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书楼小说网 > 科幻小说 > 白银圣歌 > 正文 第112章 崩溃
    两粒带着血丝的牙齿掉在地上打着转,迪默的眼里全是火星子。

    眼中充满戏虐的神情,上前一步,事实上,索隆仅用一只手,就能够把头脑发晕的侏儒高举过头顶。

    接下来,他冷冷地环视一周,向大声的白树林士兵呼喊道,“西境狗们听着,你们的统帅已经在我手里。你们必须认清一个现实,和亚神族对敌,你们没有胜利的机会。”

    索隆盯着白树林士兵们那一双双惊惧的眼神,七色麋鹿的主战旗倾倒,以及侏儒统帅被生擒,对于一个军团来说,这种对战斗士气的打击,是无法想象的。

    陷入包围的十万白树林预备队,陷入了混乱,有的被砍杀,有的丢弃武器逃跑,有的则跪下来选择了投降。

    西境精锐部队还在几千米开外的黑沼泽地战场,眼下的近十万人,并不是精锐且士气高昂的是士兵,白树林的贵族将军们很快失去了对军团的控制。

    “反抗和逃跑者,全部杀死。……将俘虏全部集中起来,集体处决。”

    时间就是效率,索隆的命令很快被传达给了凯格。

    年轻的将领凯格,他所率领的北境军第三军团拥有重骑兵八千,轻骑兵两千人。敏捷的移动速度,和强大的冲击力,是这次战争中杀敌最轻松,功勋最大的将军。

    十万白树林军团惊散,如果让他们逃走,在不久之后,相信他们又会进入新的军团编制。

    只差一座王城,北境大陆已经被西境全面占领。

    在索隆的眼里,在这块北境土地上,到处都充斥了敌人。他不会对西境狗们充满仁慈。

    从战场上回过头来,索隆一把将手里的侏儒重重丢在地上,眼神里闪烁着凶狠的杀气,“现在,命令黑沼泽地上你的二十万主力军团放下武器,相信我,你最好有这个能力。”

    听了索隆的话,摔倒在地上的迪默一个激灵,爬起来盯着索隆。

    虽然他可以伪装自己不怕死,高喊着西境口号,维护七色麋鹿家族的光荣和尊严。

    但直觉告诉迪默,如果他真的那么做了,一定会在接下来的时间里后悔。

    毕竟,要想折磨一个人,实在是太简单了。

    特别是折磨一个贪生怕死的侏儒。只需要拿出小刀,割掉他身上的几片肉,便足以摧毁迪默所有的精神防线。

    …………

    已经过去了半天的世间,临近夕阳,战争依然没有结束。

    索隆的战争策略虽然歼灭了白树林后方十万人,和三万远程军团。

    但留在黑沼泽地的北境军第四军团,近十万北境士兵,已完全被二十几万白树林精锐主力分割、包裹。

    远远望去,视界里只见一片狼籍,刀剑盔甲散落一地。那残破的战熊战旗,散发阵阵血腥的气息。

    鲜血染红了黑沼泽地……黑色的腐烂土壤被注入了新的养分,早已成了红褐色。

    鲜血无法凝固,上空的阴霾无法散开,到处都是早已辨认不出的肢体部位。

    不久前还充斥在这里的厮杀声、呼喊声、却让此时的寂静显得无比狰狞。只剩下白树林军团二十万主力军团排列战线的步伐声。

    战争进行到现在一刻,充满了残酷、血腥,又有点不可思议。

    现在的情况时,北境军团和西境军团完全调换了原来的位置。

    北境军团损失了第四军团十万人,而西境白树林军团则付出了近二十万,和统帅被擒的代价。

    “伟大的抵抗者,和伟岸的征服者,我是七色麋鹿家族的核心成员,却不是一个受人爱戴的统帅。我虽然没有把握命令顽固的将军们投降,但是恳请您相信我,对面的二十万人,你想要谁的脑袋,我都可以替您办到。七色麋鹿家族有效忠自己的黑鬼刺客,而我迪默有只效忠于自己的赏金猎头者。”

    如果必须在家族荣耀和生命之间做出选择,迪默几乎不需要思考,便可以直接选择后者。

    他是一个聪明的侏儒,并且打心眼里明白,这个世界上,也只有自己才会关心颈子上的这颗脑袋。

    眼神汇聚在这张坑坑洼洼,额头突起的丑陋脸上,迪默的配合,让索隆微微感到意外,因为他已经命令人准备好了最残酷的刑罚。不过现在看来,这一切都用不上了。

    “很好,侏儒。现在,你只需要证明你的话,就可以活命。”索隆看着迪默的眼神,首先是严肃,而后变成戏虐。向前跨进一步,抓紧侏儒的领子,直接将他丢了起来。

    呼——————

    一只巨鹰呼啸而过,精准地抓走了侏儒,然后将他丢在了距离白树林军团几百米的地方。

    站在黑沼泽地上,迪默从地上爬起来,脚下的尸骸和血腥气味令他感到作呕。

    “哦,我虽然喜欢战争和杀戮,却不喜欢凑到一具尸体的脸上,闻闻对方死后的气味。”

    迪默自言自语,抬起头看了一眼盘旋在头顶的巨鹰,以及侧脸使用眼角的余光,看到身后一百米远的明晃晃的箭镞,迪默知道自己的性命完全被敌人掌握了。

    “七色麋鹿家族的王子,白树林军团的统帅。您已经被敌人俘虏,所以请赦免我们不会再听从你的命令!”

    听到对面的话,迪默抬起头,循声看过去。

    尤伦,是尤伦这个笨蛋。他不会想到,因为这句话会马上死掉。

    迪默是一个贪生怕死的侏儒,却是一个有才能的侏儒。掌管四十万白树林军团,几乎每个贵族将军的身边,和许多队伍里,都充斥着重金雇佣的猎头者。

    “尤伦,拒绝服从统帅的命令。依照白树林军团的法令,是要被砍头的。知道么?为了你这颗头,可能会花掉我一千个金币。”

    迪默暴躁的咒骂声,落在个别伪装成白树林士兵猎头者的耳朵里,听起来无比的诱人。

    是的,迪默开价了,谁能够在夜里拿下这颗脑袋,就能得到一千个金币。

    并且几乎每个猎头者都知道,迪默绝不会食言,即便是他被俘虏或死掉,也有神秘人会支付这笔钱。

    事实上,如果没有良好的信誉,不会有猎头者潜伏、云集在一个侏儒的身边。而他们之所以潜伏在军队里,大概都知道,侏儒要杀的人总是很多,他将会给有效率的猎头者付很多钱。

    “奥德林、佩欣丝、克拉普森。你们这些混蛋,平时发誓忠诚于七色麋鹿家族,现在眼睁睁地看着老子…………”

    侏儒站在战线外的黑沼泽地上,换着名字不停地咒骂。并且见个每个名字,都标注了金币的数量。

    想要讨好一个亚神族之王,迪默的心里有自己的算盘,不多不少,在明天黎明的时候,有十颗侯爵将军的头戴扔出来,就差不多够了。

    如何在亚神族之王,和这位北境新任大公爵的手里,逃走乃至活命,才是迪默现在脑海里最应该盘算的事情。

    至于眼前的二十万白树林军团主力,除了赏金猎头者,被俘的迪默,表面上已经失去了对军团的控制,实际上有许多人都会小看一个侏儒的能力。

    “20万人的主力军团,是一股很强的力量。……或许可以和北境大公爵谈个条件。”迪默的心里这样想。

    一天结束。

    原本高大宽阔的天空被一片阴云所笼罩,毫无光彩的雨滴,洗刷这片仍然血腥的大地。

    所有的光线渐渐消失在那阴冷的雾气中。二十万白树林重装军队,在赏金猎头者的活跃下,将会度过骚乱和不安的一夜。

    “侏儒,你有没有想过,有一天,可以成为一个英俊且威武的贵族。每当夜晚降临,令人垂涎的美女伴你入眠。每天早晨醒来,手握让人称羡权势和光荣!你还可以拥有200年的生命,超过人类一倍还要多。”

    此刻,借着昏暗的火盆光线,索隆饶有兴趣地注视着眼前丑陋的侏儒,对他身上的数据越来越感兴趣。

    “目标——俘虏。智慧型统帅人才,个人魅力:此人面对生死的勇气和胆魄可以比蟑螂还要卑微,但是他的才能和对战争的认识,足以担当大任。矛盾的结合造就一朵奇葩的人格,他可以背叛自己的家族乃至帝国,只需要一个合理的价码。逆袭条件:如果能得到适合的引导,和改变他的人生轨迹,一定要相信他将是一个忠心又锋利的战刃。”

    索隆的话,让迪默的眼里填满了震惊,他默默地在黑暗中等待亚伦的许诺,一刹时对未来充满着期望。

    “黑暗既然已经来过你的人生,就也有离去的那一刻。只要你遇到一个给以赐予你改变的主人,我是莱因哈特北境大公爵,同时也是来自荒蛮大陆的帝国大帝,如你所见,我还是两座圣城的王者,拥有神的部分能力。我可以让你成为一个英俊威武的木系精灵,还可以让你成为西境大公爵,乃至获得更高的帝国从没有过的王位。总之,一切皆有可能。”

    说到这里,索隆可以停顿,紧盯着侏儒的眼睛,一字一句地说道,“而你要做的,只需要献上你的忠诚,跟随我的帝国大军,扫平全境帝国,乃至征服这个世间更远的疆界!”

    昏黄的火光,仿佛把火星子溅到了索隆的眼睛里,使银色的瞳孔充满了光辉和一种深邃的诱惑。

    迪默注视着这张英俊的脸颊,灵魂从这条浩荡的征途上鸟瞰,之后他开始浑身颤栗,渐渐变得一动不动,两只眼睛有些发呆、出神。

    侏儒早就厌倦了自己的生活,厌倦了做一个贪生怕死、好色享乐的侏儒。

    …………

    一直到过去了许久,迪默方才开口,“你的目标与征服,就像吟游诗人传诵神话故事一样伟大。我虽然只是一个侏儒,却是一个七色麋鹿家族的核心成员。你想要我背叛埃弗里斯家族,并杀死我的族人还有我的……父亲?”

    索隆的笑容充满了冷笑、幽默、还是残酷?

    这时候,落在迪默的眼里很复杂,很难说的清楚。

    但索隆的一句话,洞察且击碎了侏儒的整个内心。“侏儒,七色麋鹿埃弗里斯家族曾经是一个伟大光荣的家族。直到你的父亲那一代开始,这个家族已经和伟大、光荣这些字眼不沾边。你的父亲卡希恩公爵是一个变态、扭曲的人类。他为了维护后代血统的纯正,竟然与自己的亲妹妹结婚。侏儒,你以为一个酗酒的谎言,能够掩饰多久?你之所以这副模样,不过是因为血亲交、(和谐)、媾生下的怪物。”

    面对这无止境的恶意,迪默的承受能力已经接近临界点。

    毫无疑问,索隆说的都是实话,只不过迪默一直都在骗自己。骗自己相信那个酗酒的谎言。

    在这一刻,迪默的脑袋一片混乱,心中充满了怨恨,就像一只烧开了的热水壶,咕嘟咕嘟的往外吐热气,此时他已不知到自己的耳朵听见了什么,只知道耳朵外面有声音网脑子里钻,眼前一片空白,这种感觉欲哭无泪,心中无名之火顿时燃烧起来。“我将亲手毁灭七色麋鹿埃弗里斯家族。”

    借助数据的判断,索隆知道自己的话已经令侏儒崩溃。

    亲手毁灭七色麋鹿埃弗里斯家族,这个侏儒的心中充满了怨毒。

    “迪默,我们都盼望着那阴雨后的黎明。不过、没有阴雨哪有那充满新生的黎明?没有今天的黑暗,也就没有明天的光明!全境帝国皇帝,号称半神。却会在一年之后,像是个卑微的平民一样死去。跟着我的步伐,啥了你那些恶心又肮脏的族人,七色麋鹿埃弗里斯家族,可以从你的身上,重新发芽。”

    ………………

    在这个寒风飕飕的早晨。天渐渐破晓,淡青色的天空镶嵌着几颗残星,大地朦朦胧胧的,如同笼罩着银灰色的轻纱。

    此时的天际,已微露出蛋白,云彩都赶集似的聚集在天边,像是浸了血,显出淡淡的红色。

    白树林贵族将军的头颅一字排开,震惊了许多人。

    侏儒回到了自己的军队中,能想象吗?白树林二十万重装主力放下了武器,对自己的仇敌选择了倒戈投降。(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