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书楼小说网 > 科幻小说 > 白银圣歌 > 正文 第142章 实用
    众人的目光向着同一个方向聚焦,每个参加出征的人,包括贵族、农夫、奴隶在内,胸前和臂上都佩有“∧”字标记。

    十二岁到十八岁的孩子,甚至有一切年轻的女性,都选择自备武器,加入了帝国的远征,2oo人的队伍,将在明天一早出发。

    剩下的那些老人,妇孺,则全部用一种上不上伤感还是欣慰的眼光,注视着自己的亲人,希望他们最终可以活着回来。

    天空之神的神谕,已经传遍了帝国的每一个地方。

    实际上,无数的人,以及一些不知名的种族,都在积极地投身到这场史诗之战。

    …………

    夜晚。空气中弥漫着一股闷热的湿气,好似下雾一般。

    远远的,庄园里的灯火在这里看起来十分微弱,使夜更显寂静。

    方圆只有十米的温泉,在夜晚没有人来。

    索隆深吸了一口气,一股淡淡的草香抚摸着他的鼻尖。抬起头呆,一颗颗小星星闪烁着光芒,调皮地眨着眼睛,仿佛在向着自己问好。

    它们犹如璀璨的珍珠把深蓝色的夜空点缀得光彩夺目,比起皎洁的明月也毫不逊色。

    掌握虚无的力量。让索隆的记忆越来越清晰,关于另一个世界。一个叫地球的地方……

    耳边传来零碎的沙沙的脚步声。用不着回头,索隆也能够分辨,脚步声属于一个女人,并且是一个熟悉的女人。

    随着脚步声越来越近,在月光的照耀下,一道身影,缓缓的解开皮质的腰带,卸下匕、十字长剑。手弩。

    ……褪去亵衣,冰清玉洁的肌肤,那么亭亭玉立。

    狭长的眼睛渐渐米眯成一条细缝,并在一瞬间,从黑色恢复成了亮银色。索隆隐隐约约的看到了她,就像从牛乳中洗过似的,那么冰清玉洁那么亭亭玉立。

    伊薇与平时看起来很不一样。月光洒在她的身上。使之一头大波浪形金黄卷出耀眼的光芒,修长白皙的小腿纤细、诱人。

    她将白皙的小腿伸入了满是花瓣的温水之中,温热的泉水,让伊薇不禁"sy"了一声,轻轻地坐了下去。

    她的眼睛看着索隆,小脸迅变得红润起来。

    快低下头看着着水中自己的倒影。只见一个俏丽的面庞,一双有着长睫毛的大大的眼睛。

    就像一个信徒对其所信仰的神灵的献祭,没有理由拒绝,索隆缓缓地站起身,轻轻带动涟漪。朝前走过去。

    随着时间的推移,天完全黑了。月亮慢慢变大,虽然很白很美。

    但喘息声,和两道重叠的影子,让月亮似乎都有点害羞,又渐渐隐去了一小半。

    ……………………

    还不到日出的时候,天刚有点蒙蒙亮。

    那是一种美妙苍茫的时刻。在深邃微白的天空中,还散布着几颗星星,地上漆黑,天上全白,野草在微微颤动,四处都笼罩在神秘的薄明中。

    在视线延伸的地方,可以看见连绵的山脊映着吐露青铜色的天边,显示出它的黑影。

    一颗耀眼的星辰正悬在这山岗的顶上,好像是一颗从这黑暗山场里飞出来的灵魂。

    黎明的霞光却渐渐显出了紫蓝青绿诸色。初升的太阳透露出第一道光芒。从未见过这鲜红如此之红,也从未见过这鲜红如此之鲜。一刹间火球腾空;凝眸处彩霞掩映。光影有了千变万化;空间射下百道光柱。

    白皙的手掌遮盖,从手指的缝隙间洒下光斑,印在伊薇的脸上。

    从庄园里走出来,布赖滕、费耶、巴西特、塔米打量着提着手弩,英姿飒爽的女剑士伊薇,每双眼睛都有呆怔。

    一头金色的头扎起马尾,在全境东部王国,这表示这个女孩已经订婚,或者是……心有所属。

    “那位亚神族战士,他在哪里?”听到巴西特问,布赖滕、费耶其余等人才现并没有见到索隆的身影。

    伊薇的眼神依然向南边的方向延伸,淡淡回应道,“他已经走了。”

    收回那种无法企及的视角,伊薇回过头来,盯着空地上正在集合的2oo人的队伍,仿佛决定了什么。大步流星朝着空地上走去,“我将加入天空帝国的远征,愿意来得跟着我。不愿意来的,那么,说再见的时候到了……”

    一只飞龙的视角有多高远。

    低空逆风飞行,顿时耳朵里嗡嗡直响。

    但随着索隆不断提升飞行的高度,渐渐地,他越飞越高,越飞越平稳。

    空中白云翻滚,千姿百态,有的象棉花静静地,有的却又象一群翩翩起舞的少女。

    半个夜晚和一个白天的时间,快到目的地佣兵之城的时候,索隆从高空向下鸟瞰时,隐隐约约地看到了高山河流。

    有一座靠着城市的山峰十分特殊,视线里,那山突兀得就如刀削一般,旁边的河流细得就像一根线绳,田地就像一块块小积木,在高空望下去,一切都显得是那么的渺小。

    只是随着索隆撑开隐身结界,从高空降落,一座宏伟的城市盘踞在他的眼前。

    佣兵之城————这里的执政官,便是佣兵之王佩西。一个曾经跪在地上,向自己宣誓效忠的狂战族女人。

    狂战士的文明崇拜牛头人,至少从这座城市的表象上看起来是如此。巨大的牛头人雕像。就像两个泰坦巨人,守护在城门的两边。

    实际上。自从十年之前狂战士军团迁徙鹰巢城之后,帝国大陆,已经没有多少狂战士族人。

    这座城市里充斥的,大部分都是来自全境的人类,在这里生根芽。

    “帝国的臣民们,丑陋的邪恶种族侵占了全境世界已经十年,他们在大肆蹂躏富饶的土地,毁坏十年之前我们所竖立的一座座代表光荣的天空之神的雕像。掳杀虔诚的天空之神的臣民,玷污贞洁的少女,贪婪地饮着儿童的鲜血。天空之神亲自勉励,一切有封爵等级之人,都必须迅给北部王国以援助,把凶恶的嚎哭军团剿灭,向着全境世界进军……”

    街道上。有神仆模样的人,在大声号召佣兵之城的居住民加入到帝国的远征。

    虽然大街上到处都是背着武器的佣兵,却没有一个人愿意理会这个可怜老家伙。偶尔有一两人在街边驻足,也只会是不屑的嘲讽,“快滚回家把老狗。这里可是佣兵之城,天空之神想老子为他卖命。却没有付给老子一个铜板。”

    “天空之神还管不到这里,佣兵之王统治的城市,就连帝国女皇和元老院,也没有能力插手佣兵之城的一切。”

    “没有人愿意回到全境,和那些邪恶的疯子战斗。”

    如索隆所观察和了解的一样,佣兵之城这座城市里充斥了全境大陆的各种贵族。和他们的扈从骑士、城堡士兵。他们用财富换到了一张门票,来到天空帝国,用佣兵的身份包装自己,不受帝国的统治管辖。

    “将这个从别处来的老家伙抓起来,送到水牢里去!”

    几道佩带着佣兵徽章的身影,抓走了宣扬神谕的神仆。

    如同亲耳听见的事实,他们公开藐视天空之神、藐视帝国皇帝。

    这些嘴脸,全部都是全境人。他们受到天空帝国的庇护,远离嚎哭军团的杀戮,然而站在天空帝国的土地上,却藐视帝国的一切。在索隆看来,造成这种局面的原因,全部的罪责都在这座城市和城市的执政官身上。

    “帝国臣民眼中战无不胜、无所不能,身披光荣的天空之神可以凭借一己之力,惩罚一座拥有数百万人口的巨型城市吗?”

    这个问题答案是否定的。

    就连索隆自己也感到好笑。

    尽管可以随时召唤两万个圣殿战士参与战斗。但不需要任何人提醒,索隆也打心眼里清楚,自己并不是一个真正意义上的神。

    而且如果半神的力量可以摧毁一座数百万人口的巨型城市,那么他也根本不必起一场全面战争。只需要直接去摧毁嚎哭军团的大本营帝临城,直接攻占御敌、浩然、蔚蓝三座圣殿就可以了。

    “佣兵之王对整座城市的的统治,依靠佣兵公会的支持和维护。既然没有耐心等待断角的牛头人战团和暗夜军团抵达,更没有必要把精锐力量消耗在内斗中,那么、就从佣兵开始解决问题吧。”

    撤掉隐身结界,黑色头与黑色瞳孔的索隆,顺着大街向这座城市的中心走去。

    佣兵之城,既没有王宫也没有执政官邸。

    那座恢宏的建筑,看上去有帝国皇宫的一半大小。

    数条主街道交汇的中心点,外形上看去,佣兵殿堂就像一座神殿,它是这座城市里最为突出显目的建筑,也是城市的统治中心和数百万居民的信仰中心。

    站在这座建筑的西方,索隆的目光一直向上攀爬,直至最顶上的一层。

    佣兵殿堂,最高一层。从这里可以俯视全城。

    在外观宏伟,雕刻细致的窗户里,头顶的天花板绘制着各种不堪入目的图案,颜色全都是清一色的晕黄系。

    在这座城市的权利殿堂里,响彻着各种放浪形骸的笑声和狂欢的声音。

    今天,是佣兵之王的生日,她在款待她的支持者,和大佣兵团的团长们。

    灯光晕黄的大殿里穿梭着只披着一层轻纱的各种美女,部分隐秘的地方若隐若现。壁灯上燃烧着的蜡烛,被隐隐吹来的风把玩着,迎合着喝酒狂欢,和粗糙的手掌在光滑的肌肤上蔓延。与四周散出的糜烂气息融为一体。

    站在窗台的边缘,佣兵之王佩西,背对着大殿。

    她透过窗户,正在打量自己的‘王国’。

    单眼皮,睫毛并不长,但又密叉黑,使眼睛围着云雾一般,朦朦胧胧的,显得妖娆,神秘、诱人。

    百褶裙外面罩着一件雕刻着佣兵之徽的外衣。这件外衣是一件敞胸大披肩,旁边有缝,手臂可以伸出来活动。

    她那双黑色的眼睛虽然嵌在一张矜持的面孔上,却是骚动不宁的,慧黠多端、洋溢着让人难以猜测的心机。跟她那一幅装饰起来的仪表截然不能相称。

    “天空之神……你已经回归了吗?可惜,十年的时间,足以改变许多事情。佣兵之城,拥有百万战士,固若金汤的城墙。还有七大王者佣兵团。今天的佩西,是一个名副其实的女王!”

    当佩西的目光现地面上的一个小黑点,以及现这个‘小黑点’正在仰头,打量着佣兵殿堂的最高点。

    金光灿灿的头箍下方,佩西本来明亮,澄净的眼睛,变得寒光闪闪,像钢铁一般锋利。

    “来自自然之城的公会分部?”

    “a级佣兵团?”

    看着索隆,佣兵殿堂一层大厅的年轻人,年纪大约二十七、八岁左右,蓄著一头短,白色的领口微微敞开,袖口卷到手臂中间,露出小麦色的皮肤,眼睛深邃有神,鼻梁高挺,嘴唇偏厚。

    询问索隆的来意之后,对方的脸上面现有些惊讶。毕竟任何注册一个a级佣兵团的人,往往象征着对方不是一般的人物。

    打开一张证明,上面用潦草的笔记写着荆棘战团的字样,和盖着自然之城佣兵公会的印记。

    “东部王国,长河城,杰罗姆伯爵。”对方念出证明上面的字样,索隆点点头。

    荆棘佣兵团的徽章上面只有一朵荆棘花。

    旗帜也相应十分简单,一朵盛开的荆棘花。

    “按照佣兵之城的规矩,一个a级佣兵团,需要带领所有的佣兵成员,前往竞技场报道。并接受佣兵之王的册封。”

    亲眼目睹一个佣兵团的实力,册封贵族爵位。

    不得不说,佩西对佣兵之城的统治方法,简单而且实用。

    毕竟对于一个逃亡到天空帝国的全境贵族来说,最实在的好处,便是继续享受贵族的特权还有殊荣。

    况且天空帝国的法律,对待自己的贵族,各种奖赏要比全境还要显得丰厚的多。除了按月领取的食物配给,金币、一个五级以上的贵族,甚至享有对城中任何一个自由民少女的初夜权。

    稍后,在数百个佣兵侍卫的目睹下,索隆离开佣兵殿堂。

    佣兵之城的街道上没有天空之神的雕塑,甚至没有多少天空帝国的符号标记。只有佣兵之王曾经狂战士女王佩西的雕像。(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