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书楼小说网 > 科幻小说 > 白银圣歌 > 正文 第144章 必胜
    此前,索隆在街道上听到过佣兵之城对这座竞技场的议论。

    在刚刚过去的三个月的时间里,这里组织和驱使5ooo头猛兽与3ooo名奴隶战俘罪犯上场“表演”殴斗。期间更是穿插了两个b级佣兵团的对决。

    这种人与兽人与人的血腥大厮杀居然持续了1oo天,直到这5ooo头猛兽和3ooo条人命自相残杀同归于尽。一个b级佣兵团全部被杀死,才宣告狂欢结束。

    无怪乎有人说,只要你在角斗台上随便抓一把泥土,放在手中一捏,就可以看到印在掌上的斑斑血迹。

    索隆俯下身抓起一把泥土,猩红的水分,就像传言的那般。带着惩罚的目的来到佣兵之城,天空之神很乐意再为这片泥土多一些‘养分’浇灌。不过相比兽血,索隆更喜欢用佣兵的血来滋润脚下的泥土。

    “吼————————”

    一道来自飞龙的咆哮,直接让二百头战犬,夹着尾巴头也不回地逃回它们的笼子里去。

    女伯爵的脸孔,由于心脏的痉挛而变得苍白,看来刚才的那道吼声,让她的心脏都暂时停止了一下。

    货真价实的龙威,让一百多只战犬夹起尾巴,跑回了漆黑的地窑。

    让两只战熊,口吐白沫,倒地不起。来自食物链顶端的吼声,让这场闹剧看起来十分滑稽。

    看台上的观众,此刻只听的见自己的动脉在两边太阳穴里,如同两只铁锤似地打着,胸中出来的气也好像是来自山洞的风声。

    稍后,佣兵竞技场的这道吼声,吸引了附近的居民。

    也渐渐吸引了附近几个佣兵团的注意。

    “这里生了什么?他们是些什么人?”一个剑眉虎目的中年人,双目炯炯有神,眼光直盯着竞技场中的一百个神秘的金甲战士。

    女伯爵摇摇头,“这些战士,就好像凭空冒出来的一样。他们很狂妄,似乎并没有想着要活着走出竞技场。”

    “这么说来,连你也不知道这些人想要干什么?”

    中年人似乎对女伯爵的回应很不满意。

    女伯爵瞥了中年人一眼,冷淡地回应,“他们要么是一群狂妄的佣兵,要么可能来自帝城……”

    “你是说,他们是女帝派来的战士?”

    女伯爵点点头,“哼,除了帝国圣殿的战士,我想不到还有什么战士,能有这样的威势。”

    中年人似乎对女伯爵的推断很不屑,“就算是又怎样,就凭一百个战士,也想在佣兵之城耀武扬威?”

    “哈里丁。带上我鹰爪佣兵团最精锐的1oo人,领教一下这群自大的圣殿战士。”

    听到团长的命令,旁边立刻有一个壮硕的战士,一声不吭地带领1oo个体格魁梧的佣兵,进入了眼下的竞技场。

    一丝的微风,轻轻地吹拂着亚伦的面颊与鬓,一股自内心的战意,自心底慢慢升起逐渐的充满了他的全身。

    在他的视角里,周围这片广阔的竞技场,人数渐渐多了起来。

    “教训他们!”

    “鹰爪佣兵团。可是佣兵之城的bsp;“有钱赚,押注,快押注!”

    眼看着,一百个手持战斧重锤等重型武器的魁梧佣兵,从拉起的闸门,进入竞技场。索隆始终坐在一头换身软的战熊身上,扫视这些佣兵的眼光很不屑。

    “二十人迎战!迅解决战斗!”

    二十个神选圣殿战士,一个跨步,快出列。

    呼——呼——

    “快滚过来受死吧。佣兵之城不是你们该来的地方。”

    带着牛角盔的佣兵好像一头了疯的狮子,抽吸着粗气大声吼叫,出阵阵震耳欲聋的声音。

    一阵风吹过。当先一个神选圣殿战士陡然抬手。整个投掷长矛的动作矫捷得像是在黑暗之中,闪电似移动的怪物。

    “咻”的一声,对方的声音戛然而止。

    随着血珠四溅带着血花,四下飞溅。二十名神选圣殿战士,一声不吭地冲向了5倍的对手。

    战斗才刚开始,尽管这些佣兵个个都有精湛的杀人技艺。和矫健绝伦的身手。

    但是随着响起一声声如同粗麻布整个被撕裂似的声音。鹰爪佣兵团的成员,不一会便现,自己全身都是浓稠之极的血液。

    随着一个又一个佣兵成员的倒地,幸存的佣兵感到惊惧。观众席上却开始沸腾起来。

    “圣殿战士?”

    “真的是圣殿吗?”

    “强,简直太强了!”

    “啊,快看——”

    吵闹的声音一瞬间安静,只见一名神选圣殿战士挥刀向哈里丁头顶砍来,其他的神选圣殿战士都收拾掉奄奄一息的佣兵,杵着长矛淡漠旁观。

    哈里丁举起战斧,用力一推,把神选圣殿战士挡了回去。然后手腕一转,向着神选圣殿战士小腹横砍出去。

    怎料神选圣殿战士轻轻一跃,便跳到他的身后,激起一圈尘土并且稳稳落地。

    而就在着落地时的缓冲蹲下的刹那,挥刀在哈里丁的腿上砍了一个口子,厚实的护甲没能保护他,洒下一片血花。

    哈里丁忍痛一转身,持斧由下往上一挑,挑开神选圣殿战士的战刀。

    然而刚被挑开的刀锋,忽地转而又向哈里丁脖颈挥来。

    哈里丁有一丝慌乱,不断转动手腕,总算架开了神选圣殿战士又快又狠的战刀,并不断向后迈步。

    几个交手的来回,看起来平淡,但是只有场上的哈里丁最清楚,双方看似平庸的动作中,专注和力量消耗有多快。

    “这就是圣殿战士吗?”哈里丁喘着粗气,盯着对方手提屠刀,开始围着他随意走动。这种感觉,就像是一头雄狮,在打量它爪下正在流血的猎物。

    所有人都能看出,哈里丁恐怕难以再撑过一个回合。哈里丁不会不明白这一点,也不会质疑自己即将被杀死的命运。

    “杀死他!”

    “杀了他!”

    “杀杀杀!”

    观众和赌徒,才不会管你之前是什么人。在成为弱势的一方,即将被杀死的时候,所有的声音汇聚到一起,就像死神吹响了号角。

    输掉钱的赌徒,更希望这个令人失望的副团长快点死去。至于他死亡的方式,自然是越惨越解恨!

    在观众亢奋的叫喊声中,哈里丁侧过头绝望地看了一眼看台上的方向,大声告诉自己的团长,“鹰爪佣兵团给我复仇!”

    紧跟着,战斧从他的手中掉落在地,一柄闪着寒光的战刀经过他的脖子上。

    神选圣殿战士砍下一颗头颅的动作,一气呵成,干净利落。

    ………………

    “你,为什么阻拦我?”

    看台之上。鹰爪佣兵团团长,恶狠狠地盯着女伯爵。从牙缝间挤出几个字眼。

    “很抱歉,哈多团长。竞技场有竞技场的规矩,而且,你以为你能来得及从一百个战士的手中救你的副团长一命?”

    女伯爵侧过头,“挑战升级,现在你可以派两百人上去。但我劝你不要这么做,对方二十个人就可以屠杀你的一百人,你最少要等到十场以后,再带领你的所有人上去复仇!”

    鹰爪佣兵团团长虽然愤怒。但能够成为团长,证明他不是没有理智的人。哈多盯着旁边的手下,叫嚷到,“去召集我们所有的佣兵团成员,马上在竞技场集合————现在就去!”

    仿佛有意提升挑战的难度,接下来,女伯爵派了两百个奴隶上去。第三次,她依旧安排了三百个奴隶上去。

    她的眼光扫量分析场上这群神秘的战士,到底是什么来历。以及他们的目的。女伯爵相信。这些人以最野蛮的方式来到这里,绝对不是为了在大庭广众下送死。

    “去请雷曼和杰恩两位佣兵团长,告诉他们,封锁竞技场。”站在右手边的随从迅退下。在事态未明,和未扩大之前,女伯爵能做的,就是召集两个b级佣兵团。六千个佣兵战士前来预防突状况。

    所有的血腥都会随着时间的推移被掩盖,一切要归功于尘土。

    它覆盖大地遍布的死亡和凋零的生命。在那层不能揭盖的纱布下隐藏的是数不清的骨头……

    刷刷刷刷,神选圣殿战士连续砍出四次。动作虽然迅捷异常,但整个过程看起来就像是在练习一样简单。剑锋忽地转而过,紧接着人头飞起,没有怜悯,没有犹豫,甚至没有停顿。

    简单畅快的杀戮,没有遇到像样的抵抗。就连傻子也能看出来,仅凭一群奴隶,根本就是在送死。不过对于观众来说,这样的押注,简直不能再痛快,十拿九稳地赢钱。

    “伯爵大人,不能再继续送奴隶了。整个竞技场,涌进了五万人,每个人都在押他们胜。按照挑战一赔十的规定,这样下去,我们会输掉很多钱。”

    实际上,不用侍从提醒,女伯爵也知道,不能再任由他们继续杀戮下去。

    而作为一座大型‘赌场’的负责人,为了赚钱,她的手里不多不少,总是掌握着几个翻盘的杀手锏。

    “第四场,四倍的对手。我记得我们的地窑里,不会少于四百个食人魔吧。”

    听到女伯爵不痛不痒的吩咐,在她身边的人,都打了一个寒战。第四场,一出手就是大手笔。

    当竞技场想所有的人宣布,将派四百个食人魔上场的时候,全场鸦雀无声。

    食人魔————不管是什么种类的食人魔,它们的身上,普遍有着一半的巨魔血统,虽然不像巨魔那样有着组织能力与智慧。但是却要比巨魔来得野蛮凶猛甚至是血腥残忍。

    对食人魔而言,除了对黄金的喜好,吃掉新鲜血肉,才是它们唯一的追求。

    嗜血是它的本能,可以让一头食人魔撕掉一百个奴隶。

    “吼~~~~”

    视界里,食人魔伸展着粗壮的手臂,出丝丝啦啦的声响,它握紧锁链层层缠绕着的钢铁拳套,每一个动作,每一个步伐,都像是砸在每个人的心头。更不用说,足足有四百个食人魔,相当于一个低级佣兵团的人数。

    在新奇刺激热烈等目光注视下,正式步入场地的食人魔,转动着那一颗颗肉疙瘩一般的头颅,扫视着四周。纷纷咧开血盆大口,出一道使人感到空气都在震颤的嗜血吼叫。

    野蛮丑恶狰狞。这使得人们变得更加疯狂。

    从那张开的血盆大口中,每个人可以清楚地看见,食人魔的牙齿分布锋利无比,让人毫不怀疑,这些牙齿可以帮助食人魔,像锯子般将一个人撕成一片一片的血肉。

    “我没有看错吧?竞技场把所有的食人魔都赶出来了!”

    “这简直是丧心病狂!吗的,虽然只有十赔一,但是毫无悬念,全押食人魔!”

    在所有观看者和赌徒的心里。食人魔的地位已经毫无质疑,在这片竞技场里,这些丑陋又凶残的野兽已经碎裂并吞噬了无数挑战者的血肉。

    它的强大还有凶猛,早就是有目共睹。

    “我买竞技场胜!全押!”

    “十个银币,赌竞技场胜!”

    在竞技场这样的地方,从来不缺乏赌徒。

    一瞬间,赌徒的哄闹声,占据了一大半竞技场的噪声。

    而之前还站在圣殿战士这边的人,这一刻不由得,全部都倒向了食人魔的这边。毕竟。有钱赚,十拿九稳的事情,没人不愿意。

    四百个食人魔,它们身上隆起的大片瘤结,有着不同颜色,相当于人类身上的肌肉,充满了爆炸性的力量感。

    而它们阔而扁的鼻子,左右配有白色瞳仁的紫色眼睛,等等凶恶狰狞的表情。更加刺激了观众的热情。

    “佣兵之王万岁!伟大竞技场必胜!”

    在这股烦人的鼓噪声中,索隆的视角,冷酷傲然,带着轻蔑不屑。四百头食人魔。无一例外,全部是雄性。

    与食人魔这种生物交过手,一头雄性食人魔,不像雌性食人魔那样拥有操控附庸怪物的本领。它只是看起来的强大。除了巨大丑恶贪婪的的外表以及嗜血,物理攻击特长的习性。

    而众所周知,雌性食人魔是不能够被驱使的。

    “嘭嘭嘭”视线里的不同品种的雄性食人魔。似乎终于现了它们的目标,配有白色瞳仁的紫色眼睛锁定了场上的‘圣团战士’,大地的轰鸣顷刻间变得越来越急促,脚下的整个地面的尘土都仿佛被震荡了起来。(。)