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书楼小说网 > 科幻小说 > 白银圣歌 > 正文 第113章 复仇
    天才壹秒記住『愛♂去÷小?說→網』,為您提供精彩小說閱讀。

    侏儒的智慧和他的才能再一次得到了证明。

    黎明,一层白色的浓雾,覆盖着黑沼泽地,渐渐地化成了一片薄纱,像一只神奇的手,轻轻地拨开了疯狂的战争序曲。

    “士兵们,从今天开始,我们加入了一个全新的帝国!全景皇帝的大限将至,他像凡人一样已经老去,一个半神走到了他生命的最后尽头。而一个新的半身一个新的皇帝已经诞生,我们将收复北境,收复西境,攻克帝临城,乃至横扫南境和东境大陆。”

    “或许你们会想念自己的家人,留恋西境的家乡。但是如果选择一个新的开始,你们将可以成为贵族,每个人不关你事黑死病还是军官,都将获得拥有最少三个妻子的权利!还有你们尽可以在每一次战争中去搜掠财物,只需要上交一半。剩下的,全是你的!”

    侏儒用地位、美女和财富来说服士兵倒戈。而这些,都是得到索隆同意的说服条件。

    提前预想到的,侏儒出卖了一切,为他自己招来了骂声。“恶心的侏儒,你背叛了自己的家族,背叛了西境,背叛了大公爵,你将不得好死!”

    事实证明,今天有很多人将被砍头。白树林二十万重装主力军团之中,最少有五万不受控制的人,必须就地斩杀。

    数万具尸体,以及染红大地的鲜血,是迪默表明决心的手段。

    却在无形中,将北境大公爵的威望在北境人的心目中提升到了一个难以企及的高度。

    在北境只剩下一座孤城的时候力挽狂澜,歼灭二十万白树林军团,并使得白树林十五万重装军团倒戈,索隆就此宣称,放弃帝国北境大公爵的贵族称号。

    正式宣布北境,和绝望之壁并入天空帝国!

    西境的进攻,早就让北境人对所谓的帝国失去了希望。

    而自己族长,和最高统治者,正式号称皇帝,将鼓舞北境人获得更加高昂的战斗士气。

    …………

    北境王城克莱斯顿,北面的绝望之壁。传说这里是被神所创造,用来割开两个不同的世界。

    这是一座恢宏的军事要塞,也是北境大陆唯一一块名义上不受北境大公爵统辖的军事力量。

    在过去的很长一段久远的岁月里,这里,隔绝着全境世界和其他位面大陆。

    要想召唤帝国大军,必须在这个位面最薄弱的地方。而在今天,索隆必须控制这座关隘。

    早晨,乳白色的轻雾弥漫着高三十丈的绝望之壁,冬天已经过去,春季到来,虽还不见太阳,整座要塞却散发着燃烧的气息。

    清晨的天空里沁着微微的芳馨,夜雨涤尽了一切的尘污,连带着把茉莉花的清香也在中渲染开了,随着风儿飘溢,飘进了每一个呼吸的毛孔中。

    听到北境大公爵到来,绝望之壁的大团长,还是遵循远古的盟约和礼节,打开了要塞之门。

    “不动如山,坚如磐石。绝望之壁的黑衣军团,包括我在内的有超过一大半都是北境之人。及时到今天,我们也依然佩戴战熊的纹章。如您所见,我们虽然不受您的统辖,但依然对莱茵哈特家族充满了敬意。”

    绝望之壁生活艰苦,由于多年的操劳,黑衣军团大团长克拉克,他的手背粗糙得像老松树皮,可以看见他的手臂裂开了不止一道口子。

    手指上几个厚厚的老茧;那是长年握剑的结果。

    流水般的岁月无情地在他那绛紫色的脸上刻下了一道道深深的皱纹,原来是乌黑乌黑的头发和胡子也变成了灰白色,只有那双眼睛依旧是那么有神,尽管眼角布满了密密的鱼尾纹。

    “全境帝国皇帝的生命即将耗尽,帝国进入了混乱和战争的纪元。在西境白树林军团的进攻之下,北境大陆频临灭亡。而你们曾经都是北境人,都是我北境战熊旗帜下的战士,却可以目睹家园的陷落。”

    说到底,索隆和克拉克大团长并不熟悉。如果威廉在这里,或许能够和对方更加熟络一些。索隆说这些没营养的话,听起来像是在抱怨,实际上只不过是探口风。

    不管怎么说,绝望之壁必须被打开,否则来自荒蛮大陆的帝国援军,将不能降临,或者越过这道要塞。

    “公爵大人,黑衣人军团,不接受北境的统辖,甚至不接受帝国皇帝的调用。终生驻守在绝望之壁,这是帝国远古之神订下的协约。如果有一天,黑衣人军团放弃了自己的职责,将会导致整个帝国的灭亡!”

    大团长克拉克的目光和言辞充满了正义和警告。而关于这句话里的内容,却让索隆感到了诧异。全境帝国信奉许多神灵,但她们大多都是过去的帝国皇帝。

    全境帝国历史中的每一位皇帝都被当成神来崇拜。

    (原因是每一届帝国皇帝都拥有三座圣殿的支持,以及长达600年的寿命,和帝国皇帝已经成为半神的事实。)

    全境帝国的人,对皇帝的崇拜,在索隆看来,这本来无可厚非。【愛↑去△小↓說△網w  qu 】因为对这个世界来说,活在世间的半神,也只有那么一个。

    只是黑衣人军团的存在,和他们对帝国的忠诚,不可能只是建立在简单的对‘神’的崇拜之上。

    这个克拉克团长,他显然有所隐瞒。

    可惜、北境大陆的事务本来就很乱,索隆并没有太多的耐性。

    此次前来绝望之壁的目的,只是为了控制黑衣人军团和绝望之壁要塞。

    没有任何的踌躇,冒出龙鳞的手臂,变得十分粗硬,毫无征兆地,下一秒钟,索隆的这条手臂就像钳子一般,捏住了克拉克的颈子。

    并且,随着索隆的眼神变化,使他的语气也愈加地冷漠起来。

    “克拉克团长,你要知道,我不是来谈判的。北境大陆沦陷,是全境帝国背叛了莱因哈特。从今天起,在北境的土地上,不允许有你和你的军团存在。”

    此刻房间里除了索隆和克拉克别无他人,而克拉克大团长明显对于自己的实力太过自信,又或者他对一个年轻的北境大公爵太过轻视。完全没有想到对方会突然发难。

    一头飞龙的力量,在索隆的手臂里升腾,随着他加大力度,克拉克大团长除了脸色发胀发红,他的目光里填满了不可置信,而后逐渐变得灰冷,眼神开始迟滞。

    咔擦————

    一声骨骼错位的脆响,使克拉克团长的头朝后仰着,眼睛再也一动不动,身体变得像鬼怪似的僵硬。

    丢掉手里的尸体,堡垒房间的门旋即被打开,走进来的两个黑衣人士兵,不闻不问,立刻上前扯掉大团长的徽章。那是一枚剑盾交叉,和一只黑鸦的团徽。

    一切按照计划。

    事情的进展,要比索隆想象的还要顺利一些。

    利用克拉克团长的徽章,骗开堡垒之间的闸门通道。处死几个副团长的手段,差不多都是刺杀。

    而黑衣人军团的士兵和骑士,大多都是来自帝国各地的罪徒和囚犯,被限制在这里接受训练、终生服役。

    索隆只需要一条全部赦免的命令,就可以策反他们抛弃黑衣人军团的职责。

    兵不血刃,最终、绝望之壁的旗帜被替换。

    当克拉克团长和几个副团长的尸体被吊起来鞭打,所有黑衣人士兵都汇聚起来向那边看,眼神里填满了嗜血。

    一堆人的后背,颈项都伸得很长,仿佛许多只黑鸦,被无形的手捏住了向上提着,就像是等待着被喂食腐烂掉的肉。

    …………

    “黑衣人军团的战力强悍,但失去自由和士兵基本权利的弊端。这是一支史诗兵团,同时也是一支由罪徒组合起来的强盗兵团。只要刺激他们的欲望,这些黑衣人可以为你做任何事。”

    身披∧徽战袍,索隆只有了几句简单的激励,就让黑衣人军团听命于自己。

    打开了一个笼子,放出了十万只黑鸦。

    索隆告诉自己,他必须利用这些士兵,去攻克一座堡垒。

    临风城已无价值,只有攻克了壁炉堡,才能彻底扭转北境战局。

    “迪默的二十万叛军,加上十万黑衣人军团,还有北境的五万人士兵。集结三十五万复仇大军、应该是反扑的时候了。”

    三十五万大军,没有足够的军饷,也没有足够的食物,甚至没有任何的物资补给。

    士兵们需要的一切,都只能通过战争去掠夺。

    一路上的村镇全部被荡平,这是索隆已经能够想象到的,不可不承担的后果。但是除了这样,他暂时没有其他的办法。

    召唤天空帝国的远征大军,没有那么简单,根据索隆的计算,这么多人要想跨位面,至少需要两个月的时间。

    而在这段时间里,索隆必须为帝国远征大军打好根基,收集足够的粮草。天空帝国的物资,始终没办法跨越大陆进行支援。

    …………

    临风城。这座在战火中沉沦的城市,已经萧条败落。

    白树林军队,在这一年里,已经不止一次带着军队进攻临风城,西境人命令他们的军队在城市周围劫掠、纵火,用暴力和刀剑来蹂、、躏这个地方,和周围的村镇。

    现在,面临三十五万复仇军团,西境白树林的守军,更是起码的连象征性的抵挡都没有,便放弃了这座连清水都变成红色的城市。

    “这是一座死城,绕过它,向着壁炉堡进发!那里囤积着西境大军的物资口粮,还有他们劫掠而来的数不清的钱币。士兵们,只要攻克壁炉堡,想要什么随便拿!”

    三十五万复仇大军,其中鱼龙混杂。

    在没有物资补给的情况之下,索隆能做的,便是激发士兵的欲望。让他们盯着人口众多,城墙坚固的壁炉堡流口水。

    黑沼泽战场,那些大型远程器械全都派上了用场。

    但战争之初,索隆还是命令士兵前赴后继,像炮灰一样去送死。

    不论是倒戈的二十万白树林军团,还是十万黑衣人军团,他们的忠诚都充满了变数。

    随着物资的缺失和食物稀少,这一点,就连迪默也无法控制。毕竟,如果连肚子都填不饱,将没有人会愿意为你卖命。

    所以,听了迪默的禀报,索隆必须在战场上尽可能的消耗这些,越来越难以控制的军团。

    这次战争的目的,是让三十万军团和壁炉堡的十万敌军一起去死。既粉碎了西境白树林所有的攻势,又消耗减除了不确定的因素,一举两得。

    “壁炉堡驻扎着十万白树林士兵,而我们有三十万。迪默,我给你的任务是,消耗掉你手里的二十万士兵,你便可以提前得到我向你许诺的一切。”

    迪默铭记索隆说过的话,“黑暗既然已经来过你的人生,就也有离去的那一刻。只要你遇到一个给以赐予你改变的主人。”

    他迫切地想要以一个新的身份,重新开始。

    能够脱离侏儒的躯壳,20万人的生命又算什么?迪默从来没有在意过。

    这场攻城战充满了血腥,一千五百名天翼战士担任督战队,可以任意斩杀任何一个踌躇不前,或者临阵退缩的士兵。

    不可否认的是,这样的战争,恢宏、质感、又有那种壮烈的史诗感。

    天空中只属于火和硝烟。

    许多人从城墙上一跃而出,迅速发出一阵激烈的惨叫,将鲜血泼洒在了城墙上,然后坠落。

    城墙下等待攀爬梯子的士兵,擦了擦额头因为害怕流下的冷汗,双手不停地颤抖。

    硝烟伴随着鲜血的味道,刺激着他的鼻腔。害怕和紧张让他再也忍不住了,腾地站了起来,一边爬上梯子,一边拉上长矛,一边咒骂着自己的懦弱。

    他笨拙地爬,梯子晃晃悠悠,眼看着城头还有几步之遥。

    “砰!”就在十几米远处,出现了敌军!

    一锅滚烫的热油,让他发呆了良久,突然像想起什么似的,疯狂地向上爬。只是没等多久,他的脸就彻底被腐蚀成了千疮百孔,从十几米的高空掉下来,摔成了肉饼。

    这时候,迪默无关痛痒的声音继续传来,“不要停,就差一点,我们就可以攻克壁炉堡。一万人的重步兵继续上,下一个预备队准备。”(。)手机用户请浏览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