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书楼小说网 > 科幻小说 > 白银圣歌 > 正文 第120章 燎原
    天才壹秒記住『愛♂去÷小?說→網』,為您提供精彩小說閱讀。

    “领主大人,密密麻麻的北境军团,一眼望不到边际。他们绕过北卫城、南卫城等等六个城市,还有最近的海关城、直接向着黑水城而来!”

    斥候大口咽下一口唾沫,在向城主详细禀报的同时,显然被自己不久前亲眼所看到的景象给吓傻了。

    “混蛋,各城的城主为什么不阻截,黑水城一旦没了,他们也是直接投降的份。该死,北境莱因哈特公爵,究竟从哪来征召了这么多的军队?”

    安德鲁伯爵忍不住对那些胆小怕死的贵族破口大骂。

    同时他的心里一直在疑问,自从白树林前哨大军与北境最后十万人军团同归于尽,以及黑衣人军团攻克壁炉堡消耗殆尽之后,整个北境大陆,已经没有大规模的军团存在。

    不论是西境白树林军团,还是北境战熊军团,都处在对峙阶段。现在,平衡一旦被打破。

    就连西境大陆,一时之间,也无法凑出一支大型军团彻底消灭莱茵哈特家族对北境大陆的统治。

    安德鲁伯爵是一个有才能的领主,否则西境大公爵也不会把黑水城这样的战略要地交给他。眼下所有的想不通都只能暂时搁置在一边,准备战斗才是最主要的手头事务,“去,告诉城防将军,马上集合黑水城所有的黑死病。包括征发城里所有的成年男人,全部编进预备队,准备死守黑水城!”

    打发走传令斥候,安德鲁伯爵立即下令,调回正在与黑水海域海盗作战的军队,回防黑水城。

    包括立即写信,向西境大陆回报北境大陆的异常,远水救不了近火,但在安德鲁伯爵的眼里,这是自己应尽的职责。

    集合所有的力量,加上奴隶,黑水城也只能凑出十万人的军队,凭这样的了力量,要想抵挡不下于五十万人的进攻,这还要看对方的军队战力究竟如何。

    “天空帝国的士兵们,没有人可以阻挡我们的战刀,没有人可以阻拦我们的脚步,高举战旗,从这一刻起,你们脚下前进的每一步,都意味着帝国版图的每一寸扩张!”

    索隆的激励,别将军还有千夫长、百夫长传达到每一个帝国士兵的耳朵里。

    帝国远征大军,六十万人铺天盖地,填满了大地。

    鼓号之声响彻云霄,军团的行进之声更是震动着北境大陆的整片天空。

    “北境大陆历经五年的战乱,西境狗们的猖狂终于告一段落,现在,该是他们受到惩戒的时候了。【愛↑去△小↓說△網w  qu 】而他们很快就会明白,这种惩戒,将是来自神的怒火!”

    以天空帝国的名义,以天神索隆的名义。

    来自荒蛮大陆的帝国大军,登上了全境世界的战争舞台。

    以壁炉堡的物资为支撑,从壁炉堡一直向南面进发。一路上,遇见坚固、易守难攻的堡垒城市,索隆一般下令寻则绕行。

    而遇见比较容易攻克,或者防守兵力比较稀少的城市。则毫不犹豫选择进攻!

    “帝国士兵,攻城!——”

    十几座城市的城墙下展开了激烈的攻城战。

    索隆亲自指挥军队,张弓射箭,发射各种驽炮弹丸,狠狠打击后,然后直接砸烂城门。

    战斗打得激烈的时候,来自城内的箭和炮石就像雨点一样地发射过来,狂战士士兵被打死打伤的很多。但天翼战士亲自督战,凿城而入也不在话下。

    顽强的狂战士,头上顶着挡箭牌,冒着箭雨火油,带着攻城器械,前队倒下,后队又跟了上来,没有一个人后退。

    天空帝国的战旗,快速蔓延。这个过程中发生的小插曲,帝国大军经过的地方,凡是北境人,都自觉的拿起武器,加入到帝国大军的行列。

    “北境万岁,莱茵哈特家族万岁!赶走西境狗!建立我们自己的帝国版图!”

    在绝强的气势面前,就是发难全境帝国皇帝的统治,对于北境人来说也不在话下。

    西境白树林大军占据北境大陆一大半的土地,北境农民的身份在此时已经发生了天翻地覆的变化。

    西境贵族瓜分土地,制定的自由与不自由的法律界限,以及社会生活的界限都很清楚。

    几乎每一个村庄都属于某一个或几个地方领主,村庄中的土地为领主控制,往往以庄园大地产的形式存在。

    曾经的自由人必须向领主服劳役。从最初的自由人变成不自由人,这一过程是痛苦的,没有一个北境村庄的农夫,愿意变成西境狗治下饥不果腹的农奴。

    ………………

    当六十万帝国远征大军抵达黑水城的城下。

    索隆远望着加高加厚的要塞城墙,以及防守严密的白树林士兵,嘴角微微翘起。

    “显然,敌人已经有了提前准备。”

    黑水城要塞,是最古老的莱茵哈特家族的王室宅邸,历代大公爵所做的改建使它成为展现王权品位的非凡建筑。

    一眼望过去,黑水城像一个庞然大物坐落于一山丘上,俯瞰一侧的黑海海湾。雄厚的城墙,由巨大的墙垛支撑着,每一条拱线,每一处花纹都向上冒出尖峰,让人感觉有一种向上飞升的合力。

    黑水城要塞,被哲人评价为最具艺术气质的城堡,“拥有真正的王者风范”。

    可惜即便是一座拥有王者风范的要塞,在索隆的眼里,还是略显渺小了。黑水城对于普通的军队来说,或许即使耗费数年的时间也难以攻克。

    但是对于隐藏在大军里的五千名绿道寒冰射手,和五千名天翼战士来说,这座要塞就像猛虎爪下的羊圈一样可笑。

    再高的城墙,也不可能阻挡巨鹰的翅膀,再巨大的墙垛,也不能阻挡鹰人的剑盾和重矛。

    实际上,天空圣城四级技能堕天一击,甚至不需要翅膀,可以在开战的一瞬间,就把五千个天翼战士送进黑水城的城墙以内。

    “命令军团,既不包围黑水城,也不攻城。大军原地驻扎、等待……”

    索隆的命令听上去让人匪夷所思,但没有人会疑问。其实,在索隆的眼中,攻克黑水城,或许只需要半天的时间就够了。但是继黑水城之后,便进入了北境大陆的中部地域,往后还有更多的堡垒要塞。如果一座一座的打下去,太浪费时间,洗净白树林军团花了五年的时间才占据这些土地。

    索隆自认为没有这个耐性。不如任由黑水城的领主向周围和后方的堡垒城市求救,等到敌人汇聚到一块,只进行一次战争,便可以收复北境大陆一半的土地。

    对于帝国远征大军来说,只需要养精蓄锐,吃饱喝足静等敌人即可。

    …………

    黑水城一方。

    当身穿铠甲的安德鲁伯爵,站在城头向下打量的时候,他的嘴向下咧着、肌肉纹丝不动,一副震惊的表情。

    黑压压的军队,并不是流民和农夫拼凑出来的乌合之众。

    相反,眼前的事实比他预想的还要残酷,进攻黑水城的军团人数已经超过了六十万。并且装备精良,蓝色的旗帜是他生平第一次看见。

    “卑贱的懦夫,三天后,你的头颅就会被挂在黑水城要塞的城头!”

    黑水城下、狼族哨兵,冰族塔盾步兵,恶狠狠地叫骂,并用凶狠的目光回瞪。

    与其他白树林士兵一样,目瞪口呆的安德鲁伯爵只觉得口舌干涩,握着剑柄的手背一个劲的颤抖。并颤声向自己的扈从下令,

    “快……快给西境大公爵,给全境帝国领域、以及帝临城写信。这……这绝不是什么内部战争,更不是两个帝国公爵家族的角逐。这是异族入侵,这应该是一个帝国和一个帝国之间的战争。绝望之壁的沦陷,让远古的异族入侵了北境大陆。他们号称自己是天空帝国!”

    十天后。漫长的等待,快要耗完索隆的耐心。

    第十一天,清晨、黑海港口突然起雾了,雾从水面升腾而出,是乳白色的。

    白得清澈,透明。微风吹拂,推着雾,一忽移动,一忽停滞,一忽凝聚,一忽散开,仿佛有怪兽隐伏其中,随时准备显露狰狞的血盆大口。

    海关城领主法恩斯伯爵,收到安德鲁伯爵的求援信,亲自率领五万白树林军团,并截留了剿灭海盗返回的十万黑海军团。

    狼族哨兵带来的消息,总数约莫十五万人,正在增援黑水城。已经落入了帝国大军的埋伏、

    ……

    狭长的黑海海湾,黑水城已经遥遥在望。

    车载着法恩斯伯爵。开始绕过海岸向着黑水城转进了,在颠簸的车上法恩斯伯爵的心难言有什么喜悦,“北境猪到底是怎样召集了这么多的军队,难不成真的如安德鲁伯爵所说的那样?”

    “安德鲁伯爵是否会按照命令死守呢?如果他向敌人投降那可真是天大的罪孽。”

    一系列的问题让法恩斯伯爵头大如斗,眼看着黑水城在望,一种不踏实的情绪始终在困绕着他。

    天空边突然传来了闷雷般的巨响,法恩斯伯爵侧耳细听,那不是雷声,而是重型驽炮的弹丸在轰击,正覆盖着着河对岸增援军团的前哨。

    法恩斯伯爵哑然地笑了,对身边的人说,“呵呵~~看见没有?我做出了一个正确的决定。没有让主力军团从那边过河。黑水城没有被围城,看来老安德鲁真的是老眼昏花了。敌人根本没有五十万,现在,我们都可以安然进入黑水要塞。”

    只听法恩斯伯爵的话音未落,刺耳的呼叫划空而过。

    “小心,领主大人,敌人的炮火!”

    身穿上等铠甲的亲卫兵慌忙揪着法恩斯伯爵离开了战车,并将之推到。

    一枚被浇了沥青的火弹击中了战车,“轰隆”一声巨响,四散的木屑,连带着旁边一棵碗口粗的枯树被炸成数节,这还只是一枚调整方位的试射弹。

    刚才还在轰击对岸的弩炮,须臾间挟着凄厉的啸叫声带着死神降临到了法恩斯伯爵的头上。

    主力军团的士兵们搭起塔盾,因为盾墙是仓促排列的,在一波火弹、岩石的轰击下,他们承受了惨重的损失。

    在亲卫兵的保护下,法恩斯伯爵卧倒在长壕中,炮弹炸起尘土覆盖在他的身上。

    这一刻法恩斯伯爵不由为自己冒失的决定而深深地懊悔。

    现在,只有呆在原地不动,才能安全得多。

    “保护指挥官,守卫领主大人!”

    这一刻,亲卫兵都聚集到法恩斯伯爵图前。

    就在这时,感觉身子猛地一震,法恩斯伯爵的眼前一遍的黑暗,他被一颗拖着轨迹的火弹击中,以及身边绝大多数的人当场就死掉。法恩斯伯爵却没有立即死去,但已经被炸得四肢分裂,血肉模糊,只是昏迷的时间极为地短暂,反而大脑有一种回光返照的清醒。他清楚地听到了火弹拉起的刺耳的呼啸。

    “呜呜呜呜——————”

    这是一个埋伏,冲锋号吹响了,有二十万狂战士人,在挥舞着战刀,在贝林格和先力的带领下,发出排山倒海的“杀”声,数不尽的铁刃在阳光下闪着耀眼的光芒。

    密密麻麻的帝国士兵如潮水般涌上来。

    风起云涌,烈火燎原,呐喊声与残叫声在海湾一侧交织着,血光与刀光辉映。

    战场上空的羽箭在来回穿梭着,士兵们一个个红着眼愤怒的将战刀砍向敌人的脑袋,狼族士兵的速度,狂战士的疯狂,还有来自天上弓箭手的敏捷……

    从伏击变成了屠杀,从士兵变成了恶魔和杀戮的机器,战争就是就是这样残酷。

    到了这种时候,一切的一切都‘归功’与那些为了‘正义’而战的统治者,当一场战争发生时就没有了正义可言,直到哪方胜利了哪边就掌握了‘正义’。

    “愚蠢的法恩斯伯爵,简直是一头蠢猪。十几万人拥挤在狭长的低谷里,这简直卑劣到了极点。要知道黑水城近在眼前,我们眨眼就能得到十五万士兵的增援,但就差这么一点,该死!”

    站在黑水城的瞭望塔楼上,黑水城领主安德鲁伯爵简直气急败坏。眼看着十五人正在低谷中遭遇四面八方的屠杀,安德鲁伯爵的心在滴血。要知道,这些白树林军团,可是海关城、北卫城、南卫城等等六个城市的城防军总和。(。)手机用户请浏览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