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书楼小说网 > 科幻小说 > 白银圣歌 > 正文 第119章 印迹
    天才壹秒記住『愛♂去÷小?說→網』,為您提供精彩小說閱讀。

    而许多兽人领袖一般都拥有火红色嗜血眼睛。这是兽人首领的标志。

    接下来,在冰天雪地里,兽人们兴致高昂地为战神表演了他们的战技。

    透过这些野蛮而又无聊的节目,索隆观察了解兽人种族的每一个细微的特点。

    兽人男性的头发可以长到等身长。这些头发浓密而杂乱,往往被编织起来,束在脑后。颜色常常是棕色或黑色。许多老兽人还会留须,年轻的兽人则倾向于将胡须刮掉或者拔掉而不是保留。劲砸着手里的武器盾牌,浓烈的士气,高昂的吼声,沉闷如雷与普通的人类相比,兽人战士,高大健壮,全身肌肉,兽人的外形看上去,会让人类觉得他们是为了战争而生的。

    三十万兽人大军集结于此,兽人的种族不同,让兽人的肤色,介乎于绿色、黄色、和灰色等等颜色之间。

    他们的头发通常是粗糙的黑发,从黑褐到深黑到火红都有。

    而许多兽人领袖一般都拥有火红色嗜血眼睛。这是兽人首领的标志。

    在过往的岁月里,兽人在地面或地下自由的生活。

    他们通常在夜间活动,而在白天则选择躲在文明人类的视线之外他们自己的巢穴中睡觉。就如一些传闻所说的,他们白天也可以正常行动。但他们一般不会这么做,因为白天的亮光会灼伤他们的眼睛。

    兽人在黑暗中视力很好,就跟矮人一样。黑暗视觉反映出红色和黑色的影像,就如同其他黑暗视觉看到的黑白景象。这使得许多人认为兽人是色盲,这是对兽人的一种常见误会。

    所以,兽人更适合在夜间行军作战,暗夜军团的称号和编制也由此而来。

    ………………

    “暗夜军团的统帅职务,我将交给你,先知。而断角、还有威廉,将作为你的副指挥官。就像我许诺的一样,帝国远征大军将有一段很长的征途,但作为回报,我将赐予牛头人和兽人,在全境帝国两块最富饶的土地。”

    索隆的目光紧盯在白金汉先知干瘦的脸上,数据告诉他,这是一个牛头人亡灵巫师。而绝不是什么神明的使者,或者是未仆先知的牛头人先知。

    但作为一个见多识广,活了几百年的生物,他向索隆传达了很多有用的信息。

    并且帮助索隆弑神。使得天空帝国有惊无险的度过了一次危机。所以,这点许诺算不了什么。

    “如您所愿,伟大的天空之神。荒蛮大陆的生物被排挤在世界的边缘大陆已经太久了,撬开全境帝国的大门,是我终生的梦想,至于您的许诺,我将保证,它一定神圣而又等价!”

    白金汉先知的眼里跳动着火热的光芒。毕竟对于牛头人这个种族来说,集结五万个牛头人战士,这大概已经是荒蛮大陆所有的牛头人。

    很多年以来,低下的生育率的婴儿的成活率困扰着这个强悍的种族。使之频临灭亡!这种状况要比兽人还要危险。

    而牛头人要想挽回灭亡的命运,只有获得更富饶的土地来传承自己的血脉、繁衍生息。

    …………

    敲定了暗夜军团的事务。接下来,索隆要通过圣殿之间的传送功能,回归飓风圣殿。

    不过在这之前,他还在等一个人苏醒。

    喧嚣的尘埃、在瞬间化做虚无。

    一片黑暗之后,心中曙光盛放开来。迷离的眼神,离开了那些未知的幻影,缓缓地张开……

    视线回落到了温柔的晨光之中,落在一张英俊刚毅的脸庞,那些景象,一下子飞散开去,与梦境一起消失了。

    一丝丝清澈的风掠过容颜,昭示着又回到真实的彼岸。双眸中都是异彩的流动,苏醒在流逝的虚幻之后。

    “吾皇,我的意识与它捆绑在一起,为了你的安全,你必须处死我。”

    这是杰西卡苏醒后的第一句话。

    而显然她并不明白,已经发生了什么。

    索隆的嘴角微微勾勒起了一丝弧度,“不,杰西卡!我不会伤害你,你也必须活着。作为帝国的祭祀,你必须完成自己的使命,成为天空之神的妻子。”

    精神联系在一起,索隆不需要张口,他的声音便可以传达至杰西卡的内心深处。这种感觉,对于杰西卡来说,就像过去每每收到的天空之神提示。

    “天空之神……索隆……”

    一刹间恍然大悟,杰西卡原本微蹙的眉头渐渐松开,眼里有闪闪的亮光,瞬间,她扬起一抹明媚的微笑,感人至深。

    或许这是一段迟来的感情。

    索隆记得有这样的说法,女人是由男人的一根肋骨做成,是男人的肉中肉。

    所以男人只有与女人结合,才能完成生命的完整,因为他找到了在世间的那根肋骨,所以男人没有理由不爱自己的肋骨——自己的爱人。

    同样女人找到了男人,回到了男人的怀抱,她才回到了家,她才有归宿感,她没有理由不经营好这个家。

    而帝国祭祀杰西卡,她浑身所散发的柔和魅力完全来自她心灵的美好纯净。

    可惜,随着一组数据的提示,让索隆的脸色,在一瞬间,变得不再那么好看。

    “祭祀杰西卡,以一个凡人身躯承载了天空之神的一半力量。她的潜力、和生命力已经被消耗枯竭。你的祭祀将活不过这个漫长的冬天…………”

    一切都与昨夜发生的变故和战斗有关。

    以及从很久之前索隆就已经洞悉到,杰西卡每一次使用天空之神的力量,她的发育就会大涨一截。他曾有过怀疑,这是一种透支。

    尽管她的身材容貌看上去成熟、诱人,祭祀杰西卡的实际年龄,到目前为止,也不过才十八岁。

    就在索隆脸色微变的一瞬间,杰西卡的脸色变得极度苍白,无力的眼神,空洞的瞳孔泛着灰色,发白的嘴唇轻轻微抿着。“冕下,今生,作为你的祭祀,杰西卡并不后悔……”

    秋天枯萎的花瓣总会有新开放的机会,而有一些人,错过了一时,就错过了一生。

    在接下来的是日子,索隆几乎用尽了所有的方法,哪怕是将杰西卡收入圣城战士,结果却都只是徒劳,圣城的力量依然无法治愈。

    事实上,祭祀杰西卡,她已经油尽灯枯。

    “全世界最温暖的地方,是你的怀里!”

    三天的时间,足以让杰西卡的头发化成白丝。一条条皱纹在她明净的脸上浮现。

    天空之神的一滴眼泪滴在她的头上,索隆相信,她会去往透明的天堂。

    尽管索隆一直努力说服自己,说服自己相信,会有那个地方,那里是每个人心中最初的向往,没有世俗的污染与悲伤,只有记忆中杰西卡独自快乐的绽放。绽放出白雪般的纯洁芬芳……

    “杰西卡,想不到,你成为我的妻子,只有三天的时间。”

    微风带走的,是不堪回首的昨天,岁月带不走的,却是长久的依恋。

    生命尽头的最后一刻,杰西卡微笑,伸手轻轻抚摸索隆的脸颊,“三天的时间,足够了。如果有来生,杰西卡依然做你的祭祀。你的妻子……”

    当杰西卡的手臂僵直,从半空掉落的刹那,索隆的心,疼痛得如刀绞一样。

    深夜点点光芒是旅行者最后的希望,它们是恶狼的双眼!

    太阳;月亮;一直在交替。

    阳光、月光。在它们的照耀下,发生着那样多的荒唐。

    原来、自己的微笑,一直都很残酷。

    收拾失落的心情,该走的路,始终要继续前行。

    人,应该永远保持旺盛的生命力,不要对生命失望。

    即使你看到这么多很让你失望、沮丧、心痛的事情,但是只要你活着,就不要怕失败,怕挫折,其实永远都有个希望在前面。

    一个月后,通过天空圣城,传送至飓风圣殿。

    站在飓风肆虐的月亮门前,落入索隆的眼帘,是抵达北境绝望之壁的六十万帝国远征大军。

    森林巨魔勇士,狼族勇士,熊族步兵,战犬部队,以及更多的一眼望不到边的狂战士。

    如今,不同的种族,都汇聚在同一面战旗之下,头戴着护鼻梁的战盔,红色的披风。由巨魔将军贝林格率先发声,“伟大的帝国大帝陛下,遵循您的意志,六十万帝国远征大军,已经抵达。”

    狮鹫将军先力,出声附和,“伟岸的天神冕下,只需您的一声令下,帝国大军,将扫平一切。”

    六十万大军在索隆的眼中铺开来,一扫他眼中的阴霾。他的目光,从一张张脸颊上扫过,淡漠下令,“跨过绝望之壁,前进——————”

    哗哗、哗哗!

    六十万大军,整齐划一的转身动作,都都引起气流的悸动。

    侏儒迪默,加入了绿道圣城。与五千自然木系精灵,五千天翼战士站在一起。

    一张不怒自威的国字脸,浓黑的眉毛下面是一双懒散的眼睛。却被绿色的头发微微遮住,让他不用正视的眼光,看发生的人和事。

    从今天开始,他有了一个新的身份。高贵的木系精灵将军,光荣的绿道圣城战士。为荣耀而战,为帝国而战!

    …………

    ……………………

    一块领地,人们比邻而居,形成村庄。

    无论村庄的规模和外在的形式如何,它们都提供了农民日常生活所必须的居住场所,同时也就提供了人们开展生产劳动和生活的中心。

    村庄是一个小社会,人们在这里耕种土地、繁衍后代、创造文化。

    而城市通过蛛网一般的道路,将这一个个小社会连接起来,构成一个城主统治。

    战争年代,没有金属犁铧,也没有犁壁,只能划破土壤的表层,不能深耕,于是需要间歇性的手挖深翻来达到深耕的目的。

    被征服的北境人忍受着繁重的税务,不时起来反抗,而来自西境的白树林贵族,则丝毫不顾北境农夫的死活,只知道一个劲的剥削、镇压。

    西境贵族只是用轻巧的一句话来搪塞人们的指责,“卑贱的北境猪,懦弱的奴隶。战争还没有结束。所有的食物都应该搜集起来,让西境的士兵先吃饱。你们如果要怪,就去怪你们的莱茵哈特大公爵,是他还在负隅顽抗,让你们无法吃饱穿暖。”

    黑水城。一块重要的战略要地。

    以巨石建成坚固的“巨城”抵挡黑海海水的侵袭,围出大量的土地,并排干沼泽使之成为可耕种的粮田,新的繁庶、肥沃的农场,毫无疑问,这块土地,和这座城市属于西境贵族的战利品。

    今天,毫无阳光。

    整个城市笼罩在阴湿的雨里,灰蒙蒙的天空,迟迟不见着阳光,让人感到莫名的沮丧,走在街上,不是就有一种落泪的冲动。

    “领主大人!北边……北边……”

    身穿着七色麋鹿皮甲的斥候,上气不接下气,狼狈跑上台阶。

    ……

    黑水城,是莱因哈特家族建造。是除了绝望之壁之后的北境第二大要塞。北境大陆有两大行省,由于地理位置特殊,只要占据黑水城,就可以居高临下,控制整个北境一小半的土地乃至一个行省。

    可悲的是,在1年之前,西境白树林军团占据黑水城,没有消耗一个士兵。而是城主主动投降。

    城主的门厅是个不大的长方形,四壁抹灰,平整素洁,墙面下部为深色木质护墙板,房顶是个刻有简单的格形纹饰的筒形拱顶。城主的内院呈方形,四周房屋作三层重叠的券柱式,底层则是宽大的连续券廊,比例和谐而轻快。

    “什么?北境莱茵哈特公爵,集结了几十万军团???”

    听了斥候的详细回报,黑水城城主饭吃到一半,脸色骤然大变。

    安德鲁伯爵,是一位受西境大公爵器重的高等贵族。安德鲁伯爵有四十岁上下,长年的辛劳,给他眼角留下浅浅的鱼尾印迹。不过,他那浓密油亮的短发,仍是那么乌黑。眼睛虽是单眼皮,但秀气、明亮。那高高的鼻梁下经常有力地紧抿着的嘴唇,显示着零星的活力。只不过,正是这一丝丝零星的活力,此刻,正在被斥候带来的消息遭受摧残。(。)手机用户请浏览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