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书楼小说网 > 科幻小说 > 白银圣歌 > 正文 第123章 交换
    天才壹秒記住『愛♂去÷小?說→網』,為您提供精彩小說閱讀。

    “嗷嗷嗷嗷嗷~~~~呜呜呜呜呜呜!”狂战士战吼声扫荡着鹰巢人头上的整片夜空。【愛↑去△小↓說△網w  qu 】令鹰巢人不安、恐慌、畏惧,继而不顾一切握紧手里的武器。

    一队强壮的步兵推着冲撞车,在无数把大砍刀的簇拥下,进入了石道。后面、携带云梯、绳索速度、攀爬敏捷的狼族士兵也不在少数。

    五千绿道圣城寒冰战士,化身巨鹰,有力的爪子带着岩石飞上天空,像是一片可怕的乌云。

    “投石机发射,弓箭手放箭!”

    随着黑岩堡将军急促而又惊慌的命令,毁灭鹰巢城和鹰巢人的战争,终于拉开了序幕。

    血月——-在鹰巢人的传统里,今天是个恐怖之夜,黑夜里的幽魂会在这样的夜晚活动、觅食,抓走没成年的孩子。鹰巢人的习俗,每个人都应该躲在温暖的家里与孩子一起度过。

    但,今天注定是个压抑且无法回家夜晚,鹰巢城漆黑的头顶天空像锅底一样压着孤零零的城,咧咧的风吹着城头的旗子一点声音也没有。

    “快!快!再快点!”

    跑来破去的鹰巢苦力被指挥着一捆捆箭被搬上城墙。两个月前他还在做这些箭的树下睡过觉。“报!敌人已经开始攻城了!”

    最后一捆箭被放在身后,弓箭手准备!指令官举起旗子。

    一些老人孩子都被拉来中间,做着两个月来一直重复的动作,搭箭!拉弓!根本不需要瞄准射出去就好。

    “弓箭手!放箭!”

    呼—!现在只能听见弓弦的声音和指令官的号令:“第二波,放!”

    许多无知的人忍不住在想,什么时候能射完身后的箭好回家看孩子。但是随着铺天盖地的狂战士涌上来,那些野蛮、震撼的战后声,已经让人听不见指令官的声音了。

    “嗷嗷嗷嗷嗷嗷---呜呜呜呜呜呜!”狂战士战吼声扫荡着鹰巢人头上的整片夜空。

    当他们在上坡的时候,对面开始有滚石滚下来。狂战士需要将其打歪,以保护身后的冲撞车。

    天空的箭雨不断,一个虎步,就这样,年轻的狂战士族长德拉很不幸的被打中了。

    第一箭贯胸而过,感觉后背被人猛捶了一下,当时就把他带倒了。

    紧跟着噗哧——

    一声急促的呼啸,重新站立起来的德拉感觉右肋后部被什么东西咬了一口。【愛↑去△小↓說△網w  qu 】但当时也管不了那么多,因为山坡上每个狂战士的情况都是如此,几乎每个人都中箭。

    只凭着狂化死劲向前冲。眼看着滚木雷石落下来,没有掩护的地方,继续狂奔了20米,跳到了闸门前的一个沟里。然后大家陆续都跳了进来,这时德拉才感觉到后背火辣辣的,右肋的地方麻酥酥的用手一摸还很黏。

    中箭后的感觉第一感觉就是烫,像是被滚油烫了一样,然后就是酸胀,然后才是痛。再然后,等到狂战士的狂热褪去,年轻的狂战士族长德拉再也没有从沟里爬起来。

    第一波攻击,就有成千上万的狂战士变成尸体,毫无疑问,这是一场悲渗的战斗。

    巨鹰从天空投下岩石,杀死了不少鹰巢射手。但是因为黑岩堡的构造特殊,一定体积的岩石并不能摧毁城堡。

    双方激战了一整夜,天空帝国用尽了各种攻城办法,黑岩堡的鹰巢人也竭尽全力来防守。

    贝林格调集了三万狂战射手,密集的箭矢像飞蝗般地越过城墙,大队人马随着跟了上来。

    但在这是,鹰巢人的将军们急不可待,都希望指挥官赶快下令用投石机和火油还击。

    负责防守黑岩堡的指挥官却很沉着,向大家轻轻摇了摇手。等到三万狂战射手继续向前移动。

    黑岩堡的指挥官在城墙上注视着,等敌军蜂拥到比较近的地方,他才大声命令“就是现在!”

    嘎吱——砰!嘎吱——砰!

    刹时间投石机的运作和石块火弹轰击的声音震天,只见大批跟进的狂战士又纷纷倒了下去。侥幸没有被打中的,慌忙回身逃命,你冲我撞,互相践踏,队伍大乱。

    …………

    血月之夜过去了一大半,天边已经微微显出鱼肚白,但是半边天空依然还是狰狞的红色。

    鹰巢城,加上它的三座守护城堡和设防工事,显得异常坚固。

    这使得帝国大军,往往需要投入比鹰巢人更加庞大的军队才有可能予以攻陷。

    不仅如此,帝国还需要充足的大军来控制城堡四周的乡间地区、击退解围的零散部队、这些都是极为消耗的行动。

    “攻击不要停,如果这是一场持久战,我们必须招收开始准备其他的策略。”巨魔将军贝林格,眼光独到老辣。

    按照他的命令,攻城的办法主要有

    1、挖地道。

    攻城所遭遇的最大困难,就是要克服城墙障碍。其中一个能解决这个难题的方法,就是挖松城墙的底部来让它倒塌,前题是如果城墙的根基固若磐石,这个办法就不会奏效。

    一旦采取挖掘墙角的战略,帝国大军必须先会掘出一条通往城墙的隧道,并沿着它到城墙的底部。这条隧道会由木桩支撑,然后把支持城墙基础的底部泥土挖出并运走,再换上木桩来支持。

    隧道中的木桩稍后会依原定计划被放火烧掉。如果一切按照计划来进行,当用来支撑城墙重量的木桩逐渐被烧掉后,城墙就会因为缺乏支撑而坍倒。坍塌的城墙部份会因此开出一个缺口,让帝国的军队直接攻入城堡。

    还有就是,鹰巢人可能会警觉到坑道的存在,因此他们会筑起第二道城墙来抵挡,当外墙倒塌时便不会完全暴露出一个缺口来,并在城墙的底部挖出一条自己的隧道,尝试来拦截敌军的隧道。当两条隧道彼此相遇时,就会引发地下战争。

    2、围而不打。

    帝国大军的军队会设立适当的位置把城堡包围起来,防止城内的士兵逃走或突围,往往城堡会因为粮尽而投降。

    可惜这个办法不符合帝国大帝的命令,到目前为止、也仅仅是一条备用的建议。

    3、强攻。在综合攻城器械同时发挥效力的情况下,坚固的城堡也有被攻破的威险。

    也正是目前正在重新规划战略的手段,集中一点投掷石头打城墙,一边建造更多更高的攻城塔和云梯来攻上城墙,或对城门或其他部份以撞锤冲击。

    帝国大军拥有的远程器械,包括巨型投石机、投石机、攻城塔、撞冲车和大盾牌等。

    依托这些支援,大军不顾一切冲锋,这种情况下狂战士的伤亡很大,能成功生存下来的人,却都会在晋升、头衔和战利品上得到最高的奖励。

    巨型投石机是大型的投石器,如果没有弓箭掩护,可能会在守城士兵突围后被发现并遭毁。

    投石机是和巨型投石机不尽相同,相对于巨型投石机,投石机的弹道比较平伏,而且能产生同样的威力。投石机的密集射击,能够对城墙产生很大的破坏力。

    另外,投射物和崩落的城墙碎片有助于填平壕沟,它们所制造出来的碎石堆亦提供攻城者攀爬入城。不过这种巨大的工程武器准头似乎不太好,四周也需要大量的步兵来守护,防止从要塞中冲出的骑士将其捣毁。

    狂战士可以移动攻城塔以贴近城墙,当攻城塔靠近城堡时,弓兵会从塔顶的战斗区内向城堡内发射弓箭;只要它一贴紧城墙时,塔内的鹰巢士兵就会从塔内的梯阶踏上城墙。

    平心而论,来自攻城塔内的突击永远不会让鹰巢人感到惊奇,因为在攻城塔移动迫近时,会有很多时间作御敌的准备。鹰巢人会走到城墙最受威胁的部份,或阻止梯板放下。当攻城塔接近时,鹰巢人会企图抓住并设法推开。

    冲撞车有一个巨大的木桩,桩上会有一个铁头,在撞上城墙之后,木桩会摆动回来并再往城墙继续冲撞。事实上,操作冲撞的器具是非常危险的任务,不但需要壮硕的熊族步兵,还必须有坚强的意志和必死的决心,因为鹰巢人可以从上方掷下大石、烧开的水、或燃烧的油脂到冲撞车上,以试图予以破坏或杀死操作中的士兵。即使城门或吊桥被撞毁,后面可能还会有几道闸门和门房需要冲锋陷阵。

    “大量的塔盾,我们需要大量的塔盾!”

    前方传达给贝林格的求援,让贝林格凝重,他必须请示索隆,将所有手持塔盾的冰族重步兵调往攻城前线。

    有了这些重装步兵,狂战士射手便能在城墙下,压制黑岩堡的远程打击。

    天渐渐破晓,云彩都赶集似的聚集在天边,像是浸了血,显出淡淡的红色。

    就在这时候,借助大量器械的帮助,十万人的狂战士步兵部队开始进攻了。

    用巨魔将军贝林格最凶蛮、最狠厉,最无情的波浪战法。

    一天的血战帝国大军发动了三万人,战死两万。而凌晨到黎明的这段时间,十万狂战士一共组成了十六道进攻波浪。一波接着一波,灰色的人浪铺天盖地漂荡着,散开去,在被冲破的血门附近喧闹着,一层一层地滚了上来,向着黑岩堡的第二道门、第三道门凶猛攻击。

    但是从布满了铁刺的厚重城墙方面,从圆胖的箭塔里射出来的火箭,已经点燃烧焦了不止一辆冲撞车。

    但是尽管如此,衔接不断连续不断的密密麻麻的狂战士还是前赴后继,着火光向前冲,战吼声震动着天地,向天空冲去,狂战士一旦狂热起来,完全不惧生死。

    远离战场,在一处山势的高处,一顶郁郁苍苍的树冠中,点缀着黄的、绿的、红的果实。树冠之下,是一辆纯金打造的战车。

    登高远眺,硕大的金色大剑,可以指挥铺天盖地的帝国大军。

    金色的覆盖式插翎战盔,使得众人只看得见‘天神’嘴角的那丝完美弧度,透着一股无所不知和天下无敌的自信。

    视界里,山下全部是长刀高举的狂战士,旌旗和喇叭声在战场上迎风飘荡。

    鲜血、火焰、破坏、杀戮,尽在神座之下,一览无余。

    这是一种实实在在的感觉,永生和权柄!一个征服者至高的追求!

    而为了更进一步,将整个大地的权柄都掌握在手中,所以需要战争。

    索隆越来越喜欢和沉迷这种感觉,或许在他的眼里,失去的和得到的东西永远不能互相弥补,而为了让自己不深陷于其中,他唯一能做的,就是继续前进,去征服和夺取从未拥有过的目标。

    无尽的永生和至高的权柄,并不远!

    “吾皇,只需要绿道圣城战士的最后一次支援,黑岩堡马上就可以攻破!”

    神座之下,狮鹫将军先力浑身血腥,握着卷刃的战刀单膝跪地。

    而索隆的反应,则很自然的抬起手中的金色战剑,五千名寒冰射手,目光紧盯着索隆的战剑所指,齐整整地跨前一大步,蓄势待发。

    就在这时,

    “只要你能放过鹰巢人,我愿意为你做任何事。”

    耳边传来一声更像是哀求的语气。

    索隆转过头挨,盯着雄鹰之女凯瑟琳,隔着对方面上白色的纱网,依然能够看见她清澈明亮的瞳孔,弯弯的柳眉,长长的睫毛微微地颤动着,白皙无瑕的皮肤透出淡淡红粉。

    华贵的帽饰和垂下来的纱网,把她那盘起的长发和半张脸都给遮住了,但已让能感觉到她的容貌很漂亮,惊人的漂亮!

    “雄鹰之女必须嫁给莱茵哈特家族,这是从远古不变的盟约。但是,一个人只能换一个!这才公平。”

    永远不要和一个神讨价还价,即便他只是一个半神。

    这段时间以来,凯瑟琳已经从其中汲取到了足够的教训。

    而索隆的言外之意很明显,即使是帝国大军抹平了这里,雄鹰之女也要心甘情愿地嫁给他,但她只可以换一个奇尔弗斯家族成员活命。

    索隆嘴角的意味耐人寻味,但是凯瑟琳知道那丝弧度里面填满的全部是戏谑和轻蔑,他在等雄鹰之女的抉择。然后可以大方的奖赏、亦或者是无情的拒绝。(。)手机用户请浏览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