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书楼小说网 > 科幻小说 > 白银圣歌 > 正文 第135章 弧度
    实际上、除了帝国皇宫。

    整个天空帝国皇宫建筑群分为东、西两个廊柱林建筑群,中间用走廊加起来可能有上千个房间,和传说里一样都是由迂回曲折的廊道和阶梯相连接,结构之复杂令人叫绝。

    同时,宫殿的北边是一个露天广场,那些林立在广场周围的石板,用来记录着帝国的文明和荣耀。

    这是一个精心的杰作,它曾经是一个帝国的起点,上面所展现和记载的,是一个波澜壮阔的时代,一个荣耀只属于天空帝国的时代。

    杰出的帝国建筑师盖瑞斯,曾经画在图纸上设计的一切,都变成了现实。

    抬起头来、金色的廊柱上,刻有天空之神的语录,“帝王的作为,是出于帝王的宝座,而帝王的宝座,则是建立在权柄上。”

    “帝国一切定律的维系要靠帝王的权柄来运转。”

    天空帝国女帝冬天,在她身后的墙壁上有各种各样的浮雕细节,所有的壁画保持着艳丽的色彩。

    只是她的脸上没有表情,就如同木头一样呆板。大殿上的神殿祭祀、神仆们,全都不知所措,你看着我我看着你,一点也不能理解皇帝陛下对眼下这种大事件的无动于衷。

    时间一点一滴,一直到了半个小时之后,背对着众人的女帝方才转过身,正式开口说话,“帝国元老院,那些整天吵嚷着元老院的权利高于皇帝权柄,并声称继承了天空之神意志的老头子们,对于这个事件,他们怎么说?”

    万神殿八大祭祀的代表人物西娅,她撩起洁白的拖地长袍,上前一步。抬头看着自己的皇帝说道,“回禀皇帝陛下,元老院的这帮老头子,表面上虽然诚惶诚恐,实际上每个人都在暗地里庆祝,头上终于没有了一座大山。这绝对是对天空之神的背叛!您应该下令绞死这些老家伙。”

    表面上冬天脸色平静,暗地里她不得不承认,自从杰西卡之后,已经没有人配得上帝国祭祀这个称谓。

    能想象吗?身为神的仆人,身为一个女神职人员。她内心里充斥的,居然全是对权势的贪婪。

    但是话又说回来,虽然冬天对台阶下的女人嗤之以鼻,但依旧不得不拉拢她和神殿的力量,站在自己这一边。自从天空之神失踪以后,原本集中的权利已经四分五裂,帝国元老院掌握着最多的部分。

    下面除了帝国皇帝、还有不参与任何冲突的圣团军团,就数万神殿最活跃。

    “有圣团军团,和韦弗斯叔叔。先力叔叔的支持,帝国元老院的那帮人,虽然狂妄,却没有人敢向帝国皇帝下手。这次两大圣城和飓风圣殿的消失。被元老院直接宣称,这是万神殿的罪责,是他们惹怒了冥冥中站在天际的诸神,是他们让天空之神放弃了帝国。”

    虽然冬天尽可以让元老院和万神殿斗个你死我活。但是就在刚刚韦弗斯将军带来的消息,所有的圣团战士都已经失去了他们的亚神力技能,全都变成了普通的战士。

    “天翼军团。失去了亚神力,他们依然是整个帝国最精锐最强悍的军团。依然可以维护帝国皇帝的权柄。但是不可否认,元老院掌握着牛头人重装军团、和数量庞大的兽族暗夜军团。他们并不惧怕自己这个帝国皇帝。更不会再惧怕失去了亚神力的天翼圣城军团。”

    事实是,假如任由元老院烧死这群可悲的神职人员,那么他们的下一个目标,就是消灭自己这个天空之神最亲近的人,推行他们的共和制。

    帝国祭祀西娅继续说道,“美貌与智慧并重的皇帝陛下,您知道吗?帝国元老院那帮老东西已经在议事会上讨论,他们声称是木系精灵们歪曲了天空之神最后的诫言,并且声称天空之神根本没有让您成为帝国皇帝,只是说要精灵贤者尤兰好好照顾您。现在,精灵一族都离开了天空帝国,投靠了全境位面的叛国者鲁道夫,他们说你应该被放逐,和木系精灵呆在一起。还有,伟大的帝国皇帝陛下……”

    耳边听着帝国祭祀控诉帝国元老院的一条条罪状。冬天抬头,她的目光再次回到金色的廊柱上,看着两行天空之神的语录。

    冥冥中,一到无声的独白。

    “哥哥,冬天不想再做一个大贵族。冬天只想做你的妹妹。十年之前,冬天没有听你的话,如果你还在为此生气,冬天再次乞求你的原谅……”

    十年了,冬天以为小鸟飞不过沧海,以为自己无法成为帝国皇帝。

    是十年以后她才现,不是小鸟飞不过去,而是沧海的那一头,早已没有了等待,冬天终于成为了帝国皇帝,并誓决不掉泪,迎着风撑着眼帘,用力不眨眼……

    “十年的时间,继承了哥哥的意志。天空之神订下的每一条准则,每一行帝国法律,都不容改变。现在,帝国元老院,想要推翻这一切,冬天决定让他们付出代价!”

    冬天甩过头,帝冠之下,平时披散的长在今天长辨垂肩。她在用狂战士一族的习俗宣告,将要起战争。

    “去吧西娅,召集你的神殿卫队。派人去传达我的命令,韦弗斯将军和他麾下的两万鹰人军团,立刻集结。最威严的天翼军团,将要在帝国皇帝的带领下,向着北城区帝国元老院起进攻。”

    “……还有,带消息给自然之城的狼族之王沃夫,告诉这个老滑头,如果不想被处死,就立刻率领所有的狼族军团,支持他的皇帝。并提醒他好好想想,自己头上的那顶王冠究竟是谁给他的。”

    天空帝国皇帝立冬的命令,点燃了帝国祭祀西娅瞳孔深处暗藏的一片荆棘,变成了熊熊的荆棘之火。

    ……

    ………………

    巨魔遗迹—百魔洞。

    森林里静谧的夜色渐渐地被燃起的篝火洗去,足足有六百个潜伏在此的狼族士兵,全部现身。

    此刻,他们一个挨着一个,阵形密集的单膝跪在地上,阵形最前方凶悍狰狞的狼族大队长,面对站在身前的年轻人,连头也不敢随便抬起来。

    听了对方的解释,索隆的脸色阴沉。

    原本上次给巨魔后裔的财富,早就被狼族掠夺一空。而巨魔遗迹有宝藏的传闻,不过是故意散布的谣言。

    狼族大队奉命,故意在巨魔遗迹撒下一些金币银币,制造谣言。

    然后每半个月来一次,一次停留五天。把这段时期进入到巨魔遗迹的冒险者,抓起来送到劈山瀑布的地下王国里去做苦工奴隶。

    之所以要秘密获得这么多的奴隶。从对方的口里得知,狼族之王沃夫在秘密挖矿,秘密囤积装备武器。

    至于沃夫他想干什么,暂时只能凭猜测了。

    索隆手中的物件,为圆角长方形片状,一端有圆穿,质地属于纯金的牌子,上面有侏儒铸造大师的标记,以及镶嵌着一颗无法冒充的暴君蜥蜴王的牙齿。

    正反两面各有两行不同的文字,正面用古希腊文写着“天空之神的神谕是不可侵犯的,谁要违背,将会被处死。”

    反面用所有人都认识的符号文字书写,“在至高无上的天空之神面前誓,如果谁要对令牌不服或违背,将被处死。”

    这块金牌,每个帝国士兵的新兵训练中,都会重点学习。

    在十年之前,这样的金牌,实际上是索隆调动军队的信物,一共也就几块。

    不管怎么说,这个神圣的物件已经消失了十多年,在今天突然出现在一个飓风战士的手中,确实有点吓人。

    “回去告诉沃夫。有一条来自天空之神的命令,我将会亲自传达给他。”索隆将牌子丢到狼族队长的手中,同时眉头一扬,暗指不远处被狼族士兵拘捕的几个人,淡漠道,“保护他们,安全抵达自然之城!”

    索隆特意将‘保护’两个字语气加重。

    狼族队长原本低着的头,稍微抬起向上露出额头,艰难的咽下一口唾沫,终于出声表示遵从。“遵命!”

    移步,来到一行人中间,索隆告诉伊薇,“接下来。将由这队狼族士兵护送你们抵达自然之城。”

    只看狼族毕恭毕敬的态度,便没有人怀疑索隆的话。

    毕竟亚神族飓风战士的身份摆在那里,在天空帝国,还没有人敢对站在神座下的战士有一丝的不敬。

    “那你呢?和我们一起走,不好么?”直到这句话脱口而出,伊薇才意识到自己有些尴尬。

    亚神族圣团战士是什么身份,怎么又会和一群最低等的自由民为伍。就连一向寡言少语的巴西特,也不由偷偷拉拉伊薇的衣角,暗示她‘小心’说话。

    将这些小细节看在眼里,索隆淡然一笑。“明天日落之前,我会在自然之城的广场等候你们。”

    说完,向着一行人中的小树妖询问,“水珠,你想不想回到自己族人的身边?”

    小树妖盯着索隆,坚定地点了点头。

    ………………

    两道身影,一前一后,走在狭窄密集的森林深处,月亮被涌来的黑云遮盖。只从厚厚的云层后面透出一层含混的暗色光晕来。

    使得眼前的树木变得弯弯曲曲,阴森可怖。

    而一直落后两米远的水珠,这时候也不由加快脚步,小心翼翼。生怕跟丢。

    一阵风在高高的树顶摇晃着,在繁茂的树冠深处,出一阵阵庞然缓慢的沙沙声。

    不知从何时开始,索隆的瞳孔里。开始出现各种美轮美奂的建筑,并现许多有人打扫的痕迹。

    “光荣女王,她果然在这里。”一声感叹。

    听到有沙沙的脚步声接近。索隆伸出一只手,抓住紧张的树妖水珠,单手撑起一团红光,一种透明的囊泡由这团红光不停的凹陷,撑开了一个天空圣城的隐身结界。

    “咦?”

    几分钟之后,两个成年的雄性树妖,手持长矛长弓等武器,看着空无一物的草地惊疑了一声,然后快朝着其他方向巡视。

    在一片古老的大森林里,身边的这些精美建筑出现的很突兀。让小树妖震惊的张大嘴巴,长这么大,她还从来没有见过这样的场面。

    外型普遍庄严恢宏,雕刻细致,结构对称而秀丽,无论是近看抑或远眺,都别具美感,挑战人的视觉。

    随着一路漫步,索隆最终在这座‘城市’的中心停步。

    在他的身前,一座镂空花纹的建筑,用它巍峨的柱子撑持着一个沉重庄严的殿堂。

    两座黑而厚的塔带着它们倾斜的檐屋——

    各种建筑虽堆积而并不混乱,台阶上带同着无数雕刻和塑造的肖像,很适合全体的庄严伟大,可以说是一个巨大的石头交响乐,一座座建筑完美和谐,全体壮丽,紧凑的安排着,呈现到眼睛里来,让人在震撼的同时,有些清心寡欲的冷淡感触。

    这里曾经是木精灵一族的庇护所,如今,确是光荣女王和树妖们的隐居地。

    视线里,全副武装的树妖战士咕囔一声“奇怪—”。

    然后走上与白色的台阶,向着上方恭敬回报,“女王殿下,没有现入侵者的踪迹。不过我想,一定又是元老院的那些爪牙和监视者。”

    顺着树妖壮硕的身躯,在索隆的视线里。那是一个快要将近4o岁的女人

    尽管已经过去了十年,她的身姿,依然保持着青春颠峰中美的极致——成熟、自信、美丽。

    婀娜的姿态、丰和美妙的肩膀,表明了她是一个真正的美女。

    曾经使用刷子沿着眼尾褶痕,描绘出的蓝色眼影,已经不存在。

    从光荣女王眼部勾勒出眼褶,微微略显几分老态。

    “好了,没事了。这里是受天空之神庇护的地方,天空帝国没有人敢冒犯这片宁静的森林。下去吧……”

    几分钟后,索隆看见光荣女王转身走进了身后的建筑。她的背影,与十年相比较起来,有一点落寞、凄凉、还是什么?

    索隆更感觉试着写词汇的混合。

    撑着隐身结界,索隆走进了木精灵建造的古老殿堂。

    在树妖的眼里,她看现索隆的眼眶中似有水晶石在闪烁,嘴角微微勾勒起了一丝似笑非笑的弧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