绩和事迹作为葬礼的规格标准,北境人的习俗是这样。

    作为一个失败的大公爵,他的陪葬品也只有一条纯白色的裹尸布,甚至连颂歌也没有。

    拥有战斗的勇气,却没有统帅的才能。如果新的合法继承者,不是莱茵哈特家族成员。

    那么经历65次战败的阵亡领袖,或许遭受臣民的唾弃,被丢入乱葬岗。万幸这一切没有发生。

    赛门公爵的葬礼匆匆结束,索隆摘掉黑色的斗篷,踏进威廉的病房,对于一个传奇指挥官,和一个勇敢、坚毅、骄傲的骑士。

    这是索隆对威廉的记忆认知。

    “威廉,好久不见!”

    再次相见,索隆有些古怪,但却依稀记得一部分童年的场景,尽管那些场景他并没有经历过。到目前为止,索隆也不知道他进入这个位面,是怎么占据了这个身份。

    “坚如磐石、不动如山!”

    嘴边说出莱茵哈特家族的族训,面貌冷峻的中年人,低垂着眼皮,带着点儿拒人千里的冷漠。

    包括从他身上反映的数据,“武器精通10星、骑战精通10星、将军潜力12星。”

    这是一个难得的人才,谈得上是一个精英。

    “公爵大人!”

    威廉咧开嘴一笑,他的脸色苍白,眼中还带着好些血丝,嘴唇因失血严重裂出了口子。

    头发有些微乱,一双悲凉的眼睛,一直盯着索隆胸前的徽章,从里面爆射出热烈的光彩。

    经过打量,除了和赛门一样的剑伤,他的裤腿都是虚的,从膝盖以下失去了双腿。透过这样的伤势,让索隆可以看见战斗的惨烈。

    “目标————将军型人才,武器精通10星、骑战精通10星、将军潜力12星。”

    得到这组数据,让索隆的嘴角勾勒出一丝笑意,他先是看了脸上挂着泪痕的乌尔丽卡一眼,而后又意味深远地看了一眼,抱着自己降生不久的外孙,明知生命走到尽头却依依不舍的传奇指挥官威廉。

    索隆抬起手,将两个木系精灵换上前来。在乌尔丽卡的惊呼声,和威廉不解的眼神注视下,直接将其从床上揪了起来。

    “威廉,我将赐予你天空帝国将军的权利和义务,同时赋予你成为光荣的天空圣城战士,或许,你的外貌会改变,对于神奇的力量,或许,你会有些难以接受。但,从今天开始,你就是一个亚神族,作为回报,你将要为天空帝国而战!”

    挥手之间,两个木系精灵带着威廉消失在了原地,只剩下三枚逐渐熄灭的水晶符号。

    毫无疑问,成为亚神族,天空圣城会帮助威廉恢复伤势,并成为一个帝国将领。木系精灵带着他会首先回到绿道圣城,在通过两座圣城之间的传送,抵达天空圣城。

    ……相信在不久之后,威廉将跟随帝国的远征大军,再次重新抵达这块大陆。

    “不要惊慌、乌尔丽卡。你的父亲不但会死去,相反他还会获得新生,成为一个亚神族!成为……一个名副其实的将军。”

    感受到越来越近的召唤时限,说到这里、索隆忽然停顿了一下,注视着沃夫、尤兰,果断下令道,“回归帝国的时间到了,带领五千木系精灵回归帝国,并帮助韦弗斯集结远征大军。……把我的命令带至阿尔法森林,恳请光荣女王主持帝国政务,而我,将留在这里,等待帝国远征大军的到来!”

    除了以上的命令,索隆还召唤了两千天翼圣城战士,与他一起脱离了召唤战斗时限。

    加上鲁道夫和他的两千射手军团,总共有四千人的军团,留在了北境王城————克莱斯顿。

    ……

    作为亚神族,一旦脱离了圣城的召唤时限,将彻底失去与圣城之间的联系,除非依靠步行重新回归圣城,重新建立这种联系。

    这样做的优点是:将可以永远留在被召唤的地点。哪怕距离横跨了两个不同的位面和大陆。

    缺点则是:失去了与圣城的联系,意味着失去了秒退战场、和秒速治愈的圣城神力。

    尽管,四千圣城战士并没有失去技能。但,他们将会与其他人一样会受伤,一样会战死。

    北境王城,克莱斯顿。与其说这是一座城市,倒不如说这是城市与军事要塞的结合体。

    在萨蒙大公爵时期,克莱斯顿进行过一次改建。

    改建的初衷,是想让这座军事要塞能够体现光荣、数量、高度这三个理想。

    高直的视觉对象,能使人在心理上产生一种奇特的崇敬感受,就像人们看见嶙峋的高山,飞流直下的万丈瀑布以及高卷的海潮时,会造成一种心灵的撞动与虔诚之感。

    在城墙防御,克莱斯顿具有两堵为同心圆城堡护墙,对外墙进行加固,内墙远高于外墙,为的是让内墙上的弓箭手有更大的视野和射击范围,从而形成内外墙上的交叉火力。

    在内圈的四个角各建一座圆形塔楼,设计精密的塔楼和门房,即使在敌人进攻内墙时也能独立坚持。

    克莱斯顿高大的城墙四周还有一个巨大的湖环绕城堡作为护城河。

    这座城市要塞为它的主人领主供坚实的防御,也是他们生活的地方。克莱斯顿并不大,但除了领主之外,在平日里,还有家臣和大量的仆人来维持城堡的日常运转。

    眼下五万人的军队驻扎在克莱斯顿,显得有些拥挤。

    加上各种失去领地的大小贵族,带着他们的家人还有仆人,全部挤在这里、寻求最后的庇护。

    除了以上,还有农民或佃户,平时散居在城市周围的庄园内,挤在狭小简陋、阴暗潮湿的茅屋里,当战争来临的时候,他们把牛群及动产一起挤在这座城市里。

    关于不同的阶级,吟游诗人用这些话描述这样的生活:“富人住在城市里,穷人住在茅舍里,生命之神造就了他们的高低贵贱,安排了他们的富有和贫穷。”

    在索隆的眼里,如今的克莱斯顿,面临卫生度、治安度、拥挤度等等各种爆表的负面数据。

    面临战争惨雾的笼罩,这使得城市里人心惶惶。

    大小贵族并不自觉的遵守命令,他们横行霸道,抢夺民房和生活资源,在赛门大公爵执政期间,克莱斯顿各项战备动员都变得混乱不堪,堂堂一座北境王城,像是变成了一座没有秩序的囚牢。

    没有勇气,没有希望,有的只是混乱、绝望、咒骂、抱怨,和不时发生在大街上的零星冲突。

    “现在,作为北境大公爵的第一条命令:为了夺回我们失去的土地,从现在开始,改编军队、整顿税制、改革贵族爵位。……如果谁有意见,可以马上说出来。”

    站在白色的议事大厅里,索隆刻意停顿一下,他目光环视一周,在众人怂恿下,果然有两个伯爵贵族跨前一步。

    “大公爵阁下,请问您这是什么意思?难道你想剥夺我们的贵族爵位?这么做,将没有人再愿意为了维护莱茵哈特家族的统治而继续战斗。”

    威胁、赤条条的威胁。这句话里包含了许多北境贵族的心声,以及他们之所以留在这里,只不过是为了维护莱茵哈特家族对北境大陆的统治权。

    在过去的岁月里,北境大陆给予这些贵族足够的自治权,以至于让他们把自己的爵位和领地,看作是私人财产。(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